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3章  
   
第3章

太陽逐漸移動到頭頂,暴露在陽光下的話,會直接感受到氣溫的升高。但如果是行走在海岸邊,因為有海風的緣故,反而會覺得涼快一些,當然了,如果是赤腳踩著沙灘邊的海浪,頭上頂著小靈編制的大草帽,手里還拿著一顆多汁的蜜瓜,那麼不但會感到涼爽,還會覺得很愜意。。。。。。 因為之前談論的話題過於沉重,導致[談生意的雙方]一邊消沉。一邊憤怒,所以科恩就提議換個環境和心情,這才有這次非常浪漫的海岸漫步。陽光。沙灘。海浪。在雙方刻意的回避下,關於光明與黑暗反叛的種種細節就沒有再被提起。 [對了。]走出大概千來步,生命之源的神色平靜了許多,也稍微放慢了腳步:[科恩殿下之前曾經說我有三個錯誤,不知道是哪三個?] [首先聲明啊,我是一個小小的帝國皇帝,沒有資格評價大姐你的品格等等。]科恩灌了一口密瓜汁,哇哇大叫兩聲:[我所說的錯誤呢,只是指大姐你在管理各族時的疏忽,好歹咱也狐假虎威當了幾天流氓啊,玩弄下屬這檔子事兒,總算是有點心得的。] [科恩殿下的確是油嘴滑舌。]聽完科恩拿腔拿調的話,生命之源笑了笑:[被別人指出錯誤是很正常的事,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你何必把對付光明和黑暗的辦法用在我這呢?] [坦白的說,這才是我的本色!所謂的,傳說中的真情流露,大姐你以為我流氓的稱號是怎麼來的?]科恩嘿嘿的笑:[好吧,我們先來探討大姐你的第一個錯誤。] [好。]生命之源停下腳步:[用你的話說,我洗耳恭聽。] [至少在我看來,大姐你創造生命是一個壯舉。從你創造四神開始一直到創造出人類,這中間都沒有什麼錯誤。]科恩正色說:[但是,大姐你要知道,創造生命是靠慈悲,管理生命則是靠規則,這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情。。。。。。或者說,這根本就是兩件背道而馳的事。] [為什麼,用慈愛去引導他們,真的行不通嗎?] [大姐啊,規則本身就是冰冷的,是用來震懾被管理者的。無論是誰,敢觸及規則就一定要被處罰,而且是相應的懲罰才行。]科恩搖了搖頭:[並不是說每個生命都會去觸犯規則,也並不是說各個種族都一定會墮落糜爛。。。。。。但是我們不得不承認,每一個命都有欲望,欲望會促使他們產生變化,在這個時候,如果沒有規則的震懾,他們自然而然就墮落了。打個很簡單的比方,我走十部就能偷盜糧食而不受懲罰,我為什麼還要去耕種流汗啊?] [盜竊,難道他們不會感到羞恥嗎?] [羞恥?會啊,第一次當然會啊,但是比得上在風霜雪雨之中流汗流淚嗎?一時的羞愧換來一年的愜意,這生意哪頭比較賺?你當各族真傻呀?]科恩舉起蜜瓜,一口喝完里面的汁液,然後把瓜殼拋下海去;[在表面看來,規則的存在讓一些人受到懲罰,但我們換個角度想,每一次規則被觸犯的時候,他所保護的,是除了觸犯者之外的所有人啊。。。。。。] [科恩殿下,其實我也曾經制定過規則。] [坦白說,大姐的規則沒有用,而且僅有的一點規則也是被大姐親手摧毀的。]科恩打斷了生命之源的話:[龍族犯錯就把龍族調回身邊,或者把其他犯錯的種族送到外海,只是阻止戰爭而不對禍根加以處罰,大姐,你這種行為不是仁慈,而是偏袒和縱容。] [運用嚴苛的規則就能管理好一切了嗎?孩子們生活在這種規則之下,就會開心了嗎?] [我真是服氣了,大姐你還真固執。是,我說過仁慈和規則是兩件獨立的事情,但我沒有說過這兩種東西不能同時存在啊,對各種族來說,慈愛不可缺少,規則更不可缺少!]科恩搖了搖頭:[好,我們現在來說快樂,大姐當然希望各族子民都能生活的快樂。。。。。。但是我們知道,這是永遠也不可能實現的!] [有人快樂,那麼必然就有人不快樂,甚至在一個純粹的旁觀者來說,看到別人不快樂,就是自己的一種快樂。]科恩沒有給生命之源插嘴的機會:[因為快樂和不快樂是需要對比的,再沒有參照物的情況下,這個界定就會模糊甚至是消失。。。。。。就算大姐你有一天做到了,你讓所有的子民都快樂了,那麼再下一個瞬間,他們就失去了對快樂的概念,甚至覺得了無生趣。] [你的意思是說。。。。。。必須要讓一些孩子生活在悲慘之中,才能讓其他孩子體會到快樂嗎?]很明顯,生命只源不能接受科恩的論調:[既然他們共同享受陽光雨露,共同受大地的滋養,為麼就不能共同快樂?] [大姐你剛才說的是植物吧,但我說的是人,是有智慧。有欲望的人!]科恩歎了口氣:[很遺憾,在人類身上,大姐你永遠看不到所謂的共同快樂,這在實際和理論上都不存在。我說過,事情總是需要對比的,有人富裕,就有人會窮的響叮當;有人風流倜儻,就得有人打光棍來配合他;人類要多一點土地,精靈的領地就要萎縮。。。。。。] [不!一定還有其他的辦法。]這一次,生命之源的語氣強硬了些,看的出,她的情緒在波動。 [大姐你不要激動,我說的是事實。其實大家都明白沒有其他的辦法,資源只有那麼多,而欲望卻隨著我們對世界的探索而上漲。]科恩對她的態度並不驚訝,反而笑了笑:[其實我倒認為。。。。。。對大陸上的種族來說,這其實並不是壞事。] [科恩殿下,你真是令我詫異,這樣的狀況居然不是壞事?]就算是仁慈到無以複加的生命之源,這時也流露出對科恩的話不滿。 [我就全說了吧,這種種的事情,歸納起來就是兩個字------競爭!] [種族之間,帝國之間,家族之間,甚至是兩個人之間,無不充斥著這種行為。這不是什麼壞事,而是我們進步的途徑啊!]知道自己的話跟生命之源一貫的想法有沖突,但科恩依然堅持:[比較產生差距,差距導致危機,危機會轉化為進步的動力------想擁有財富?那就去尋找比富人更先進的賺錢方法!想要女人嗎?那就去創造屬於自己的魅力之源!想要權力嗎?那就去准備更快捷,更有效的計劃!] [這是何必,這是何苦。。。。。。]生命之源搖了搖頭:[生命的出現,難道是為了這個目的?] [我們現在討論的是管理,是統治,不要在糾纏於哲學問題了好吧?那太傷感情了。]看生命之源的臉色,科恩決定緩和一下氣氛,不要把之後的生意搞砸了:[大姐,這種東西,也並不是一成不變的,特別是某些東西講出來嚇人一跳,實際上卻沒有那麼可怕。] [如果運用規則是唯一的途徑,事情還能有什麼變化呢?]生命之源的情緒低落總算是暫時停止,她看著科恩:[殿下你打算推翻自己的論點嗎?] [在理論上來分析,悲慘和快樂是同時存在的,這點已經肯定了,但在現實來講,這兩種命運並不是不可以被改變,至少可以通過個體行為使之流動起來。。。。。。也就是說,今天悲慘的人,因為勤奮努力,明天就快樂了,而今天快樂的人,可能會因為某種原因,在明天就悲慘了。。。。。。所以,可以把這快樂當作是一種獎勵,而悲慘嘛,說據老實話,今天的悲慘標准,在一百年前說不定就是快樂呢!] [這就是我的孩子們相互爭斗,流血萬里的原因嗎?] [好!大姐你終於提出一個建設性的問題了!]科恩立即開始立正。鼓掌。做的像模像樣;[不錯,這是競爭的原因,但卻不是流血萬里的原因。導致他們白白流血的原因,是因為他們笨。] [笨?有智慧的生命會笨到哪里去?] [有智慧是一回事,笨是另外一回事好不好?]科恩搖了搖頭:[本少爺剛才說了理論和實際,但還有一點沒說,那就是操作手法。如果你的孩子夠聰明,他們就應該知道在這件事情上,操作的最終目標是把悲慘的機率壓到無限小,事實上,除了打打殺殺,要把對方亡族滅種之外,你的孩子根本沒去探詢過其他的辦法,這樣才給了光明和黑暗可乘之機,這不是笨是什麼?] [他們還沒有足夠的時間。。。。。。] [時間絕對夠用!]科恩把話說的斬釘截鐵:[是大姐你保姆式的管理壓制了他們。] [這。。。。。。這是我的第二個錯誤嗎?]生命之源臉上顯露出驚訝的神情,凝固了好一陣才有消散的跡象,顯然是對科恩這種談話方式有些不適應。 科恩點了點頭。 [願聞其詳。] [大姐你一直對他們使用"孩子"這個稱呼,但你並不是把自己當成是他們的母親,而是保姆,一個無為不至的褓姆。]在細碎的浪湧聲中,科恩正色說;[但孩子要正常的長大,她需要的不僅僅是保姆,或者說,她只是在最初階段需要保姆,在這個階段之後,要不就應該放開手讓他們自己去學習,要不就得為他們請很多的導師。] [聽起來,這像是各族都在使用的方式吧?不是什麼難以明白的道理。] [各族當然明白了,但那是在離開大姐的直接護佑之後才明白的,遺憾的是,當時大姐你並沒有明白這點,還一味的使用保姆的方式。]科恩用光腳丫在沙灘上畫著大大小小的圖形:[而且,大姐不但對各族是這樣,就連對光明和黑暗也是這樣。] [你沒有引導光明和黑暗,他們就不能引導各族,而各族生活的環境卻促使他們產生欲望,進而發展成了墮落。然後,這種墮落轉變成行為,由量變到質變,影響了其他人,這就難怪光明和黑暗被各族反叛,而大姐又被光明和黑暗反叛。。。。。。我覺得,這兩個老混蛋在反叛的時候,肯定以為自己從事的事業是正義的,甚至在心里還充滿了對各族的愛啊。。。。。。] [如果科恩殿下不侮辱"愛"這個詞,我心里會更加好受一點。]生命之源從追憶中抬起頭來,第一時間誇獎了科恩:[說起來,殿下的口才很好,而且思維也有條理。。。。。。甚至在殿下讓我提取的記憶中還有很多能准確表達意思的詞句,以往想起這種種,總覺得沒有頭緒,現在經殿下的提醒,我想到了更多。。。。。。我尚且如此,我的孩子們就更加稚嫩了。] [大姐你在開什麼玩笑?我只是個小不點,何德何能提醒你?偽神滅了那麼多次世,大姐你閉關修煉了多少年了?有這段時間,什麼狗屁問題會想不到答案?要是換成我,人格早裂變成千百瓣,每天開坊間聚會都可以了。]科恩卻不滿意這樣的稱贊:[我敢肯定,我所說的,大姐早就想到了,老實說,我並不喜歡大姐這種考教人的方式。] [殿下不必放在心上,我即使能想到,也與殿下的思路不一樣,事實上,我所想到的要模糊很多。]生命之源否定了科恩的猜測:[再說了,殿下移到這里就喊著要談生意,什麼樣的生意只許殿下用全力而卻要束手?這很不公平!] 如果另有他人在場,必然會被生命之源的這段話驚的不能自已:這是什麼世界?無限尊貴的母神,居然跟流氓談生意! [好吧,既然說到了生意。。。。。。]科恩點了點頭:[我們現在就來談生意好了。] [這麼快就進入正題了嗎?]生命之源顯然還沒有習慣科恩的跳躍式談話;[光明和黑暗還牢牢掌握著大陸的命運,而科恩殿下你也沒有打敗他們的把握,這時候談生意,真的不算太早嗎?] [有很多人,包括以前的我在內,做事都只看眼前,沒有想的更長遠,所以才釀成悲劇,所以這次,我打算先策劃的完美一點。]科恩笑笑,很有點高深莫測的意味:[打敗偽神是一個前提,種種細節當然還要在跟大姐商量,但是某些事情,我想還是現在敲定的好。] [這樣的話。。。。。。]生命之源也笑了笑:[殿下不是說我有三個錯誤嗎?第三個還沒說呢!] [第三個是和生意聯系在一起的,分成兩次說太麻煩了,一次吧。]科恩臉上的笑容又加深了點,竟然真有幾分生意人的狡捷:[大姐你說呢?] [如果殿下堅持的話,我也不好反對。] [好。我就喜歡大姐性格里的這份直爽!]科恩轉了轉頭上的草帽:[我們現在假定偽神已經被打敗了。。。。。。] [功名和黑暗會怎麼樣?]生命之源似乎更關心這點,以致於出口打斷了科恩的話。 [我在假定啊!]科恩哭笑不得:[大姐你配合一下好不好?] [抱歉。] [嗯,我們假定偽神被打倒了,而且大陸上一片和平。歌舞升平。其樂融融。。。。。。]科恩用大串的形容堵住了命之源的嘴,這才小心翼翼的觸及主題:[被偽神奪去的力量重新回到大姐身上,那麼,大姐你那個時候會有什麼想法?] [想法。]生命之源一時沒明白過來:[什麼想法?] [我的意思是,大姐你若恢複了力量,你准備做些什麼?]問完這句話,科恩沒有再做其他的動作,只是靜靜的看著生命之源。 [我會先撫慰我的孩子們,把一切的真相都告訴他們,然後,]生命之源沉默了片刻,然後回望著科恩,緩緩說:[殿下對生命的認知很實際,提倡的管理方式在目前看來也最有效。我想,請殿下與我一起擔負起教導各族的責任,希望科恩殿下不會拒絕我。] [我?]科恩指了指自己:[你讓我管理包括全人類在內的大陸生命?] [是的。在殿下的心中也有欲望,應該很適合這個位置。]生命之源點了點頭。 [你覺得我能管好嗎?] [不試一下怎麼知道呢?] 僅隔咫尺,兩人對視,科恩臉上固然是沉靜如水,生命之源卻一點都不像是在開玩笑。 時間流逝,浪花一疊疊的湧上沙灘,沖刷著兩人一路走來的腳印。很久之後,科恩臉上的表情才出現變化,他微微的一笑。很自然的,生命之源的神色也就跟著一松。 [你錯了。]卻沒有想到,科恩說出的是這句話:[這就是你的第三個錯。] [我的第三個錯?]生命之源喃喃的重複。 [你的孩子們,他們的生命不屬於你,他們的自由不屬於你,他們的生活也不屬於你。。。。。。]科恩的聲音並不大,甚至有被浪濤聲蓋過的跡象,但其中的意思,卻清晰的傳到生命之源的意識中:[你,生命之源沒有權力為你的孩子們安排命運,同樣的,我科恩。凱達也沒有這個權力。] [曆經多少萬年,光明和黑暗倒台了,大姐你又想安排一個新的,凌駕於全人類之上的神去管理他們?]科恩搖了搖頭:[即便這個神是我又怎麼樣?我對著大大小小的幾十個種族,我能比光明和黑暗做的更好嗎?我怎麼去控制?我滅調神殿和魔殿,然後樹立起一個侍奉我的神殿嗎?那還不如現在的格局!] [難道。。。。。。]漫長的談話進行到這里,生命之源終於明白了科恩要談的生意,語氣第一次凌厲起來:[科恩殿下,你是要我主動退出嗎?!] 話音一落,目光所及之處浪濤盡碎,萬籟俱寂,甚至連空氣的流動都停止了! [其實,大姐你早就想到退出了。]科恩淡淡的說:[我只是把你的想法說出來而已。] [我。。。。。。不能照顧孩子們的話。。。。。。]天地之間,只於下生命之源夢囈一般的話語:[我還能做什麼。。。。。。] [或者。]小流氓伸出手握住生命之源的手,好整以暇的回答說:[你可以祝福他們。] [雖然我們有很大的分歧,但請相信,我不是在生殿下的氣。]生命之源輕聲說:[就如同我允許殿下表明自己的觀點一樣,請殿下也給我足夠的時間,我預感這不是一次見面就能談妥的事情。] [我不忙。]科恩笑著說:[我會常來的。]

上篇:第2章     下篇:第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