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2章  
   
第2章

出人意料,生命之源只是面帶惋惜的歎了口氣,然後坦然接受了科恩這句話。看到她痛心的模樣,科恩心里也很是有些郁悶,不好在接著說什麼,乾脆陪著她一起沉默。 [我當然知道自己有錯,如果不是這些錯誤,事情也不會發展到今天這樣。]好半天之後,生命之源才開始說話:[在這段隱居的日子里,我也在回想自己的作為,或者是因為我創造生命的舉動過於輕率了。。。。。。不過科恩殿下,你認為我的錯誤在哪里呢?] [說句很實在的話,我只是管理一個帝國的皇帝,還遠遠沒到能夠創造命的程度,自然不具備評價大姐你這個做法是不是正確的那種眼光和件事。]科恩這話倒是出自肺腑:[但是,我猜想大姐你應該是對自己感到自豪,還有一些寂寞,所以才會去創造其他生命,然後把自己的某些能力賦予他們,讓他們快樂。。。。。。在這個角度上來看,這沒有什麼不對。] [在創造生命之前,我是這個世界第一個,也是唯一的生命。除了我,整個世界毫無生機,那樣的心情你是體會不到的,漫長歲月中的某天,我與另一個生命有了聯系,就是讓你來尋找我的生命。。。。。。你叫她棉花糖。]談起舊事,生命之源不免感傷:[我這才知道,除了我還另有生命存在,除了我這樣的,還有很多另外型態不同的生命。。。。。。] 她手心中托著一顆小小的果實,隨著話音,果實外面那一層果肉慢慢的乾枯,鮮豔的果皮出現一道道小皺褶,一抹綠芽破皮而出,柔弱的搖擺在微風中,晃了一晃,綠芽分出的兩片嫩葉舒展開來,冉冉盤旋而上,不消片刻,已經長成一株五六寸的小樹苗。 生命之源把手一抬,已經向下伸出根須的樹苗飛進籬笆旁的一個小坑洞里。附近樹根下發出一陣歡呼,七八個三寸高的藍色小精靈拿著各種工具飛出來,爭先恐後給樹苗覆土澆水,忙的不亦樂乎。 [我很謹慎,從簡單到複雜,從微小的植物,在到有血有肉的動物,先是創造了沒有智慧的生靈,在創造有智慧的生物。。。。。。但我。。。。。。畢竟還是失敗啦!] [這不是失敗,大姐你創造的生命很完美,他們有能力,有智慧,甚至有目的明確的反叛計畫。。。。。。不管怎麼說,創造生命是一件很偉大的事情,相比而言毀滅就很簡單。]科恩搖著頭說:[在我說出自己的想法之前,我想先知道那兩個老渾蛋是怎樣反叛的。我之前問過四神,但她們就是不說,生怕影響了大姐在我心中的光輝形象。] [這些日子以來,那四個孩子也過的很辛苦啊!他們都是元素生靈,為了保護沉眠之地不被發現,他們甚至放棄了聚集在身體里的元素力量,一直虛弱的生活著。]生命之源對科恩笑了笑:[殿下,你可不能責怪他們。] [我真是懷疑了。]科恩苦笑了一下:[大姐你擁有的情感一點也不比人類少啊!] [換你來潛伏萬年,你在性格上也會有些變化吧!況且我大多時候沒事好做,有時候也會再人類帝國里生活一段時間。]生命之源跟著苦笑一下:光明和黑暗大概不會想到,他們的一切作為都被我看在眼里,但我沒有辦法去處罰他們,也沒有能力挽救悲慘的人類。] [嗯,我進一步肯定大姐你已經在感情方面很強勢,居然還能不知不覺的跑題。]科恩送上一句奉承,決定主動引領談話的主題:[如你所說,光明和黑暗有一定的情感和情緒,那麼,她們和四神事同時被創造的嗎?這中間有什麼細微的區別嗎?] [因為生命種類很多,所以在創造有智慧的生命之前,四神就先被創造出來,他們是單純的元素生物,因為單純,所以力量強大。]生命之源笑笑,開始向科恩訴說過往的事情:[他們替我掌管四大元素,並且將驅使元素力量的辦法教給其他種族,讓他們具備起碼的生存能力,而光明和黑暗比四神晚了三千年,甚至晚於。。。。。。科恩殿下所知的龍族。] [不會吧?]科恩大吃一驚:[龍族被光明和黑暗打的那麼慘,怎麼會?!] [因為再反叛的十後,實力強大的龍族已經被光明和黑暗消滅了,現金的龍族是當初犯了錯,被我放逐到海外去的。]生命之源似乎明白了科恩詢問曆史的原因,解說的也更加詳細:[四神被創造之後,我創造了和人類差不多的四個種族,並指定給四神,他們的關系更緊密。科恩殿下你找到的水族就是其中的一個,這四個種族,是直接受到我和四神指引的。] [四族穩定下來之後,我才創造了龍族和精靈族,看起來一切都很好,但他們各有弱點,生存不易,比如四族對自己的主元素運用的很高,卻很難使用其他元素;精靈能使用多種元素,行動敏捷,型態俊美,可惜繁衍很難;龍族雖然同時具備了力量與元素運用,卻正因為這樣,所以一般的身體無法容納,所以一旦失控,龍足隊種族造成的傷害也很大。就因為這些原因。我才想到了創造人類。] [就是說,人類是集中了其他種族的優點,而且盡量回避缺點的一個種族?]科恩問:[就是能力均衡的那種] [是的,這也可以說是一種無奈的妥協,有得必有失;沒有完美的事務。我雖然能創造生命,但我不能更改生命存在的基本法則。]生命之源點了點頭:[等待一切准備就緒,我才決定創造人類。。。。。。光明和黑暗,他們兩個正是為了人類的誕生而誕生的半元素生物。] [大姐你的打算,是想讓他們去引導人類嗎?]科恩拿起一個果子,在手心里把玩著。 [當然,但人類再各個方面的屬性都比四族要複雜的多,一個指引者顯然是不夠的,多一個指引者配合上也會出問題,所以再創造光明與黑暗的十後,我使用了欒生子的的方式。。。。。。] [欒生?!這兩個老渾蛋居然是欒兄弟?]科恩這一驚可吃的不小。 之前他跟兩個偽神團伙有種種接觸,對方的作為隱隱透出一種詭異,他肯定兩者之間有一定程度的勾結,但科恩無論如何也想像不到,一直勢同水火的神王與魔王,他們居然是這種親密無間的關系! [我還以為沒有什麼事情能讓科恩殿下吃驚呢!]生命之源臉上出現了微笑:[殿下是否想知道的更詳細一些?] [那還用說!]科恩用力的把頭一點,神情專注。 [光明和黑暗,從身體上來說是半元素半肉體的構成,所以無論是哪一種力量,他們都可以擁有和使用。同時,他們可以在兩者之間轉換,甚至在一段時間之內徹底拋棄一種型態,而作為欒生的特徵,他們是共同享有生命的,就算其中之一被徹底消滅,他的靈魂也可以寄生再另一個的影子里,以時間為工具,慢慢恢複能力。] [這種存在方式真是精妙絕倫,簡直比我還能扛啊。]科恩吐出一口大氣,有點無可奈何:[什麼叫真正的打不死?這才是真正的打不死!] [科恩殿下不用氣餒,我剛才也說了,沒有任何實物是完美的。]生命之源又笑了笑:[即便是在怎麼強大的命,也是有天生的缺點。光明和黑暗嘛,他們倆也是一樣。] [真的有缺點?]科恩雙眼微微一閉。 [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即使有一天,我在殿下的幫助下收回被他們奪取的能力,他們依然是光明和黑暗,依然有毀天滅地的實力。]生命之源饒有興致的觀察著沉思中的科恩:[其實我的能力對他們來說是一種負擔,他們並不能使用,反而要花費精力苦苦的壓制。如果我收回了自己的能力,他們才能發揮自己真正的,能令全大陸生靈顫抖的實力,這大概是他們想像不到的結局吧。。。。。。科恩殿下,要我說出光明與黑暗真正的缺點供你參考嗎?] [嗯,我雖然不算太聰明,但也不需要每件事都讓大姐你來提醒吧?即使今天想不到,明天總是能想到的。]科恩抬起目光,笑容中充斥著自信:[大姐,請繼續我們的曆史課。] [既然殿下堅持自己思索和拼搏,那我也樂得做一個旁觀者,我很期待殿下想出答案的那一刻。]生命之源並不做作,對科恩性格的喜歡溢於言表:[剛才說到光明和黑暗降生,然後就是人類了。。。。。。其實今天的人類,與剛創造出來的人類有很大區別。。。。。。因為在之後的一段歲月里,各個種族之間都有通婚,血統的融合,使各個種族都有了些改變,總體說來是向有利的方向發展。。。。。。說起來,殿下管轄下的三十六部族才是嚴格意義上的人類。] [三十六部族說他們的祖先生活在神魔分界線上,那里是大陸的中心吧?]科恩搖了搖頭:[血統融合與地理位置和交流程度有關,為什麼位於中心點的部族反而沒有這樣做呢?] [這很簡單,因為我原本就在大陸的中心,而三十六部族是居住在我家附近部落。]生命之源解釋說:[這麼說吧,我一直鼓勵人類走出密林,去尋找更美好的生活,因為他們也是我的孩子。。。。。。但我沒有想到,我的這些孩子會自發的崇拜我,而三十六部族就是孩子們留下來侍奉我的,每個種族派出一個部落。我曾經試圖阻止,但無法動搖他們的初衷。] [這是發展成社會的必然,不用意外。蠻荒人類再遇到不可理解和不可戰勝的事務時,都會很理智的把問題推給崇拜者,沒有哪一個人類社會缺少這個步驟。。。。。。]科恩說:[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也是善意的表達,他們敬畏你。] [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生命之源點了點頭:[人類的數量越來越多,開始向大陸各處遷移,光明和黑暗肩負引導之責,也分別北上南下。最初的幾千年,我是很欣慰的,因為人類不但成功的在各種環境下生存下來,還發展出了自己的文化,而且南北各有差異和特色。] [我想問題就是從這個時期開始的吧?]科恩輕聲問:[在人類建立等級觀念之後。] [是的,不知不覺中,人類有了模糊的等級觀念,最初的判別標准是靠力量和奉獻,之後就變化。。。。。。可以被稱為一種墮落吧?]說到這里,生命之源的臉色黯淡了一些:[第一次大范圍的爭斗是人類發起的,為了土地,他們攻擊居住在大陸北段的冰雪精靈。。。。。。] [和我預想的差不多。]對第一次戰爭肇事者的認定,科恩倒不怎麼意外。 [光明很快解決了這次糾紛,我也處罰了當時兩方的首領,原以為事情就會這麼過去,但沒想到才僅僅五年的時間,就爆發了第二次爭斗,而且還超過了上一次的規模。]生命之源痛心的搖了搖頭:[科恩殿下你能想像嗎?他們都是我的孩子,卻要互相攻擊殺戮。。。。。。]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手心手背都是肉,你這板子怎麼打的下去?]科恩苦笑著回答:[那光明和黑暗呢?每一次爭端都是由他們去阻止嗎?] [是的。雖然最終的仲裁在我,但第一時間趕去阻止事態的,必然是他們中的一個。那段歲月,他們很是忙碌,因為各地的爭端從不休止,從幾百人到幾萬人不等。。。。。。再之後,爭端的對象逐漸擴大,精靈。矮人。半獸人。野蠻人等等,甚至連龍族都被卷入進去。。。。。。唯一能遠離爭端的,就是神魔分界線附近的這些種族了。] [光明和黑暗就是在這段時間墮落的嗎?] [這段時間,他們還沒有反叛的跡象,甚至說的上是在全心全意的守護著人類。但是,人類發展和墮落的速度之快使他們困惑不以,其實不只是他們,我也同樣困惑。所以,在他們的懇求之下,我賦予了他們新的天賦------好奇和思考。]生命之源的聲音顯得有些低沉:[他們看到,他們好奇,他們思考。。。。。。這樣想來,的確是我親手埋下了促使他們反叛的種子。。。。。。有一次,為了阻止一場人類和矮人間的爭斗,光明使用了大范圍的魔法,造成了很大的傷亡,光明,他就在戰場上呆立了足足兩年之久。 [就因為這樣,他們就反叛了]科恩一愣,覺得很荒唐。 [確切的說,應該是人類教會了他們一切,包括謀劃和反叛。現在想來,數千年的時間,人類能上演多少陰謀和反叛行為?這已經足夠讓原本就疑惑的光明和黑暗受到影響。。。。。。我也沒有想到,賦予他們的新天赴會發展出另一種天賦,懷疑。]生命之源糾正了科恩的話:[事實上,在千年之後,光明和黑暗就已經懷疑我的做法,他們請求使用嚴苛的律法管束各個種族,並徹底的貫徹。。。。。。森嚴的等級制度。] [但是,作為元素生物來說,懷疑本身就是一種自我毀滅。] [大姐,你沒答應吧?]雖然是疑問的口氣,但科恩心里早就知道答案了。 [我不是早就說過嗎?其他生命都是我的孩子,我希望他們能生活的快樂,怎麼能使用這樣嚴酷的法則?甚至強硬的把他們分為三六九等?生命的意思,不都是一樣的嗎?]生命之源的回答肯定了科恩的預感:[我一直這樣認為,所以,我做不到。] [然後這兩個渾蛋就爆了,是吧?] [應該是埋下了不滿的情緒吧!]生命之源歎了口氣:[因為與他們有這樣的一次談話,我之後也有想過要避免種族間的摩擦,所以那段時間,我把一些種族放到海外的島嶼上,在把另一些種族放到自己身邊管束。。。。。。特別是力量強橫的龍族,我要他們擔任我家的護衛。] [難道反叛的爆發點是在這里?]科恩眼睛一亮。 生命之源點了點頭,然後又搖搖頭:[龍族,龍族,科恩殿下,你可知原本龍族的體型是多大?]然後看著茫然的科恩,緩緩提示:[它們原本的體型,只有現在的三分之一。] [力量!]科恩兩手一拍,果汁飛散:[其實大姐你並不需要什麼護衛,但頭腦簡單的龍族並不了解事情原委,認為擔任大姐的護衛是無上光榮的事情,一門心思討好你,加之在先前的爭端中吃過虧,所以趁機追求更強大的力量,結果導致體型增大!] [這就是反叛的爆發點,至少,威脅到人類的龍族是因為我而出現,我對人類來說是有罪的------這是他們反叛時的藉口之一。]生命之源用一塊手帕擦去科恩胸前的幾滴果汁,動作很自然:[光明和黑暗分別來見我,說龍族的實力已經超越了其他生命,可能會讓大陸失去平衡,請求我收回龍族的力量。可是,增進力量的方法是龍族自己摸索探詢出來的,我又怎麼能隨便抹殺孩子的努力?況且龍族的數量不多,並不會對其他種族造成威脅。] 科恩無言的搖了搖頭,暗暗歎了口氣:生命之源太仁慈了,不懂黃金棒下出孝子的道理,的確不是一個合格的家長。 [這件事情之後,黑暗和光明就沉默了很多,還發生過幾次外出龍族與其他種族發生爭端的意外,還險些與光明和黑暗發生直接沖突。為了安撫他們,我就把一部分龍族送去了龍島,並在島上布置了一個遮蔽法陣,以免光明和黑暗去鬧事。] [這些都是那兩個老渾蛋調虎離山的技倆。]科恩又搖頭歎氣:[沒估計錯的話,他們會進一步的削弱你身邊的力量,然後看准大姐你的弱點再動手,四神肯定會在關鍵時離開你。] [你說的沒錯。]生命之源說:[我的弱點,就是在發動生命禮贊曲時,四神當時都不在。] [生命禮贊曲?]科恩撓頭:[這算是一種娛樂活動?還是慶典?] [算是吧,我創造了這麼多生靈,每過一段時間,就要讓他們出來讓我看看,無論是有沒有智慧的。]生命之源說:[雖然他們都能感受我的召喚,但卻不能靠自已的力量來,所以,我會去幫助他們,讓生活在大陸各處的他們飛到我的面前。。。。。。] [飛到你的面前?]科恩怪叫一聲:[這是超。。。。。。超豪華的魔法啊!] [規模很大,必須心無旁騖才行。]生命之源面上又是一黯:[光明和黑暗,就是在這時偷襲了我,奪取了我的力量。。。。。。四神匆匆回歸,但他們的力量與我息息相關,只能保護著我離去。。。。。。之後的事情,科恩殿下你大概也知道了。] [這兩個老混蛋奪取了大姐的力量,也替代了你的位置。]科恩點著頭說:[先以神殿和魔殿對各族洗腦,再以戰爭消耗人類數量,使各族都在內耗中掙紮,無法對他們造成威脅。] [如果出現了能夠挑戰他們的人類,光明和黑暗就會實施天罰,然後再重新創造生命。]生命之源補充說:[距今為止,已經有過八次天罰了,波及整個大陸。] [也就是說,大陸上的生命已經被毀滅過八次了?!只要出現能挑戰他們的人類,他們就要毀滅大陸?!]一股涼氣順著科恩的背脊上行,整個身體發毛。 生命之源點了點頭,眼里流露出無進痛楚:[就算沒有出現能挑戰他們的人,他們也要毀滅大陸。。。。。。] [為什麼?]科恩再也忍受不了:[這完全沒有道理!] [光明和黑暗。。。。。。他們雖然擁有一些感情,但他們無法對未來進行推測,他們只能反思,只能彌補過去犯下的錯誤。。。。。。對他們來說,所謂的存在,就是一遍又一遍的重複。。。。。。]生命之源的手在微微顫抖著:[所以。。。。。。當現今人類的發展,一旦超過他們反叛時那個標准。。。。。。] [他們就毀滅世界,然後重新來過?]科恩恨的牙齒咯咯響。 [這是我所見過的,全天下。。。。。。最懦弱的兩個懦夫!!!]

上篇:第1章     下篇:第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