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3節  
   
第3節

腳下小徑是碎石鋪就,或大或小的玉白色鵝卵石被鑲嵌在稍顯潮濕的泥末中,用本身圓潤的線條勾勒出一幅幅簡約的圖案。夏天已經到了,兩側的花草正向天地展現著最為嬌豔的姿容,纖弱的花朵依偎著,枝葉柔柔的顫動,幽幽暗香縈繞身際。 如果是光明神殿的客人,陪伴在身邊的祭司應該指著腳下的圖案和兩側的花草,說出一套套為人處世的大道理來吧?大多數人類都是悲哀的動物,奮力拼搏、找到一個能容納肉身的位置,就失去所有的勇氣,只能把萌生在心中的感情寄托在草木花石間。 如果說人類的行為受制于身體或法則,那麼總有一天,人的行為會受到後者的壓制。唯一能夠指望的,只能是滋生于身體中的靈魂,狂野不羈,千變萬化,而且只屬于自己。美其名曰修身養性,這算是一種……自我放逐還是主動招安呢? “斯比亞皇帝,”一聲輕語驚醒科恩的胡思亂想,“公主大人駕前,你要停下腳步了。” “一時恍惚,還請上神體諒,”科恩後退兩步,臉上的些許尷尬被微笑完美的掩過,對身前一臉寒霜的女神說:“斯比亞皇帝科恩*凱達奉詔前來,還請代為通傳。” “通報就免了吧,這麼大個活人走到面前,還需要客套嗎?”沁著寒意的聲音從前方傳來,堵在科恩身前的女神聞聲閃開。一張石桌出現在斯比亞皇帝的視野中,桌邊,兩位光明神族的公主殿下相對而座。開口的,正是面上看不到一絲表情的小公主殿下。 “斯比亞皇帝科恩*凱達,晉見光明神族長公主大人、小公主大人,願兩位大人光輝永存,芳華常駐。”兩位公主同時駕臨,這個排場可是非比尋常,科恩一絲不苟的跪下行禮。卻悄悄的把眼角稍微揚起來那麼一點,將長公主的身影納入視線中。 長幼有序,斯比亞皇帝的問候既然包括了長公主,那就應該是她首先回答。長公主手里把玩著兩根剛剪下來的花枝,似笑非笑的瞥了這邊一眼:“不用偷瞧,如果想看呢,那就抬起你的頭,大方的看吧。今天本宮只是來溫習插花功課的客人,主人是這一位呢……才多久沒見,你怎麼變得如此俗氣。” “回長公主話,自從當上這個便宜皇帝,每日不但要運籌錢糧軍政,還得擔憂他人窺視。飛來橫禍、連天烽火都是平常事,這個,肉身那堪煎熬啊,就難免會變得俗氣些。”科恩臉上的笑容未變,目光回到小公主身上:“不知小公主大人降臨,未曾遠迎,還請恕罪。” “不知者不罪,你起身,坐著回話。”正對科恩而坐的小公主抬抬手,在一邊侍奉的女神抬過一張椅子來。科恩嘴里謙讓著,端端正正的坐下來,目不斜視。 “本宮還沒接到正式通報,”等科恩坐下,小公主才開口問:“但聽說斯比亞皇帝已經通告全境,斯比亞帝國退出神屬聯盟,並且要驅逐帝國境內的光明神殿祭司,這事是真的嗎?” 似乎沒有想到小公主會問得如此直接,科恩微微頓了一下才回答:“回小公主大人,有這事。” “不需要本宮提醒你吧,斯比亞皇帝,你清楚這件事情的性質和影響嗎?”小公主一雙秀眉微微皺起,“光明神殿侍奉的對象是光明神族,你這樣做法,把神族至于何地?” “請小公主大人聽我解釋,”科恩的語氣緩慢,卻是平穩而誠摯的:“從我出生的那一刻起,我就是一個沐浴神恩的子民,這一點,是我生而為人的根本。無論發生什麼事情,光明神族在我心中的位置從來就沒有改變過。” “就是知道你這一點忠誠,光明神族以前才會容你、讓你,”小公主回答:“不然,以你那跋扈刁蠻的行為,豈能在大陸上橫行到今天?斯比亞帝國能積下今天的威勢?” “光明神族對斯比亞、對我個人的恩德,我都銘記于心。以前,我在個人行為上雖然有些出格之處,但對于光明神族我卻沒有一點不尊敬的地方。”聽了小公主的話,科恩正色說:“兩位大人都知道,我與神屬聯盟的矛盾並不是因為我個人的原因造成。在上次神魔大戰後期,神屬聯盟就背後抽刀、對我下過黑手,之後曆經叛亂、複國,聯盟竟然都站在斯比亞的對立面!到此次對魔屬的作戰中,居然糾集聯軍來攻……想必大人也知道這其中的凶險,我今天之所以還能坐在這里說話,實在是運氣使然。” “神屬聯盟所具備的,是一種與信仰緊密相關的象征,其中帝國並不是不會發生利益沖突,你與神屬聯盟交惡,大部分是你的個性使然。”小公主語氣冷淡的回答:“退一萬步,就算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難道除了退出聯盟你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嗎?你完全可以象是複國之後那樣,明里維持、暗自提防。為什麼非要把事情公之于眾?你可知道這樣做的後果?” “小公主大人,說句功利的話,如果我不宣布退出神屬聯盟,斯比亞帝國不出三年必然被瓦解,我個人更是死路一條。”科恩神色坦然的應對著:“我雖然知道神屬聯盟的用心,但屬下國民不知,他們還會象對待親人那樣去對待聯盟其他帝國。人心不曾設防,何來帝國安全?不錯,我知道這事情公開之後會有很多人脫不了干系。但是大人,親疏有別啊,我是斯比亞帝國的皇帝,其他帝國的死活,我真的無力兼顧。” “這麼說來,斯比亞與其他帝國的關系,真的到了勢同水火了的地步?” “小公主大人這句話,回答起來還真是有點困難,其實帝國之間的矛盾歸根到底就是一點,嫉妒。”自嘲一笑,科恩輕聲說:“斯比亞強大了,他們嫉妒;斯比亞勝利了,他們嫉妒;斯比亞得到光明神族青睞了,他們依然是嫉妒……” “狂妄,”正在專心插花的神族長公主冷哼一聲:“光明神族何時青睞于你?” “長公主教訓得是,”科恩歉然一笑,又對小公主說:“其實勢同水火並不完全是壞事,嫉妒亦然,只要不把兩者混在一起,未嘗就不可以相輔相成。斯比亞脫離神屬聯盟,就是想在兩者之間畫出一個界線和空間,以免輕易走火。這樣的話,在對待斯比亞的問題上,其他帝國應該會再謹慎一些。” “你說得真好,”小公主別有深意的看了科恩一眼,語氣冷淡的評價說:“那麼斯比亞帝國下一步要做什麼?加入那一方的勢力?” “斯比亞脫離神屬聯盟的先決條件是不加入魔屬聯盟,這一點,我已經在命令中寫明了。”科恩回避了小公主話中的陷阱,面不改色的回答:“如果我做不到,我不但無顏再見兩位大人,也無顏存身于世。” “不用說得那麼悲切和憤慨,就算你真的有心加入魔屬聯盟,本宮可不能拿你怎麼樣,”嘴上說著冠冕堂皇的托詞,小公主臉上的表情可與她的話毫不達調。隨著她情緒的轉變,無形的神族威懾侵襲過來,一絲絲的滲透,冰寒徹骨;一波波的震蕩,如同掠過皮膚的剃刀。科恩身下的椅子發出刺耳的聲音退出三寸,他的身體晃了晃,臉上顏色一變。 就在這時,長公主的聲音插了進來:“聯盟這攤子爛事,歸根到底是你們人類帝國的恩怨,斯比亞被其他帝國當作眼中釘,你這身為皇帝的責任最大。” 隨著她的聲音,小公主發覺自己在無意中讓科恩吃了苦頭,趁機將威勢逐漸收起。 “不服氣是嗎?君王之道重在平衡,選用人才、克己奉公。這不是本宮說的,而是斯比亞皇族的祖訓,你做到了幾條?”看了一眼臉色還沒有回複正常的科恩,長公主微微一笑:“快意恩仇的斯比亞皇帝,如果你肯拿出點精力來安撫盟國,聯盟里的其他帝國何至于此?” “這,”科恩直到這個時候才緩過氣來,額頭覆蓋了一層冷汗:“我性格中確有孟浪之處,但我一向公私分明……” “你現在面對的是光明神族小公主的垂詢,在這種場合中,沒有任何君王還能維持自己的威嚴,更沒有任何人能說謊。”長公主把手上的花枝插下:“你要明白,君權神授!” “是。”科恩垂下眼簾。 “神屬聯盟的事情暫且放下,自然有人會去處理。”小公主接過話:“事實上本宮並不會插手聯盟的事情,因為那不屬于本宮的事務范疇。斯比亞皇帝,你應該知道本宮管什麼吧?” “知道一些,”科恩點了點頭:“小公主大人管理光明神殿。” “原來你還真的知道,斯比亞皇帝,你可給本宮出了個大難題。”小公主冷笑了一聲:“驅逐光明神殿祭司,真是了不起的壯舉,只此一件事,你已經可以名留青史了吧。” “請小公主息怒,容我解釋。” “本宮今天就是來聽你解釋的,”小公主說:“時間有的是,你想好了再回話,不能令本宮滿意、不能令光明神族滿意,你就在這神殿里度過余生。” “無論小公主大人是否對我的解釋滿意,我都不會在這神殿里度過余生,”聽到小公主這句話,科恩反倒保持目光平視,嘴角還露出一個淺淺的微笑:“斯比亞的皇帝當然會把熱血灑在帝國的土地上,但神殿不是斯比亞的國土。” “你的生命,還不足以威脅光明神族。” “小公主大人誤會了,我這可不是威脅,而是用熱血證明自己的忠誠和信念。”科恩伸手抹去額頭的汗:“我與神族之間曆來就缺少聯系渠道,無他,這種渠道都被神屬聯盟和光明神殿把持。在祭司們的運作下,神殿不但變成了藏汙納垢之地,更直接影響到神族的名聲。或許兩位大人不太清楚神殿的所為,但光明神殿的確是神屬聯盟日漸衰敗的主因。” “這種說辭,本宮倒是第一次聽說。”長公主在一邊說:“詳細點。” “不說例行的供奉、禮節,僅每年光明神殿向斯比亞索要的財物,就占全國稅收的五分之一。五分之一,這是一個足以動搖帝國統治的數額!如果說神殿是光明神族的仆人,那麼我就難免疑惑,一個仆人要這麼多百姓的血汗錢做什麼?”如同背書,科恩開始翻光明神殿的老底:“更可怕的是,錢財不能買來平安,只會帶來更加深重的腐敗和墮落。沒有那一個帝國的神殿會滿足于這五分之一,祭司們每天都絞盡腦汁想榨取更多的財富。” “干涉刑律、買賣頭銜、插手政務、培植盜賊、暗殺大臣……祭司們做完了皇帝才能做的一切,就算一個看守神殿大門的祭司,也有土地奴仆、嬌妻美妾。”說到這里,科恩嘴角的笑容變得有些冷酷:“他們不要求皇族和帝國對光明神族盡忠,只對他們盡忠就夠了……” “住口,”小公主幾乎咬碎了銀牙,放在腿上的手指微微顫抖:“大膽!” “我可以住口,”科恩臉色祥和:“但願這些情況也會同我的聲音一齊消失。” “那麼,你科恩*凱達在神殿手里吃了大虧是嗎?”看到自己的小妹妹氣得快說不出話來,長公主只好再次接替她垂詢:“聯盟各帝國里,就數斯比亞的神殿最可憐,自從你登基之後,神殿沒在你這里拿到任何好處吧?這種情況下,你為什麼還要驅逐神殿?” “身為皇帝,不能不為帝國的將來打算。”科恩坦然的回望著長公主:“我自小接受的不是皇族教育,我的草莽氣息很重,公平一點說,其實我這樣的性格更適合做一個單純的軍人。所以我看不慣神殿的作為,並有這個能力與之作對……但是,誰能保證下一位皇帝還有與神殿作斗爭的魄力?神殿淫威之下的斯比亞還能繼續強盛下去嗎?所以,神殿必須改變!” “改變?怎麼改變法?” “神殿的墮落和腐敗,原因在于權利太過絕對,而且沒有監督。”說起這個,科恩幾乎不用考慮:“監督皇族、貴族、平民,這權利當然可以保留,但是其他權利必須收回。取消神殿下派官員,更不允許祭司插手政務,每年的供奉定量。最重要的一點,建立各國皇室與光明神族的聯系渠道,以免皇族被人告了黑狀,連申辯的機會都沒有!” “神殿就如同帝國,都是人類執掌權力,總會出現一些問題,”長公主搖了搖頭:“且不說是否能在制度上進行預防,你如今的行為,已經摧毀了神殿改變的可能。” “長公主大人是說斯比亞請神殿離開的事嗎?誠然,這樣的決定會讓神殿很難受,但我並不覺得這是壞事,反而是一個能令改變神殿的機會,”科恩微笑著說:“無論我這個皇帝在今後還能做什麼,曆史對于我的評價都將是毀譽參半,但以後的斯比亞皇帝卻可以成為一個沒有瑕疵的明君。所以,為了以後的繼任者,我不介意再多做一件事、多背一個黑鍋……光明神殿,當然可以再回來斯比亞,但前提是他們要先離開。” “你考慮得倒是很長遠,為了斯比亞,你還真舍得自己的名譽和聲明。”小公主從憤怒中冷靜下來,科恩剛才所說的一切,身為神族重要成員的她並不是不知道。 神殿的這些作為,其實一直在神族的視線之中,之所以從來沒有誰想去改變這個現狀,是因為神殿的行為並沒有引起足夠的反應——以前的帝國在各個方面都無法與斯比亞相提並論,無論在經濟或政治上,都不需要限制或排除神殿。但斯比亞不同,神殿的存在即構成對統治的威脅。 “坦白的說,我並不認為我是一個好皇帝,因為我做事太極端、太直接,但有什麼辦法?皇帝是無法辭職的。”科恩笑了笑:“小公主大人,我無意挑戰光明神族,我也沒有能力挑戰神族……但在今天,斯比亞必須找到一個對自己的准確定位,我認為,保持對光明神族信仰、退出神屬聯盟的斯比亞,是一個對大家都有好處的選擇。” “是嗎?那麼其他帝國不是有了學習的榜樣?”小公主問了一句:“當魔屬大軍進犯時,你們拿什麼去抵擋?” “聯盟之所以成為聯盟,是因為彼此之間有互補性,斯比亞的強盛會自己變成一個施舍者,無論對誰來說都是一個災難。”科恩的微笑中帶著些自豪:“聯盟會有改變,但是其他帝國卻無法象斯比亞這樣退出聯盟,理由很簡單,他們不具備基礎,也錯過了時機。同時,斯比亞為了保持自己的強大,必然會持續的打擊魔屬,軍事上也吧例外……” “你是說,斯比亞的軍隊依然會加入神屬聯軍嗎?” “當然,聯軍和聯盟是兩件事,而且斯比亞的信仰依然是光明神族。”科恩點了點頭:“至于重新迎回神殿和回歸神屬聯盟的事……我想,至少在五年之內不太現實,因為斯比亞上下需要時間來消化這兩個極端的命令,不過在此期間,斯比亞需要一個與光明神族聯系的渠道,以保證國民的信仰……” 科恩*凱達已經表明了自己的意思,他所說的話也並不是全無道理。前兩次神魔大戰的失敗,已經預示出光明神殿和神屬聯盟內部的種種問題,神族內部對出現斯比亞這種事情,其實是有一些預料的。只是會以這樣的方式和時間出現,卻讓神族有些意外。 人類始終會進步,但斯比亞的進步,太快了。科恩*凱達翻手云雨的手段,也讓神族眼花繚亂。神魔剛剛確定下來一個計劃,眼看好戲就要上場,科恩*凱達卻捅了這個漏子…… 處罰?現在除了神族,誰還有能力處罰他?神族出手,那就不是小事……沒有了主角的戲,誰還要看? “你可以下去了,”長公主見事情說得差不多,小公主的氣也消得差不多了,就出面打斷了科恩的疊疊不休:“你是無法逃脫懲罰的,回去靜思己過,等待神族的裁決吧。” “是,”科恩站起身來,向兩位公主行禮:“斯比亞新建了一個城市,不久之後就會遷都,我會在新城等待光明神族的聖裁。” “還有余力修新都,看來斯比亞並不象你所說的那樣窮嘛,”長公主擺了擺手:“本宮說不定會去看看的,不過,你勞動小公主遠行一次,不能吧有所懺悔。” “是的,”科恩明白過來:“一早就有安排,奉獻給偉大的光明神王和兩位大人的神殿,正在緊張的修建之中。” “算你識相,”長公主微微一笑:“還不走?等吃晚飯嗎?”

上篇:第2節     下篇:第4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