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8章  
   
第8章

威武的黑色絲絨旗幟在風中飄揚,在這面旗幟的正下方是神情堅毅的岩石少將。從走出家鄉,他還從來沒有這麼無助和迷惘過,雖然身後聚集著他全部的手下,雖然每一位戰士都裝備齊全、精神飽滿,但他內心的忐忑卻無法平息——因為科恩並沒有給他任何命令! 身為皇家近衛軍高級將領的岩石,一向都是把服從皇帝的指令作為唯一的效忠方式。而且這支近衛軍的屬性很獨特——他們就是科恩的一把貼身匕首,科恩既是他們的保衛對象,也是他們唯一的、最直接的指揮官。所以上下之間級別簡練,建制當中也並沒有設立參謀部門,一旦沒有了明確的命令,他們強橫的實力根本無從發揮。 其實,即使是科恩不下達任何命令,這支近衛軍也可以在一般層面上完成保護科恩的的使命。但是對科恩,斯比亞軍人、特別是這類隨著一系列戰爭成長起來的軍人,他們腦子里除了足夠的效忠思想之外,還有濃厚的感情,用任何誓言都無法形容的感情。 自然而然的,他們想要保護的就不止是科恩的安全,還有更多的東西,雖然那並不是他們的使命。 包括岩石在內,沒有人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但長久侍奉皇帝所積累的經驗卻可以察覺到,科恩身上一定是發生了大事!所以在第一時間,岩石就使用了近衛軍將領的特權,調集手下、情報、物資,風餐露宿的追趕而來,又在路上接到了白影的提示,終于在這里遇到了科恩。 在這處風景宜人的野外,發生了一幕奇異的景觀——第一皇妃的隨行人員圍著皇妃的馬車,保衛部隊圍著隨行人員,近衛軍在最外面圍著保衛部隊。除了岩石率領的近衛軍,其他人都伏跪在地。所謂“甲胄在身、不便全禮”這種話,在斯比亞皇帝面前是說不出來的。 最靠近皇妃馬車的是她的隨行人員,先前一道黑色的旋風直插車隊,把眾人嚇出一身冷汗,之後知道那是科恩陛下,但心驚膽顫的感覺卻並沒消失……難熬的三個鍾過去了,臉色蒼白的科?凱達下了馬車,他默默的從某匹馬身上扯下一副女士側鞍,裝在自己的坐騎上。 然後,科恩回身上車,把第一皇妃抱了下來。皇妃的身軀被一床薄毯包裹著,只余下一縷長發露出毯緣垂落下來……見此情景,還在注目的人立即垂下目光,不敢再看。 皇帝的坐騎從來沒有這麼乖巧過,它伏下身,讓神色疲憊的主人安置好一切才慢慢的站起,然後輕嘶一聲,緩步揚蹄,正對著近衛軍旗幟而去——包括岩石在內,數千近衛軍極有默契的調整自己的位置,陣型往兩邊一分,讓出一條寬闊的通道來。 小烏鴉的速度緩慢加快,但行進得異常平穩,科恩心無旁騖,不言不語的抱著菲琳從近衛軍中穿行而過。 岩石打出幾個手勢,命令數十隊游騎分左右遠遠跟上科恩,精靈魔法師升空,大部隊緩緩轉向。他所屬的部隊是近衛軍中的精銳,進退有序,連絲毫雜亂都沒有——直至這數千人的部隊消失在天邊,第一皇妃的隨行人員才明白過來,慌忙向聖都傳遞消息。 是不是要向聖都彙報,岩石很是躊躇,從職務上講,他沒有義務向任何人稟告,但這件事顯然已越來越嚴重……思索再三,最後在某位大精靈的指點下,岩石分別向另外三名皇妃、總聯絡官、總參謀官派出了信使。至于其他人,皇妃的隨行人員會自行通知。 靠近新都的地區雖然有一定程度的開發,但都相對集中在新都周圍,距離道路不遠的地方就是原始的森林和曠野,以前也只有少量的三十六部族村落存在,現在更加人煙稀少。對于一般部隊來說,這種地形很相當麻煩,即使是近衛軍精銳也是傷透了腦筋——好在科恩的速度並不快,而且有白影暗中幫忙,否則岩石早就吧人跟丟了。 神經大條的岩石這次也知道,科恩的心情很不好,當然沒敢派人去接觸。只是將一部分人分散在科恩的視線之外進行保護,大部隊分方位占領支援位置,再派些手腳麻利、心思敏捷的人去照顧科恩夫婦……所謂的照顧,就是在適合休息和宿營的地點准備好水糧帳篷、外加科恩所需要的一切,然後遠遠的逃開。 還好,科恩並沒有阻止岩石這麼做,這讓岩石心里的擔憂稍微平緩了些。但實際上在科恩那邊……科恩現在非常麻煩,整個身心都是如此。他根本沒那個閑心去關注這些偷偷摸摸的手下。坦白的說,就算是魔屬聯軍現在打過來、斯比亞要亡國了,科恩都無暇分心。 情緒上,科恩余怒未消,更惱恨菲琳如此決絕的做法,那一句“我也恨你”可是發自肺腑。但歸根結底,菲琳今天的境遇與他有很大的關系,跟菲琳是生活雖然說不上水乳交融,但他無法想象沒有她的日子……說一千道一萬,他不能讓菲琳死去,這跟其他事、其他人都沒有任何關系,甚至跟彼此的夫妻名義都無關……他只剩下一個很單純、很直接的想法:不能讓菲琳死!其他的事情,都可以不管,血統、權利、都滾***!不過,相對于可以簡化、甚至暫時壓制的情緒,菲琳的情況讓科恩身體上的麻煩更大。 每一位皇族身邊都有用來結束自己生命的藥物和器具,這是一個傳統,而科恩早在菲琳患病的時候就用上了種種手段,或者限制工具、或者把藥物調包,就是為了防止她萬一想不開做傻事……但沒想到,這種程度的安排依然沒能阻止事情的發生。 就效果而言,菲琳服用的是毒物里的個中翹楚,極為凶猛,絕對來不及救治,但菲琳一直抱恙在身,長久服用各種珍貴藥品,又有無數人每天排著隊、用最直接的方式為她灌注生命力。雖然這些手段對她的頑疾沒有太多幫助,但卻使她整個身體的素質遠超常人,毒藥一入口,就被菲琳身體里的其他藥物中和、化解了一部分,要不然,斯比亞早就該籌備國葬了。 抱住菲琳的時候,科恩不知道這些,也沒有時間讓他去分析。他只是靠本能感覺到菲琳身體中的生命正在快速流失。除了幾個低級的治療魔法,他不會其他的急救手段——在簡單的灌水、壓胃催吐沒什麼效果的情況下,科恩只能兵行險著。 他先給自己灌了一大堆藥,等藥力化開,就用詛咒奪取了菲琳的身體能力。 然後,他就明白這毒藥的昂貴之處了——這東西是專門做給某一部分特殊地位者的,藥中只有一分是毒,其他九分都是起麻醉和迷幻作用的輔助成分,其目的當然是讓人察覺不到痛苦。但這是一種很快就能起效的劇毒,麻醉和迷幻成分所起的作用時間也不用太長。所以,菲琳沒有嘗到的、生不如死的痛苦,全部落到了科恩頭上。 而且,菲琳身上不但有毒,還有上次對他施展終極救治魔法而產生的副作用,當這個副作用以魔法的組成部分出現在菲琳身上時,是受魔法限制的——從下向上的枯萎——而科恩本人並不是這個魔法的使用者,所以這副作用就異常詭異的被他整個身體所分攤。 全身的皮膚好似被人用手生生撕裂,再逐一翻卷起來,然後把下面的皮肉用火點燃,甚至他每一根骨頭的骨髓里都如同被放進了嗜血蟻……而全身上下沒有任何一根神經還受他的節制,別說慘叫,連讓呼吸粗重一點都無法做到。在那三個鍾的時間里,科恩有大部分的時間仰躺著,靜靜的、無比清醒的享受著無盡的痛苦,最後差點被自己口鼻間的淤血嗆死。 短短的時間內,他經曆的痛苦是他這一生痛苦的總和。而稍微恢複過來,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是把自己體內的能力分做兩個區域,將相對純淨的生命力回輸到菲琳體內——這招他老早就學會了,從原理上講就是吞噬和分裂。但以前是使用單純的能量方式,而現在,大家都是血肉之軀,其他勿論,僅僅是將生命能量從肉體上抽離,都不是凡人能夠忍受的痛苦…… 情況危及,其他的都顧不上,但科恩自信自己身體的強大,一定可以承受大部分毒物的摧殘。他所擁有的能力獨一無二,既然紅龍長老的身體可以承受,那麼只要掌握好輸入量、菲琳也可以承受,至少不會被她的身體排斥……至于自己身體上的痛苦,這叫自作孽。 三個鍾過去之後,菲琳沒有死,這是科恩還沒有崩潰的原因;她的生命跡象微弱,心跳、呼吸速度是常人的三十分之一,這是科恩快要崩潰的原因。 坦白說,當科恩從皇妃的馬車下來時,他已經淪落為一個普通人。身體上,過來七八個武士就能撲倒他;心境上則更加慌張,他甚至不知道把菲琳抱上馬之後,自己應該去那里…… 菲琳選擇了自絕,她拋下了一切,除了自己的原因之外,想必她心中也厭惡這世界上的很多人,很多事……那麼,這看似恢宏的天地,茫茫人海,何處才是自己和菲琳的安身之所? 看看毯中的臉,科恩靜下來考慮了一下,卻是心亂如麻,最後只能全部拋開,一心一意先救了菲琳的命再說。想到這里,科恩的思緒驟然清朗,馬身一轉,凌厲的目光遙遙鎖住沉眠之地的方位——治不好菲琳,老子就拆了你的老窩! 流氓習氣一上來,科恩可就顧不了那麼多了,策馬就走,那管什麼帝國皇族。 其實,科恩倒不是刻意要獨自帶著菲琳上路,可是,現在的狀況是無法放手。 菲琳的呼吸和心跳相當微弱,隨時都有停止的可能,科恩必須時刻關注她的身體狀況,不敢有絲毫懈怠。還不要說心跳紊亂一下,就是按規律在發生,中間的停頓都漫長得象是……就這樣緊緊抱著都會被嚇個魂飛魄散,敢放手嗎? 再一個,既然科恩在親手挽救菲琳的生命,那麼在這件事情上,他就對其他人就產生了一種強烈的排斥感,那件事雖然暫時不提,但不是沒有發生過。老天才知道這世道有多齷齪,除了自己之外,科恩再不會讓任何人靠近菲琳——對菲琳來說,那都是潛在的威脅! 所以每一件事,哪怕是再瑣碎細微,都是科恩親手來做。[歡迎來到啟明社區bbs.fhzw.net]在任何情況之下,科恩的部分意識都通過一只與菲琳直接接觸的手留在她的身體里,時刻留意她的狀況,只用另一只手來給菲琳喂水,擦汗。科恩是吃過不少苦頭,但他什麼時候干過伺候人的事?什麼時候做過家事?更別說一只手來做兼一心二用。 縱橫大陸、生殺予奪的能耐放到這里有個屁用,打翻水袋、撕破汗巾,每一件看起來簡單無比的小事都不順,科恩又氣又急,恨不得生出三頭六臂來。但這還不是最難熬的——因為手上這個脆弱的生命,他必須苦苦壓制住自己暴躁的脾氣,天大的事情,也要受,也要忍。 每當一個瞬間的恍惚之後,科恩都感覺她的心跳好像更微弱了,連忙按照既定的程序急救一次。僅僅在第一天,他反複吞噬再輸入就達十次之多,並不是已對疼痛麻木了,而只是每急救一次之後,感覺菲琳相對平穩一些的心跳,科恩心里的愧疚和恐懼就會減少一點…… 只有在每一次急救後的短暫時間里,科恩才能稍微吃點東西,大手一劃,管他半生不熟的還是燒得焦糊的,統統塞進嘴里一陣亂嚼後咽下去! 菲琳昏迷著,除了隨時會消失的心跳和呼吸,唯一能證明她還活著的證據,就是硬灌下去的藥會混在鮮血里嘔出來,幾次之後,科恩只能減少藥物,從而更加依賴唯一的手段,但這唯一的方式,卻對科恩的身體造成極大損害。 身體上不眠不休,心理上更不敢有絲毫的放松。如此三天之後,科恩已經憔悴不堪,滿臉的胡渣,一身的汙漬,那里還是一個皇帝,分明就是一個流浪漢。 到第四天早上,當太陽升起的時候,科恩的急救剛剛結束,布滿血絲的雙眼注視著菲琳,注視著那張雖然反複卻始終不見起色的臉,以往的一點一滴,止不住的從心底流瀉出來。 一直以來,他都不明白自己對菲琳是怎樣一樣情懷,現在,他依然是不明白。與菲琳相遇時起,甜蜜的事情太少,懵懂的時候太多,或者說,他和菲琳都不曾做到真正的坦誠相對,彼此之間都保留著一個最大的秘密……但是,為什麼?為什麼隨著這緩緩回溯的記憶,真切的悲痛卻將自己的整個身體緊緊的纏繞,再沒有一點空隙?絕望,也在心里一絲一絲的蔓延。 心中那根繃得過緊的弦,突然有了要斷掉的跡象。 “不行!你要給我呼吸,呼吸!”科恩大吼一聲:“你想用這種最懦弱的方式來達到什麼險惡的目的嗎?告訴你,你這是在做夢!” “你不會如願的!你給我活過來——你給我活過來!”瘋狂,終于使科恩成為一個不折不扣的暴君:“如果你死了,我要把你身邊的侍女全部殺了!你怕不怕?我要把提夫*羅倫佐一家殺了!你怕不怕?我要把夏麥家所有的記錄和物件全部燒了!我要挖你夏麥家的祖墳!我把你夏麥家的祖宗一個個拖出來!你怕不怕?” 然而,在不知不覺中,科恩已淚流滿面。

上篇:第7章     下篇:第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