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9章  
   
第9章

流言之下,少有智者. [皇帝陛下與一個神殿祭司有師生之誼]就順理成章的成為憂雙宮密史上第一大八卦,雖然傳撥的范圍很小,但卻說的活靈活現.有鼻子有眼------這其實也怪不了別人,誰叫科恩把這位候補樞機祭司帶到後宮桑梓園去說話了呢?這可是鐵證! 就連幾位皇妃也覺得有趣,于是連袂而至------看見幾位皇妃來到,剛剛恢複體力的候補樞機祭司立馬站了起來,又是大禮參拜[師娘]又自稱[小徒],讓場面熱鬧非凡. [長的真是眉清目秀,能在這個年紀做到樞機祭司的職務,的確很不容易呢.]沒得到科恩的名是,幾位皇妃倒是不好答應,菲琳笑著說:[陛下,關于那個傳說,難道是真的嗎?] [別聽人亂說.]科恩苦笑,指著候補樞機祭司回答:[這家伙叫尼贊,之前只見過一次,說了幾句話.別看他嘴里叫的歡快,其實對本少爺來說,也就是一個陌生的熟人而以.] [是啊是啊,師傅是做大事的君王,日理萬機,擴展宏圖.卻還能記得曾經見過弟子,跟弟子說過話,這真是弟子天大的福分啊......] [你娘,本少爺記性好跟你的福分有什麼關系!?]科恩被一口酒嗆住:[坐下!] [是是是,師傅見諒,弟子唐突了.]尼贊誠惶誠恐的把半個屁股擱在椅子一側,嘴里可沒有停下:[自從得到師傅的四字真言之後,弟子就開始貫徹實行,沒想到居然再深不可測的神殿里大吃四方.無往不利......弟子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師傅,能夠再次聆聽教誨......] [真有那麼厲害嗎?]聽了尼贊[聲情並茂]的傾訴,迪爾笑的都不行了:[陛下,我要聽聽看,你到底都跟這位祭司說什麼了?瞧把人家孩子給禍害的,居然連話都說不好了.] [我哪有禍害他?當天去天堂島要先沐浴,但這混蛋張著兩只大眼睛要看,本少爺身上那麼多東西,能給他們看嗎?當然是要先把他收拾了!]一說起這個,科恩就郁悶:[之後,看這混蛋很可憐,就隨便跟他說了一句......沒想到今天這混蛋給緯來個順杆爬!] 不得不說,尼贊是一個冰雪聰明的混蛋,他聽出了迪爾話里的意思,知道幾位皇妃不喜歡自己的馬屁話,于是乖乖的住了嘴. 這讓溫絲麗看了有些不忿,于是問:[我很好奇,不知當日陛下對你說了什麼話?四個字而已,居然能助你仕途.] [師傅的話,自自珠璣.]尼贊臉上布滿神聖的光輝:[這四個字就是------欺!上!瞞!下!] 莞爾之後,四妃默然,反而是坐在主位上的科恩一曬:[這算得什麼?倒是你啊,當時你的年紀不是挺大了嗎?怎麼這會活回去了?] [師傅明鑒,那時的弟子出頭無望,所以積郁成疾,二十歲不到看上去卻像是三十多歲的人.]尼贊恭謹的回答說:[蛋得到師傅教誨,幾年時間,弟子從巡察隨奉做起,逐級上升,手中權力越來越大,不但能一展抱負,平時也會收到很多孝敬......各國皇帝享用不到的東西,弟子不知吃了多少,所以......所以就恢複本來面目了.] [原來如此.]凱麗發難說:[就算你能欺上瞞下,也不會升遷的這麼快吧?] [皇妃明鑒,弟子進入神殿之後,就已經逐漸學會察言觀色,揣摩人心了,這是做祭司的保命本是.但師傅的指點卻是升遷中的關鍵,特別是最近幾年,因為斯比亞帝國的事情,神殿高層祭司不斷產生變動,所以讓弟子有了更多機會,這是師傅的另一個恩典.] [好了.]科恩不打算在這種事情上浪費時間了:[不是說有神諭嗎?] [是的.]尼贊掏出卷軸,用力拍去上面的灰塵後,才雙手遞給科恩:[請師傅禦覽.] 在神殿祭司來說,這種行為真算的上是膽大包天,既然是使者,他當然是要讓聽諭者跪下,然後大聲宣讀神諭內容才對------沒想到另外這位更膽大,連接都懶的接. [看東西勞神.念.] 欺上瞞下,如出一轍,這真的是兩師徒啊! [是!]尼贊打開卷軸,臉上神情自然,絲毫不見起伏波動:[師傅,各位皇妃,這上面說了幾件事.這第一件呢,就是關于光明神殿的......嗯.....看來上面對光明神殿被驅逐很不滿意,誇師傅你膽大妄為.剛愎自用,然後呢,決定對這部分被驅逐的祭司冠以"重回學院修習"的名義,就是遮羞布啦.還要師傅收回驅逐之令,並著人修繕各地神殿,工期三年.三年之後,天堂島神殿將另行派遣一批祭司回返.] [看人家這價錢還的,嘖嘖.]科恩心不在焉的吃著果子:[繼續!] [這第二件事情,是說上面接到了密報,揭露斯比亞軍隊里出現了大批龍族.上面要師傅你做出合理的解釋......]尼贊說出這些消息時,用詞就像是再市場上買豬肉一樣隨便:[第三件事情,上面覺得斯比亞軍隊超額,要師傅縮減軍隊,安心撫民......其它都是廢話了.] [嗯,不錯.]科恩噗的一口噴出果核,看了尼贊一眼:[這差事是你討來的吧?] [師傅明鑒,神殿里已經沒人敢來斯比亞帝國傳達神諭了.]尼贊垂手回答:[但弟子卻覺得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只要邁進了皇宮,見到了師傅,弟子必定會去掉候補兩字.] [你也叫了這麼多聲,如果我不給你一個機會的話,豈不是太不近人情?]科恩微微一笑;[那麼現在,本少爺就給你一個講真話的機會.] [師傅恕罪,其實弟子不只是想升職,而且還想在日後作斯比亞帝國的大祭司!]尼贊連忙單腳跪下:[斯比亞帝國驅逐全部祭司,雖然提議要建立另外一個與上面聯系的通道,但還是只能由祭司擔任,只要弟子這次能達成使命,這位置自然就輪不到其它人了!神殿之內人人傾軋,弟子表面風光,其實隨時都有性命之憂,請師傅憐憫,讓弟子躲到斯比亞來吧!] [司比亞雖然好.]科恩兩眼望天,不為所動:[但也不是什麼人都能待下來的.] [弟子明白,]尼贊伏跪在地:[請師傅考驗!] [各位皇妃在場,看在她們的面子上,本少爺就姑且給你這個機會了.]科恩輕聲說:[這什麼卷軸上的事情就交給你去料理.需要查驗數據的話,向四位皇妃請教就行!] [遵命!]尼贊爬起來,渾身上下都充滿了干勁:[弟子這就去做!] 一刻鍾之後,表情威嚴而神聖的尼贊出現在自己得助手面前,這時的他,已經穿著一身斯比亞皇家學士服,肩上斜掛一條三彩勳帶.看這身裝束,他分明是完成了使命,而且還被斯比亞皇帝風賞了俗世官職. 六神無主的助手在短暫的大腦空白之後,立即崇拜的五體投地,到斯比亞傳達神諭,這事說起來好聽,其實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弄得不好就是兩頭找死,助手就是因為得罪的人太多,所以被人陷害硬塞來的.現在任務達成,可以說的上是找回一條小命,怎麼能不狂喜? 而對其他人來說,這件事情就充滿了可疑,從尼贊進宮再到他退出,這中間只花了一個多鍾頭的時間,但是這一系列的變化卻出人意料,除了科恩,甚至都沒有人能理出個脈絡來. [不用擔心,這事情沒有那麼複雜.]對于皇妃們的疑問,科恩面帶笑容娓娓道來:[其實這渾蛋一進大殿本少爺就認出他來了,之所以不動聲色,就是想看看他在唱什麼戲.] [那麼,尼贊唱的戲夫君喜歡嗎?] [分兩個方面來說,一,假定尼贊沒有強勢的背景,這麼些年在神殿里摸爬滾打鋒芒盡出,得罪的人太多,真的四面受敵了.所以才趁著這個機會來立一功,希望能得到外放的機會,好培植一股自己的力量.]科恩解釋說:[以他現在候補樞機祭司的身分,只要能作好這件事,斯比亞的大祭司就是他的.而本少爺正好需要一個跟神族交涉中的緩沖,留下他正好.] [第二,就是尼贊已經有了強勢的背景,是帶著很明確的目的接近本少爺的,那麼,很大可能是作為上面的一只眼睛而存在,也有可能是作為樞機庭的一根刺而存在.如果是這樣,本少爺就更要留下他了.]科恩摸著下巴:[一直的積累,帝國給人的壓迫感太強,而我們現在不需要保持這種壓迫,所以有必要將我們的日常事務透明化一些,好消除某些人的擔心.] [夫君的意思我明白了.]菲琳點了點頭:[這樣一來,斯比亞帝國至少不會再那麼神秘和恐怖,只要是有心人,都能從尼贊那里得到一些自己想要的,或者是我們想要發布的數據.] [聰明啊.]科恩伸出手去,快如閃電的刮了菲琳的鼻尖:[所以說,我們需要的是這麼一個人,至于他本來是什麼德行,那不重要,他安分守己固然難得,作奸犯科也無所謂.] [那麼,咱們就要給他一個方便窺探的地方,兵部和內政部中間的那棟小樓還空著,就賜給他作為日常辦公的地方,離皇宮也很近.]菲琳再想了想:[至于身分嘛......神殿樞機庭聯絡使兼帝國大學士,再加禦前侍獨怎麼樣?] [哈,那不就是個大大的閑人嗎?]溫絲麗拍著手說:[既無一點實權,又能得到消息,這種安排真好,這也算是一個神殿下派官員了吧?樞機庭這次可賺回面子了.] [說的太直白就不好了,本少爺跟樞機庭的關系一向不錯嘛.......]科恩笑答:[樞機庭和紅衣祭司是互相制約的,他們定有齷齪,既然我以前打壓紅衣祭司,那這次也要堅持風格!] [怕就怕神族不只這一招,神諭所講的幾件事情,其實都挺重要,任何一件事的結果都能讓帝國有苦難言.]菲琳有些擔憂:[凡此種種,我們總得給神族一個交代才行......] [放心吧,既然尼贊敢攬下這個差事,他就有能力把這些事情辦好,說不定還能給我們一個驚喜呢?]科恩不以為然:[其實這三件事情我早有准備,辦砸了也嚴重不到哪里去,但現在有尼贊在前面頂著,本少爺就清閑了.....對,神族長公主和小公主的確不會這麼收手,這樣,我們明天就宣布要為兩位公主大人各樹九十九尊雕像,要從城外擺到憂雙宮門前!讓條約商團准備材料,半年之內辦好!] [為什麼這麼做?]四妃很驚訝,材料什麼的好說,但科恩為什麼會向神族獻殷勤? [我要做兩位公主大人一直期盼我做的事情,用行動討好她們!]科恩哈哈一笑:[因為尼贊馬上就會知道,斯比亞帝國內,新舊兩派官員因為皇族血緣的事情產生了間隙!在這個時候,作為皇帝的本少爺,當然要找些線條圓潤的大腿來抱......還有什麼消息比斯比亞人不能同富貴更能振奮人心呢?] [真是服了你.]迪爾有些哭笑不得:[連這種事情都能拿來做文章!] [親愛的,這不是做文章,這是事情的發展規律.]科恩搖了搖頭:[兩位公主大人一直就知道這件事,如果我們這里還保持著一團和氣,那才大大的不妙......] [的確如此.]菲琳點頭肯定了夫君的建議,之後小心翼翼的看了科恩一眼:[但是,如果這出戲要演的逼真,得有父親那邊的配合才行......] [這件事就拜托你去辦了,別見血就行.]科恩語氣柔和:[我不插手,以後也不過問.] 菲琳沒有說什麼,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實際上,科恩這幾句話一說完,就已經是當著其它三位皇妃的面,把處置這批老派官員的權力移交給她了.這件事本來牽扯到家國血緣,相當複雜,科恩卻不動聲色的處理完畢,夫妻的信任.情侶的體貼.君臣的仁厚盡在其中. 如果說尼贊學到的欺上瞞下是權術入門,那麼科恩才算的上是開派宗師------名義上是演戲,卻是假戲真做,帝國老派官員必定要退出政治舞台,但在大義名下,他們不會損及顏面,而菲琳與幾位親王的權威更是能得以保全,最後,還順帶著麻痹了光明神族...... [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凱麗抬頭,看看身邊的幾位:[既然光明神族出面了,那麼黑暗魔族那邊也不會保持沉默吧?聽說......聽說在驅逐魔殿祭司的時候,殺的人比較多.] [難免嘛,是人都有習慣,普通人看見對方是魔殿祭司,下手當然會比較重一點.]科恩申了一個大懶腰:[是快來了,不過呢,本少爺早有准備,這一來二去的,還不都是一筆生意嗎?沒事,本少爺已經開出了價碼,現在就等著她們還價了......] 科恩的話音未落,沉悶的腳步聲就迫近了,岩石那小山一樣的身軀小跑著過來,單膝跪下:[回稟皇帝陛下,各位皇妃------有人強行闖入後宮!] 科恩與四位皇妃對看一眼,彼此驚異不已,皇帝陛下一拍扶手,問了一句:[誰啊?] [我!是我!]岩石還沒有回答,老遠就有一個聲音傳過來:[海爾特,我要找你打架!] [喲,海大膽這是發的什麼瘋啊?] 光明神族的人沒有來,倒是這家伙強行闖入後宮,搞的科恩一頭霧水.不過兩人關系特殊,科恩沖外面喊了一聲:[沒事,放他過來!] 聽見了科恩的吩咐,烏鴉把手一抬,本來壓在海爾特肩上的劍鞘就松開了,這位中將沒有壓制,嘴里[嗷嗷]大叫著,[嗖!]的一聲就竄出去了.

上篇:第8章     下篇:第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