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7章  
   
第7章

這次第一皇妃去神魔分界線,可不是普通的皇族出行,而是要在分界線新都即將竣工的時候,以新都得天獨厚的地理、戰略位置,籌建一個全新的、統管整個帝國的內政系統。舊有的內政系統早已不能適應越來越龐大和強盛的帝國,卻無法利用自身的條件進行完善,它注定會被逐漸淘汰。那些有用的人員自然會被新都吸收,其他的就只能留在聖都頤養天年了。 菲琳皇妃的遠行,是整個計劃中最具實際性的一步,這就預示著新都內政系統的試運行。新都直轄區域、包括所含神魔分界線一段、還有周圍的六個行省一起被納入新內政系統的管轄范圍——這個區域,將被以後的斯比亞帝國視為核心地區。 在一段時間之後,新內政系統將會接手全帝國范圍的日常管理。 作為計劃中重要的一環,隨行的人員相當多,幾乎囊括了帝國在所有方面的精英。先前在戰爭初期分散隱藏的各類人員,也正在分批趕往新都。當然,和以前一樣,他們沿途被軍隊嚴密的保護著,根本不知道此行的目的。唯一知道真相的,就只有菲琳皇妃等少數幾個人。 因為途中還要處理很多事情,加之菲琳現在的身體狀況,所以皇妃所在的車隊進行速度並不快。當龍族長老把維素國相的秘箋傳遞過來時,車隊距離新都還有五天的路程——這次的事情太大了,以維素和院長之能也無法立即做出決斷,只好以這樣的方式通知菲琳。 車隊已配備有更快捷的通信手段,只有一些絕密級別的通信才會使用這種相對落後的方式。神情有些疲憊的第一皇妃當然明白事情的嚴重性,她接了信,謝過遠道而來的龍族長老,再讓身邊的人退下,獨自一人在車廂里拆看。 這一看,就是小半天,等到侍女和助手們重新回到車廂里時,菲琳的臉色並沒有發生任何變化,坐姿也如同平時一樣端正,只是沉默了很多。如果細心觀察的話,可以發現皇妃的筆尖在微微顫動。 一連簽了幾個名之後,菲琳也發現了自己的異樣,叫來秘書代筆,自己口述。見到此情形,心思靈巧的書記官連忙四下協調,把送來的公文按照緊要急迫程度分類,普通公文先押後,以便能讓皇妃今天能早些休息。 好不容易把手上的事情處理完,皇妃半躺在自己的軟椅中。雖然外面是豔陽高照,菲琳卻感覺身體陣陣發寒,令人麻木的空虛感充斥內心:科恩是什麼樣的人、是什麼樣的性格她最清楚……他不會對這些隱瞞事情的人動刀,但是在此之後,這些人在他看來將是形同陌路。 維素親王和院長在信里大致估計了一下,這件事情最樂觀的結果是科恩假裝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分階段架空包括凱達家族在內的全部內政官員;最惡劣的結果,就是科恩完全撒手不管……如果科恩真的這樣做了,那麼斯比亞帝國內部就會出現一場浩劫,別的暫且不說,一只失去了科恩的軍隊,就誰也招架不住,到時候,從上到下都會被憤怒的軍人們血洗。 從知道那件事情、且大家都要求她瞞著科恩時,菲琳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 與科恩朝夕相處已經很久了,越是對他了解,就愈加明白這是一個解不開的死局。 所以,相對于帝國的明天,第一皇妃早已把自己的幸福拋諸腦後,對她來說,剩下的只是的煎熬和折磨。這些年來,她每天最怕面對的是科恩,但每天最期盼見到的卻還是這個男子……夜里枯萎麻木的心,會在每一個見到科恩的早晨情不自禁的砰然跳動,卻又會在夜里慢慢的冷卻……每天一個死去活來的循環,無休無止。 她只能一次次的欺騙自己,能夠將一個事實隱瞞終生也算是一種另類的愛;她只能一次次的藏在窗後,遠眺著他放肆胡鬧;她只能一次次的傾聽他的抱怨,說自己被管束得多麼過分、是多麼不自由……然後,任憑心里的淚默默流淌,卻把臉上的微笑襯得更真實。 所有的人都在竭盡所能保護著這個秘密,但卻沒有人會想到,這一天會來的這麼快、這麼突然。所帶給菲琳的悲痛,也並不如她所想的那樣可以承受。 在得知科恩縱馬出聖都的那一瞬間,菲琳被前所未有的絕望和悲傷包圍,心里的痛楚幾乎將她溺斃,但那深深的愧疚卻使她失去了流淚的勇氣。[歡迎來到啟明社區bbs.fhzw.net]她無法反抗,無法叫喊,這是天生所攜的禁錮,會緊鎖著她直到生命的終結!帝國,夫君,這兩者之間她不是不會選擇、也不是不想選擇,只是她永遠都沒有選擇的資格……就連以死求解脫都要比尋常女人更加痛苦和曲折! 沒有人,能對她伸出援手。 科恩一生所恨莫過于背叛,他所有的暴烈行為全是由背叛所引發……而在這件事情上,自己、維素國相、羅倫佐院長都等同于背叛了他,而且,是從一開始……在事情沒有被發現之前,還可以用“科恩不會想得太多、也太生氣”、“可以慢慢解釋”等等理由來穩住自己,而事實上,科恩也有可能這樣處理問題,但是現在,他的選擇、事情的結局已經很清楚了。 與其這樣無助的悲痛,還不如被繁雜的公事和病痛包圍。那樣就真的能忘卻這件事嗎?無論科恩做何選擇,對整個事情的關鍵人物——自己——他都不會給予任何東西了吧。 以後,他只會存留在她的記憶里,或者,會有些輾轉傳來的只言片語……不要,不要再去回憶,那只會讓自己更加痛苦和絕望……可是,自己能不去回憶往昔的那些片段嗎?原來自己的一生,就注定要這樣在不堪之中度過啊……自己,真的只能這樣度過余生嗎? 自己並不是要事事、時時依靠著他,並不需要他陪著哭笑、分享一切,但……但那是因為知道他甘願為自己做一切事、始終把自己放在心上!自己情感上的一切,幾乎都是建築在科恩的存在之上,沒有他,就沒有了支撐。 自己,真的願意眼睜睜的輸掉最寶貴的人嗎?真是要靜靜的等待與他決絕的那一刻嗎? 失去了他,世界將會是什麼樣子? 除了絕望,還是絕望吧。 不如……不如假裝還沒收到這個消息……假裝,他還沒有知道這件事情…… 菲琳的手探向身前書桌的抽屜,躊躇了一陣終于拉開,取出一個金屬盒子里密封的藥丸,修長、泛著蒼白的手指微微的顫抖著,捏破蠟封,把其中的粉末倒進杯子里。在淒迷目光的注視下,粉末緩緩溶解在水中——這是比黃金更昂貴的東西,可以在十次呼吸的時間里,毫無痛苦的為主人守護住最後的尊嚴。 拿起玉杯,菲琳的神情難得的變輕松,杯里水還是那樣清澈,連一點殘渣都沒有。 “夫君,請允許我還這樣厚顏的稱呼你……”褪去皇妃的一切,拋棄血統的枷鎖,以一個單純的妻子的身份,菲琳輕聲向不知在何方的科恩傾訴:“我們、我們……還是不能……”千言萬語在心頭翻湧,但聲音已哽咽。 正是一天中最生機盎然的時候,四周卻靜得可怕。 碧綠的玉杯沾上了嫣紅的唇,心中的委屈、不甘、期盼和痛楚終于化為晶瑩淚珠,順著這世間最華美的面頰傾瀉而下。 泉水還是那麼甘甜清冽,只比往日多了一點淡淡的香味,長久的留在齒間。 嬌豔陽光透過精細的簾子,在第一皇妃身上灑下條條金絲般的光帶,馬車輕輕的搖晃,柔柔的轉著彎,金絲輕快的在禮服上滑過,一道道的,充溢著靈性好頑皮,從裙擺到肩頸,最後在眼中留下一點閃亮……連續的燦爛在緩緩的消逝,讓人有一種暈眩的感覺,往日的一幕幕從被深藏的地方浮現。 “科恩·凱達?那你是總督的兒子?為什麼要來偷蘋果吃啊?”他趴在果園的懸崖邊沿,語無倫次,臉色通紅。 “她們是我妻子!你動她們一根頭發試試看!”他躺在自己懷中,鮮血從嘴角溢出,面如死灰,神情卻又那麼凶惡。 他曾經摘了自己養的花來獻殷勤…… 他曾經因為小事而拘謹的道歉…… 他曾經、他曾經把心打開,與自己分享他的喜悅、悲傷、迷惘和痛苦…… 但這一切,不會再回來了! 空杯,放回桌上。 一切,都已注定。 陽光猛烈起來,透過未干的淚光,白晃晃的閃耀在車窗中,恍惚,中間還夾雜一簇黑色……黑色……飄揚的長發,動人心魄的雙眼……你來了啊,是要讓我再為你梳理一次嗎?靠近一點吧,雖然是幻覺,也讓我好好的看看你吧……我……我還從來沒有告訴過你……我從很早很早以前,就是那麼愛你……抱著我吧,夫君……最後一次了,你要緊緊的抱著我……痛。 身體如同被鐵箍劄著,傳來清晰而真實的疼痛。 菲琳瞪大了無神的眼睛,乏力的手指模向那張模糊的臉,居然……居然不是幻覺!難道自己最後的願望,也破滅了嗎?難道就連死,也要帶著愧疚和遺憾嗎?這,這不是擁抱,是酷刑! “啪”的一聲,用僅余的力氣打了他一個耳光,菲琳咬牙切齒的說:“我恨你!” “嗯,”他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淡淡的回答:“我也恨你。” 在他的擁抱里,她的手軟軟落下,閉上了雙眼。

上篇:第6章     下篇: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