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3章  
   
第3章

"白影,先叫人給他們安排些飲食,你們就坐著好了,怎麼舒服怎麼坐." 皇帝聽故事的興趣高漲,那表情,哪里像是個統帥一國的至高存在,活生生就是一個酷嗜窺人隱私的市井小民:"說,詳詳細細的說!說好了有賞,如果米們所說不實,又添油加醋的話,重罰!" 白影叫廳外的是未傳來清淡飲食,又搬進幾張矮桌,湊在一起之後,這個不倫不類的講古台就完成了------半邊放了飲食清水,另半邊卻堆滿了書籍;兩個講古的盤著腿,驚魂未定的坐在地板上,聽講的卻居高臨下,志得意滿的兩腳分開,腳底踩在桌沿邊. "就像你們剛才說的那樣,黑暗魔族長公主來到神屬與第一任神佑騎士見面,這種事情是可以被苦行祭司和當地神殿察覺的."看兩人一連喝了好幾杯清水,情緒已經完全複原之後,科恩才開始說話:"但是,如果魔族長公主和神佑騎士發生諸如通奸之類的事,不管是苦行祭司還是當地神殿,他們都不可能發覺.那麼,你們的推論從何而來?" "陛下所說的是一般情況.當然了,如果是普通人去探詢這件事,隔遠了看不見,而太近了又有被發現的危險."面對科恩的責問,祭司之一回答說:"而魔族長公主與神佑騎士都是實力強大存在,他們更容易發現尾隨自己的人,所以說,靠近窺探這種行為是不可能的." "但是陛下並不了解苦行祭斯這類人,當然,苦行祭司早已絕跡,陛下不了解才是正常的."兩個祭司配合的相當默契,一人話音才剛落下,另一人的話音就會立即響起:"為了表明自己信仰的忠貞程度,苦行祭司從來不會在天堂島之外的地方暴露自己的祭司身分,也不單獨活動.實際上,在游曆中,每一個苦行祭斯都帶著十到三十名不等的弟子,這些人年紀不同,掩飾身分的職業也不一樣." "怎麼越聽,越像是密探呢?"科恩皺了皺眉頭道:"他們有密探的職責嗎?" "他們沒有密探的職責,一切都是因為苦行祭斯的信仰太忠貞的緣故,所以這件事情純粹就是一個巧合."左側的祭司回答:"也正是因為這件事,注定這最後一個苦行祭司消失.因為神殿意識到,就算信仰再怎麼忠貞,不在控制之內就是一種很危險的狀態......" "停,先說魔族長公主和神佑騎士,苦行祭司是怎麼發現他們有苟且的?" "是的陛下,按照這書卷上的記載,苦行祭司是在發現魔族降臨異狀之後一天才趕到現場的,在肯定了現場留下的痕跡之後,苦行祭司決定跟蹤這件事.所以,他一邊向當地神殿發出警報,一邊向周圍地區派出了自己的弟子,撒網似的去尋找蛛絲馬跡......" 左側的祭司翻開書卷,右側的祭司從書籍堆里尋找著其它數據以供左證. "因為第一任神佑騎士的性格和習慣都有些獨特之處,有心尋找的話,並不難發現線索.例如在這本史料中就記載著,神佑騎士在任何時候,就算是在被追殺.甚至臨死之前,他都是一模一樣的裝束,從不更改.那麼,苦行祭司的記載中也有相關的記載[對于實力強大的存在而言,他們堅信實力是破解所有陰謀的最有效手段,所以他們從不改換裝扮,以貫徹自己那份驕傲......]五天之後,他的弟子終于在波塔帝國的海岸發現了他們." "波塔帝國的海岸?"科恩先在自己少的可憐的比斯地理記憶中折騰幾下,未果,于是不動聲色的問:"這兩混蛋去那作甚?" "陛下,幾千年前的世界和現在是不大一樣的,我們說波塔帝國,其實就是方便陛下理解而已,其實在那個時候還沒有波塔帝國,神屬聯盟之下有三十三個帝國.擁有這段海岸線的是一個叫聖海斯的小帝國......苦行祭司的記載中提到,他們在三天里,暫居在一個名為[霞輝堡]的地方......" 左側的祭司手一指,右側的祭司立即把幾本野史和其它書籍遞過去. "陛下,這是當時的一本傳記小說,屬于被光明神殿禁止目錄上的東西,上面有很大一部份情節是關于這段海岸的,其中更是提到了霞輝堡."一本裝訂精美的書籍被小心翼翼的放到科恩面前,祭司的手指指著某處:"這是當時神屬大地上風景最為優美的幾處地點之一,各國皇族直系成員度蜜月的所在......." "度蜜月的所在啊."科恩的思維擴散開去,忽然打了個冷顫,隨即質疑說:"僅僅是一個地點而已,這說明不了什麼,甚至夠不上直接證據!" "當然還夠不上直接證據,因為這僅僅是一個方面.那麼陛下,請來看這段."祭司點點頭,手指回到了金屬書卷上:"在苦行祭司趕到之後,追蹤的弟子早已尾隨著他們的目標出發,趁著這段時間,苦行祭司在當地詳細調查,結果發現魔族長公主就像一個新嫁娘那樣,在霞輝堡做了十來套衣服,連神佑騎士本人也買了一套新婚禮服......為了令證據更充分,苦行祭司把這些服裝的數據全部記下了." "陛下,這本書是黑暗魔殿專用雕塑師手冊,九十年前才出來,極為難得,上面有雕塑魔族長公主雕像的數據,我們把這些數據按照比例縮小,再與苦行祭司的記載相比較......結果完全符合." "第二本,是光明神殿出版的神佑騎士列傳,當然,在他墮落之後,這本書也被禁了.但這上面關于神佑騎士的記載------至少大家都能看見的部分例如身高.肩寬.臂長等等完全是真實的,我們也比對過,結果是符合的." "這個嘛......"科恩訕笑兩聲:"人都是要穿衣服的嘛,或者魔族長公主是覺得神屬這邊的新婚禮服漂亮,隨便弄幾件穿穿看啊......" "嗯,陛下,對于我們來說,當然不好揣測魔族長公主的心思,但有一點能確定,就是當時的婚禮套服並不是像今天這樣可以鑲嵌寶石.當成傳家寶."右側的祭司回答說:"那個時候,人們對婚姻的理解和現在不太一樣,這類婚禮蜜月套服並不華麗考究,作工也不特別細致,通常穿上幾次就會損壞,十套禮服穿一個月,新婚夫婦度假一個月,所以叫蜜月......" "所以說,買下的這十件禮服,魔族長公主是打算馬上就穿的,不太可能是帶回地獄島的?"科恩點了點頭:"從這個角度去考慮,也算是說的通......但總覺得少了點什麼." "通向他們居住別墅的唯一橋梁在他們到達的當時突然斷裂了,五天之後才被修複.如果加上兩人只用了一個蜜月套房.蜜月飲宴的菜品原料和酒類,再加上可以堆滿房間的花卉......"祭司的證據一項接一項的拋出,嚴密的過分:"陛下是否還會覺得少了什麼呢?" "倒是不覺得還缺少什麼,但朕現在卻有點兒迷惑了,因為這些因素集中起來,充分的讓人迷惑."科恩摸著下巴,腦子里思索著:"按一般的道理講,就算是准備的再充分的婚禮,也會因為某些原因而留下一點瑕疵,但這兩個渾蛋都屬于高高在上.不那麼會過日子的人,怎麼就能把蜜月弄得這麼完美呢?" "跟陛下一樣,我們在查證的過程中也有這樣的疑惑,但不是在這個時候,而是在後面."左側的祭司歎了一口氣,緩緩的說:"在後面的記載中,魔族長公主和神佑騎士沿著黃金路線前進,一路上郎情妾意,飽覽錦繡風光,一直到了現今里瓦帝國境內的達隆雪山附近.這樣的蜜月一共過了三次,而且衣食住行上是一次比一次豐富......我們多方查證,苦行祭司的記載都是真實的,有很多細微處,有心造假都造不出來." "既然已經掌握這麼充分的證據,又有了疑惑之處,你們得出什麼結論呢?" "這個,特別是結合上當時的光明神殿高層局勢的話,我們就有點不好說了......"兩個祭司互看了一眼,神態都有些忐忑. 科恩知道他們的反應不是對自己的,一定是有什麼讓他們真正恐懼的因素在里面.可惜科恩的時間不算充足,所以,得讓他們心直口快一點. "是嗎?"于是,斯比亞皇帝讓自己的目光陰冷了些許,道:"真的不好說嗎?" "我們......"斯比亞皇帝目光中的那一點陰霾,讓兩個祭司冷澈肺腑,好不容易才結結巴巴的回答:"我們想,魔族長公主和神佑騎士,他們之所以要這樣做,其實是故意的......特別是在魔族長公主這樣的高度,她是故意作給某人看的......有點像是在賭氣......" "啪!"的一聲,科恩兩掌相擊,打斷了祭司的話,在他們驚異的目光中,指著左側的祭司:"從現在起,你的朕的私人隨侍,稱為左拾遺."然後手指一晃,對准另一人:"你是右拾遺."然後微一點頭:"繼續." "是的陛下!"兩人精神為之一振,陛下兩字叫的前所未有的理直氣壯! "無奈之所以作出這樣的判斷,是基于兩個原因."好一陣手忙腳亂之後,新的旁證被擺到了科恩的面前:"其一,魔族長公主降臨的時間很蹊翹,根據當時的光明神殿記載,在那個時間之內,唯一能直接察覺和阻止這件事的光明神族------我們的長公主大人正被禁足." "神族長公主大人被禁足跟阻止這件事有什麼關系?"科恩一愣:"戰神之類的不行?" "戰神和武神都有降臨之權,但是否能第一時間察覺就不好說了,即便是他們察覺到了,涉及到魔族長公主這種級別的事情他們也不能插手.在追述向上,光明神王與魔族長公主顯然不是一個級別的,就好像是長輩,當然更不合適親自出面來處理這種事情......" "也就是說,光明神族這邊,在長公主被禁足期間,對魔族事務中出現了斷層?" "陛下這麼說是沒有錯,事實就是這樣."新進左拾遺念叨了幾聲[斷層],繼續向下說:"第二個原因,魔族長公主,看似只比其它公主多出一個字,但恰好就是這個字,標明了一個嚴苛的等級之分------而神.魔兩族的階級幾乎是完全對應的,所以,魔族長公主最直接的競爭對手就是我們神族的長公主大人,相互成為對手,這是她們的天職." 科恩的後腦擱在柔軟的靠背上,輕聲問:"所以呢?" "所以,魔族長公主此舉不可能是做給別人看的,她這一切的所作所為,都是沖著神族長公主去的!"到這里,右拾遺用上了肯定的語氣:"神右騎士這個榮耀的官職,從提出到實施,都是神族長公主的意思,魔族長公主破壞這一切,很大程度上是要讓她難堪.難受卻無能為力!" "這一切,真的都只是源于競爭嗎?"科恩沒來由的長歎了一口氣:"讓神族長公主大人難堪.難受卻無能為力?" "或者......請陛下原諒......"左拾遺不知不覺間犯了欲言又止的老毛病,于是告了聲罪:"對第一任神佑騎士,神族長公主大人特別青睞,比對今日的陛下,不知道要好多少......大人她不但親手打造盔甲,親手主持儀式,更是在冊封儀式前夕遠道接引......那個......那個字眼,我們實在說不出來!" "朕已經明白了."斯比亞皇帝點了點頭,臉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說的直白一點,就是兩頭凶猛的雌性生物在搶配偶,是嗎?" 左右拾遺無言.無助又無辜的回望著皇帝,場面不可避免的沉默了. "照這樣說起來,這件事情果然是大有可疑,個中牽連甚廣."科恩收腿站起,在廳中走了兩個圈子:"繼續,後面的事情是怎發展的?" "按照慣例,魔族長公主和神佑騎士在達隆雪山游玩數日之後,他們就分開了.在苦行祭斯循蹤追到達隆雪山的時候,神佑騎士已經去往某處光明神殿述職......這是在神佑騎士被魔化之前,他最後一次述職."左拾遺回答:"之後,神佑騎士橫越神魔分界線,只身前往魔屬聯盟內最大的黑暗魔殿......直至一個人到達地獄島,被徹底的魔化." "當他跪倒在魔族長公主的座前時,第一任神佑騎士就不存在了,雖然還是同一具軀體,但將他內在靈魂取而代之的是殺戮之魔......"雖然早已和自己紅衣祭司的身分告別,但又拾遺說到這件事情的時候,聲音中還是帶著深深的遺憾:"在黑暗魔族與光明神族之間,這是第一次不對稱的成員設置,還成為傳統保留下來了......" "這就是說,黑暗魔族從來不會在魔屬選定殺戮之魔?"科恩轉過身來:"每當神佑騎士產生的時候,就直接去魔化嗎?" "的確是這麼回事,陛下."拾遺們點頭. "但是與朕一起成為神佑騎士的人也有啊,怎麼沒聽說他們也遇到了麻煩?" "是這樣的,陛下,自從出了那件事之後,之後的神佑騎士就不是一個,至少是四個,以避免出現更難堪的事情.而在經過神族與魔族不為人知的交涉之後,魔族每次只挑選一個神佑騎士魔化,無論成功與否,都不會轉換目標."左拾遺解釋說:"陛下成為神佑騎士的時候,正好是一個很特殊的時期......" "特殊在哪里?" "那個時候,光明神殿完全壓制了各帝國皇權,而陛下也知道,神佑騎士對祭司有很大的優勢,神殿當然希望神佑騎士越少越好."左拾遺回答:"所以,四名神佑騎士中有三名皇族成員,他們都有極大可能成為皇帝,當他們即位的時候,就會交出神佑騎士的權力.之所以給皇族成員三個,那是因為每屆最低名額是四個,都給了皇權繼承人的話,神殿的這番用心就......路人皆知了." "朕明白了."科恩點了點頭:"老子這個非皇族的神佑騎士,就無形中成了吸引火力的那一個?所以魔族就找上朕了?" "也不盡然,只是當時考慮到陛下的性格,多半會因為斑斑劣績而被取消掉神佑騎士的頭銜."誰知道兩個時遺卻大搖其頭:"如果把這個頭銜授與其它人的話,十年.二十年之後,發展出勢力的神佑騎士對光明神殿將是一個極大的威脅......" "所以,朕才會被分去第九軍團,才會遇到那麼多吐血的事?"科恩這一驚吃的可是不小:"這一切,都是光明神殿想讓朕鬧事,好抓住振的小辮子然後剝奪頭銜?" "恐怕......就是這樣了......"左右拾遺不無尷尬的點著頭:"至于黑暗魔族怎麼挑選上了陛下,而光明神族又一向包容陛下,就不是我們能夠知道的了......甚至我們兩人在罪行暴露之後不被賜死,而被發配給陛下處置,這都是之前沒有過的先例." "香蕉你個西瓜,原來真相是這樣的!"科恩恨恨的罵了一句:"老子還真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 "陛下,有一件事,還要請陛下小心應對."看到科恩的邪火正在上漲,有可能燃燒到曾經擔任紅衣祭司的自己頭上,左拾遺連忙岔開話題:"對黑暗魔族來說,一旦選定了魔化的對象,那麼無論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也會將魔化進行到底......" "繼續魔化?"正在轉圈子的科恩猛的轉過身來:"老子已經是皇帝了!" "就算是成為皇帝,也......也......也是一樣."看了看科恩的臉色,又拾遺哭喪著臉說完下半句:"陛下,這事情是......是有過先例的!" 聞言,科恩先是一愣,爾後,冷笑了一聲. 冰冷的笑聲在空曠的大廳里回蕩,左右拾遺心驚膽顫.

上篇:第2章     下篇:第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