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9章  
   
第9章

懷中的菲琳發出一聲隱約的呻吟,幾乎低不可聞,卻令科恩滿腔瘋狂與迷亂戛然而止,他直直的看著她的臉,差點把一雙紅通通的眼睛撐破。菲琳那細密的睫毛顫動了一下,隔了許久,又顫動了一下,卻始終沒有能睜開眼來——不過對科恩來說,這就已經足夠了! 既然菲琳已經有了好轉的跡象,那就證明自己的方法有效。之前放出的狠話早就拋到九霄云外,被抽空的身體充滿了力量,消逝殆盡的自信瞬間高漲起來!科恩橫抱起菲琳,好一陣長笑,然後兩眼一黑重新坐倒在地,他這才想起自己的身體已經是強弩之末。 仔細檢查過之後,科恩發現菲琳的起色並不明顯,只是心跳稍微快了一點,所以他依然不敢放松,但強烈的疲勞感一直在腐蝕著他的身體,非得睡覺不可,可現在的情形……科恩想了想,找了一截枯枝折成小段,再掏出懷中的一個銀瓶,把里面的藥粉小心翼翼的灑在枯枝一端,然後握在手里點燃了另一端,把手擱在旁邊的亂石上。 看著枯枝上的火頭在蔓延,科恩終于沉沉睡去,一手緊抱菲琳,坐著的身體紋絲不動。 輕風拂過,一絲青煙飄來搖去,隨時間的流逝,火頭漸漸下移,灰燼點點灑落——“嗞”的一聲,一股碧綠色的火焰從科恩手中攢出,劇烈的疼痛讓他從沉睡中醒來,立即聞到一股焦臭,想也不想就把手插進泥土中。這是用來逼供的東西,效果當然很霸道。 待到火焰熄滅,科恩額頭上全是痛出來的冷汗,只胡亂抹了一把,就用口哨叫來小烏鴉,把菲琳放在前面的側鞍上,慢慢向前走去。 察覺異狀,“埋伏”在附近的岩石帶著大精靈急匆匆的趕來,還沒靠近就被發現,科恩反手抽刀就是一記劈砍,金黃色的斗氣在地上拉出一道長長的豁口,激起漫天的草葉,嚇得兩人丟下手上的傷藥衣服落荒而逃。 到下午,又聽到昏迷中的菲琳呻吟了一聲,真真切切的,科恩行動上更加周密細致,也能定時小睡,只是那手早被燒的死皮裹新皮。兩天之後,雖然菲琳還沒能醒過來,但在迷迷糊糊喊了一聲痛之後,心跳和呼吸的頻率終于象個活人了,這令科恩歡欣鼓舞,笑容誇張的連野獸都能嚇死。 但他對自己一日不如一日的身體毫不在意,只是讓小烏鴉加快速度。 小烏鴉早就憋壞了,這時得到命令雀躍不止,一路上穿山躍澗如履平地,森林漸行漸密,跟隨科恩的近衛軍已經無法跟上,到最後終于跟丟,即使是岩石親自率領的一隊人馬,也只能偱著科恩留下的一些痕跡追蹤,但在科恩前進的道路上,依然有人在照料他——畢竟還有白影在他身邊。 科恩可以從很多細微處看出白影的存在,從宿營地的選擇到盛滿泉水的皮壺,無一不顯示出龍族獨特而古老的處事手法和審美眼光。白影對科恩的照顧很全面,甚至在每次短暫的睡眠之後,科恩手持的枯枝都失效了,轉而被一個對身體傷害很小、卻能帶來極端疼痛的魔法叫醒。特別是那些在菲琳好轉之後出現的珍貴藥品,就效果而言,那只能是龍島的儲存。 但藥始終是藥,它不是萬能的,也永遠不能替代睡眠。科恩越來越疲倦,情形居然跟某次被魔族小公主俘虜近似。不同的是那次他要打暈自己睡過去,而這次,是要極力保持清醒。 終于,有一次猛的睜開眼睛,科恩看到了近在咫尺、菲琳睜開的眼睛。他想都沒想,一句“夢”話就脫口而出:“保持!保持住,等我醒!” “科恩?”菲琳低聲叫了一聲,又昏迷過去。科恩這才醒悟過來剛才的一切是真實的,驚喜難言,但他本身的狀況已經糟糕到不能再抱著菲琳狂笑一通了。 之後的兩三天里,菲琳會不定時的醒來,雖然每次都很短暫,但持續時間卻是在穩健的延長。就算是沒能醒來,那情形怎麼看怎麼象是在睡覺,而不再是危險的昏迷。科恩終于可以暫時抽出手來,幫菲琳擦身換衣。 不過這也令科恩很擔心,他和菲琳,兩個人從來沒有這麼無私的親密過,加之菲琳一向注重儀表,就算在重病時也不曾放松過,如果菲琳突然在不合適的時刻醒來,羞憤交加之下,說不定會再次加重病情。所以,每一次科恩都如同做賊,手上的動作快如電閃。 又一次給她換過了衣服,科恩看著她消瘦下去的臉頰,正在心痛不已,菲琳長長的睫毛顫抖了幾下,緩緩地張了開來,迷茫的目光漸漸變得清醒起來。她的目光凝注著科恩,聲音虛弱:“科恩……你在做什麼?” “給你喂藥。”科恩壓下心頭的激動,拿起放在身邊的藥,用命令的語氣說:“張嘴。” 菲琳似乎記起了之前的事情,下意識的把頭偏了過去,眼光瞥見科恩包紮著繃帶的手,眼眶中又有些濕潤。科恩抱住菲琳的手臂穩住,另一只手上的藥汁追著她的嘴角滴。在任何事情上,科恩都能順著她,但吃藥這事是沒有商量的。 菲琳的頭,無力的依靠在科恩胸前,沒有再做抗拒,只是默默的任憑科恩擺布。從此之後,無論科恩說什麼,她都沉默著,只有科恩詢問病情的時候,她才或許會回答,但斷斷續續的說完一句話,她就得休息好半天。 沉默中,尷尬凸顯,等到菲琳進一步穩定的時候,尷尬的氣氛達到了高峰。 菲琳清醒的時間越來越長,漸漸的已經能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了。身體在恢複,對科恩,這當然是天大的好事,但從另一個方面來說,她清醒之後,對科恩造成的精神壓力也很大。她很少說話,一直沉默。而每當她默默的看著科恩,他就覺得自己正在遭受一種嚴厲的拷問。 科恩知道,她現在心情非常複雜,絕不會主動開口。 這是菲琳的心結,她心中對自己有愧疚。而自己對她又何嘗沒有愧疚和憐惜呢?換自己來開口是沒問題的,可是要怎麼說?這是心事,對方又是敏感的人,絲毫不動不行,下猛藥就是找死,想找個接口回避吧,現在又沒有仗打…… 不得不說,在這方面科恩一向缺少手段,他只能把這份郁悶藏在心底,一路上都在想,要找個什麼話題去開解她…… 趕路時在想,宿營時在想,整整一天,連睡覺時也沒能休息……患得患失,始終沒能找到辦法。醒來的時候重重的歎了口氣,驚醒了懷中的菲琳,兩個人不約而同的盯著營火發呆。 各自都在想著心事,科恩突然抬頭,只聽“呼”的一聲,樹冠上有一個黑乎乎的物體落下來,端端正正的砸在火堆上,霎那間火星四濺,手忙腳亂——“你娘!”科恩一瞥之下認出了那東西,驚出一身冷汗,猛的跳起來,抓起張大毯子把菲琳上下包了個嚴實,背了就跑。 那是一個巨大的野蜂巢! 如果是在平時,科恩或菲琳隨便出來一個,伸伸小手指就解決問題了,但現在,大家都是淺水游龍,晚跑一步就是個慘死的下場,野蜂的毒性,與其巢內蜂蜜的香甜都是天下無雙的——身後“嗡嗡”聲大作,無數黑點沖天而起,如同一股彌漫的黑云。有一部分落進火里,被燒得嗞嗞作響,但更多的卻繞著火堆轉了幾圈,向著科恩和菲琳追殺過去。 “你媽的!這下要敗了!掉什麼東西不好,掉下一個這玩意!”身後的蜂群越來越近,直把科恩嚇得魂飛魄散,一邊跑一邊罵。 他沖過的地方,倒是有水塘、有小溪,如果是在平時,他早就跳進水里了! 但是、但是現在……老天你能想個其他辦法收拾我嗎? “你不要動!你不會有事的!”感覺到背上傳來的細微感覺,科恩心急如焚,話一說完,就已經感到力氣衰竭——這才跑不到五十步,由此可見,科恩的身體糟糕到了什麼地步。 “抱緊、臉貼著我的背!”三步並作兩步,科恩沖到前面的懸崖下,終于找到一道比肩稍寬、一人來高的裂縫,把背上的菲琳“塞”了進去,他整個人要比菲琳高大,把裂縫口堵了個八九分,兩手就近抓起野草,一一將剩余的空隙堵個嚴實。科恩再把披風卷起,連菲琳的兩手和自己的頭臉一起遮住。 最後,科恩的黑鐵刀橫在身前嚴陣以待。 蜂群迫近,黑乎乎的怕有上千只! “干——你們這些小畜生,是你們的巢砸熄了本少爺的火,為什麼還來找我的麻煩!”科恩強自鎮定,口不擇言:“老子英明神武,小心滅了你們一族——哦哦哦~!!” 原來蜂群在前面打轉,是為了掩護自方偷襲的高手。幾只野蜂降到科恩身上,專揀衣服薄弱的地方下手,有一只竟然順著縫隙鑽進了鞋子,在足踝上建立戰果——科恩整個大腿的肌肉都猛的一抽,話音都變了。 他陰陽怪氣的“哦哦”聲才響起,背上的菲琳就抖了一下,科恩趕緊大喊一聲:“我沒事!”手上的黑鐵戰刀就朝著撞來的蜂群劈出去,奈何身體虛弱、手腳無力,完全是個花架子,連一絲斗氣都發不出來,反倒是個頭粗大的野蜂殺氣十足,特別強悍一些的,撞在刀身上還會“當當”的響! “噗”的一聲,黑鐵刀掉在地上。 科恩知道今天玩砸了,狠下心來向後一退,盡自所能,用整個身體、包括空出來的兩手壓緊了全部的空隙——他能保護的空間僅此而已,有菲琳的,就沒自己的。要保護菲琳,那麼自己就要讓蜂群盡興。 自己能不能在野蜂的毒刺下活下來,他不知道,但他知道,如果菲琳在這個時候死了,他肯定會後悔一輩子……事情真的很簡單,世界真的很簡單,簡單的解釋起來都覺得浪費時間,可為什麼,以前自己都不明白? 看到這個人類放棄了抵抗,野蜂群相當興奮,分好先後、悍然沖至! 科恩一聲不吭,如同石雕一般……等到第一只野蜂停在他的額頭上,他這才想起自己的兩只眼睛是全無遮擋的,但是已經來不及補救……或者,那又有什麼區別? 在這種時候,任何人的內心沒有一點兒悲切與淒涼,那肯定不是事實,就算是一個鐵石心腸的人,至少他會怕自己的眼睛被刺爆、會死得很難看!而科恩此時卻能紋絲不動,嘴巴緊閉,無論是什麼力量在支撐著他,那無疑都是異常強大的。 就在科恩下定了決心的時候,一雙溫柔、冰涼的小手離開他的脖子,勇敢而堅決的掩蓋在他毫無防范的雙眼上——這是菲琳的手! 頓時,科恩的熱淚滾滾而下…… 無論是誰,恐怕都想不到堂堂的斯比亞皇帝,科恩*凱達,還有他的第一皇妃,居然會有被一群野蜂肆意欺凌的一天。如果有人能預知的話,怕是早就在這里搭起戲台、眼巴巴的等著看戲了…… 一聲憤怒的嘶鳴響起,聲震四野,一道黑影從遠處投射而來,落在相依相偎的兩人身前,化為沖天的烈焰!只在瞬間,四周的數千野蜂全部被這火焰點燃,被燒成灰燼——這是溜出去偷吃夜草的小烏鴉,它終于趕回來了。 精神上一松懈,科恩再也承受不起兩個人的重量,膝蓋抖動著,跪倒在地。顧不上其他,科恩向菲琳爬過去,把她緊緊抱在懷里查看傷勢,菲琳的兩手高高腫起,超過正常人的兩倍,每一根手指都象是吹了氣一樣的鼓脹著! “不會有問題的,絕對不會有問題!”科恩一邊說話,一邊把藥水淋在她的手背上,然後開始用嘴去吸。 “對不起……對不起……我又……自作主張了……”菲琳眼中有大滴的眼淚落下,這是清醒之後,她第一次主動向科恩說話:“對不起……可是我……我真的跟不上你的腳步了!” “你說的什麼傻話!”科恩怒斥:“跟不上了,你不會叫我停下嗎?你的威嚴那去了?你的勇氣那去了?” “我……我……”菲琳沒有說出來什麼來,反而哭出了聲。 兩人從小到大都在一起,菲琳流淚是有的,但科恩從來沒有見過她如此不顧形象地嚎啕大哭,這是第一次。科恩呆了呆,隨即用雙臂緊緊的抱住了她。 菲琳,哭得更大聲了。

上篇:第8章     下篇:第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