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5章  
   
第5章

去往憂雙宮的道路筆直.寬闊,在夜晚時甚至會讓人覺得有些空曠,除了立在路旁照明用的魔法燈之外,道路周圍就只有兩排剛種下不久的小樹苗. 將官才能擁有的高筒皮靴踩在平整的地面上,發出有節奏的[嚓.嚓]的輕微聲響,明亮的魔法燈光在地面投射出一個又一個的影子.目光追隨著這些逐漸變形的陰影,莫亞中將覺得有些滑稽,又有些無奈. 會議結束了,結論出來了,大家明確了責任,甚至在無形里作出了一生最重要的選擇------當初跟隨科恩混根本算不上是選擇,因為那時壓根就沒有選擇的機會. 但是現在,或許就是在剛才,大家已經完成了選擇. 莫亞中將並不是其他人肚子里的蛔蟲,他不可能知道兄弟們心里的每個想法,就如同他不知道是科恩造就了今天的一切,還是大家造就了科恩一樣......不過,這類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並不是他真正關心的. 之所以腳步緩慢,之所以腳步凝重,是因為他知道自己走進憂雙宮對科恩說完這一切,將會帶給科恩怎樣的信息------那是大家的選擇,大家的支持,或者說的更徹底一點,是一群傻瓜中的傻瓜.笨蛋中的笨蛋准備豪賭一場的決定! 影子攀上了大門,光潔的漆門中映照出一個表情稍微木訥的將領來.莫亞停下腳步,仔細端詳著對面的倒映,從頭到腳,漆面中的軍人亦用同樣的目光端詳著他.最後相對一笑,目光交錯著投入對方眼底. 我們把全部賭注,都押在最傻的傻瓜.最笨的笨蛋身上了......天知道,我們本可以過著奢侈糜爛的生活,娶無數美女當老婆,生下能擠滿禦花園的小崽子的......這些,都是當年的一些夢想啊...... 沒有錯,現在統管帝國法律的法官,還有統管三分之一精銳軍隊的中將,當年就是兩個低賤的流浪兒.總聯絡官.近衛軍統領也是流浪兒,四條命加在一起,都不如一張紙值錢.但是為什麼?為什麼會再夢想快要達成的時候,大家還心甘情願的跑去豪賭一場呢?難道是心中那點仁慈在作怪嗎?又或者是被熱血沖昏了頭? 又或者,現在叱吒風云的生活,其實並沒有讓自己滿足,也並不足以解答自己幼年時就產生的那些疑惑......而科恩這個傻瓜,是在帶領著大家找尋一切疑惑的答案? 好吧,不管是什麼東西在作怪,一定都是很該死的那種.因為普通的沖動被冷風一吹就會清醒過來,而這東西直到現在都沒減弱一點,隨著腳步的移動,反而還有升溫的趨勢......莫亞甚至知道,即便是大家在這場豪賭中一敗塗地,都不會有人後悔! 原因,大概就是為結束會議而說的那段話吧!想到這里,莫亞中將釋然的笑笑,伸出手來扣響了憂雙宮的宮門. 光潔的漆門上打開一扇小窗,里面有張冷峻的面孔問:"來者何人?" "北方戰區統領,莫亞中將."腰牌舉高,莫亞淡然的回答. "深夜進宮何事?"小窗里的面孔依然冷俊. "關你屁事."很難想像以前的莫亞會這樣說話,但這話一出口,卻有一陣舒暢的感覺充斥著中將的每一根骨頭,他終于明白手下的將領們為什麼會在有壓力的時候髒話不斷了......他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有點喜歡這種感覺. 宮門,開了. 在侍衛軍官的引領下,莫亞中將穿過警備森嚴的林蔭道,來到地宮的入口處. 穿著一身盔甲的烏鴉正坐在門前,不緊不慢的吃著他那簡單到極點的宵夜.莫亞的腳步聲並不小,負責整個後公安全的烏鴉卻根本沒有抬頭,只用手指向大門點了一點------他分明在吃最粗糙的面包,為什麼連一點面包渣都不掉?想當初,莫亞和杰克有一年的新年願望是想共同擁有一塊桌子那麼大的布,因為只有這樣,吃面包時才不會浪費掉落的渣. 也許參與豪賭的人都會有找碴的心思,也許是這個疑問困擾莫亞太久,反正,莫亞這樣問了烏鴉. 烏鴉回答了,用他那低低的.鋒利的.死狗一般的聲音回答:"我不想掉渣." "我想天亮起來."說完之後,莫亞抬頭看看依然漆黑的天空:"你這辦法不怎麼好用." "笨人不能用,打不過我的人也不能用."烏鴉拿起水杯小口的喝著,不再理會這個掛著中將軍銜的笨蛋. 而莫亞呢?他顯然也不願意跟這個被海爾特稱為[假裝智者的地獄三頭犬]生氣,于是逕直走向地宮的通道. 科恩在地宮第二層南區一個剛完工不久的房間里.剛穿過魔法屏障,隔著兩道門,莫亞就通道一聲猛烈的金屬撞擊聲,疑惑的看看旁邊的守衛,那守衛苦著臉對他聳聳肩,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莫亞再走出兩步,又傳來一聲更想的撞擊,力道比剛才大了一倍還不只! 難道一向笑看風云變幻的科恩,也因為壓力太大在發脾氣嗎?當然了,他是皇帝,是有權利做些出格的事情,但是,即便再怎麼出格的發泄行為,也沒有必要把地點選在這地宮里吧?讓地獄三頭犬看門,規格是不是高了點? 習慣性的整理了一下衣服,莫亞示意守在門邊的白影通報.相對于其他守衛,莫亞更喜歡和白影打交道,為彼此的行為模式大同小異,很容易相處. "莫亞嗎?進來."科恩中氣十足的聲音從門里傳了出來,一點也沒有在發泄的跡象:"除了白影,其他人都退出通道!" 莫亞伸手推開了門,看見一幕讓他怎麼也想不明白的場景:汗流浹背的斯比亞皇帝光了個膀子,手里拎著一柄很有矮人風格的戰錘,呼吸稍微有些急促,看情況已經進行了好一陣發泄行為了.而他用戰錘擊打的目標,卻是他自己的那副黑色盔甲------當年晉見光明神族時,神族長公主私下賜與他的那副盔甲! 這副在戰爭中救過他本人性命,同時也挽救了斯比亞帝國的盔甲,正被套在一個魔屬士兵的模型上,厚實的胸甲部分被戰錘的沖擊力打歪了一點,兩邊肩甲不同程度的下塌.不過看盔甲表面卻連一絲劃痕都沒有,應該是盔甲本身沒事,只是里面的魔屬士兵模型被打壞了. "這是在做什麼啊?"莫亞是個珍惜物品的持家型男人,趕緊幾步走上去,用自己的身體把科恩和盔甲隔開:"打壞了看怎麼辦?你不想要就直說,有的是人排隊來搶......" "你來了正好,本少爺可以休息一會,真他媽累啊......"科恩並不反駁莫亞的責怪,隨手丟了戰錘,走到桌邊給自己倒水喝:"這麼晚了還跑來,是有什麼要緊事情嗎?" 莫亞暫時丟棄對科恩虐待盔甲的不滿,把先前幾個人會議的過程.得出的結論都說了一遍,順帶提出怎麼應對光明神族的問題,然後一邊拿手帕擦著盔甲上的灰塵,一邊等著科恩拿主意. "難為你們考慮這麼多事,聯絡部背這個黑鍋實在有點冤枉."科恩斜靠在牆邊,一連灌下好幾杯水:"你們想的沒錯,在待城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光明神族是一定會來找麻煩的,只是目前的狀況不太適合出面而已.表面上看呢,光明神族才剛剛給斯比亞下達了神諭,在還沒有得到答覆的時候,如果沖來興師問罪,這有損他們的光輝形象......" "這個因素."莫亞問:"僅僅是表面原因?" "當然,不用氣餒,你們手里的資料不多,當然沒辦法分析的更加深入,有很多事情,我沒辦法通知到每一個人."科恩拿過一邊的披風當毛巾用:"事實上,光明神族根本就不怎麼在乎自己的形象,這類東西一貫是神殿在提倡......神族只把注意力放在他們感興趣的地方,很不幸,斯比亞現在就是他們最感興趣的." "斯比亞是第二位."莫亞糾正科恩:"你才是第一位的." "差不多嘛,何必說的那麼明白呢,俺又不是軟妹子,想到神族對我感興趣,會犯惡心的."科恩哈哈一笑,隨手把披風披在肩上:"所以,我斷定神族是要來的,而且也會以正式降臨的方式來......現在還不能判斷出准確時間,但大概會在他們認為是最恰當的時機." "按照你的模式來考慮的話."莫亞想了想:"似乎光明神族在這件事上不能獨立行動?" "回答正確!不愧是莫亞啊,你平時裝笨蛋一定裝的很辛苦吧?"科恩拍著手掌,居然在這時還不忘調侃人:"光明神族的作為,完全盡力在黑暗魔族的作為之上,也就是說,他們就像是在對奕,不管心里打了什麼算盤,都一定要等對方把棋子落定之後才會出手." "也就是說,在黑暗魔族與斯比亞之間的事情沒有一個結果之前,光明神族不會出面?" "大概吧,也許會施加一些間接的影響,在以前,斯比亞有神殿的情況下,這種間接影響也可以決定事情發展的方向,但現在嘛,不太可能了."科恩說:"大概一個多鍾頭前,我和幾位皇妃談過神族的反應,我們也得出了一個結論,想聽聽嗎?" "當然!"莫亞搬來一張椅子,坐的很標准. "你們也說了,黑暗魔族在待城搞風搞雨,相當程度上是在向神族挑釁.再被人挑釁的時候,神族為什麼會沒有直接反應呢?他們是那種老好人嗎?不外乎兩個原因."科恩走近莫亞,伸出兩根手指:"第一,神族有恃無恐!隨便魔族在斯比亞怎麼亂來,他們手里都有足夠主動權,不至于吃虧;第二,神族對斯比亞有不滿,大大的不滿,所以要借魔族的手給我們一個教訓!" "那麼......你和幾位皇妃覺得是哪種原因多一點?"莫亞沉思片刻,抬起頭來問:"或者,這次神族不出面,其實還有第三種原因?" "早就說過你很聰明了."科恩歎了一口氣:"結合我曾經擁有的神佑騎士身分,還有魔族想要魔化我的往事......神族不出面,的確存在第三種原因." "這樣的話."看看神色正常的科恩,在看看被隨手丟在地上的戰錘,莫亞的神色變的有點奇怪:"難道,你做這個事,其實是在尋找第三種原因?" 科恩點了點頭. "那我就不說什麼了."雖然信息不算多,但莫亞這下總算知道了科恩不是閑著沒事才敲擊自己的盔甲:"杰克提出的想法呢?你覺得怎麼樣?" "杰克的想法不錯,我也正致力于找到這樣的方法,造成魔族和神族的直接對抗,那樣的話,事情就簡單很多了,至少不會過早的把斯比亞牽連進去."科恩微笑著點頭:"對了,說到杰克,有關于杰克和香雪的事情,你聽海爾特說過了嗎?" "他是我弟弟,怎麼可能瞞的了我?我多少知道一些,從在聖都的時候就知道."莫亞語氣平淡的說:"我也曾找空閑去旁觀過幾次他們的約會,看起來他們兩個人都陷進去了." "那麼,你會不會怪我不近人情?"科恩似乎已經談完了正事,就這樣坐在地上,笑咪咪的問:"因為照情形看來,我是故意要把香雪扣在手里,而不讓她和杰克在一起." "我不認為你做錯了,因為我知道你的用意,你不缺少一個半吊子的間諜,更不需要一個芳心另許的侍妾.香雪雖然很漂亮,但她還缺少一種讓你忘形的魅力.你這樣做,其實是為了杰克."說到自己的弟弟,莫亞搖了搖頭:"但是,細微處我就想不到了." "我問你啊,杰克比我們都小,是吧?"科恩歎了口氣,站了起來:"他是什麼性格?" "我們五個人當中他最小,性格嘛,就是普通年輕人性格.喜歡玩鬧,沒個定性." "沒錯,杰克最小,沒有定性."科恩對莫亞說:"香雪嘛.她是什麼樣的人其實我並不關心,因為我本來就沒想讓她留在聖都或是待城,是要作其他用途的.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居然讓她跟杰克陰錯陽差的遇上了,而杰克又偏偏喜歡上了她......" "這麼說來,老大你真是因為杰克喜歡她,所以才把她留在身邊?"莫亞先是一愣,然後搖頭:"你是打算剝奪我這個兄長的權利和義務嗎?" "其實我並不介意剝奪你挑選弟媳的權利,如果你有的話......但是可惜啊,你只有喂飽弟弟的能力,這些方面就差一點."科恩算是承認了莫亞的指控:"如果杰克只是要漂亮的女人,別說一個,十個香雪我都給,但杰克並不是貪戀香雪的肉體,他喜歡她了.所以我不能放." "難道,是因為他們倆的性格和經曆?"莫亞試探著問:"或者是名聲?" "名聲算個屁!他們倆個人,一個年少輕狂,另一個來曆不明,如果輕易的成全他們,一點困難波折都沒有,就會讓他們覺得所謂幸福不過就是唾手可得的東西而已."科恩又歎了口氣:"到了那個時候,他們會珍惜嗎?愛情這玩意,初期投入的越多,之後就越加穩固." "那老大你是想......" "我就是要壓著他們兩個,我要杰克知道,愛情不是那麼容易到手的,要痛苦.要掙紮.要拼搏!如果他連面對我的勇氣都沒有,還有什麼資格去追求幸福?"科恩哈哈一笑:"這件事情你可不能泄漏出去,我還等著看好戲呢!" "我有時真的無法分辨,你到底是在為別人操心還是在為自己尋開心......或者,即使是對我們,你也再用無所謂的態度掩飾自己真實的意圖......" "我不介意一邊為你們操心一邊尋開心......日子總要過下去的,所以,最好是開心一點去過."科恩正色回答了莫亞,彎腰揀起戰錘:"謝謝你今天來這一趟,現在,請留給我些時間,我還要接著干體力活呢!" "我覺得,也許你不用再干這種體力活了."莫亞一臉的平靜,慢慢的走近,最後在科恩的耳邊說:"如果你的意圖是找什麼東西的話,我確定你已經達到目的了." 科恩的眉頭微微一皺,手持戰錘的姿勢不變,慢慢的轉過身去------再兩人身後十步的距離上,一個虛幻的白色影子靜靜的懸浮在那里,腳尖離地一吋. 莫亞說:"看見了嗎?" "當然."科恩點頭:"這是我期待已久的約會." "那這就不是我的錯覺了."莫亞說:"剛剛出現的,你確定你能應付?" "當然."科恩又點頭:"不管你看到什麼.聯想到什麼,我不想讓其他人知道這一切." "好的."莫亞深深的看了幻影一眼:"我回去睡覺了." "晚安."科恩換上另一種笑容,向著白色幻影走近:"你可真難請啊,我手都砸酸了." 白色幻影冷漠的看著科恩,淡淡的回答:l"只是來觀察一下,你為什麼不繼續砸下去?" "你當我真傻嗎?沒是拿自己的盔甲砸著玩?"科恩一灑:"每一錘子下去,你知道我有多心痛嗎?老子的心也是肉作的!" "既然如此,你為什麼不試著用其他方式聯系我,例如對自己用個詛咒,或者灑點鮮血在盔甲上,說不定就能喚醒我了."幻影一點面子也不給:"正常人應該這樣開始吧?" "老子怕痛."科恩哼哼一聲:"行不行?" "戰士不應該怕痛,更不應該如此對待自己的盔甲." "有段日子沒見,你變的聰明了嘛,也更加悶騷了."科恩再次丟下了戰錘:"怎麼,對鮮血和殺戮不再感興趣了嗎?你上次大叫大嚷的勁頭到哪去了?" "我依然熱愛著鮮血和殺戮,但可惜這里不是戰場."幻影冷然回答:"即便是需要以鮮血維持生命的吸血鬼,也不會每時每刻都抱著食物,他們還得抽出時間在爛泥里面打個滾." "你娘喂,怎麼比我還會說了?"科恩抱怨完之後,提高了聲音:"我有問題!" "很遺憾,我能記起來的事情並不多."幻影向前移動,居然裝腔作勢的在椅子上[坐]了下來:"但是,如果有好處的話,我也並不介意努力點去回憶......"

上篇:第4章     下篇:第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