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節  
   
第1節

帝國,在普通民眾心中,這個稱呼應該有著怎樣的概念和含義呢?在說到這個字眼的時候,他們心中第一時間想到的會是什麼?是一支戰無不勝的軍隊、還是倍感屈辱的不平等條約?是一個英明睿智的皇帝、還是只知吸食自己血肉的官員貴族?是一個給自己富足生活的國度、還是令自己舍棄一切希望的地方? 但無論如何,一個帝國總是由很多不同階層的人所構成,在面對同一件事的時候,他們心中所想絕對不會一致。萬眾一心這個詞,更多的時候不是用來形容民眾的單純,而僅僅是用來形容君王禦下有方而已。民眾的熱情擁護固然難得,但他們的憤怒、悲哀、甚至麻木不仁都是可供君王利用的原料。 事實上,自古就有一條金科玉律:帝國的普通百姓越愚蠢,上位者統治起來就越簡單。 在比斯大陸的曆史之中,帝國興衰起伏浩如煙海,誰都不能免俗。唯一的例外是現在的斯比亞帝國——因為科恩*凱達皇帝陛下喜歡打仗,更不怎麼喜歡管理政務,所以很多事情都是內政監督和大臣們商量著辦,重大法令的頒布甚至會先經過討論。因為這個理由,帝國內還建立了下達上聽的渠道。 所以,斯比亞的百姓們已經習慣了幫皇帝的忙,幫皇帝思考點什麼,特別是在他們的利益已經與科恩*凱達的利益一致的時候。 當雄厚的鍾聲在這個遠離聖都的小城敲響的時候,幾個身材健壯的護衛正在馬車尾廂裝點行禮。馬,是普通的馬,車,是普通的車,唯一特殊的是護衛們看似倦怠的雙眼中偶爾閃過的一絲精芒。一切准備妥當之後,他們的主人從旅館中緩步走出,清晨的陽光照在那身行商裝束上,讓粗糙布料上無數直豎著的纖維變成半透明的金黃色。 街邊不斷有居民快步走過,就象涓涓水流徑直湧去一個方向,這位年輕人下意識的把掩住自己大半個臉的帽子壓低了一點,輕聲詢問身邊一個管家摸樣的中年人:“這是慶典嗎?” 清晰的吐詞,和緩、富有活力的語調,任何一個商人都可以通過學習獲得,但隱含在語調和吐詞中的那份韻律和氣度,還有配合說話時的身體細微動作,卻不是一個行商能具備的。 “是這個城市的集會鍾聲,”管家恭謹拇蚩R得牛≠邧鴐蚨A條f魅松銑凳被味S呐聒g擄塚帟郋L約閡采狹順擔骸胺衷繽砹街鄭曾末ǔJ切揭C擄洳嫉惱}睿盛w抑梬蓅o氳匠。倡熆A切智ザ擠患渚芻岬男孿恃月奐案韉胤⑸簼箷袓lp蝗ヌ齔臙妒n叵怠!?br> “看起來,我們一路上風餐露宿,倒是錯過了很多有趣的事情,”在馬車輕微的晃動中,年輕人取下頭上的帽子,目光關注著路人風貌:“路過廣場的時候,我們也許可以旁聽一下。” 繞過兩個街角,馬車緩緩的停在廣場外側一個不礙交通的角落,護衛們的馬匹看似隨意的散布在車廂周圍,車夫兩手自然下垂,手中的缰繩卻暗中絞緊,馬頭全對准路口,隨時都可以駕車狂奔。而車廂里的年輕人,他則饒有興致的觀察著外面的一切。 和城市里的高大建築一樣,這個中心廣場是新修的,基本上沒有什麼裝飾,連很多石材上的粗糙邊角都沒來得及磨平,居民們有序的站立在各處,最前面的一圈石凳上坐著些長者。 “斯比亞帝國幾乎每一道內政法令,都會由官員直接向屬下民眾宣讀,而且還會有專人去收集意見。”車廂里,管家問年輕人:“少爺對這種事情有什麼感想?” “暫時還沒有感想,這種事情本身並不能說明什麼,”年輕人回答:“斯比亞的制度決定他的施政方式,就象這種集會,必然是在民眾有一定的領悟能力和知識基礎上才能實現。要有整套與之配合的辦法,消息不但要快速下達,還要保證其內容不會在中途變化,而且還得有一個反饋的渠道。以其他帝國現有的條件,盲目模仿的話……並不是一件好事。” 鍾聲慢慢停止下來,官員們從市政樓大門里走了出來——身穿制式長袍的是市長,軍服前綴著勳章的是駐軍指揮官,身上掛著勳帶的是皇家代表,後面跟著就全部的各部屬下。 “遠山市的市民們,今天,我們要宣讀科恩*凱達皇帝陛下的一個命令,”被簇擁著走上高台,市長從皇家代表手中接過一個密封的卷軸,大聲對下面的人說:“在宣讀這個命令之前,我要提醒大家,這個命令是非常重要的,請大家注意聽,不要錯過一個字!” 或許在其他場合,斯比亞的民眾們是桀驁不遜的,但在此時此刻,在這個幾乎能用“神聖”來形容的地方,大家卻非常聽話,下面的人幾乎是目不轉睛的看著市長打開手里的卷軸。 “斯比亞皇帝陛下對帝國全境軍民頒布的命令,紅色,第七號!”市長一臉正色,在這里稍做停頓之後郎聲宣讀:“自從朕成年以來,就知道斯比亞帝國是屬于神屬聯盟的一員,而整個神屬聯盟,是以宣揚光明神族、打敗魔屬聯盟、驅逐黑暗魔族為目的而存在著的。朕也和其他人一樣,將聯盟的目標當成是自己的目標,為了它的實現而不停努力著。” “為了這個目標,一代又一代的斯比亞男兒浴血奮戰,一代又一代的斯比亞女人含辛茹苦,老人們省下自己的口糧,孩子們從可以奔跑的那一天就開始學習!無論是在那一位皇帝治下,無論帝國條件是多麼困苦,斯比亞帝國都沒有做任何一件違背神屬聯盟的事情!” “這命令……”車廂中的年輕人自語:“寫得還真是淺顯直白。” “但是,現在的神屬聯盟已經不是以前的神屬聯盟了,在上一次神屬大戰的時候,神屬聯軍背地里出賣斯比亞參戰軍隊,讓深入敵後奮勇殺敵的斯比亞聯軍陷入絕境!又在帝國內引發叛亂,最後導致民不聊生!”念到這一段的時候,市長明顯的放緩了速度:“就算是這樣,為了光明神族,為了帝國民眾,朕並沒有在事後報複聯盟……朕更願意相信,那一次的事件是一個誤會,是一個疏忽。” 在一瞬間的平靜之後,廣場上的民眾“哄”的一聲喧嘩起來。激奮叫喊的有,擔心事態發展的也有,而更多的人是在交頭接耳,探討皇帝陛下的命令到底是什麼……很顯然,市長一行人早已得知了這個命令,他很冷靜的等待著下面的聲音慢慢低下去,等待著重歸平靜。 “神屬聯盟內部的墮落和腐敗的人心並不滿足,朕的原諒和寬恕,被他們當做軟弱可欺,他們在變本加厲的對待斯比亞!”隨著市長的聲音,廣場上的民眾們頻頻點頭,心有感觸,因為這命令里所說的,正是這段時間流行在民眾內部的話題:“這一次,又是在斯比亞帝國同魔屬聯盟作戰的時候,神屬聯軍從背後攻擊了斯比亞——他們的行為證明了他們的想法,神屬聯盟,從來就沒有把斯比亞當做是自己的一員!” 之前在廣場各處還有的一點竊竊私語,在這時已完全消失,人們屏息凝神,等待著下面的話。 “誰能保證,神屬聯盟不會再一次陷害斯比亞?誰又能保證,在我們專心一意的對付敵人的時候,神屬聯軍不會再一次從背後捅我們刀子?”市長的目光是堅定的,語調是穩重的:“既然神屬聯盟不把斯比亞當成是自己的一員,既然他們一而再、再而三的攻擊斯比亞,既然我們的努力和犧牲已經不再被人所承認,那麼,神屬聯盟對斯比亞而言,還有什麼意義?” 預感到接下去會發生什麼事,有的人眼眶濕潤,有的人嘴唇抖動,更有人發現自己手足冰涼……就連車廂中早已經知道一切的年輕人,這時也不由自主的緊張起來。 “朕是斯比亞的皇帝,必須對斯比亞帝國的安全負責,必須對子民負責。所以,朕決定,在不改變斯比亞帝國信仰的前提之下,不再將神屬聯盟其他帝國視為同盟!從今往後,斯比亞帝國將會象防備魔屬帝國那樣,去防備神屬聯盟其他帝國!” “在這樣一種環境之下,朕不想、也不能掛羊頭賣狗肉,朕不能再給心懷叵測的人留下施展陰謀的空間,所以,朕決定退出神屬聯盟!從現在起,斯比亞帝國不再是神屬聯盟的一員!神屬聯盟駐斯比亞的機構必須立即撤消!” “斯比亞不會更改信仰,但偉大的光明神族見證,神殿已經不是一個宣揚正義與光榮的場所,而是滋生罪惡和陰謀的地方,幾乎所有隊斯比亞的陰謀都出自神殿!所以,斯比亞境內的神殿也將在規定時限之內撤消,直到朕尋找到一個更好的方式追隨光明神族!” 命令宣讀完畢之後,市長兩手高舉著手里的卷軸,把上面的皇帝印章展示給在場的人們。廣場上下的寂靜保持了很長一段時間,之到市長收起卷軸後,人群中才重新爆發出各種議論——對于這個命令的真偽人們並沒有太多異議,畢竟有皇家、軍、政各系的官員在場,這命令就不可以是假的。 對于斯比亞帝國退出神屬聯盟這事,大家雖覺得有些快,但因為帝國內部早就有“仗是我們打贏的,憑什麼把好處分給其他人?”“斯比亞好過了,為什麼還要拿錢去給其他帝國?”“雖然事實證明斯比亞是對的,但我們做任何一件事都招致其他帝國的為難,那為什麼還要跟他們一起做事?”等等言論,所以,民眾對這件事情倒是有一定的心理准備。 議論得最多的還是關于光明神殿的事情。誠然,自從科恩*凱達陛下登基之後,帝國就沒對神殿有什麼好臉色,而且還多次為難非議,神殿的威信一落千丈,斯比亞軍隊甚至還取消了隨軍祭祀。在這樣的情況下,神殿對斯比亞各方面的影響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祭祀們也一直是小心翼翼,至少在表面上不敢越雷池一步,這些,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 而漸漸的,斯比亞的國民現在的信仰就已經不那麼純正了,畢竟帝國內的異族數量超乎尋常;加之近年來神殿在斯比亞內部沒有任何作為,連替人治病的生意都醫館頂替了個乾淨。 但這種驅逐光明神殿的行為,還是過于突然了,要知道,聯盟的人類居民從記事起,就已經開始信仰光明神族,雖然大家對神殿的種種作為非常憤怒,可神殿終究是光明神族在大陸的喉舌,是光明神族的附庸……皇帝陛下已經說明不更改斯比亞的信仰,但這樣做,依然會在一定程度上得罪光明神族吧?如果神族怪罪下來,凡人之軀如何抵擋? “這是今天的第二分命令。”仿佛知道下面的人在想什麼,市長又拿起了另一個卷軸,大聲宣讀:“斯比亞皇帝陛下對帝國全境軍民頒布的命令,紅色,第八號。” 廣場上的人們這才結束了議論,專注的等待著市長的聲音。 “為了保證在神殿退出斯比亞帝國這段時間之類,帝國對光明神族的信仰不至改變,朕特別下達此命令。斯比亞全境之內,不得有任何人歪曲、誹謗、攻擊光明神族,不得有任何人宣揚其他信仰,有違者,殺無赦!” 有了後面這個命令,人們的議論就換了一個方向:皇帝陛下在驅逐神殿的同時,沒有給魔殿留下發展和壯大的機會,這就說明陛下這個命令不是一個結果,而只是一個過程而已,這件事情還遠遠沒到結束的時候…… 這樣發展下去的話,光明神殿很有可能會回來的,只是要付出一些代價而已。至于光明神族那里,皇帝陛下想必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備,自從光複起,斯比亞干了這麼多令人目瞪口呆的事情,那一件不是先讓人擔驚受怕、結果卻撈足了好處的? 在紛紛嚷嚷的議論聲中,市長沒有再宣讀其他命令,停在廣場角落的馬車也緩緩起行。 在到達城門的時候,遇到巡邏軍隊盤查。管家從車廂中下來,呈上一面玉牌,當值軍官讓副手拿出一本金屬質地的箱子,把玉牌按到其中一個格子里,從其中閃現出來的光環中確定了真偽後,一個字都沒問就放行了。 馬車遠離了城門,順著商路急行,車廂里的年輕人一直在沉思,直到日頭西斜,他才睜開了自己的眼睛,長歎一聲:“眼見為實,斯比亞帝國居然已經發展到這種程度,真是可怕到了極點。” “公爵大人是說他們確認身份的手法嗎?”管家摸樣的人還在琢磨著那面玉牌。 “當然不是,確認身份只是雕蟲小技,即便我們沒有這樣的辦法,未必就找不到其他辦法來代替,所花不過人力而已。”年輕的公爵搖了搖頭:“我所驚訝的,是斯比亞普通一民的心境……雖然我們早知道斯比亞退出神屬、驅逐神殿的事情,但憑心而論,在剛剛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大多數人還比不上一個普通斯比亞國民鎮定。” “這不難解釋,斯比亞皇室早有異心,屬下國民愚不可及,混在一起,還有什麼事情不敢干的?”管家冷冷一笑,眼神異常陰毒:“這件事情,卻正好是我們翻身的好機會!先君的遺志,一定會在我們手里實現的!” “其他的事情,我一時之間難以判斷,但我確信一點,如果你現在開始行動,那麼還不用科恩*凱達出手,不出半年時間,僅余的骷髏會成員就會全數死個乾淨。”斯維斯公爵看著這位狂熱的中年男子,話語還是那麼的輕柔:“我帶你來,並不是讓你有機會尋仇,而是讓你看清這個帝國的上上下下,知道差距在那里,應該怎麼去彌補。” “公爵大人教訓的是……”管家低頭:“那件事情,公爵大人考慮得怎麼樣了?” “我們之間,僅僅只是合作關系。”斯維斯公爵淡淡一笑:“領導一個結社,我自認沒有這個才能,況且貴方有自己的宗旨,又有自己培養的接班人才,不需要我去指手畫腳。” “還是請公爵大人再考慮些日子吧,畢竟大人是先君親自選定的繼承者。”管家也不心急,微笑著說回答:“在大人考慮的這段時間之內,屬下就先替大人管好其他下屬。” 聽了“管家”的話,斯維斯公爵心中不禁苦笑。 骷髏會屢遭清洗,對隱藏實力這種事情可是拿手得很,雖然這次被清洗的范圍和力度都超過以往,但骷髏會還是有相當實力被保存下來。這位管家自然就是骷髏會潛伏分支的頭領,自從他通過吉倫特子爵找上自己,就再也不肯離開,一定要自己擔任骷髏會新一任的首領。 坦白的說,沒有骷髏會的幫助,斯維斯公爵此行不會那麼順利。但公爵也知道,骷髏會與自己的理念有太多相背之處,有斯比亞這個共同的敵人,兩方面還能暫時擱置爭議,但隨著公爵計劃的深入,骷髏會就會逐漸成為計劃的阻力。而自己對骷髏會行事手段的厭惡,卻是一日盛過一日,這一點,恐怕也是被稱為“先君”的主祭大人所不曾預料到的。 棄車登船,而上岸乘車,斯維斯公爵一行人越過了神魔分界線,來到邊界附近。因為這次公爵是以“帝國皇帝貴客”的身份出境,所以與來時走的傳統商道不一樣,而是一條更為便捷的關隘。但國境兩側的景象,倒是讓公爵一行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國境上樹立著柵欄,有近衛軍嚴密的看守著,不過他們防禦的對象並不是魔屬各國的軍隊,而是難民,數量極為龐大、不住號哭哀求的難民——魔屬聯盟的災荒,已經持續相當長的時間,再加上戰爭的摧殘,民生已破敗不堪。 對流離失所的難民來說,“進入斯比亞才能活下去”的傳言,很有煽動力。而斯比亞方面也真的如傳言所說的那樣,在邊境上有選擇的吸納難民。他們唯一的要求,就是讓選中的人放棄以往的國籍與信仰。 在不能讓百姓活下去的時候,國籍與信仰真是連廢紙都不如。就這一個小小的關隘,每日運走的難民就是數百,而綿延數千里的國境線上,這樣的關隘還不知有多少!

上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噬盟     下篇:第2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