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2章  
   
第2章

待城是新建的,作為帝都,能參與到這項工程中的人並不多,知道憂雙宮獨占待城建設總工作量二分之一的人更少,而知道憂雙宮地面部分僅是總建設工作量三分之一的人,絕對不超過十個。是的,這座憂雙宮如今已經是大陸上最為雄偉的宮殿群,但在地底深處,雀還在進行著更加複雜和宏大的工程------也就是皇妃之前曾說過的,皇宮還沒有完成的部分。 每一天,數萬工人掘出的土石經過數十個井口隱秘的運上去,作為其它工程的原材料就近使用,甚至還要再待城里堆出一座可以作為觀景台的小山。這一切,只為了最大限度的保守地下工程的秘密。也是從外部看來已經完工的待城,現在並不著急遷移居民的根本原因。 地下宮殿共分三個層次,四個大區,現在還有一半以上的工作量沒做完。但在皇帝進駐待城後,已經完工的第一層立即就投入使用了。公平的說,這一層不但具備使用性和隱密性,而且裝飾豪華,一點也不比上面的皇宮遜色,為這里是撥給皇家秘造坊和幾個研究機構使用的,"家徒四壁"並不符合這些人的審美觀,而一個人心情不好,他的工作效率就會降低。 "除了不能在下面開妓院,什麼要求都可以滿足!" 這是皇帝陛下的原話,由此可見,科恩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現實主義者,當然了,既然皇帝都這麼說了,大家還有什麼好顧慮的了?不但有飲酒休息的場所,甚至在某個廳房的牆壁和穹頂上還出現了神殿風格的壁畫。 十五盞魔法燈散發的光線足夠明亮,柔和的光量揮灑出去,每一個角落都不會留下黑暗,而氣勢雄偉的壁畫是新近完成的,由牆壁一直連上穹頂,線條精美。色彩鮮豔,所以反射回來的光線就顯得金碧輝煌,與光明神殿的黃金大廳相比也不惶多讓! 站在這富麗堂皇的廳堂里,即便眼光一點都不專業,也能感受到那份令人驚歎的美。 兩位長袍加身的學者站在廳中,抬頭昂視,手指著壁畫某處輕聲交談著。除了色澤單調的長袍和一條腰帶之外,兩人身上再沒有任何衣物,更別提裝飾什麼的。但欣喜的話語。由衷的贊歎。花白的胡須巍微顫動,無不顯露出他們此時的澎湃的心潮。 一陣輕微的腳步聲從門外傳來,驚醒了兩位沉迷在藝術中的學者。轉過身來面對大門,他們的目光都帶著些茫然。 "轟!"的一聲,大門被人猛力推開,一道身影直端端的邁步跨進,"砰!"的又一聲,兩扇門在他身後合上。再看清來人頭上那獨一無二的黑發後,兩位學者身體都顫抖起來,幾乎是同時,他們發揮出與自己年齡毫不相稱的敏捷------急切的向前邁步! "嘩!嘩!嘩!"金屬的撞擊生在兩人腳下響的急促,原來,他們是囚犯。 "參見皇帝陛下!"在距離科恩十步之外,兩人跪下了:"願陛下的光輝永遠照耀大地!" "照耀個屁!老子又不是蠟燭!"斯比亞皇帝冷哼一生,直接從兩人中間穿過。 無視廳中美景,科恩大步走到紅木書桌旁,順手從後面提過一張雕花鑲金大椅頓在身前,轉身,用了個最舒服的姿勢……就是那種被家長看到一定會飽以老拳的姿勢,坐了上去。 然後,他才沖著跪在地上,正慢慢調過頭來的囚犯說:"起來吧!" "多謝陛下。"兩個完全不清楚狀況的囚犯爬起身來,拖著鐐銬來到科恩身前五步處,謹慎萬分的陪著笑臉。 一陣微風掠過,平空出現在大廳里的白影翩然走來,一如往常的在科恩身旁放下紅酒點心,隨後就靜立在側。 "來了段日子了吧?"目光在兩人身上一掃而過,最後落在上方壁畫處,科恩露出淡淡的邪惡笑容,很隨意的問:"兩位紅醫祭司,你們對這里還滿意嗎?" "多謝皇帝陛下關心。"猛然聽到科恩舊事重提,兩位前紅衣祭司心頭冰涼,膝彎一軟,又跪下了:"老朽實在太過慚愧,早就不敢以紅衣祭司自居了。我們現在只知陛下……" "隨便一提,就是開個玩笑而已,不是存心嚇唬你們的。"科恩一副恍然醒悟的表情,轉過頭來正視兩人說:"沒事,暫時就這麼叫著,都起來說話。" "多謝陛下。"惶惶然的站起來,兩位前紅衣祭司這才強自鎮定下來,但還是低垂著頭不敢與科恩對視。 這兩位都知道自己的生死就在于科恩的一念之間,今天好不容易有了見面的機會,說什麼也不能浪費,更不能允許出現尷尬的沉默現象。從下至上,他們在光明神殿混了一輩子,如果還不知道要怎麼應對眼前的情況,那真是冤枉死了……可以說在之前的歲月里,兩位紅衣祭司從未想過會有全力配合,去討好一個帝國皇帝的日子。 "啟稟陛下,"為了給自己的同伙留下足夠的時間分析勢態,右側的前紅衣祭司小心翼翼的上前說:"我們非常感激陛下把這處大廳給我們使用,這里真是太精美了,即使是天堂島神殿的大廳也不過如此,我們真是沒有想過還能在這樣的環境里做事。" "說起來呢,是你們走運。"科恩微微一笑,這次是正常的笑容:"本來這大廳是作其它用途的,但事情提前完成,就不再需要這里了。至于這壁畫嘛,也是那幫畫地圖的家伙們話的手腳抽筋之後,朕給他們的賞賜。" "果然,罪臣在畫風里看出了些端倪,壁畫的確具備斯比亞宮廷大師的精髓。" "聽起來。"科恩有些不耐煩的一擺手:"你們很喜歡自稱罪臣嘛!" "陛下……"說話的[罪臣]表情很無辜:"陛下未曾饒恕我等……" "原來是這樣,那麼先暫且不提這個了。"科恩點了點頭:"你們最近在做什麼?" 于是站在左側正在察言觀色的前祭司躬了躬身,小聲回答說:"回稟陛下,我等謹遵上諭,一直的默寫神殿的各種經典,就向陛下吩咐的那樣,是以曆史紀錄為重點。" "哦。曆史。"科恩不經意的拿起酒杯:"就像是傳奇故事那一類?"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曆史就是傳奇故事。"明白廢話不過是開味菜。餐前酒,雖必不可少卻沒什麼重要性,祭斯開始不露痕跡的試探科恩感興趣的話題:"而我們的職責,就是剝開這些故事上的神秘色彩,把其中最真實的那部份呈現給陛下。" "這樣說起來,並不是每個人都能看到?" 可惜科恩的思維跳躍太大,難以把握。 "這是自然的,普通人並沒有探查真相的能力,甚至連旁觀的勇氣都沒有。"答話的前祭司覺得以探知到陛下的興趣所在,于是緩緩的托起話題:"他們只能遠遠的看著一個模糊的輪廓,嘴里喊[多麼神奇。多麼壯麗。那是神的意志],之後就沉迷在自己的幻想里……" "一段時間不見,你們倒是開始上進了。"科恩不置可否:"整理出什麼有趣的故事了?" "光明神族的起源部份。光明神殿的詳細結構和一系列重大事件,這些已經整理的差不多了。另外,也包括在某些事情發生時光明神族與黑暗魔族的態度,還有他們的處理方式等等。"回答的聲音低沉了一些,似乎顯得有些信心不足,又好似在故作神秘:"但是,有一些特別的事情就不太好分類,只好獨立收錄了……" "特別的?"這個字眼把科恩的注意力吸引住:"有目錄沒有?" "早已經准備妥當。"一份清單呈現在科恩面前:"請陛下禦覽。" "看看都有些什麼玩意。"皇帝陛下拿過來豎在眼前:"排第一的光明神族初現事件?" "是的,我們的紀錄與一般人所知道的有一些出入,其中最大的分別就在于……" 祭司的話說到一半就被皇帝打斷:"知足常樂,朕還是守住普通人的本分好了,有關光明神族起源什麼的就略過……哦,第六項是神殿樞機庭的建立事件?這個為什麼要單獨列出?" "回稟陛下,因為樞機庭的建立是臨時的,相對于光明神殿的建立時間,樞機庭只能算是一個蹣跚學步的嬰兒。只是因為光明神殿之前出現過一次嚴重的失誤,所以才有了監督神殿本身的樞機庭,當然,現在也擔負著一些非常規的事務。" "重大的失誤啊,難道就是你們曾經說過的,第一任神佑騎士被魔化之後墮落成殺戮之魔的事情?" "陛下的睿智實在是常人難及,正是這件事!"祭司回答:"因為年代久遠,所以當初整理出來的數據是有遺漏的,最近我們在必下調撥的各種書籍中查找到一些有關的旁證,已經補全了這件事……請陛下恕罪,我們似乎對這些事情有一種難以壓制的興趣。" "病態的執著?只要用對了地方也並不是一件壞事。"科恩看了一眼身前兩人:"是什麼原因,值得在這件事情上花大把時間去旁征博引?難道你們已經悠閑到擁有業余愛好了?" "陛下恕罪!"聽到科恩的話中有不悅,兩人不禁又跪到了地上:"我們……我們……" "難得朕今天有空,你們就把這事說來聽聽。"皇帝倒是不心急,隨手丟了目錄單子,一板一眼的交代:"能讓朕高興,今天就算你們過關。如若不然,你們就得連吃三個月的面包渣,外加扣除一半的清水。" 換個地方,科恩所說的甚至並不能算是處罰,但在這個大廳里,這就算要去了兩個前紅衣祭司的半條老命。三個月的面包渣?現在的粗面包可是一年辛勞才換回來的!地牢里的清水,比黃金寶貴的多!所以,再不用任何鞭策,兩人自然而然的進入了[臨戰狀態]。 "陛下明鑒,無論如何,我們絕不會浪費陛下的寶貴時間。"對看了一眼,兩人略微穩定了一下心神:"光明神殿原本沒有樞機庭,只有自下而上一套體系。天堂島神殿管轄著各帝國首都的大神殿,而大神殿管理各行省首府的神殿,以此類推,一直到市鎮。鄉村,可以說。光明神殿的機構與世俗皇權絲絲入扣,因為只有這樣,神殿才能更有效的……壓制皇權。" "嗯,這是明擺著的事情,直到今天依然如此。"科恩點點頭:"繼續。" "早期時,光明神殿並不像現今這般腐朽,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祭司們的信仰是樸實而堅定的,與所在帝國攜手共抗危難的事情數不勝數,自然沒有人會想到設立一個獨立的機構去監督神殿上下。但一代又一代過去了,祭司們的功績在積累,享受的欲望在惰性的土壤上萌發,終于散發出腐壞的意味……苦行祭司逐漸消失,樸實的木屋變成奢華的宮殿……" 很難想象,這樣的話會是擔任過紅衣祭司的人說出來的。但科恩對他們這種轉變不大感興趣,抬手起來說:"你們是在寫文藝小說麼?搞那麼華麗干嘛?要簡單直接!" "祭司們的改變,引發光明神殿的改變。"說話的祭司擦了一下額頭,去掉了華麗的形容和感歎:"本來這些變化可以隱瞞更長時間,卻沒想到發生了第一任神佑騎士被魔化的事情,很突然的,這些問題全都暴露出來了……" "全部?"科恩有些訝異:"神佑騎士被魔話的事情是黑暗魔族親自操刀,光明神殿的祭司們有能力去阻止嗎?" "黑暗魔族的能力與光明神族不相上下,僅憑光明神殿當然沒有能力阻止。但魔化的過程是漫長的,其魔化對象又是人類,光明神殿完全可以發現預兆和跡象。可是,各地神殿都在忙著粉飾太平,對一些怪異現象隱瞞不報,甚至連一些祭司也開始為黑暗魔族做事……" "原來是出了內奸,這種人真是哪都不缺。"科恩笑著評價:"所謂的怪異現象是?……" "在那個時候,神佑騎士每一天都應該在祭司的視野之內,如果突然失去神佑騎士的蹤影,就必須查明行蹤並立即上報……還有更嚴重的事,比如說黑暗魔族在神屬聯盟的土地上出現,不是普通的魔物,是身分很高的黑暗魔族……" "高?"酒杯在科恩的鼻端下緩緩的移動:"高到什麼程度?三層樓那麼高?" "是……"觸及到這個話題,說話的祭司已經領略不到皇帝的幽默了,他神情有些緊張,習慣性的左右張望了一下才低聲回答:"是黑暗魔族的長公主,芙莉格。伊薩伯安特!" "黑暗魔族長公主?"聽到這里,科恩的聲調不由提高了些許,帶著很明顯的質疑:"你是說,來的不是魔物也不是魔將,而是與神族長公主大人身分相若的魔族長公主?" "我們。"迎著科恩那[平和]的目光,兩位祭司不禁有些心虛:"陛下,我們有證據的!" "朕在等。" 科恩的話音剛落,兩人就[蹦蹦跳跳]的跑去廳角書架處,不多時已抱了一大堆書籍回來攤在地毯上,手忙腳亂的挑選起來。 "陛下請看,這是神殿最後一位苦行祭司紀錄的事件。所謂的苦行祭司,就是隱瞞自己的身分,以最儉樸的方式游曆各地,從而證明自己虔誠信仰的祭司,他們自己尋找繼承人,發展出特有的文字。語言和戒律……甚至有自己的紅衣祭司,但在其它派系的壓制下,他們的紅衣祭司一直空缺,沒有人能在高層代表他們發言。之後,這一切都被銷毀,只有神殿最高級別的祭司------也就是以前的我們能夠接觸到,所以我們能破譯這件流落在外的文物。" 一本金屬質地的書卷被呈送到科恩的手上,比一般書籍要窄的多,也長的多,封面上雕有風格凝重的裝飾圖案,雖只有寥寥幾頁,卻布滿了看不懂的細小文字。 "從鐫刻的痕跡來判斷,這是分幾次鐫刻而成。後面有說明原因,本來他是要用這個來舉報當地神殿隱瞞不報,卻沒有想到他自己被滅口了。這最前面的一部分紀錄,正是黑暗魔族長公主當日與神佑騎士見面時的異象------黑色云團占據天空,閃電降下,大地如同沸騰的水面,巨大的與一在火焰中升騰而起……" "雖然是很豪華的場景,但你們怎麼肯定這就是黑暗魔族長公主?"科恩心中暗自歎息,還好憂雙宮地面下有隔絕聲音的魔法屏障,不然這兩個老頭還不被今天發生的事給活活嚇死? "陛下,我們之前曾擔任過很長一段時間紅衣祭司,可以說是比斯大陸上最熟悉這類儀式的人了。近些年來,光明神族公主大人有過兩次降臨儀式,恰好我們在場。"回話的祭司用不容質疑的語氣回答:"雖然這里面的記載與我們親眼所見的有一些細微差別,但是,我們敢肯定這就是魔族長公主!" "因為黑暗魔族的其它公主那時候還沒有降臨權!"另一位祭司連忙補充說:"與光明神族一樣,在那件事情發生之前,黑暗魔族只有三類成員會出現在神屬聯盟,第一是魔族派出些魔物興風作浪;第二是擔負潛伏使命的三大魔將;最後,就是統管黑暗魔族事務的長公主。而這種級別的儀式,只能是魔族長公主本人,不可能有第二人選!" "這麼說來,真的是魔族長公主直接與神佑騎士見了面?"聽到如此肯定的回答,科恩哈哈一笑,神色變的有些邪惡,甚至可以說是不那麼高雅:"這個故事真有趣,他們干了些什麼事情?會不會……發生些香豔的橋段?" 兩個祭司呆望著科恩,嘴唇抖動好半天,逐漸蔓延到手腳上,卻沒能說出話來。 身為光明神殿以前的紅衣祭司,他們當然知道黑暗魔族是自己的第一號敵人,但與此同時,他們也知道黑暗魔族與光明神族一樣強大。一樣可怕!所以,在面對一個如此強大的敵人的時候,可以喊打喊殺,但用這樣的語氣調侃侮辱,卻是他們深深忌諱的事情。 而且最關鍵的卻不在科恩的態度……兩個祭司面無人色,再也站立不住,相繼坐倒在地。 "那個……陛下……我們……"其中之一開口說:"我們查出的事情,可能給陛下帶來大麻煩……" "朕沒麻煩。"皇帝陛下精神抖擻,無視兩人的姿勢:"不說清楚,你們倒是有麻煩。" "這個……這個……"在衡量了說與不說的結果之後,另一個祭司把牙一咬,終于豁出去了:"這上面的記載,證實了陛下剛才的判斷!" "朕剛才的判斷?"科恩愣了一下,隨即明白過來,聲音陡然高亢:"你娘喂!!!你是說黑暗魔族長公主和第一任神佑騎士,他們兩個。他們兩個真的通奸?!" 就好像是死了老子一樣,面無人色的祭司無言。無助又無辜的點頭。 "我靠!!!"斯比亞皇帝一口干掉杯中美酒:"瓜子。花生。板凳!"

上篇:第1章     下篇:第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