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章  
   
第1章

玉石台階,潔白中透出兩叁分晶瑩,好材料,更難得每塊都是一樣大小,成色近似。 一級級的從腳下向上延伸,幾乎看不出拼接的縫隙,就如斜掛的天鏈,潺潺的澗泉一樣成為一個整體,讓人不忍下腳去踩,生怕腳下稍微用力,就壞了一幅美景,傷了一顆真心。 〔有趣。。。。。。有趣!〕站在第一階前的科恩點點頭,臉上有點邪惡的笑。 因為要顧及身後四神的面子,他好不容易才把〔裝神弄鬼〕這個詞吞下肚。然後,科恩狠狠一腳踩上石階,還意猶未盡的跳了跳。站在他身側的菲琳和白影並不意外,但這動作卻讓要隨同科恩上塔的四神愕然。 在科恩決定上塔的時候,直通塔頂的玉石階梯上就出現了這種若有若無的流彩,雖然以前沒有見過,但怎麼看都像是一種親切和善意的表達吧?沒見過這樣的人,別人舖了地毯來迎接,他還偏要在地毯上亂踩。不過,雖然四神心裡有些不滿,但這似乎還不構成譴責的理由。。。。。。好在科恩之後沒有再耍寶,佔了台階中心位置,直接走上去。 〔科恩殿下。〕再柯恩停下腳步之時,他身後的風神問:[今天要去嘗試新的浮雕嗎?] [不。〕面對風神禮節性的,理所當然的提醒,科恩出人意料的搖了下頭:〔我覺得上次的那處浮雕就挺好的,很值得再去玩玩。] [真的不去嘗試新的浮雕了嗎?〕科恩的答案令人疑惑,風神幾乎就以為是自己聽錯了,所以不得不再次確認:〔殿下難得來一次,再說這時間也緊迫的很。。。。。。〕 科恩轉過身來,一本正經的回答風神:[我是個懶人,能省點力氣當然最好。雖然各位沒有告訴我上面那曾浮雕的功用,但我想晚點上去也不是問題。〕 浮雕雖然是四神修建,但裡面是什麼世界,沒有涉足的人是很難體會的,而且看科恩說的斬釘截鐵,四神也不好再堅持,只是臉上的失望難以掩飾。曆史曾多次證明,當面逼迫科恩的話,一般沒有什麼好結果。 尾隨著科恩,大家轉出台階,拐上平台,最後來到浮雕前。 科恩伸出手來,在接觸浮雕的前一瞬轉頭對白影和菲琳說:[這次的時間可能會長一點。要是等的久了,大家可以下去散散步之類的。放心,我就是去談個生意而已,沒危險的。〕 然後,不待別人回答,科恩已經微閉雙眼,意識遠離。 在以前,無論科恩在裡面有多辛苦,在外面的各位看來,那都是一瞬間的事情,所以對科恩這次的話,四神本也不放在心上。 但是,或許是科恩的態度有點奇怪,讓一向惜字如金的土神心有所悟,他沉聲對大家說:〔時間會很長,皇妃是想下去等呢,還是在這裡待著?〕 〔哪裡不都是一樣嗎?〕菲林是絕對不肯離開的:〔不如就在這裡等著好了。〕 〔也好,皇妃請坐。〕土神手一招,浮雕前出現一組桌椅,他開始扮演親善角色:〔反正時間還早,就由我來為大家講講這浮雕圖案上的故事吧。。。。。。〕 他的話還沒說完,科恩的身形就完全消失在空氣中,剛坐下的眾人霍然站起,相互看看,眼中盡是震驚! 眼皮抖了抖,科恩不再神遊物外。 六識回返身體,科恩睜開了眼睛,發現四週的黑暗漸漸退去。 而自己,正身處一座孤高山峰之上,遠方海濤雲捲,身邊微風陣陣,轉身,映入眼簾的一片綠意盪漾的樹林,一間古樸樹屋搭在兩叁人才能合抱的樹幹上,藤蔓糾結的階梯斜掛下來通往地面,低矮的刺花繞著樹屋下的空地,紮成了一道橢圓的籬笆。 〔開門啦!開門啦!〕科恩上前幾步,用力搖著硬藤的籬笆門:〔談生意的來啦!〕 〔閣下手下留情,那門可經不起這麼大力。]樹屋內傳出一個輕柔但不軟弱的女聲:〔知道的,曉得是貴客臨門,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強盜來了。] [這可不能怪我,別人家來了客人,主人都要到門口迎接的。]科恩兩手不再拍擊,而是用指甲在表面一下下撓著:〔而且我又不是突然來的,都在沉眠之地待了快一個月了!〕 〔殿下是怪我沒有禮貌嗎?]樹屋裡的女聲近了些,似乎正在往外走來。 〔有沒有禮貌本少爺是不知道啦。]科恩嘿嘿的笑:〔但不通人情世故的帽子妳是戴定了。〕 〔不是沒有禮貌,也不是不通人情世故,而是在猶豫,猶豫是不是就這樣來見閣下。〕聽了科恩毫不客氣的言詞,女聲也沒有透露出絲毫不滿,平和的,不起波瀾的聲音一直停留在樹屋門邊:〔科恩,你真的不再想想了嗎?現在見到我,對你來說也許不是什麼好事。〕 〔前兩次讓你撿了便宜,這回本少爺可不會再上當了。要件嘛,當然就得見本人才行。〕科恩收回手來,嘻皮笑臉的神情漸漸淡去:〔如果妳堅持的話,我就只能再腦袋裡想想生命本源是條金魚或者是一條毛毛蟲。。。。。。這個想法很是有趣,但你願意以那樣的面目出來嗎?〕 沒有再猶豫,樹屋的門被〔吱呀〕一聲打開。 傾斜灑下的陽光籠罩著一位女性,她身材高挑,穿了一件顏色和樣式都相當普通的外套,面容卻看不清晰。其實也不是真的看不清晰,至少她的面容是真實存在的,也沒有隨時間而改變,但是再看過一眼之後,就會很快忘記到底是什麼樣子。。。。。。〕 〔真是和我預料的不一樣。〕科恩把住籬笆門,下八哥在門沿上:[原來是個大姐啊!〕 〔你覺得我應該是什麼樣子?難道會是個大媽嗎?〕她側身,從樹屋裡拿起一個綠藤編的小筐子,然後就再科恩詫異的目光裡,信步走近。 她的動作和姿態說不上美,但令人倍感親切。 科恩以前見過很多光明神族和黑暗魔族的女性,裡面故作清高的有,裝神弄鬼的也有,即便是公主級別的那種,在氣韻上都完全趕不上這位〔大姐〕。因為無論偽神的女性如何豐姿綽約,科恩在面對她們的時候都得提心吊膽,生怕一個不小心被她們抽筋扒皮------到目前為止,她們都有這個能力。 而這位大姐,她的一舉一動都讓科恩感覺非常順眼 平和,大度,沒有任何威脅的意味,令人心情舒緩。 但相應的,在這樣的生靈面前,普通人心理的小算盤也很難打響。 〔吃嗎?〕她把藤筐放在門沿上,裡面都是科恩說不出名字的鮮豔果子。 〔等下再吃。〕科恩站好,有些不滿意的說道:〔為什麼你會比我高出一個頭?〕 〔我高過你可不只一個頭。〕她不以為意的拉開門:[如果你要為這個生氣的話,可以活活氣死你。〕 〔總得做個自我介紹啊,總不能沒有名字吧?〕科恩跟在她身後嚷嚷。 要是四神或者其他什麼神在場,聽了這樣的對話,第一反應絕對是張口結舌,第二反應就是衝上來把科恩打個半死再說------瞧在曾經的朋友份上,半死。 來到樹屋前的一處桌椅前,坐下之後科恩才發現,面前的桌子是一個巨大的樹樁,上面還有一圈圈密集的年輪。 〔你不是知道我是誰嗎?]再科恩對面坐下,她把藤匡放到桌上:通常他們都叫我姆神,不過我想,你大概不喜歡這樣叫我。〕 〔其實叫什麼都無所謂,但是有些稱謂會讓人誤解。〕科恩在藤筐裡檢起一個暗紅色的果子,甩甩上面的水珠丟進自己嘴裡:〔。。。。。。好吃。。。。。。乾脆我就叫你大姐好了。。。。。。不知道你那四個手下會不會記恨我。。。。。。我覺得,這裡應該不是浮雕裡的幻景吧?〕 〔你這人可真是狡猾的讓人生氣,妳分明知道浮雕幻景是怎麼回事,所以進浮雕幻景時封閉了自己全部意識,逼的我在這裡見你,現在還裝什麼糊塗?〕坐在科恩對面的生命本源搖了搖頭:〔下次可別再這麼做了,我的能力沒有恢複,把你抓來這裡是很危險的事。〕 〔我都不怕,妳怕什麼?說起來,大姐倒並不是別人想像中那麼好欺負,知道再分界線上修個石堆,自己遠遠的躲開。不過,大姐你上次在浮雕幻景裡假扮我朋友的事情,我可是要稍微記恨一下。〕科恩笑笑,手上的動作可沒停下:〔對了,光明和黑暗,那兩個老混蛋不知道大姐妳其實在這裡隱居嗎?〕 〔她們知道我還存在,但她們並不知道我在什麼地方,甚至連神魔分界線上的沉眠之地也沒有能發現,四神無法消滅他們,但隱藏的本領還是有的。〕生命之源回答:〔另外,他們並不知道無法消滅我,更不知道消滅我的後果,這就是整件是最令人啼笑皆非的地方。〕 〔難道大姐你還保留著他們的尿布?可以在關鍵時候將她們羞辱至死?〕 〔不,因為我是生命創造者,如果我真的消失了。。。。。。後果,妳應該想的到。〕 〔啊,原來生命之源還有這個隱意。。。。。。那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你不是去過龍島嗎?這裡大概和龍島的存在形式差不多。都是遠懸海外,別人不能找到的隱密地點。〕生命之源解釋說:〔我倒是比較奇怪,妳是怎麼看透浮雕組圖的虛實的?〕 〔以前有些奇怪,但是我沒有仔細想過,但這次進來之前想明白了。〕科恩回答:[那浮雕是為提取我心中所想而存在的,環境也好,敵人也好,都是我心中顧及的產物,想什麼出來什麼,怕什麼遇到什麼。。。。。。在某個角度來說,這招數真狠,大姐你很喜歡欺負老實人。〕 〔老實?你什麼時候變成老實人了?〕生命之源被科恩的話逗笑了,與人類的笑容不同,她臉上的笑意是同時出現的,完全不受肌肉的牽引,就那麼平均的浮現,由淺至深,慢慢的盪漾:〔再怎麼厲害的招數都是為了自保,如果心中沒有歹念,浮雕組圖並不會對人造成傷害。〕 〔這話不對。〕科恩搖頭說:〔只要是人,心中就有歹念,程度深淺而已。〕 〔殿下的意思是,人類中不可能有純良的存在?〕生命之源饒有興致的看著面前的斯比亞皇帝,輕聲問:〔也包括殿下在內?〕 生命之源這樣一問,科恩就知道彼此的交鋒已正式開始,雖然之前就打下了舖墊,但跟這種級別的人物談生意還是第一次,稍有不慎,人類的前景可就不太妙了,於是他打起精神,小心應對------具體的形容,就是兩手拿住果子,抬眼直直的望著生命之源說話。 〔難道大姐妳還真以為有這樣的人類存在嗎?別鬧了,談正事呢!〕 〔我沒有開玩笑。〕生命之源正色說:〔對我來說。。。。。。這個問題需要很慎重的對待。〕 〔為什麼而重要?] 〔這個大陸上的生靈都是我創造的。〕生命之源遲疑了一下:〔我塑造了他們的身體,賦予他們生命和靈魂,如果,這些生命中連一個純良的都沒有。。。。。。我會感覺很失望。。。。。。〕 〔對了對了,這種心情就跟我前些天一樣。哦。妳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吧?來,提取點記憶過去。]科恩坐直了,異常大方的說:現在知道了吧?我當時的心情也很不好啊!] [明白了,]生命之源也沒客氣,只花了一點時間就弄清楚了錢些日子發生在科恩身上的事情,收回自己的手:[那麼,殿下你現在是怎麼想的呢?] [其實這個答案很簡單,把別人與自己做個比較就好了。我心裡有私慾嗎?我心裡有不那麼光明正大的念頭嗎?如果我有,那我還有什麼資格去苛求別人做個大聖人呢?]科恩歎了口氣:[再說了,人這種生靈存活於世,本來就是慾望在推動。餓了會有食慾,成熟了會有性慾,地位低下了會有權利慾。。。。。。這些東西,大姐你不否認吧?] [不否認,這些都是從原始獸慾中發展來的。]生命之源說:[但人和野獸不一樣,所謂文明,其中的一方面不就是以克制獸慾為基礎嗎?] [我當然同意人類和野獸不一樣,野獸的行為全憑本能,而人類有了豐富的情感和智慧。]科恩點點頭:[不同的生長環境,給予了人類不同的正義和邪惡判斷標準,就好像神屬人類和魔屬人類,他們相互看來對方就是邪惡。。。。。。你認為她們錯了嗎?那是因為你是站在第叁者的立場在看,你有自己的善惡標準。我老爸錯了嗎?我的那些忠於前皇室的大臣錯了嗎?那是站在我的角度來看。] [這樣說來,科恩殿下是想說我錯了?]生命之源靜想片刻,異常困難的做了一個假設:[我,不應該奢望人類有純良的存在?] [我不是很有興趣來評價大姐妳的對錯,就好像我其實沒有權力決定別人的生死一樣,但是,我可以把我的想法說給妳聽,這是妳在我記憶中提取不到的。]科恩也靜想了片刻,才緩緩回答。 [人類是群居的,單一人類存在於世必然會退回野性本能中去。所以,不能單從個人類的表現來評價整體,這個人身上的缺點不一定出現在另外一個人身上。或者我們再說現實一點,就算一個人壞到沒救了,整天都想吃人,但因為她是存活在一個社會當中,他的慾望和行為會受到社會的壓制,就算他鑽了空子,事後也有人來收拾他。。。。。。就這麼簡單。] [如果像你所說,社會規則決定了一切。]生命之源問:[那我的存在還有什麼意義呢?] [大姐你想以什麼樣的方式存在呢?]這種勞心勞力的談話讓科恩無法一心二用,他終於放下了手裡的果子。 [原本的方式。] [生命之源的方式?]科恩面帶遺憾的說:[相信我,那樣的方式已經不適合大姐妳了。] 聽了科恩的話,生命之源定定的看著科恩,表情既不是生氣也不是動怒,而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情被人否決後的失望與悲痛。科恩坦然的回望,面上一點異樣的表情都沒有。 很久之後,她才用低沉的聲音說:[你這樣的回答,讓我很意外。] [進門之前我就說過,我是來談生意的。有據話說的很貼切,生意不成仁義在,所以大姐妳完全沒必要傷心嘛。]科恩笑了笑:[而且這筆所謂的生意,也並不是我個人的。坐在你面前的我,是整個大陸人類的代表。。。。。。其實,我代表的應該是所有有智慧的生靈吧!] [既然你這樣說,那我不得不先質疑一下。]生命之源的神色恢複了平靜:[科恩殿下能代表所有有智慧的生靈嗎?] [當然了,因為她們現在都歸我管,難不成還有其他什麼人物能代表嗎?]科恩鄭重其事的點了下頭:[雖然我現在還只是斯比亞皇帝,但在不久的將來。。。。。。大姐你知道是怎麼回事啦,我在說下去,就顯得我是在炫燿了。] [如果我沒有弄錯的話,科恩殿下你應該是受某人所託來尋找我的。]生命之源卻對這個問題耿耿於懷:[她並沒有賦予你與我談判的使命。] [那混蛋?沒有,事實上,她又能和你談什麼呢?你們兩位除了惺惺相惜,其實並沒有實質上的交集。]科恩呵呵一笑:[而我和她不一樣,我生活在你創造的世界,我管轄著你創造的生命,我被這些人類負與了責任和使命。。。。。。這和找到你是兩回事,相互之間並不影響。] [我不覺得這裡面有什麼事情好談,或者我需要你的幫助來恢複大陸以往的格局,但我不會因此而答應你什麼。]生命之源回覺得很直接:[已經等了千萬年,我不介意再等下去。] [你可以等,但是。]科恩收起了笑容:[我等不了。] [科恩殿下,我知道你不是帶著惡意來的,但為什麼你的話裡透露出一絲威脅的意味?] [說威脅多傷感情啊,大姐。]科恩搖了搖頭:[實際上,我是打算說服你的。] [在光明神和黑暗神顛覆我的時候,他們也是這麼說的。]生命之源思索片刻之後回答:[好,你說吧,科恩殿下,我聽著。] [別這樣看著我,大姐,你知道我打不過你的。]科恩擺了擺手:[其實,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大姐你應該和光明神,黑暗神一樣,是沒有類似人類那樣的感情吧?] [這點你想錯了,我的確沒有人類那麼豐富的感情,但也僅僅是不那麼豐富而已。而光明與黑暗,他們的感情是我賦予的。。。。。。還有一部分我所沒有的感情。] [這樣的話,我心中的疑惑就算解開了。]科恩恍然大悟的點著頭:[先不說那兩個混蛋了。我們來說說大姐你吧!在被顛覆之前,大姐你應該是處於整個大陸的頂端?我是說權力和能力,在這方面,應該沒有什麼東西能超過你。] [如果是從這個角度評價的話,是的。] [那麼在當時,大姐你是以什麼方式在管理那麼多的種族呢?] [我完善各個種族的能力,為他們創造更好的生存環境,以公正和仁慈裁決一切。] [我還是有點疑惑。]科恩想了想:[這樣說吧,大姐你創造了各個種族,然後指定了各個種族生活的地域,擁有的能力,還有存活下去的方式,是嗎?] [可以這樣說吧!生存下去的方式,我並沒有指定,而是各個種族自己去探索完善的。]說到這裡,生命之源的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似乎在為這些種族自豪。 [他們相互之間有糾紛嗎?會產生爭鬥嗎?]科恩的話停頓了一下:[或者,在擁有的能力上,他們會產生一些不滿?] [有。]生命之源點了點頭:[在各族的發展曆程中,越往後,這樣的事情就越多。] [而大姐你的處理方式,大概就是苦口婆心的勸說吧?實在不行了,就把鬧事的關起來,就像是龍島那樣的地方。] [這樣有什麼不對嗎?]生命之源看著科恩,帶著疑惑問:[他們都是我的孩子。] [怎麼說呢,真要點出大姐你的不對,我是心如刀割啊。]科恩伸出手來,叁跟手指立起:[在統治中,大姐你犯有叁個錯誤,就是這叁個錯誤,讓大陸成為今天這個樣子。]

上篇:黑暗傳說 - 超越     下篇:第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