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2節  
   
第2節

一道銀亮的閃電撕破厚重的云層,刺目的光亮在黑沉的天幕中閃耀著,掀起的一陣悶雷穿越雨簾,震得莊園水榭邊的一座涼亭微微顫動,也擠壓著亭中人的耳膜。 斯維斯*赫本身穿一襲黑色禮服,安靜的負手佇立在廳心。亭外驟雨肆虐、蛇行雷電盡映眼底,年輕的公爵依然面色如常。就算是疾風裹帶的雨點染透了袍角衣襟,也沒有把他從沉思之中喚醒;那一聲聲的震雷,亦不能讓他的呼吸紊亂一分。 “斯維斯*赫本公爵,”一個柔媚的聲音在涼亭中響起,雖然不大,卻能排斥開亭外的一切紛擾:“你准備好了嗎?小公主大人現在要見你。” “是,”公爵轉過身來,只向著聲音傳來的方位一禮:“我已經准備好了。” “請跟我來。”第一魔將微微點頭,長裙下擺在廊中旋出一朵淡紫色的花,斯維斯跟在五步之後,以同樣的步幅穿越回廊,來到一所三層的小樓中,在沉默中上了頂層。一襲藍色紗幕絲毫不受樓外風力的影響,從天花板上靜靜垂下,把這寬裕的空間分作一大一小的兩半。透過紗帳,只能看見一個模糊的影子,從輪廓來上估計,她是坐在欄杆邊的。 “小公主大人,”隔著輕紗,第一魔將恭敬的俯首回稟:“他來了。” “帶他進來。”第一魔將撩起紗帳,對斯維斯做了個手勢。公爵微微低頭穿過,面向欄杆跪下:“魔屬聯盟,斯維斯*赫本晉見黑暗魔族想公主,祝小公主大人……” “你還沒有厭煩這種客套話嗎?整個魔屬聯盟的人類都那麼喜歡下跪、都喜歡把馬屁話掛在嘴上,卻唯獨沒有收拾斯比亞的本事。這些沒用的廢物,還不如找個本宮看不見的地方跪死算了。”小公主手托香腮,出神的看著樓外的風雨:“你和他們不一樣,站起來。” “如果這是小公主大人的意願。”斯維斯也不遲疑,立即就站起來。 “聖都發生的事情,你已經知道了?”小公主把一只手伸出欄外,看著豆大的雨點打在自己白皙如玉的掌中,濺起朵朵水花:“對你的計劃而言,這種現狀應該是一個好的開始吧。” “是的,我已經接到魔將大人傳來的訊息。雖然中途出現了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但獨家通商權總算是拿到了,”斯維斯點了點頭:“計劃的第一步順利實施,接下來就要安排好聯合商團內部的人員,使之能夠適應中心區域規劃,並逐漸萌生一個全新的魔屬聯盟。” “以往也有過這樣的事情,每當這種時候,主事的人類總是異常的激動。調整人員,這就意味著重新分配權力,甚至是集中權力。當然,在以前,這種團體不叫聯合商團而叫帝國,”小公主笑了笑:“但是,斯維斯,本宮並沒有在你身上發現這種波動的情緒,你不想要權力?” “我不但要權力,而且還要保證這權力的絕對性。我的情緒之所以沒有起伏,不是因為我缺乏感情,而是因為權力的集中只是一個開始。而我的目標是重振魔屬聯盟、擊敗斯比亞。”沒有任何考慮,斯維斯就回答:“只有當這個目標達成的時候,我才會激動……或許在那個時候,我已經忘記什麼是激動了。” “你話里充斥的悲觀和平靜,讓本宮記憶深刻。”小公主不用回頭就知道公爵臉上的表情,毫無來由的,她心里泛起另一個人類的面孔,那人臉上的狂野和桀驁不馴,此刻竟然是那麼的清晰……暗地里責怪了自己的分心,小公主接著問斯維斯:“雖然暫時只覆蓋中心區域,單聯合商團的規模龐大,你手里的人手還夠用嗎?” “人手方面是比較緊張,但好在人員的調整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還不至于讓我手忙腳亂。”斯維斯回答說:“目前最恰當的辦法是從上至下的調整,我會先將家族培養的人手安插到關鍵位置,再成立一個類似長老會的機構管理人員與行政,以免干擾商團的日常生意。” “辦法倒是可行,魔屬范圍內的人才任你挑選,如果還不夠,就去神屬那邊找找看,利誘、威逼、綁架,都隨你的便。”小公主點了點頭:“但本宮不希望你一時大意,把不應該出現的人放進聯合商團,斯維斯公爵是個聰明人,應該知道本宮說得是什麼人吧?” “我明白,”公爵點頭:“任何骷髏會的人員都沒有進入商團的機會。” “本宮並不反對你利用他們去做一些事情,事實上,當初留下這批余孽的時候,就有讓你利用的原因在里面。”小公主終于轉過身來,臉上是清淡柔和的表情,一邊說話,一邊拿過絲巾擦拭著手上的水跡:“你什麼時候用完了就跟第一魔將打個招呼,自己處理了他們罷。” “謹遵上諭。”心頭一抖,斯維斯公爵垂下目光,看到一方沾著水跡的絲巾飄然落地。 “還有一個問題,不過不是公事,是本宮自己感興趣而已,”小公主打量著這個把目光垂下的男子,微笑著問:“坦白的說,你所制定的這個計劃,與你一直以來所受的教育不相符吧?魔屬聯盟的貴族們在遇到對手的時候,不是更願意使用堂堂正正的武力嗎?” “其實,這很簡單。因為我發現,單純在戰場上已經沒有人是科恩*凱達的對手,他的作戰技能,無人能及。即便是那麼一次對斯比亞的作戰勝利了,對現狀也起不到太大的幫助。而魔屬聯盟,卻在一次次的戰爭中不可抑制的衰落下去。” 說到這里,公爵的眼中充滿了坦然和淡薄。 “當務之急是要挽救聯盟,讓聯盟盡可能快的擁有起碼的一戰之力,而且還要趁這段時間培養出適應新型戰爭的人才,二十年,其實很緊迫。”抬起目光,斯維斯輕聲說:“我在這場戰爭中學到的教訓,斯比亞的確是因為科恩*凱達而崛起,他是最耀眼的一個點,雖然他的光芒一直掩蓋住了其他人,但這個帝國是一個整體。作為斯比亞的對手,不能被這個表象所蒙蔽,否則,就會損及自身。” “既然你已經考慮得如此周全,那本宮也就不多說什麼了。商團的日常情況,你不必通過其他渠道傳遞,魔將們會定期來詢問。你要記住,支持你實施這個計劃的是黑暗魔族,你現在擁有的背景,比之科恩*凱達更勝一籌。魔族對你的期望,已經超過以往任何一次,想必你會珍惜這個機會。” “是。” “本宮也倦了,”小公主擺了擺手,重新轉過頭去看著雨景:“你去做你的事吧。” “向小公主大人告辭。”公爵一步步的退後,臉上的神情,淡漠如水。 斯比亞帝國,聖都。 自從早先幾次對莫屬聯盟用兵獲勝起,這個城市就顯得格外的忙碌,作為帝都,它的一部分的功能猛然強盛起來,在短時間內超過了城市能夠容納的范圍。外國賠償的財富如流水的充斥進來,商隊、傭兵擁擠在新開辟的商業區里,讓每一條街道都顯得那麼繁華。現在的聖都,已經成為帝國北方的經濟樞紐,還捎帶上了供應里瓦帝國的使命。 但是,帝國面積的猛然增加,卻令聖都的政治地位變得越來越尷尬。 首先,帝國內的一切建設都與金錢息息相關,所有事情必須讓位于經濟。失去了均衡之後,必然導致發展上的畸形。公園、權貴會所等等被改建為商業區和倉庫;各職業行會、皇家學院、高尚住宅區每天都被討價還價的喧囂所包圍;距離宮牆一里之隔的地方,就是聖都最大的拍賣行……近年來,皇家已經收到無數貴族的投訴,說聖都總督科爾特已經把擴建商業區的主意打到他們的宅子上。 其次,在一國首都的選擇上,必須服從“最有效的行政管理”這一基本職能。但現在的斯比亞,國土面積整整擴大了一倍多,算上親斯比亞勢力面積的話,面積就更加龐大。在這樣的窘境之下,偏居一隅的聖都顯然已不再適合承擔帝都的職能,別的不說,一道發自聖都的普通命令,用加急快馬傳遞到坎普行省邊陲,竟然要兩個多月的時間。 所以,朝野上下早就在傳言,皇帝陛下可能要遷都。畢竟一個商業高度發達的城市,已失卻了帝都的威嚴與凝重。至于要遷去那里,核心大臣們都保持著沉默。但細心的屬下還是會從經手的公文里察覺到一些線索,茶余飯後的交流,更驗證了這些言論的真實性。 采掘自黑暗森林的魔晶礦石已經有三年沒有入庫,日常使用的都是國外收購或者戰爭賠償;清單上的各種建材、勞工都與資料不符,原因只寫了一個,“皇家特供”;還有帝國最精銳的軍隊,居然沒在軍部好參謀部的供應和訓練清單上,但卻出現在財政部的軍餉名單上。 這一切都說明一件事,新的帝都是全新的,而且開工建設日期至少是兩年以上。 兩年啊,那麼多人工與資源,足夠建出一個異常宏偉的城市……除了對帝國明天的期待,大家心里剩下的就是對皇帝陛下深深的信服。兩年之前就開始的這個工程,已經隱約勾畫出陛下心里的藍圖。除了科恩*凱達之外,還能有誰?還有誰能把斯比亞帝國推至如此高峰? 當然,除了貿然退出神屬聯盟這一點…… 不得不說,在這件事情上陛下的做法有點急躁,但這就是陛下的性格,對聯盟、對神殿,想必他心里也隱忍許久了。好在陛下並不是背棄對光明神族的信仰,這就還有挽救的余地。過些時候,應該是等皇帝陛下的氣消了,光明神殿還是會回歸斯比亞的土地上吧? 在皇帝的影響下,斯比亞的官員們對光明神殿都保持了一種提防和鄙視的態度,只要稍微想象一下這次降臨在神殿頭上的遭遇,他們心里就暗自得意。 聖都的大神殿,還有分布在十多個行省的神殿,祭司的數量接近萬人,再加上鳴鑼開道、欺男霸女的狗腿,被“請出”斯比亞的時候該是一條多長的人流?充公的財產也怕不是一個小數。雖然現在的斯比亞已經相當富裕,但大家卻不介意欣賞祭司們被剝奪財產的表情…… 官員們心中有無數的猜測,唯獨沒有想到,這時候還有祭司敢到皇宮來。 正午時分,三位地位極高的祭司來到皇宮正門,面無表情的把一個卷軸遞交給當值的官員,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沖著祭司們的背影吐了口唾沫,當值官員才把這個通體流轉著五彩光暈的卷軸送上去。 皇家議事樓頂層,面無表情的科恩*凱達接過卷軸,顛了顛分量之後莞爾一笑。拿過書記官雙手遞來的裁信刀,皇帝輕輕的劃破魔法密封,再把小刀往身後隨手一丟,就在書記官手忙腳亂蹦過去接的時候,陛下已經兩手各執著卷軸一端,在緩緩湧動的魔法波紋中打開來。 陽光下,卷軸上的金嵌文字正在熠熠生輝。 書記官輕手輕腳的把小刀放在書桌上,安靜的等待著皇帝的吩咐——只有在兩種情況下,光明神殿的文書中才會出現黃金鑲嵌的文字。其一是上呈給光明神族的文書,以質地絕佳的白玉為底。 其二,是轉呈光明神族的消息給其他人,不同的是以千年不損的魔法卷軸為底。那些堂皇光亮的黃金文字所代表的是光明神族的意志。在神屬聯盟里,如果某國皇族擁有了這樣一個卷軸,那麼這本身就是一件值得誇耀的事情。 現在,陛下手里拿著的就是一份光明神殿轉呈的神族消息,但是聯想一下斯比亞近日宣布的驅逐神殿的命令,這份來自光明神族的卷軸就有點燙手了。 遇到這類大事,無論是誰,應對之前都要先召集手下來謀劃一番吧?嗯,第一皇妃已經離開聖都,陛下要召集那些人來呢?三位親王肯定是要的,三位皇妃也肯定是要的,老院長、軍方將領……不知道今天待命的傳令官夠不夠?陛下是急性子,千萬不要耽誤了時間…… “小三啊。”皇帝陛下那不急不緩的聲音傳到書記官耳邊。 “在。”書記官連忙答應。 科恩陛下對待自己的書記官,一直是秉承著一種“涵蓋整個身心的磨練”的精神,甚至在他身上超越了前任,不但肆意壓榨刁難,還直接給取了“小三”的綽號。如果僅僅是個綽號也還好,但陛下每次怎麼叫,卻總是使用一種詭異的腔調,還美其名曰:觸及靈魂。 “你見過光明神族的公主嗎?”科恩陛下的目光放在窗外,手里的卷軸正隨意卷起,黃金文字有節奏的晃蕩著,反射出一室的燦爛光弧。 “沒有。”書記官彷徨的搖著頭,俊秀英氣的臉上混雜了一絲緊張。他猜不到科恩陛下心里的想法,但從以往的經驗來推斷,接下去的總歸不是什麼好事。 “想不想去瞻仰一翻?”科恩陛下轉身走到書桌前,把卷軸放下:“就是祭司們通常所謂的——嗯,沐浴在光明神族的光輝之中。” 至少在這一個瞬間,書記官有虧職守——走神了。他那被皇家學院院長評價為“非常聰明而又條理清晰”的腦袋里正嗡嗡亂響、異彩飛舞;曾被國相誇獎過的“沉穩、慎密”的性格也沒幫上多大的忙,以至于從他嘴里發出了些毫無意義的聲音。 “果然不妙啊……”待震驚過去,在令人心悸的余波里這樣暗暗哀歎了一聲,書記官回答說:“一切聽陛下的安排。” 光明神族是一個未知的、神秘的存在,具備無上的威嚴,但在書記官心中,遙遠的神族遠比不上皇帝陛下的可怕,至少科恩陛下距離自己非常接近,用他本人的話說,順手邊。 “去換套衣服,再叫上幾個護衛,我們去聖都神殿一游。”在說話的時候,微閉著眼睛的陛下猛的甩動脖子,發出一陣細微的“噼啪”聲,這動作好似街邊正准備斗毆的流氓。 于是,在這一天的下午,在沒有通知任何核心大臣的情況之下,帝國皇帝輕車簡從,只帶了數十隨身護衛出宮,悠哉游哉的去了聖都的大神殿,陛下一路上哼著“辭義不明”的小調,臉上的神態真的好像是郊游一般的輕松愜意。 逐漸的,馬車已經來到神殿正門前。 在即將離開斯比亞的日子里,祭司們的精神面貌突然有了巨大的轉變。神殿前的廣場打掃得很乾淨,站在大門處的祭司無分等級,都是面色光滑,神情謙和,皮膚上連一個粉刺都沒有。迎上來的幾位,都穿著乾淨、整潔的袍子,連上面的每一道褶皺都是精心設計過的。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在祭司們的絮絮聲中,陛下擺手示意他們前面引路。今時不同往日,複國的時候,斯比亞就敢把屠刀架在祭司脖子上,現在嘛,更是能讓神殿上下連反抗的辦法都想不出來。 走過長長的通道,皇帝陛下的腳步在通向花園的小徑上停了下來,扭頭看著自己的書記官:“小三,你要記住今天,以後才好在壁爐便講給孫子們聽。” 書記官出于本能,點了點頭。 但看著陛下的背影與那位站在花園門口的高大神族站立在一起時,書記官心里突然掠過一個奇怪的想法。科恩陛下,他似乎很期待這個時刻的來臨……難道,驅逐神殿祭司的原因,就是為了這次會面嗎? 想到這里,書記官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趕緊低下頭去,惟恐別人、特別是那個站在遠處的神族洞悉了自己的想法。

上篇:第1節     下篇:第3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