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6章  
   
第6章

"待城外圍警戒指揮官見過各位長官!"面對兩位帝國實權派最高將領以及兼任的最高軍法官,這位當值的矮人族指揮官不敢有絲毫怠慢:"各位已經進入待城范圍,從這里開始,各位長官的供給完全由近衛軍負責,還有專門配備的向導和連絡官。" "不用緊張,上校,這里是你的管區,我們會配合你的。"杰克擺出軍法官的派頭,回了一個標准的軍禮:"這里距離待城還有多遠?一路遠行,我很想早點洗個熱水澡。" "還有半日路程!"每一位近衛的軍官都接受了正統學習和訓練,其中包括怎麼和別人打交道,所以雖然是矮人,但這位指揮官在領會杰克的意圖上沒有障礙:"不打擾各位長官了!" "謝謝,上校。"杰克又還了一個軍禮。 配備的向導和連絡官前面開路,三位斯比亞高官衛隊組成的大規模馬隊在緩緩前進--在這種安全級別很高的區域,除了皇帝陛下和一兩個特別部門之外,沒有任何人能放馬奔馳。警戒的近衛軍,他們可不是吃素長大的。 不過嫚走也有慢走的好處,科恩陛下留給每位應召前來的高官一份機密文件,還有介紹待城的資料。兩位將領本打算進城之後才看,但杰克卻讓他們現在就看,理由是城里的熟人比較多,不乘這個機會先熟悉待城的各個方面,進城後會因為一無所之而被其他人調侃。 大家性格各異,但都是要面子的人,所以就在馬背上看了起來,文件其實並不重要。幾眼就看完了,但是介紹待城的資料卻是厚厚一摞,還配有插圖,很有意思。 "很難想像啊,這麼大的城市,這麼多的建設量,至今為止才用了兩年多的時間來修建。"捷克看著城市的概圖發愣:"這真是帝都嗎?誰家的帝都有這個規模?" "你說的沒錯,規模是比較大。"海爾特用小指在地圖的比例尺上量了一下,心里就推測一個大概面積:"城牆里面就算主城區吧,面積大約是魔屬聯盟福克斯堡的四倍。不過,這個六邊形的城牆修的真奇怪。" "這上面不是說明了嗎?新帝都要有新面貌,六邊形的城牆看起來美觀,也可以最大限度的利用空間,而且從防禦上來說也更加方便。"莫亞一頁頁的翻看著,似乎沒有發現什麼特別有趣的東西:"其他的防禦設施,基本上是從黑暗城翻版過來的,嗯,加了兩個飛行兵種的駐紮營地和起飛場,不過,似乎缺少防禦魔法鎮的介紹......" "市政官又是科爾特,這傢伙真不愧是禦用第一市政官啊!"杰克在官員目錄里找到了熟人:"看看守衛軍事將領是誰......名義上是岩石少將,我看實際防禦任務還是他名下的這個指揮部在行使吧......不過這種安排太奇怪了,就像是領主的主城,軍事民政,都是科恩陛下身邊的人,連各族的官員將領數量都按照比例提升,卻完全沒有內政系統的份。" "你說對了。"海爾特這個大嘴巴就沒有不敢說的話:"與其說這是斯比亞帝國的都城,還不如說這是陛下和我們的都城!" 莫亞乾咳一聲,岔開了話題:"說起來啊,還好我們在帝都公開只前就退出了神屬聯盟,神殿也被請出去了。不然的話,這個美麗的城市注定會有一塊地方給祭司們佔據著,想想都會覺得很郁悶啊......對了杰克,祭司的事沒什麼麻煩吧?" "麻煩是有一些,但是不怎麼大,我晚上路就是因為這個。"杰克和上手里的資料:"其實很好理解,哪個祭司會舍得放棄斯比亞這塊肥肉呢?眼看著合約商團成立了,眼看著戰爭賠償運來了,什麼都不做就可以坐地收錢呢,這個時候要他們滾蛋,比殺了他們還要難受。" "這麼說起來,是有人鬧事?" "以前沒機會接觸,這一次可讓我開了眼界,為了留下來,祭司們可是出血本了。"杰克哈哈一笑:"知道我收了多少錢嗎?相當於斯比亞去年稅收的五分之一。知道我挖了多少神殿的私密武裝出來?四萬七千人!知道這期間我砍了多少人的腦袋?快一千了。" "靠!"海爾特嚇一跳:"這不是在打仗,你這個職務關系民生根本,不能亂殺人!" "鐵案,鐵証."杰克兩手一攤:"你們是不知道,連我以前都不知道,有很多神殿跟各地的海盜,山賊有聯系,這要趕他們走,什麼齷齰事情都見光了。他們殺人越貨,那就怪不得我了,全部紀錄在案,上報陛下後再通知天堂島,然後卡卡卡卡卡卡......哦,我們有伴了!" 兩位將領回頭一看,遠方路上正有一支馬隊快速奔來。看飄起的塵土。怕有兩三百人。 "比老子還要囂張,居然在待城范圍內縱馬。"海爾特看了看,作出初步判斷:"護衛雖然嚴密,但隊形不嚴整,不是陛下的衛隊,陛下也不應該從這個方向出來。" "不是陛下的衛隊就好啊。"遠遠的看到騎士們是穿制服的,杰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裝束,准備發威了:"難道牢飯真的那麼香甜嗎?好吧,不管是哪個部門或行省的老爺,既然這些人很期望被軍法制裁,我也不能不給他們機會啊......" 對方的馬隊來的極快,一會功夫就追上來。護衛群中的軍官一聲命令,重護衛就層層圍在三位高官周圍,其他人側馬讓出三分之一的路面,後隊的衛兵緩緩迎上,手都握住了武器--追來的馬隊中沖出幾騎,在大隊人馬相遇之前向這邊打起了手勢。 "看樣子,你這軍法官是拿他沒辦法了。"海爾特嘿嘿一笑:"這混蛋消失了一陣子,居然學會耍威風了,一會咱們找個地方收拾他,你們覺得怎麼樣?" "呸呸呸,你們倆去收拾他,我沒有那脾氣,惹不起他。"杰克一臉的索然:"上次抓了他的副官,還沒來的極登記就讓人給放了,然後還跑來要賠償,敲詐了我一馬車的紅酒!" "我們幾個人當中就屬你好東西多,不敲你敲誰?"莫亞抬起手來,向一位沖上來的騎士打了個招呼,臉上難得的露出點微笑。 那騎士與三人差不多年紀,披了一件黑色大氅,筆挺的軍服包裹著消瘦的身體,面色冷峻,目光凌厲。 駿馬沖到三人身前,一聲長嘶打了個回旋,年輕的騎士分別向三人點頭,臉上卻沒有其他表情,只把大氅解下隨手扔給手下,露出里面特殊的黑色軍服來,胸前有一個用銀線繡制的十六芒星--居然是神秘的帝國聯絡部統領,瑪法少將。 "跑這麼急,有事?"莫亞輕聲問。 "沒事。"瑪法咧了咧嘴,這就算是笑過了:"看見前面有人,就跑兩步玩玩。" "既然來了就一起走,現在不同往日,在待城,就是自己家門口,沒人再彈劾咱們幾兄弟拉幫結派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海爾特大手一招,讓馬法的護衛並入隊伍,扭頭看著總連絡官說:"天南海北的,湊夠人數不容易,你臉色有點白啊,別跟我說事情多,我倒是聽說你上次辦差事的時候遇上兩個漂亮的妞......你們都滾遠點,靠這麼近,想聽牆腳嗎?" 看見頂頭上司開始談葷論素,近衛們當然是有多遠躲多遠,躲不了的也要散開些。誰不知道這四個位高權重的人物是一起長大的,流鼻涕的時候就開始跟皇帝陛下混了,他們的普通八卦就算了,萬一不小心聽到了什麼密聞,那就是大麻煩啊! "知道有事發生?"趁著護衛們重新分派方位的時候,杰克靠近瑪法:"哪位的?" "知道。"瑪法的目光再捷克的馬鞍邊一掃,伸手過去掏出一個小巧的酒壺來,送到鼻子下面聞聞就放到了懷里:"全准備好了。" 瑪法的話很平常,語調也沒有波動,但在捷克聽來卻不是那麼回事。他的前半句〔知道〕,那就是說他已經清楚了事情的全貌;後半句〔准備好了〕則更加驚人;而那個〔全〕字,甚至算得上恐怖--按照聯絡部一貫的作事風格,那些老派系官員一定是在瑪法的控制之內,只等某人點頭了。 杰克默然點頭,心中並不驚訝,因為這就是聯絡部的職能之一,他們是皇帝陛下的一柄暗刃,無論迪人士來自外部還內部,他們的攻擊都是致命的。說起來,瑪法是因為要安排這件事情才晚到的吧? "看看看,那邊的建築似乎很高啊,是城里的嗎?"既然事情已經如此,杰克也不多言,他用手指著遠方:"我們剛才還談到待城的佈局,你是聯絡部的,應該比我們知道多啊,來來來,給我們當導游吧,說的好本少爺有賞。" 看杰克把一個酒壺拋上拋下,總連絡官的護衛們都在暗自咋舌,他們在連絡部兩三年了,還沒有見過誰敢這麼消遣他們的上司,要知道,瑪法少將,人送綽號血領主! "那是這盆地里唯一的山,正好位於待城皇宮的正後方,皇帝親手設計了上面的建築,但在目前還什麼都沒有做。" 更讓護衛驚訝的是,少將居然一臉坦然的當起了導游:"現在我們能看到的就是一個平台,面積很大,是把山頭削平了建的。另外還有一座橋,越過城牆把這座山與皇宮連接起來......" 大家一起驚歎。 三位高官及下屬是在驚歎皇帝如此大的手筆,想來連接皇宮和城外的橋樑一定非常的壯觀,而總連絡官的手下們卻在驚歎長官的滔滔不絕......這算什麼?難道長官要把一年份的話在今天說完嗎?長官平時不是這脾氣,能點頭示意時不會用手,能不說話時絕對不會開口! 甚至在去年,有位親王的小姨子直接找上了一位皇妃,把情書直接塞進了需要瑪法少將親自批閱的文件中,瑪法少將連眉頭都沒挑一下,直接在上面寫了兩個字--已閱。 如果不是今天遇到這三位,打死他們也不會相信頂頭上司還有能說會到這一面。 "不過我有些好奇啊,待城中的各種設施都屬完善,面積又是這麼大,兩三年的時間怎麼建的起來呢?"杰克疑惑的問:"我們暫且不說建城所需要的資金和材料,就說最基本的人工吧,難不成我們還有上百萬沒登記在冊的勞工嗎?" "想哪去了,你知道我們某年在分界線上留下的部隊吧?但之後你當法官,這方面的事情你就不清楚了。"瑪法解釋說:"在那之後,這些留守部隊就開始墾荒,因為生產出來的糧食比較多,所以就開始接受大量部族的遺留民眾,到最後規模越來越大。而他們又不能見光,所以就一直以軍團建制生活在分界線上。" "數量很大?"杰克一愣:"有多少人?" "詳細數量我也不知道,反正分界線上的道路,後勤基地等等都是他們建的。分界線在帝國的這一段是建設重點,騎搭地方只保留了必要的警戒部隊,雖然說不上多能打,但做點其他事情還是稱職的。"看了看杰克的表情,瑪法生硬的笑了一下:"我知道你想問什麼,是說帝國配備的警戒部隊數量很少是吧?" "對,帝國只配備了一個軍團,無論如何撒不滿分界線。" "這很簡單,多支部隊使用一個番號就行,反正他們是自給自足,不用等著帝國喂養。"瑪法說:"所以,我們要修建待城,除了十來萬人之外,其他事情都是他們做的,你別看這些人打仗不行,建城卻很有一套,什麼地方有原料,能用什麼方法運輸,他們都一清二楚。" "原來如此,我還奇怪呢,戰爭期間的那些給養是從哪里來的,萊頓。羅倫佐那傻小子就是臨時打包也來不及啊,原來是這麼回事。"杰克感歎一聲:"這樣說來,待城附近的居民也不必從其他地方遷移,有他們就足夠了。" "這點你說錯了,科恩至今沒有要大批遷移居民的計畫,而且建城完畢之後,這些人會回到原籍。"說到這里,瑪法的目光中也有些疑惑:"似乎科恩還沒決定讓哪些人住進待城。" "這麼說來,待城現在是空的?"杰克的眼睛瞪大了。 "有軍隊。有勞工。人多著呢。"瑪法又搖搖頭:"城里還有很多建築還沒完工,碼頭什麼的數量也不夠......看,那就是城牆,黑暗城的樣式,內外兩層。" "真是壯觀。"杰克舉目遠眺,商路盡頭一座極其雄偉的城市終於顯露出來。 遠遠看去,在這片一望無際的綠色大地上,連綿起伏的灰白色身影靜靜的俯臥著。 六邊形的城牆,既稜角分明又隱帶曲線。高度足有三十臂,望樓,門樓比鄰挺拔,再配上城里那些高聳的尖塔,給人的第一眼感覺是雄偉中不失俊秀。近一點,看見了風格凝重的城門,再近一點,飄揚的旗幟映入眼簾。 緩緩掠過頭頂的風,帶來了城牆上響起的長號聲,探頭仰望,一隊隊對飛行兵以整齊的隊形橫跨長空。商路的寬度在不知不覺中擴大了一倍不只,路邊的林木被修剪的十分整齊,一塊兩人高的石碑上書寫著一排血紅的大字--國之所在,家之所在! "好!"站在石碑前,最先吼出這第一聲的,卻是一向不出風頭的莫亞。或許在這位中將心中,國與家兩字的份量最重。 "哎。"海爾特搖頭晃腦的歎著氣,指著旁邊帝國皇帝的簽名說:"我跟此人的差距又拉大了,真是不甘心啊......回頭得讓老婆給我補課了。" 臨近城門,隨行的護衛們調整位置,用意種嚴整的幾乎有些過分的隊形,把四位上司圍在中心。四面表明身分的旗幟高高舉起,營著用石條壘砌的奇觀而去,馬蹄聲脆,人人屏息。 城門里出來一隊人馬,看樣子是來迎接的。 兩邊同時止步,海爾特微微點頭,副官下馬,小跑著站到路中央。 "帝國近衛軍統領海爾特中將。帝國北方軍隊統領莫亞中將。帝國最高軍法官杰克。帝國聯絡部統領瑪法少將,以及各自衛隊成員,奉命前來待城報到,請查驗命令文書!" 對面的一位軍官同樣小跑出列,高聲回答:"奉皇帝陛下命令,待城市政官科爾特攜當值城防指揮官,前來查驗各位長官的命令文書!" 兩位的副官走到一處,接過對方遞來的命令,翻開自己的密碼本仔細對照。完畢之後各自留下副本,這才互相境軍禮離開。整個過程中,參與的人都一絲不茍,面無表情--這類級別的軍官調動,是需要慎重對待的事情。 "來來來,快把解渴的飲料抬上來給大伙!"手續一辦完,科爾特笑咪咪跑過來:"各為辛苦了,一路風餐路宿的。" "誰像你啊,八面玲瓏的人,連當官都只當帝都的官老爺。"杰克首先下馬,跟科爾特擁抱了一下:"我說,你雖然跑到這里,但我可接到告你貪汙的狀子了......" 被杰克當面這樣說,換了別的官員一定篩糠似的發抖,但科爾特不是一般的官員,他是皇帝第一任的貼身副官,跟科恩幾個兄弟混的很熟,而且杰克長年在聖都,跟他更是熟悉。 "冤枉!"科爾特極其誇張的喊冤:"我收的錢都上交國庫了,有收條的!" "啊呸!"杰克推開他:"文上次跟我哭訴了,說你搶了他的傳家寶!" "文--你這混蛋給我滾出來!"科爾特轉回頭去叫:"你居然告我的黑狀!" "不是我!"城牆上有個聲音回答:"是瓦地!" "瓦地--你給我滾出來!" "你娘,你居然聽文那混蛋胡扯,莫加迪可以給我做證!" 一個矮人從城門里沖出來,手里還拖著一個沙人。然後,一堆人圍著城們開始對掐,唾沫橫飛。 "果然都集中在一起了。"莫亞從近衛手里接過飲料,分遞給海爾特和瑪法,臉上帶著微笑:"都很有活力嘛!" "我不喝這玩意,沒味道!"海爾特大步向前沖去:"瓦地,酒拿來!" 瑪法伸出手指在裝飲料的碗里沾了一下,收回來看看才對莫亞說:"沒問題,喝吧!" "報告--" 莫亞剛把碗舉到嘴邊,一騎快馬就朝城里沖過來,馬上的騎士大聲呼喊:"報告各位長官--皇帝陛下到達西城門外,只有十里路程了!" 城門下一片寂靜。 "算准了時間的?"瑪法一愣。 "走吧。"莫亞放下碗:"迎接去。"

上篇:第5章     下篇: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