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4章  
   
第4章

如同先前的消失方式一樣,科恩的回歸也是在瞬間完成的,稱的上是既夢幻又神秘,如果非給他的這種出現方式配上音效的話,大概只有用[嗖!]的一聲才能般配。不過,再斯比亞皇帝開眼睛的時候,就發現身邊的氣氛和景象很詭異,是他絕對想像不到的。 斯比亞帝國第一皇妃兩手掐著土神的脖子,水神一臉緊張的抱著她的腰,拼命想把兩人隔開;而一像再四神面前表現的如同乖寶寶一樣的白影,雖然她整個人都被風神托起,但姿態卻正凝固在飛旋踢的最後一個動作上,腳間已經點到火神的胸口了——這六個人的全部動作,都在科恩出現時的一聲乾咳中庭下,靜止不動,猶如一組栩栩如生的浮雕。 與幾人的目光一對,科恩就知道這里大概發生了什麼事,於是微微一笑,開始替人排憂解難:[在玩家家酒嗎?好啊,也算我一個。] 正主現身,其他人所營造的,短兵相接的氣氛,猶如垮塌的沙堆一樣轟然而逝。 菲琳。白影幾步迎上來,藉口整理服飾檢查科恩是否零件完整,土神和火神也一臉關切的走過來分站科恩的左右,在他的肩膀和後背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拍,就連一向沒什麼存在感的風神都用關切的目光注視著他……全場,只有水神正捂嘴偷笑。 很沒心沒肺嘛!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讓科恩明白這次爭斗的導火索又是自己……這實在怪不得其他人,偉大的科恩君消失了大半天的時間,這已經足夠引發血案了。 [本少爺早就建議大家下去散步嘛,站這麼久腳會麻的。]科恩在臉上堆起微笑,沖各位一一點頭:[我們下去吧,弄桌子本少爺請客,大家坐下來大家慢慢聊!] [殿下能用什麼請客呢?]經過之前一系列慘絕人寰的遭遇,水神已經自認為看透了小流氓的心肝脾肺腎:[這可是在沉眠之地,所有能請客的東西都不屬於殿下!] [要賭嗎?]科恩殿下斜眼看過去,還一上一下的挑著眉梢。 [我才不會在晚輩面前認輸!]不得不說,水神抓住了這一次難得的機會:[賭什麼?] [願意賭就好,嗯,這樣吧,如果你輸了的話,就扮個軟妹子來看看……]小流氓肩膀聳動,笑容很淫蕩。 [什麼是軟妹子?]看到科恩的笑容,水神還是有戒心的。[ [看不出來你還很愛學習嘛,我很欣慰。]一臉道貌岸然的小流氓伸出手指在空中游走,勾勒出一條條曲線:[所謂的軟妹子,就是目光軟軟,嗓音軟軟,腰身軟軟……] [這樣而已?]水神並不畏懼,反而問起科恩的賭注:[要是殿下輸了呢?] [要是本少爺輸了,自然是扮硬漢子給你看……]在發現水神有發飆的跡象之後,小流氓即時的追加了正常的賭注:[或者,答應你一個條件好了。] [閉嘴!]見賭注不算是太過分,水神大喊一聲:[我賭了!] [一言為定!] 兩掌一擊,水神和科恩的聲音同時響起:[請大家為賭局公證!] 無論是對人類也好,還是對神靈也罷,在他們有所期待的時候,時間總是流逝的很快……不久之後,在正對塔身的一處風景清幽的庭院中,小人得志的笑聲很刺耳的響起。 沒有錯,發出笑聲的正是科恩。 坐在科恩對面的水神卻是臉色漲紅,神色憤然,她雖然掌握了一個勝率頗大的機會,然而機會總歸只是機會,既然是賭,那麼失敗的可能性還是存在著。只能說水神今天的運氣實在欠佳,小流氓對此的形容很富有地域色彩——倒楣催的。 桌面上放著一個藤筐,里面盛著一筐色彩豔麗的水果,雖然現在還沒人知道這些果子的滋味,但大家能肯定一點,就是面前這玩意,連果子帶藤筐都不是沉眠之地的出產。 [來來來,大家吃,不要客氣,重出這些水果的大姐親口保證獨此一家,別的地方絕對吃不到哦!]先拿了兩個,分別塞到菲琳和白影手里,科恩這才開始招呼四神,絕口不提賭注的事,這並不是說小流氓會放過水神,其實她只是想多看看水神尷尬憋氣的表情而已。 畢竟位高權重,菲琳這些年享受過不少珍貴的東西,所以果子拿到手里也沒有多想,直接就吃——這時的菲琳沒了枷鎖,輕松的心態直接反應到行為上,就連吃果子的動作也恢複了本色。他可是跟科恩一起長大的,根本就不用削皮切塊。雙唇張開皓齒微動,先咬了一小口,可還沒等她啃下一塊來,香甜的果汁就漫進舌齒之中。 皇妃眉頭一展,另一手就向藤筐抓去,正好碰到白影的手——兩女對視,莞爾一笑。 等她們吃完第二個水果,卻發現四神連一個果子都沒吃,確切的說,四神中的三位都是拿著水果在發愣,剩下的那個異類,這時正全心全意的沉浮在憤慲疑惑中,沒顧得上出手。當然了,看到這樣的情形,就算面前的東西在怎樣美味,兩女也只得停下手來,雖然知道他們發愣的原因不是因為自己。 天姿國色的美女,就是再怎麼凶橫的吃相,也不會讓四神級別的人物淚眼蒙蒙吧? [科恩殿下。]手里拿著一枚黃色的水果,全力感受著里面蘊藏的氣息和能量,土神眼中的東西終於順臉頰流下,聲音抖的一塌糊塗:[你……見到她了?] 火神和風神同時以渴求的目光盯著科恩——再已形同偷竊的手段拿取了一枚藍色果實之後,水神也加入這個行列。 [有些事情呢,大家明白就好,說出來可就沒什麼意思了。]說到正事,科恩臉上的流氓笑容消失了,聲音也低沉了很多:[總之一切順利,這水果嘛,以後還有。] [以後還有?]土神顯然是明白了科恩的話,鄭重其事的點了點頭:[謝謝。] [有什麼值得謝的?以後在說吧,生意還沒談好呢!這里的一切還是照舊,最近兩三個月我是不用再來了。對了,最頂層的浮雕還不到解封的時候。]科恩對四神交代起細節來:[本少爺在神魔分界線上修建了新的帝國首都,雖然距離還比較遠,但我不能下達明令,所以難免會有人誤闖進來,如果闖進來的是我的人,你們就地拘禁,不是我的人一律格殺。] [請科恩殿下放心,我們的使命就是嚴格保守沉眠之地的秘密。] [以後,本少爺大部分時間都在新國都,因為後面有一系列的安排,可能也難以脫身,那麼,在聯絡上就要大家多想辦法,必要的時候可以通過中間人。]科恩抬起手來,指了指菲琳和白影:[中間人也就是這兩位,不可能再有其他人選。如果有人冒充,殺無赦。] 雖然科恩一口一個[格殺。殺無赦],但她身邊的人都聽的非常仔細,點頭如搗蒜。因為在座的無論什麼身分,都明白沉眠之地的秘密一旦洩漏,後果事不堪設想的……換一個角度來看,雖然科恩嘴上說[生意還沒談好],但就憑他現在發號施令的態度,眾人自然知道了這樁[生意]其實已經談的很深入,所謂沒談好,多半是殿下有什麼古怪條件還沒有被滿足。 也就是說,這位一直對這件事不怎麼情願的科恩。凱達殿下,已經正式扛起對抗偽神的大旗。四神雖然是神,但事實上已經站在這面旗幟之下,成為科恩麾下的小兵兵。 這是值得慶賀的事情,所以一筐果子很快就被吃光了。 也就是在吃完了果子之後,菲琳和白影才知道那不是尋常水果,其中蘊含著相當程度的能量,還不是那種臨時性的,整整一筐被瓜分下肚,四神的能力提高了一倍,另外兩位的身體也得益非淺,至於有著雁過拔毛惡習的科恩殿下,他早就在某處吃到吐了…… 真是難為生命之源,補充能量也就罷了,還能把果子種的如此美味。 高興歸高興,該做的事情還是得仔細,在四神的精心調養下,直到兩天後,菲琳的身體才算真正的穩定下來,再與白影一起被風神稍微訓練了一下,把補充的能量全部吸收之後,皇妃已經具備跟人干架的實力了。 趁這個時間,科恩又對沉眠之地的里里外外作了一番安排,隱然有把這里當成自己家別墅的意思,四神也只是點頭,一副馬首是瞻的模樣。對於他們來說,只要推倒了偽神,一個沉眠之地算什麼?自已被使喚幾天又算什麼? 只是苦了水神……因為她又跟科恩打了幾次賭,結果敗的暈頭轉向。 可憐這一位,曾經也是威風八面,現在不但要假扮[軟妹子]引誘[硬漢子].當然了,每當這種時候,小流氓會很配合的假扮[硬漢子]讓[軟妹子]引誘……如果不是有菲琳和白影在,還不知道會出現什麼古怪的賭約呢! 到科恩一行人真正要離開的時候,水神庫房里所有能見天的東西都給搜括一空,非但如此,她還連累了其他人,三神押箱底的玩意全部改名換姓,就算是現在不能拿走的物品,科恩都找了一間庫房堆起來,門上貼了自己的封條。 大家得出一個結論,科恩比龍族貪婪多了,白影不過才的了一對耳環。 所以在歡送儀式上,四神都有意拉開了跟科恩的距離。風神和菲琳攜手而行,水神跟白影竊竊私語,土神前面開路,火神後頭壓陣……臨別在即,誰也不想再被科恩敲上一竹槓。科恩也不覺得受了冷落,騎著小烏鴉,悠然自得的兩眼看天哼小曲。 這斑斑劣跡不是率性而為,而是科恩有意這麼做的。 他既然走上了這條路,今後少不了要與四神打交道。但是此一時彼一時,現在與他平起平坐的事[大姐].而大姐的手下跟他差了整整一個等級,再跟四神親密無間的話,小心人家談[生意]的時候居高臨下。 就算大姐沒有爭高下的心思,但連續打出四張感情牌來科恩也受不了啊!到目前為止,他手里的本錢微薄的很。感情與生意,這兩件事情單獨存在時都不成問題,但混在一起就會變質。 [看起來,你是真的恢複正常了。]聽了科恩的話,坐在他前面的菲琳淺淺一笑:[好啦,這下夫君開始計算別人,我才真正放心了。] [不要把你夫君說的那麼不堪。]科恩幸幸的回答:[告訴你,本少爺可是有原則的!] [原則?]妃琳橫了科恩一眼,噗哧一聲笑的更甚:[你什麼時候開始有原則的?你把他藏在哪里了?塊拿出來我看看。] [你!你可以侮辱我的原則。]科恩狠狠的一咬牙:[但是你不能侮辱我!] [你怕呀?]菲琳笑的像一朵花,兩條腿兒在裙中蕩著。 [鑒於那個什麼魔法是無解的,所以嘛,不能讓知道你的身體已經富源。]科恩決定找回這個場子:[經過考慮,本少爺決定對你的雙腿進行一些技術性的處理。] [哦,夫君准備麼處理呢?]菲琳兩腿一轉,足尖再空中點出一組舞步,裙邊飛旋,上面的花紋像是要活過來一樣。 [很簡單嘛——綁起來!]一條繩索出現在科恩手上。 [太麻煩了,風神教了我一個更便捷的方法,可以暫時封閉兩腿的感覺——你看。]菲琳的話音剛落,兩腿就軟軟垂下,再無絲毫受控制的跡象。 [行了行了。]科恩歎了口氣,把繩索收起來:[快到新都的時候再來這手,別沒事用出來嚇人。] [說起來,新都的建設還沒有全部完工吧?]聽科恩提到新都,菲琳的思維下意識的開始向皇妃模式傾斜:[另外,皇宮還缺著好大一塊呢!] [你擔這個心干嘛?就算是頂帳棚也一樣能住人。]科恩一曬:[在我看來,文官辦公的地方有了,軍隊駐紮的地方有了,糧食飲水具備,這就已經很好了。畢竟才這點時間,沒辦法弄得很講究……] [可不是嗎,本來說是去抓緊時間處理建設的,沒想到走到半路上被流氓拐了……] [別翻老帳啊……你十六歲那年還問本少爺借過錢呢!] [那筆債務早就轉給杰克了。] [他誰啊?不認識!] 遠方的遠方,神魔分界線的商路上,一位騎著高頭大馬的年輕人突然打了一個大噴嚏。 [靠!]一邊掏出手帕,年輕人一邊罵;[是哪個混蛋在背地里罵我呢?老子可是dafa官,百毒不侵那種!] 身邊的幾個近衛轉過身來,一臉憐憫的看著他。 當上這個斯比亞帝國dafa官,他得罪的人比銀河里的星星都還多,這才打幾個噴嚏啊?

上篇:第3章     下篇:第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