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7章  
   
第7章

嘹喨的號角聲響徹雲霄,早先入城的高級官員懤m趕來,會即在西城門下的人群中。親朋好友相見。這場面自是熱鬧非凡。在一陣富有特色的寒喧之後,眾人熱切的目光都盯著遠方一片連綿的丘陵,商路在那裡繞了幾個彎,是目光被阻斷之地。 不斷有近衛軍騎兵小隊擎著旗幟從那邊飛馳過來,一路報告皇帝陛下越來越近的消息。這本是最隆重的前導儀式,一般只能用在禦駕親征之後的凱旋儀式上,非正式的回駕是不能使用的。但此時此刻,卻沒有任何人發出反對或則難的聲音。當然了,也有部分原因是這些高級官員還沒有擺脫[土豪]的稱謂,洗臉換衣服是知道的,但皇家禮儀就不成了。 另一個原因,是城門下的人多多少少知道點發生的事,別看大家平時被稱為[農夫。流氓。地痞。奴隸],但他們對[老大。老闆]的心意遠比飽讀詩書的那些老派文官深厚,質樸而直接。所以,科恩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回來,大家的心情就不只是驚喜和興奮所能形容的。 這件事情比打贏一場戰爭要重要的多,用什麼發法慶祝都不過份!更別說這裡是待城,哪怕是大家夥兒再給科恩待幾頂皇冠,都沒人會跳出來阻止! [看到了,來了。]城門上有人喊叫,部族口音拖的老長。 大家舉目望去,發現了些移動的黑點------就是這瞬間,近衛軍的騎兵湧上了遠處的丘陵,金線黑絨的旗幟上下飄揚。 [這到底是什麼排場啊?]擔憂和焦急一去,惡劣的嘴臉就暴露了,擁擠的人群中有人在嘻皮笑臉的打聽:[爺打仗打的多了,還沒見過近衛軍有路不走,只爬坡的啊!新發明的?] [不明白了吧?今天就讓你們見識見識!]這邊一擠兌,那邊唯恐天下不亂的混蛋們就跟著起哄:[這就是鼎鼎大名的完美護衛陣形,名字就叫做------老子要清靜,你們靠邊站!] [靠!兄弟們,海軍的人叫板啦!] [扒他褲子!扒他褲子!] [誰吐的口水?] [呦,小手挺白呀,新來的吧?] 。。。。。。 喧囂。嘈雜。混亂。烏煙瘴氣。。。。。。都不足以形容這些人營造的氣氛。 就在這群人正鬧的不可開交的時候,一支馬隊順著護城河過來了。馬上的騎士只用目光掃了幾下,城門下的兵痞和各族老爺們就安靜了下來,活向一群綿羊看見了獅子。 戴軍銜的一個勁的衝來人傻笑,穿長袍的也在七零八落的問好:[莫亞中將日安。海爾特中將日安。瑪法少將日安。軍法官大人日安。] [看看你們是什麼樣子,太懶散了!歪戴帽子斜穿衣,都不想混了?]軍法官突前兩步,面色沉靜的下令:[聽我口令------武官在右。文官在左,整裝。列隊!] 雖然杰克年紀不大,但他擔任的職物特殊,是帝國內唯一能管束文臣又能管束武將的法官。別看他天性喜歡玩鬧,整人的手段卻是科恩親傳,不管私交如何,犯到他手裡不死也得掉層皮。所以,他的話音一落,就只聽的城門下腳步聲響,大家夥很快就站成了豆腐塊。 [少將以上軍銜者,隨我等迎他去。一級文官以上陪同前往,相距半里。]看到城門下的人被杰克料理好了,莫亞一拉馬頭:[立即出發!] [是!長官!] 被點到的人喜不自禁,趕緊叫人遷馬過來;沒被點到的人就有點垂頭喪氣。不甘心的玩弄著手指頭。吆喝聲中馬蹄聲響,旗幟鼓張,一行人快馬加鞭,順著商路向前衝去。 前去迎接的馬隊剛繞過第一個丘陵,大家就發現了自己的目標。因為前面的商路,並不像以往那樣堆滿了近衛軍和儀仗。寬闊的路面中只有一騎緩緩而來,雖然隔的還有些距離,但大家都認出是囂張的小烏鴉------牠不斷噴著響鼻,把那些想靠近的近衛軍趕到路邊去。 小烏鴉身上裝著一前一後兩具馬鞍,穿著一身白裙的菲琳側坐在前面,披著一件黑色風衣的科恩正坐於後,兩個人有說有笑的過來了------奔馳的第一集團中,有人把拳頭向上舉起,跟隨在後面的人都識相放慢了速度。前後順序不是以官職來分,而是以親密程度決定的。 如同往常一樣,幾匹馬擁上去把目標圍住。這時候就能看出小烏鴉的勢利了,牠對這幾匹相對平凡的戰馬視而不見,沒再使出先前那種驅趕手段。 [喲喲,大家都來了啊!別了,我抱著個大活人,還不了禮的。]某個拐戴皇妃翹家長達一月之久的不良男子放下風帽,把一頭黑髮放出來,微笑著說:[太意外了,我還以為是我早到呢,沒想到你們動作這麼快,怎麼樣?這座待城修的還行吧?] [我們才到城門,還沒來的及進去呢。]聽到科恩的話,海爾特不客氣的放下準備行禮的手:[老大,我覺得你的笑容有點假。。。。。。啊啊啊。。。。。。有人在看,不要拉我的臉!] [一路上還順利吧?]莫亞抽回捏人的手,向科恩問候完了又把目光放到菲琳臉上:[妳的氣色好了很多,真是可喜可賀。] [當然可喜可賀了。]菲臨微微一笑,並不直接回答這句一語雙關的話,只把手伸出去攤開:[那麼,各位的禮物呢?難道大家是空手來的?] [我們哪有拿的出手的東西啊?]杰克開始打混;[以前不是有人這樣評價我們嗎?我們渾身上下,除了臭男人的裝備,還是臭男人的裝備!] [那不行,一會得補上。]科恩先強而有利的支持了菲琳的敲詐行為,又對瑪法說:[看你的臉色,最近一定是忙壞了吧?來來來,先吃個果子。。。。。。別搶!都有!你娘,叫你別搶了!] 瑪法咬著從沒見過又不知來曆的水果:[我說老大,這東西不會是你在路上撿的吧?] [這種美味鮮嫩的水果,哪能隨便撿到?都是你老大我做生意賺回來的。]看著幾個正施展格鬥術搶果子的兄弟,科恩搖頭笑笑:[你準備的事我大概能猜到,讓夥計們散了吧!] [這樣好嗎?]瑪法堅持了自己的意見:[我覺得還是先觀察一段時間再說。] [也行,但夥計們只限於觀察,私下裡不能有什麼行動。]遲疑了片刻,科恩輕聲說:[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了,我和菲琳都不想讓它留下任何文件紀錄。] [這點要求太簡單了,老大你放心吧!] 瑪法才把話說了一半,就被杰克擠到一邊去了,杰克的臉上有點興奮:[老大,這意思不就是說,以後我們就跟他們分開過了?] [帝國是一個整體,哪有分開過這種說法?]科恩是又好笑又好氣;[你別聽見風就是雨,善後事宜我跟菲琳已經商量好了。但這段時間是比較關鍵的,因為帝都的行政權力要進行交接,待城的人員還不夠,前期只管理鄰近的幾個行省。對了,近衛軍的調動完成了嗎?] [除了留下駐紮聖都的那一部份之外,其他的部隊正在分批的前來待城。]說到正事,海爾特恢複了中將本色:[他們將以待城為中心,組件一個完整的防禦體系,一個月就成。] [那就好,其他的我們晚上再談。]看到其他前來迎接的人走近了,科恩結束了這類嚴肅的話題:[我們先進城吧,別說你們,我對待城也很生疏。。。。。。有帶路的沒?] [你的眼睛在看哪裡呢?]聽科恩這樣說,菲琳當仁不讓的舉起手,把他的下巴輕撥過來:[雖然我還說不上熟悉帶城裡的一草一木,但大概情況還是瞭解的,你快求我吧!] [白!日!做!夢!]科恩的下巴往上抬了抬:[我從來不求女人,這是我的原則!] [說到這個原則啊。]第一皇妃想到之前的一次談話,對周圍的人說:[大家聽笑話嗎?] 這句問話可把大家給難住了,因為剛剛見面,科恩和菲琳到底是怎麼解決這件事情的還沒有人知道。雖然看來他們倆的關係很融洽,讓在場的人都有回到少年時的感覺,但。。。。。。就算是在少年時期,聽菲琳講科恩的笑話也是要付出代價的。於是,杰克的臉上堆出了人畜無害的笑容,很難得的善解人意了一回:[我求妳,菲琳姐姐,躲們導遊吧!] [那還等啥,走哇!]科恩順勢下台,剛說完這句話,就被第二迎接集團給包圍了。 這會擁上來的,都是真正意義上的自己人,一部分是科恩年少時的夥伴,一部分是早年跟隨科恩闖蕩的手下,就連遠遠跟在後面的那部份人,也是深受科恩恩惠的部族成員,完全沒有斯比亞帝國老內政派系的人,自然也不用再搞什麼正式的入城式,一群人就這麼簇擁著科恩和菲林向城裡走去。 [陛下,我們的城牆全是用兩百斤的大石條壘砌的,下面還有異常堅固的地基。外面這層樣式普通,但裡面那層的牆面有外飄。內傾兩種角度,極難進攻,絕對是當世第一!]負責建造城牆的血族官員舉著一把傘,在柯恩馬側介紹:[牆高叁十臂,超過平常雲梯和樓車的高度,牆上設有各種最新式的防守器械。。。。。。可以說,沒有任何軍隊能攻破這種防禦。] [做的好!賞金五萬,待城官宅一處。]科恩伸出手去敲敲牆面:[要妞不要?] [謝謝陛下。。。。。。那個,妞就不要了,我。我有喜歡的人了。]血族官員正在一本正經的謝賞,冷不防被科恩後半句話嚇了一跳。 能把口齒伶俐的血族弄成結巴,也算是好本事。科恩在哈哈大笑中下了馬,興致勃勃的牽著小烏鴉向前走去,這是他今天第一次封賞,非常優厚,也是在為之後的封賞打下一個堅實的基礎。 近了城門,一條氣勢宏偉,寬達百臂的筆直大道出現在眾人面前,淡青色的接面十分整潔,與兩旁城排的房屋合為一體,稜角分明的向前延伸過去。路邊是密植的喬木,中間佇立著一盞盞高挑的魔法路燈,燈桿上方,斯比亞皇帝的旗幟在緩緩飄動。 [現在輪到我這個導遊出面了吧?]坐在小烏鴉背上的菲林信手一指:[大家請看,這是從北城門直通皇宮的帝國大道,街面全是用時板交疊而成,一百臂的寬度是當世之最。中間六十臂是儀式用的主街,兩側各有二十臂寬的路面是供通民眾使用的。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兩旁的樹木才剛剛種下去,得等上兩年才有碧綠長廊了。] [樹木什麼的,本少爺知道有種樹半年就能成材,這碧綠長廊嘛,就包在我身上。]想了想,科恩才轉過身來說:[但是帝國大道這名字我不太喜歡,這樣,咱們今天既然遇上了,就給這條道路現取一個名字。人人有份,誰也躲不了啊!] 一般來說,帝國首都裡最重要的街道都是如此命名的。以[帝國]冠名幾乎成為鐵定的規矩,大家一時之間難以捉摸科恩的用意,都有些難以開口。 眾人之中,只有一向不喜歡在這種場合出風頭的瑪法最清楚科恩的想法,知道他目前正對這一類事情反感,,所以第一個響應科恩的話:[要是帝國大道不行的話,叫中央大道怎麼樣?] 既然冷面血領主都開始亂蓋了,其他人還有什麼好謙虛的? [這名字太俗了!乾脆叫幽冥大道算了!]能這樣叫囂的,除了血族的人不會有別人。 [幽冥大道,鬧鬼啊?兄弟跟著老闆刀尖滾過來的,這條路應該叫血色大道才對!]這雄厚的聲音應該屬於一個武將。 [血色大道太暴戾了吧?我們這座城市剛剛建成,大家都希望得到幸福,那麼就叫祈福大道吧。。。。。。] [不行不行,荊棘大道這名字不行,兆頭不好。。。。。。] [我覺得,還是你來取吧。]在越來越大的爭論聲中,菲琳彎下腰來對科恩說;[如果讓他們來取,最後怕是得打起來。] [也好。]科恩把手一舉,霸氣十足:[別吵了------聽我的!] [這座城市的名字是本少爺取的。待城,知道為什麼取這個名字嗎?那是因為這座城市在我們生命中佔有很重要的位置,我們會住在這裡,我們在等待,等待什麼呢?對我們來說,是等待神之降臨;對普通百姓來說,是等待君恩威澤。。。。。。]說到這裡,科恩笑了笑:[很崇高的寓意是吧?但很可惜,包括我們在內,這城裡住的都是凡人。] 哄笑聲起,但很快就在柯恩認真的神色中消失。 [所以,本少爺決定了,這裡就叫------凡人大道!]科恩回身指著大道的盡頭:[凡人設計的,凡人修建的,凡人使用的------沒有任何東西,能夠剝奪凡人的權利!] 很直白的話,很淺顯的含意,科恩說的理直氣壯,大家聽的暢快淋漓,在場各位舉起拳頭,充滿jq的大叫起來:[凡人大道!] 然後,眾人繼續陪同皇帝夫婦參觀。 因為正式遷都的命令還沒有下達,所以城市裡很少能看到普通居民。除了建築勞工外,只有一些駐守的部隊和必要的各部官員。一路走過,聽著各位督造官的介紹,科恩不住的點頭,給出的封賞更是驚人。按照科恩的說辭,身邊這些都是自己家兄弟,提爵位什麼的既不實際又傷感情,所以還不如來點實際的,有什麼難處自己提,科恩幫大家解決。 於是呢,除了現金。府邸。軟妹子之外,當天還出現了很多希奇古怪。難得一見的封賞,能說的出來的有:皇帝要代寫兩封情書。四份認罪書,開後門讓六個人從皇家學院畢業,還要赦免七名酒醉鬧事的囚犯,撤銷某些人偷雞摸狗的紀錄。。。。。。 幾乎是有求必應,皆大歡喜,老闆今天太大方。太可愛了! 菲琳讓自己的書記官把這些封賞仔細記下,準備儘早辦妥。科恩今天沒有提爵位官職,但那依然是封賞的一部分,按照帝國慣例,那可是惠及家族。部族的大事。她既然在這個位置上,就不能不按照律法去做,只是現在不明說出來讓大家敗興罷了。 城市的各種配套系統都很完善,道路。排水。倉儲。軍隊駐地。居民區。商業區等等分佈合理,甚至在城牆之內還留出了大片空白街區。供以後發展使用。 其中的大手筆之一是從城外引水入城,其中兩條河流穿城而過,把幾大區域分割開,並保證物資運輸和居民用水,皇宮區域的用水是由第叁條河流供應。遺憾的是因為人手不夠,所以這些河上的橋樑都沒有裝飾。 儘管如此,大家依然覺得很欣慰,因為誰也沒有見過如此整潔的城市。 [更整潔宏偉的還在後面。]菲琳指著前面:[皇宮,還有皇宮外面軍政區。] 環繞宮牆的人工河把皇宮與其他區域完全隔開,成為真正的城中之城。前面是一個巨大的正方形廣場,周圍聳立著高大的樓房,比鄰挺拔,分別屬於不同的軍政部門,外牆是清一色的大理石,線條剛勁,外型莊重肅穆。 大家以後就在這些樓裡辦公,但今天卻不是領略風味的時候,只能走馬觀花的看看。 按照不同的等級,每位到達待城的官員都得到了自己的住宅,這可不是聖都那種見縫插針手法修建的房子,而是前有庭。後有院,旁邊還能挖池子養金魚的大宅子!更別說科恩還給每人發了一筆搬家費,買了傢俱。奴僕。軟妹子之後還能有剩餘。。。。。。 這麼大的一座城市,當然是需要大批居民的,也有人問科恩要遷移哪些居民過來,科恩笑答不著急------似乎他並不在乎這件事,這種態度難免會讓人迷惑不解,再聯繫幾乎稱的上變態的城市防禦,不少人˙懷疑科恩是不是要把待城變成一座半軍事化的要塞城市,有的人還在猜測科恩是不是要把這裡當成攻打魔屬的軍事基地。 帶著這樣的疑問,當天的參觀活動進入了尾聲。!] 在內侍和近衛的簇擁下,一行人來到皇宮大門前,大家知道皇宮裡還有大堆事情等著這夫婦兩處裡,都很識趣的找理由道別。好在待城雖然居民不多,卻有足夠的娛樂場所,他們不愁找不到地方聯絡感情------這些地方免費向官員們供應菜餚酒類,而且還提供了[切磋武技]的場所。 科恩也不挽留,邀請大家參加明天的燒烤宴會,然後就抱著菲琳進了皇宮。

上篇:第6章     下篇: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