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5章  
   
第5章

以現存曆史的角度來解讀的話,神魔分界線無疑是一個包含“苦難。血腥。丑陋。卑賤。蠻荒”等諸多涵義的地名詞組。 如果解讀的更仔細些,那其中的涵義就會升級,變成苦難中的苦難。血腥中的血腥。丑陋中的丑陋。。。。。。總而言之。這不是好地方。靠近就會有厄運降臨。 有意無意的,神魔與人類都忘記了,這里曾經是幸福的起點。 但無論是哪種命運,其實都與這片地域無關,是成為悲慘之地還是成為幸福源泉,都是由土地所承載的生靈所決定的,就如同這狹長地域的地位變化一樣------它以前遠離斯比亞,現在卻因世事風云而成為帝國的心髒,這種變化並非是天一,而是人為的。 確切的說,這一切都是科恩。凱達決定的。 年輕有為的皇帝開疆拓土,打下了魔屬聯盟大片江山,手指再地圖上輕輕一點,就把這里作為斯比亞帝國的新帝都。巧合的是,在原住民族長門口耳相傳的古老傳說里,這個位于神魔分界線西端的盆地有另外一個名字,雖然讀音拗口,但意思卻很直白:神的花園。 神魔分界線很長,就像是腰帶那樣卡在比斯大陸的中部,但寬度不一,依地形時寬時窄,而神的花園,正好是最寬的幾個地點之一。 盆地幾乎有半個黑暗行省大,地勢平坦,縱衡的河流大都從東面森林而來,蜿蜒奔流之後注入西邊的沼澤里,另兩面被綿延的山嶺所環繞,山脈不高,但只有幾處隘口能夠通行。 因為古老的傳說,這里成為一個寄托夢想的地點,變的神聖而肅穆,在以前,每隔十年,三十六部族就會推選出三十六位代表去盆地祭祀,除此之外,其他族人是不能進去的,就算是逃命也只能曾邊緣處潛行。因為這樣的原因,新帝都的選定還費了小嘉德南很多唇舌。 “好美的景色啊,難怪皇帝要把帝都定在這里。”勒住了缰繩,帝國大的法官用貪婪的目光瀏覽著山下的綠色員也,突然放聲大喊:“啊啊啊啊啊啊~~~~~~~~~~~~~~~~~” “閣下!您不打噴嚏了!”朝夕相伴的近衛自動忽略了大的法官的孩子氣,驚喜的說:“難怪您堅持要走山路,原來山上的空氣對您的身體有好處啊!您真是睿智的鬼斧神工啊!” “什麼屁話!連奉承話都不會說,養著你們這群笨蛋干什麼用?”年輕的大的法官氣的七竅生煙,劈頭就是一頓喝罵:“睿智的鬼斧神工?有這麼比喻的嗎?你的課白上了!?” “這不能怪我啊,我才去軍官學院補習班三天,您就把我給抓回來了。”幾乎同樣年輕的近衛嘿嘿訕笑:“不過在這三天的時間里,我的成績在中校軍官里是最好的!” “別跟我說你還識字,別跟人說我認識你,站遠點!”大的法官“呸”了一口,提了缰繩就走:“再油嘴滑蛇,小心我沒收你的作案工具!” “啊啊,明白了。”近衛連連點頭,但是身體又湊近了點:“那,閣下,您剛才為什麼叫啊?” “那是因為我發現這地方真的不錯,所以決定要開始貪汙,好在這里修棟別墅什麼的。。。。。。”大的法官滿嘴胡謅,目光注視著正從山腳關隘處經過的一隊馬車,然後,悵然若失的歎了口氣。 “是啊,聽說待城的景色比這里更好,新建的別墅一定要依山傍水,前後都有花園。”從第九軍團時期就開始保護大的法官的貼身近衛,當然知道他在想什麼,也就跟著歎了一口氣:“可是一個人住會寂寞啊,如果能與那輛馬車里的小姐一起住在別墅里就好了。。。。。。” “別胡說八道。”大的法官沒有再說什麼,揚起馬鞭指著遠方的另一條路:“我們從那邊走。” 下山陸上,這支中等規模的隊伍中在沒有人說話調笑,這看是難得的事,誰不知道在沒公事的時候,大的法官身邊的人最會插科打諢,可以說從上到下都沒個正形。而現在,大的法官的沉默影響了馬隊里的其他人,雖然杰克從來都不會因為這些是打擊報複,但大家還是小心翼翼的保持安靜,生怕影響了他。 這麼多年相處下來,近衛當然很了解大的法官,能讓威名顯赫的捷克閣下突然沉默,這樣的事情用一只手都數的出來,而那位小姐就恰好屬于其中之一。想當初制作蘑菇的時候,這位近衛可是工頭,他多少知道些捷克的心事。 下到山腳,杰克帶領馬隊上了遠方的商路。 這商路修了有一段時間了,路面仔細的用器械輾壓過,馬蹄踩上去聲聲脆響,質量相當不錯,連同周圍的道路,形成了一個完整的系統,看來新都的設計和修建是精心設計過的。 因為杰克要回避某人,所以一行人並沒有按照預定的路線前進,每走多遠就遇到了前來檢查的近衛軍。 這讓杰克有些不滿,雖然不是預定的路線,但兩條商路之間的距離不過才三里,這群狐假虎威的家伙,簡直就是跑上門來示威嘛! 然而這也怪不得別人,誰讓大的法官得罪的人多,而三十六部族里的罪人又特別多呢?因為盆地的特殊性,所以在這里警戒的近衛軍全是三十六部族子弟。好一通問答之後,尾巴翹上天的部族莽漢才在大的法官面前服了軟------講到國法,除了皇帝本人,誰還能比大的法官更專業? 但這麼一鬧,遠方的馬車可就更遠了,商路間的距離越來越大,杰克本來還想去碰碰運氣的興致也沒了。一行人如遭霜打的茄子,暮氣沉沉向前溜達。路邊的那些景致,也早早的失了格調。 傍晚時分,飛霞漫天,伴著一股誘人的氣息,百鳥歸巢了。 “不對啊,這香味。。。。。。好熟悉!”杰克猛然轉頭,氣吞山河似的嗅了一下,然後一夾馬腹沖向路邊,扯開嗓子就喊:“是哪個渾蛋在這里烤肉,你等違反帝國法律第六十三條第五章第三節,要處罰金十萬。苦役三十年。屁股開花。稀哩嘩啦。。。。。。” “是你爺爺我!”路邊樹林里,有人粗聲粗氣的吼回來:“有種進來,看老子怎麼收拾你!” “你說什麼?你是他什麼?”又一個雄厚的男聲響起:“你皮癢了是吧?” “你管我?”先前的聲音快速移動,還中斷了一瞬:“你敢打老子?反了你了------接招!” 然後,地面微微一抖,束林就開始嘩嘩的搖動,在大的法官閣下怪叫著沖進去之後,樹冠搖動的幅度更大了,落葉滿天亂飛。 “沒事。沒事。”目送主子的身影消失在樹林里,見多識廣的貼身近衛吩咐其他人:“別傻站這了,你們留下一隊人來就行,其他的前進半里在路邊紮營。該吃就吃。該喝就喝,沒有命令就別過來,小心遭殃。” 然後,貼身近衛就下了馬,招呼大家坐在路邊休息,對隱隱傳來的各種怪異聲音充耳不聞。一同留下的近衛里有兩個剛分來不久的菜鳥,很鬼祟的蹲過來,指指前面的樹林,悄聲問大的法官的貼身近為是怎麼回事,里面都是些什麼人啊,聽起來怎麼像是在斗狗。 “啊呸!”貼身近衛在大的法官身邊什麼都不是,但在其他人面前脾氣可不小,他本身是高級軍官,轉年就要被授與准將的軍銜:“你們也不怕被人拔了舌頭,樹林里面隨便出來一個人,都能把你們當螞蟻似的踩了。別的不說,讓你們打掃一輩子廁所還是可以辦到的!” “不會吧?”菜鳥中的二分之一屬于那種背景深厚。年少氣盛,另二分之一是有赫赫戰功在身的滾刀肉,于是異口同聲的問:“誰這麼跩?” “你們聽仔細了。”貼身近衛對著菜鳥輕蔑一笑:“這個嗓音最粗狂的,應該是帝國近衛軍統領海爾特中將。而現在這個嗓音稍微低沉一點的,就是帝國北分軍隊統領莫亞中將,再加上我們年輕有為。聰明絕頂的大的法官閣下。。。。。。怎麼,跩不得嗎?” 他的聲音不大,但是話里的兩個名字如雷貫耳,菜鳥被震住了,嘴巴半張,還掛著口水。 “你娘,兩兄弟打一個,不算!”樹林里,雜亂的聲音終于平息了下來,有人拍著身上的衣服,用滿不在乎的口氣抱怨:“有種的,改天再來打!” “嘿嘿。”杰克陰險的笑:“改天還是兩兄弟,你又變不出個哥哥弟弟什麼的。” “老子現在有老婆,有老婆就能有兒子!”海爾特中將豪氣萬丈的坐下,大屁股壓倒一片草:“你們倆連屁都沒有一個,光棍!” “你什麼時候能吐出象牙來。”莫亞中將隱約知道弟弟在感情上有些糾葛,瞪了海爾特一眼:“娶個老婆有什麼好炫耀的?不是某人幫忙,你現在不知在哪關著呢!” “嘿嘿嘿嘿。。。。。。”被人翻了老底,海爾特憨厚的笑了笑,灌了一口酒之後,突的一下把目光放到杰克身上:“怎麼?聽你哥哥的口氣,你小子在這事上有戲?” “哎。。。。。。”不說這個還好,一說起這個,杰克長歎一聲,腦袋搭拉下來。 “怎麼了?誰家姑娘這麼跩啊?”看這模樣杰克是栽進去了,打歸打,自家兄弟可不能被人看扁,再加上海爾特這兩年統領作習慣了,舉手頭足都是一副老爺口氣:“是誰這麼不知好歹呀?別急,告訴我,老子親自出馬給你綁回來------” 旁邊飛來一只腳,把海爾特踢個筋斗。 “靠!我幫你弟弟,你為什麼還踢我!”海爾特吐出嘴里的草,罵罵咧咧的爬起來又要動手,卻被杰克的第二聲長歎打斷,轉頭一看,大的法官滿臉哀怨,郁悶的不行。 “難道。。。。。。”婚後的海爾特可沒少跟夫人學習,現在號稱滿腹經綸------其實就是一肚子歪詩。這時看到杰克的表情,他臉上的表情也凝重起來,放低了聲音問:“是有夫之婦嗎?” 杰克搖了搖頭,手指一下下的戳著腳下的泥土。 “難道。。。。。。難道。。。。。”只在瞬間,海爾特的臉色刷白:“對方是個少爺!” “你娘!”隔壁那位又是一記天外飛腳,海爾特再次嘴啃泥。 海爾特爬起來,剛吐出嘴里的草,罵人的話就被烤雞腿給堵回去了。 莫亞冷冷的收回手去,撕下另一只雞腿遞給弟弟:“這種事情只屬于兩個人,旁人不要亂出主意,你辦法一籮筐,最後還不是得杰克自己去決定?他既然干的下來大的法官?難道還不會夜里搶人嗎?” “大的法官又怎麼樣?是,你弟弟比我們聰明點,但是沒我有殺氣啊。”海爾特啃著雞腿,含含糊糊的說:“好,不說這事,吃東西吧,這些香料可是我上次從皇宮里順出來的。。。。。。” “嗯,味道的確不錯,有琴倫小公主的風味。”莫亞點了點頭:“我前些天經過聖都的時候,只看見了幾位親王,琴倫小公主好像不在皇宮。” “當然不在。”杰克舔了舔手指上的油:“早些天就跟烏鴉一起去新都了。”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兩位中將對望一眼,繼續大口吃肉。 “怎麼了?”會餐時突然出現的沉默總是顯得很突兀,杰克立即就發現了異常,抬頭,問的有些茫然:“發生什麼事情了?” “嗯,這個嘛。”海爾特吐出嘴里的骨頭渣滓,看了一眼杰克,放緩了聲音說:“算上烏鴉和小公主,已經有不少人趕去新都了吧!” “這不是很正常嗎?”杰克所擔任的職物,限定了他能得知的消息不會太全面:“那是新都哇,大家過去是應該的吧?” “是嗎?如果聯系上時間來想,還有那些沒去的人呢?”莫亞用小刀切著另一邊的半只野豬:“如果再聯系一個月前,第一皇妃的行蹤呢?” 杰克可是聰明人,被人一只點,這就明白了事情的奇特之處:“這。。。。。。難道有大事發生?不會啊,我今天早上接到情報,說是皇帝。皇妃已經在去往新都的路上了,連大概位置都有。” “就是這位置才令人覺得奇怪,科恩加菲琳,他們倆足足失蹤了一個月之久,干嘛去了?這一個多月,他們倆沒有其他命令下來,就讓我們這些人去新都而已。”海爾特冷哼了一聲:“為什麼只把老派系的官員留在聖都?而我們這些人全來了?” “不要胡亂猜測了,科恩還能出什麼事?就算是有事情發生,重新出現的話也界說明事情解決了。”莫亞接過話:“做好自己的事情不就好了嗎?不要去管那些老官員。” “你少在我這里打馬虎,只是官員分成兩塊了嗎?”海爾特有些不滿:“你的軍隊在哪?你為什麼輕車簡從的打這條路上走?別以為老子除了當兵麼都不明白。。。。。。” 莫亞微微一笑,丟過去一塊肉,海爾特一把接住:“說說吧,你准備怎麼做?” “還能怎麼做?對我來說,世上的路只有一條,無論什麼狀況,我都只能這條路上走。”莫亞輕描淡寫的回答:“其實呢,事情的關鍵還是看科恩,他選擇什麼,那就是什麼,對我來說,領軍百萬的日子,也不比幾個人游山玩水有趣。” “這才對嘛!”海爾特哈哈一笑:“別說老子們親手打下的第國輪不到旁人來指手畫腳,就算是玩沒了,咱們也能兩三年再打下一個來!有科恩在,咱們還有什麼做不到?” “這麼多肉還堵不住你的嘴嗎?”莫亞又瞪了他一眼:“什麼帝國。什麼江山,你喝多了是嗎?” “呸!你快跟卡羅斯一個德行了。”海爾特滿不在乎的說:“四周都是我的人,你光著屁股睡覺都沒人知道!” “這件事情並不一定像我們估計的那樣,也有可能已經過去了,除了當事人,其他人貿然提起的話,有可能讓事情惡化,或者就死灰複燃,所以,你最好還是管一下你的嘴。”莫亞依舊是一副波瀾不驚的神色,看了看自己的弟弟:“我們是軍職,一舉一動都有影響。但你職務不一樣,多聽多看多琢磨,如果真的有識,你必然要沖在前面。” “我知道。”杰克明白了哥哥的意思,點了點頭:“我會去給其他人打個底子,以免事到臨頭他們犯糊塗。” “其實也不用太多人知道。”莫亞笑了笑:“科恩把大家召集在新都了。” “吃吧吃吧,三個人吃不完半只豬,說出去會被別人笑話的!”見應該說的事情都說完了,海爾特又開始不正經起來:“那個,我說,我家夫人你見過吧?他有幾個新交的姊妹,想見見名揚四海的莫亞中將啊,你給句話吧。。。。。。別拿眼睛瞪著我,老子不吃那套。。。。。。跟你說,那幾個妞可都是很水靈的,你不要可有人搶著要。。。。。。” “如果有了老婆的人都是你這個模樣,我看這老婆不要也罷。。。。。。” “你和杰克不是親的!你跟卡羅斯才是兩兄弟!啊。。。。。。又來!”

上篇:第4章     下篇:第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