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0章  
   
第10章

人還沒到,海爾特的拳頭以呼嘯著過來了,只看這份一往無前的氣勢,就知道海爾特是真想把他老大一拳轟到桑梓園的水池里去。迎著來勢,斯比亞皇帝沉聲叫了一句好,側身閃過的同時,甩出一肘撞向海大膽的眼窩,海爾特用手掌托住,另一只拳頭重重砸下——旁邊幾位皇妃一邊叫近衛們散去,一邊把菲琳推到外圈,然後就開始沒心沒肺的喝彩。 “你今天是發什麼病?出來的時候吃藥了嗎?”身手架住海大膽的拳頭,斯比亞皇帝嘴上叫的凶惡,下邊暗渡陳倉使上了撩陰腳。 海爾特上深受制只有強扭屁股。雖然躲過了要害,卻沒想到科恩臨時變踢為蹬,頓時屁股側面中招,被自己老大一腳給踹了出去! 將軍五體投地,塵土飛楊,皇帝一步躍起,以獅子撲兔之勢追殺,將軍劄著翻身要來個兔子蹬鷹,沒想到皇帝中途變招,用鶴立雞群式單腿站到將軍身上……然後,事情就沒啥懸念了,海大膽即使能在戰場上馳騁,也不一定能再老大手下占到便宜,他臉上的兩個黑眼圈再一次驗證了這個定理。同時被注定的是外盤賭局,身為贏家的菲琳皇妃正在笑咪咪的收著錢。 “太沒良心了,也不分點給我們這些出力的。”小流氓得意洋洋的向在場觀眾展示了一番肌肉,才在海大膽身邊的台階上坐下:“今天的好戲已經不少了,你這個混蛋還跑來湊熱鬧,說,你這唱的是哪一出?” 海爾特看看科恩,神態居然有點兒扭捏。科恩心里明白,于是對幾位皇妃一擺頭:“准備些酒菜,我待會帶海大膽過去喝兩杯,大家聊聊天也好。” 海爾特沒有抬頭,還在無意識的哼哼著,眼見四位皇妃的身影消失,立即就從地上翻起來,神情正經了,目光正常了,態度正義了:“老大,這事是你不對啊!” “靠!”科恩兩手一攤:“我什麼事做不對了?” “杰克的事!”海爾特倒是直接了當:“杰克和那個軟妹子……香雪!他們倆的事!” “我還以為什麼事。”科恩看著海爾特:“怎麼,你在外面聽說什麼了?” “我不傳閑言碎語,只是前兩天見著杰克,發現這家伙像是轉了性子一樣,愁眉不展的。後來聽說是為了一個女人,自己家兄弟,老子一不小心就拍了胸口,回來一打聽這女的才發現沒這一號人物……然後就再次打聽了。”海爾特也在台階上坐下來:“老大,不是我說你,你現在要什麼女人沒有?何苦要這種女人呢?好吧,漂亮女人誰都喜歡,但杰克不是愛上人家了嗎?自己家兄弟,你就松松手成全了他們不好嗎?搞的兩個人都跟丟了魂一樣。” “這事你是查不出來,是瑪法跟你說的吧?我說你膽子突然大起來了,這次闖宮你們倆賭什麼了?”科恩從懷里掏出個酒壺丟給海爾特:“你也覺得我是舍不得香雪的美貌?” “我這不是正奇怪嗎?按道理來說皇帝喜歡個女人不是錯,問題是你不喜歡她呀!你我還不知道嗎?你要是喜歡一個女人,那女人不早被你的手段迷的神魂顛倒了?”海爾特接過酒壺。贊了一聲,先給自己來了一口:“可現在,就因為你,他們倆都不敢動……你沒見他們隔著馬路對望的表情,兩人都跟死了老娘一樣!老大,我求你一回,你就放了那女的吧?” “不行。”科恩搖了搖頭:“這件事我自有安排。” “奇怪了,他們倆的事你怎麼安排?”海爾特有些不滿。 “無論他們明白與否,我的態度不會改變。”在處理兄弟們的事情上,科恩少有這麼武斷:“他能不能明白,大家能不能明白都不重要,你們只要知道一點就足夠了——我不貪圖香雪的美色,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杰克在打算。” “既然老大都這麼說了,我還有什麼不滿意的。”見科恩的態度如此堅決,海爾特反倒不好再堅持什麼:“不過啊,你這事也管的太細了吧……” “屁話,老子為你們勞心勞力,你們還敢埋怨!”科恩哼哼兩聲:“杰克的事情只是你進宮的借口,說吧,你還有什麼事?” “是啊,我心里還有件事,就是那個……”海爾特東張西望的看了看四周,然後壓低了聲音說:“就是維素大叔的事情……好歹是一家人嘛,還有力克和西夫塔……老大你別埋怨我,我覺得一家人老這麼不上不下挺難受的。眼看兩親王的生日就到了,老大你給句話,我們才好准備禮物。” “你什麼時候開始干兼職的?”科恩不陰不陽的笑了笑:“大家不敢來問的事情都交托給你,生意很不錯嘛!” “冤枉啊老大!”聽到科恩這麼說,海爾特就知道自己今天來對了:“我跟你一頭的!” “啊呸!”科恩走上台階,轉頭一瞪眼:“還不滾進來說!” “好好好。”海爾特跟著在桌邊坐下來,看看科恩的臉色,覺得老大這時心情很不錯,于是在談話尺度上來了個大跳躍:“老大你不生他們的氣了?” “還有什麼好生氣的?當時是被那個真相把腦袋堵住了。”科恩給自己倒了一杯酒,輕聲說:“你雖然滿嘴粗話,卻也是個聰明人,你應該明白在這件事上,父親其實是沒的選擇。” “打仗我行。政治實在弄不懂。”海爾特把頭搖的像鍾擺一樣:“老大你跟我說說。” “你不懂,我看就屬你最狡猾。”科恩當然知道海爾特這麼追問的目的,別看是他出頭,恐怕關注這件事的人是很多的,海爾特這是怕被自己敷衍,要打破沙鍋問到底了……于是把自己的想和盤托出:“這麼說吧,其實帝國老派系的文官是羅倫佐院長那群人。從我登基之後,凱達家族就不再算是老派系了。” “是,凱達家就是皇族了嘛!”海爾特連連點頭:“羅倫佐那一派的老臣,數量很龐大。” “馬丁爺爺已經去了,那麼現在還知道那件事情的只有兩個人,就是父親和羅倫佐。他們兩個人,其實是相互牽制的關系,誰也壓制不住對方。我猜想,他們是想過一比高下,可斯比亞先前風雨飄搖,之後表面風光,但是,無論哪個時期都經不住內亂摧殘,”科恩繼續解釋:“父親內心里當然是偏向我的,但大局決定了他無法向羅倫佐院長下手,是吧?” “這點我當然同意。” “再一個原因。其實最現實的做法是把真相偷偷告訴我,但這樣做的話,事情會是什麼結局呢?”科恩搖了搖頭:“他不告訴我真相,是因為他無法判斷我這個兒子會做什麼選擇。平心而論,如果在這個位置的不是我,而是另外一個神智正常的人,那麼在得知這個真相之後,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殺掉第一皇妃,徹底斷絕老派系官員的寄望——這不是心狠,先皇血統的存在,就是帝國最大的一個隱患。” 海爾特沉默著,又點了點頭。 “可是父親做不到這一點,因為他沒有辦法把第醫皇妃親手推向死亡,不為別的,只是因為她是克里默。夏麥的骨肉。”科恩兩手一攤:“于是就這樣了,大家就當沒有這回事,能隱瞞就隱瞞多久,如果事情有一天曝光了,菲琳是我的妻子,羅倫佐是我的臣子,由我來決定這件事才是最合適的。而在這之前,為了能在混亂中保護我,父親只做了兩件事情。” “兩件事情?”海爾特有些奇怪:“什麼事情能達到這個效果?” “事後仔細想的話,這第一件事,就是用手段分化了老派系的力量,你還記的投誠總督。新舊貴族事件嗎?這就是父親為我們准備的,必要時可以用來牽制老派官員的勢力。”科恩微微一笑:“還有,老派系官員的新一代領袖,就是院長那幾個兒子,他們一直在我身邊做事,思維和做事方法受我的影響太大……你覺得他們還會心甘情願的作老派官員嗎?” “這是斷人後路啊。”海大膽咂咂嘴:“不過做的漂亮。” “這第二件事,就是在軍事上的安排了。”科恩搖晃著手里的酒杯:“一個帝國無論分成多少個派系都不可怕,只要手里有一支立場堅定的軍隊,那就足夠鎮定大局。” “我查過了,無論其它人想什麼辦法,用什麼借口,父親都沒有讓老派系的人進入重要軍隊里。帝國三大主力。你統帥的近衛軍。莫亞統帥的北方軍群,還有我的親衛軍,甚至在招收新兵的時候都嚴格甄選過。就憑這一點,我還能再跟老頭子嘔氣嗎?說的直白一點,他不過就是把自己做不了的事情推給我而以……” “你早說嘛!”海爾特激動的跳了起來:“害我們跟著擔心!” “事有輕重緩急,當時事情來的很突然,我得先把菲琳的小命保住才行。”科恩站了起來:“你以為我把大家召集到待城做什麼來了?我就是要在體制上把老派官員分割出去,因為我要保住菲琳!但非琳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個動亂因素,要保她,我就要除掉動亂的基礎力量……最多,我給他們些拿俸祿的虛銜吧!” “要他們能好吃好喝的度過于聲,以後都不能再掌權了是嗎?” “現在我只能這樣做,保留一個最基本的政治信任,不殺他們。”科恩不置可否的一笑:“不過也不盡然,這世上沒有絕對的事,或者有一天我帶著大家游山玩水,帝國的事情也得有人來處理才行啊!假如啊,假如有這麼一天,你放的下嗎?” “有什麼放不下的?俺們一群人,還不得走到哪里吃到哪里啊!”說完狠話,海爾特想了想:“不過我覺得啊,單就這件事來說,你的辦法還是治標不至本啊……我有個好辦法,不知道老大你能不能做到。” “你腦子里能想出不殺人的辦法嗎?”科恩盯的海爾特心里發毛:“說來聽聽。” “這個很簡單嘛,你想啊,我和我老婆也差不多是這個情況。她偷偷接來的那些家人,橫豎看我不順眼,怎麼說都沒有用。”海爾特用巴掌在胸口一拍:“但是,俺老婆現在有了!哈哈哈哈哈哈!生下來一男半女的,還怕這些混蛋在底下玩小把戲嗎?” “滾你的!”科恩氣不打一處來,飛起給了海爾特一腳:“這玩意是想有就有的嗎?!” “喝酒去。喝酒去。別讓大家等。”知道這回是觸怒了科恩,海爾特根本顧不上還手,連滾帶爬的向外沖,一路大喊大叫:“皇妃准備的酒菜啊,俺來啦!啊,岩石。烏鴉!你們聽著,俺老婆有啦!” 在皇宮里里面,甚至在四位皇妃面前喊出這種話,近衛軍統領。帝國中將海爾特,當天的下場是可想而知的——當宴飲結束之後,海大膽都不好意思從正門出去。 “站住!”才出側門,海爾特就被人抓住了:“一身酒氣,滿身傷痕,事情談的怎麼樣?” “別扯!哪還用說嗎?俺是誰?還有辦不成的事情?”海爾特撫平衣服上被拉出的皺褶,看著身邊的兩個死黨說:“行了,你們兩可以按照以前的份額給兩位親王准備生日禮物了。” “真沒事了!”莫亞的手有點抖:“老大親口說的?” “這種事情我敢騙人嗎?真是老大自己想通了。”海爾特拍拍莫亞的肩:“那啥,老大在喝酒的時候故意離開了一會,我已經把這個結果告訴菲琳了,她哭的稀哩嘩啦的……” “事情解決了就好啊!”瑪法也不由的松了一口氣,目光不經意的掠過遠處的城門。 “有點不對。”瑪法指著遠方的天空:“你們看,那是要下雨的原因嗎?” 另兩人轉頭看去,發現遠處空中出現一個黑色的漩渦,距離這里越來越近,轉眼之間,已經能夠分辨出回旋的紋路了——仔細分辨,原來是大片烏云被擠壓之後形成的。 “發警報!”莫亞虎目圓睜,大吼一聲:“全城警戒——激發防禦魔法陣!” 沉重的戰鼓聲呼地響起,先緩後急續而激昂,之後壓下所有雜音,穩穩的籠罩全城! “全程警戒——激發防禦魔法陣!” “全城警戒——近衛軍准備戰斗!” “全城警戒——城防部隊准備戰斗! “全城警戒——非戰斗人員開始疏散!” “你娘喂。”抱華樓上有人開罵了:“今天什麼日子?真他媽的邪啊!”

上篇:第9章     下篇:篇外:黑暗傳說之大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