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6章  
   
第6章

比起以前的曆史,如今這世界上的事情會有更多變化,結果也會更加荒誕.軟弱無力的人們會稱這種變化為[命運];無所畏懼的人會輕蔑的將之叫著[時勢].但不管怎麼說,這兩種人都會活的比較輕松,因為他們的應對方法很簡單,要不就順從,要不就壯烈的反抗. 而真正辛苦的是第三類,比如像是斯維斯.赫本公爵這樣的人------作為第三類人中的典型,他的性格中有兩種特質,一是驕傲.二是恐懼.驕傲使他進步,不願順從,而恐懼使他在謹慎的同時又為未來憂心忡忡.當然,他現在是條約商團幕後大老闆,絕不會讓人看出他溫文爾雅的面皮下那真正的表情. 但是,他如今身陷在一個泥潭里卻是不爭的事實. 這里是魔屬聯盟的布盧克帝國,斯維斯公爵正站在條約商團臨時總部的頂層大廳里.總部大樓是新裝修的,豪華.舒適,其前身的全稱是[魔屬聯軍戰役情報分部].十萬金幣的象徵性價格,不但買下了這棟樓和周圍的軍營,還買下了守衛本區域的一個直屬聯軍的軍團! 應該說,條約商團總部擁有兩萬人的精銳軍團是一件直得高興的事,可是,如果隔著運河就是布盧克帝國的首都福克斯堡呢?布盧克帝國的皇帝.斯維斯公爵的親叔叔,難道看不出條約商團的存在會直接威脅到他的統治嗎? 這兩萬精兵雖不足以成事,但至少是個預兆------是斯維斯公爵要成為挽救魔屬的大英雄的預兆,也是他必須要先拿親叔叔開刀的信號.雖然這不是出自他本人的意願,但思及英雄的另一面其實是惡魔,親情就不在考慮之內了. 此時,思維斯公爵遙望著對面的燈火,心情是前所未有的複雜.如無必要,他是不想殺人的,但卻更不想自己被殺.所以,他這段時間非常忙碌.更何況,他站在這里的最終使命,並不是處理自己的家族關系. 事實上,地獄島黑暗魔殿的特使才剛剛離開,他所帶來的消息,讓公爵很驚訝. "公爵大人",他的秘書之一輕輕扣響了門,小心翼翼的說:"你想見的大人們已經到了." "請他們進會客廳."斯維斯公爵從沉思中驚醒過來:"我這就過去." 整理了服裝,公爵打開了通往會客廳的門. 經過徹底改裝後,這里已經是條約商圖的總部了,看不到絲毫兵營的布置,地上鋪著華麗的地毯,過道里掛滿了名貴的藝術品,就連桌椅茶具都充斥著一股奢華.堂皇的貴金屬氣息,就差給人們釘上黃金面具了......這可不僅是一種諷刺,是很有可能實現的事情. "各位好,深夜召集大家來,是因為我剛剛得到了一個重要的消息."一邊走向自己的座位,斯維斯公爵一邊開門見山的說:"來自地域島魔殿的特使告訴我,黑暗魔族決定在斯比亞帝國新帝都啟動降臨儀式.而且,降臨的是魔族長公主." "波"的一聲,有人手一抖,准備放進茶杯的糖塊直接掉了進去. 在座的人里,只有穿著一身貴族禮服的吉倫特子爵面色如常,他抬起頭來問:"公爵大人,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今天早些時候."公爵回答:"到現在,這件事情怕是已經有結果了." "魔族長公主這次降臨的目的是什麼呢?會對斯比亞帝國造成什麼影響?"吉倫特子爵的話音剛落,坐在最末尾位置的塞伊.卡勞就急迫的說:"公爵大人,目前正是商團發展的關鍵時刻,任何波動都會令我們蒙受巨大損失的,要早做准備啊!" "特使只是做了個簡單的通告,信息量並不多."斯維斯公爵說:"如同以前那樣,魔族長公主這次降臨給科恩.凱達帶去了賞賜,同樣的,魔族對科恩.凱達也有所要求,那就是黑暗魔殿重新回到斯比亞的事情......不僅僅是回到坎普等地,而是要散佈到斯比亞全境." "不可能!"吉倫特子爵很肯定的說:"科恩.凱達絕不會答應這樣的要求!" "任何人,在對別人提出要求之前,都會先考慮一下對方是否能做到.我們清楚科恩.凱達的性格,黑暗魔族也應該清楚才對."斯維斯公爵的語氣相當的冷淡:"只要稍微想一下,黑暗魔族也應該知道科恩.凱達不會答應這個條件,那麼,在明知會被拒絕的情況下,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 "這很難揣測,因為條約商團是在黑暗魔族的首肯之下建立的,而且我們還得到了魔族很大的支持,在這個時候,黑暗魔族應該盡量保持事態平穩才對."吉倫特子爵說:"要知道,科恩.凱達的拒絕行為,必定會引發魔族對斯比亞的懲罰......而我們也會受到影響." "這個問題能不先擱置一下?"另一位與會者發言說:"公爵大人,據我們所知,黑暗魔族在神屬降臨會引發光明神族的直接反應......神族會動魔族長公主大人做什麼嗎?" "應該不會,因為曆史上沒有這個先例."斯維斯公爵搖頭說:"就算交涉,也是在事後." "這樣的話......光明神族就不會在今天幫斯比亞的忙,只能是科恩.凱達一個人面對魔族的降臨了."塞伊.卡勞有些侷促的說:"雖然有些荒誕,但我的想法是,如果科恩.凱達在孤立無援的情況下答應了長公主的條件,那麼事情又會發展成什麼狀況呢?" 說出這句話後,會客廳的目光都集中在這個年輕人身上. "如果答應這個條件,那麼科恩.凱達就會被光明神族降罪."吉倫特子爵回答說:"一半的機率被剝奪皇位,一半的機率被直接處死." "我是說,如果長公主大人真的需要科恩.凱達做什麼事,完全可以通過其他渠道去通知他,不用搞的這麼正式,讓科恩.凱達完全沒有了回旋的余地......而且他若搞砸了,黑暗魔族似乎也得不到真正的利益."塞伊.卡勞總算表達完了自己的想法:"這樣做的後果,只能是讓光明神族走到前台,而無論科恩.凱達怎麼做,最後他都會倒大黴......" "你的意思是說,這是黑暗魔族在向光明神族挑戰?"吉倫特子爵搖頭說:"不會,黑暗魔族如果要挑起戰爭,任何時候,任何地點都可以,根本不用帶上斯比亞......所以,這件事情的原因還是得在斯比亞.在科恩.凱達的身上去找." "我.我想不到其他原因了."塞伊.卡勞垂下了目光 "公爵大人."吉倫特子爵看著斯維斯:"你的想法呢?" "我之前也差一點掉進了這個思維模式,但後來我想到了,"斯維斯並沒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而是反問在座的人:"在大家的印象里,對斯比亞或著科恩.凱達是怎樣一個印象?我是指他與神族和魔族的關系." "在絕大多數人眼中,對這事有一致的看法,無論是黑暗魔族還是光明神族,都很看重科恩.凱達."大家一人一言的總結起對科恩的看法:"他曾經是神佑騎士,干了很多無法無天的事卻不被追究......甚至在他佔領我們的土地時,還在用來路不明的魔族菜餚宴客......" "公爵大人的意思是,魔族其實是要改變世人的看法."吉倫特子爵眼睛里精光一閃:"不管以前如何,他們這次要重新整理對斯比亞和科恩.凱達的關系?!" "說的沒錯,這是一個信號,魔族不再青睞科恩.凱達的信號!"斯維斯公爵點了點頭:"科恩.凱達才是魔族要對付的目標,這就是在告訴世人,科恩.凱達不再是魔族的寵物,雖然他曾經是,但他現在惹魔族生氣了......這件事情無論怎麼發展,光明神族那邊也只會傳遞同樣的信息,畢竟有魔族降臨在待城,他難逃責任." "可是,為什麼黑暗魔族要這麼做呢?"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有人說出了大家的心聲:"條約商團初建,完全經受不起沖擊,我們和斯比亞的關系是前所未有的密切!" "長公主大人是在幫我們的忙,雖然我現在無法確定這是不是她的主要目的,但是她的確幫了我們的大忙."斯維斯公爵解釋說:"相對於民生,被戰爭傷害的最重的其實是民眾的信心和尊嚴......我們不是一直在頭痛民心渙散.大批難民流向斯比亞的事情嗎?要鼓動民心,不免要損及斯比亞,而我們現在卻要靠斯比亞活下去." "公爵大人的意思是說,無論結果如何,這件事都能打擊到科恩.凱達的威望?"吉倫特子爵說:"可是,為什麼是科恩.凱達?為什麼是用這種方式?" "詳細狀況我也不清楚,但我們已經肯定了一點,科恩.凱達無論答應與否,她都會倒楣,區別只是誰來懲罰他而已."斯維斯公爵歎了一口氣:"魔族為什麼這麼做?因為他們只想讓科恩.凱達倒楣,而斯比亞帝國的活力卻要保留下來......因為現在的斯比亞不僅僅是一個帝國,她是一面代表著人類進步的旗幟,是大家學習的對象." "也就是說,黑暗魔族之前並不是在放縱科恩.凱達,他們只是在等待一個最合適的機會,好把打擊控制在一個限度之內,而且不影響到其他帝國的學習行為?" "是的,我們決定學習斯比亞是需要勇氣和智慧的,一旦斯比亞出現意外,跟隨我們的人會失去最後信心,他們會以為黑暗魔族不希望出現第二個斯比亞."斯維斯公爵點了點頭:"安排下如今的格局,黑暗魔族花了不少新力,他們當然不願意中途出現意外,可科恩.凱達偏偏因為某些事情令他們感到了不適." "明白了."聽公爵說到這里,即倫特子爵隱約能體會到他的心情:"那麼,光明神族那邊呢?他們會給科恩.凱達一個機會嗎?" "光明神族,誰能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呢?"斯維斯公爵歎了一口氣:"以往的經驗告訴人們,每逢這種大是,結局都會順從某一方強勢的意願發展......或者在這件事情上,黑暗魔族已經與光明神族有過交涉,也許......也許吧!" "難道.難道斯比亞帝國竟然發展到可以不依靠科恩.凱達也能保持國力的程度了?"公爵的話,自然引起廳中一片驚歎聲. 在這個政治制度並不健全的世界上,離開了這樣一個皇帝,帝國還能保持住既有的勢頭,那該是多難以想像的一件事! "是不是事實我不知道,但黑暗魔族顯然已經這樣認定了,至少長公主大人覺得可以動科恩,而且動科恩可以提高我們的威望,畢竟我們是現在唯一提倡奮進的魔屬勢力."公爵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疲倦:"就是這樣,大家心里要有個准備,過段時間會有詳細的消息傳來,到時又是一番混亂的場面." "公爵大人不用擔心,我們不會讓其他帝國和勢力覺得有機可趁的."吉倫特子爵回答說:"我們目前的武力足夠自保,另外,各個負擔使命的會所都在按照計畫建立,不久之後,就會興起一個以條約商會為主導的地區,別的勢力完全無法插手,就像我們計畫的那樣." "辛苦大家了,我希望盡早將總部遷移到新的地點,至少要留出一個與福克斯堡的緩沖地帶,一條運河太薄弱了."斯維斯公爵站起來送客:"大家抓緊時間睡一會,明天的日程安排的很緊." 眾人一一走出廳門,最後一個是吉倫特子爵,在臨出門之前他轉過身來,輕聲問:"公爵大人,您剛才歎氣,是因為科恩.凱達嗎?" "這只是部分原因."公絕大人點頭說:"另一部分卻不是您所想的那樣." "我能詢問一下原因嗎?" "當然,答案並不複雜."斯維斯說:"因為我想不到科恩.凱達能用什麼方法逃過這次的劫難,他以前走運,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有一種跟神.魔兩族的曖昧關系,而這一次,能保護他的煙霧消失了,我很清楚他目前的處境." "所以,您覺得科恩.凱達不可能找到一個適合的反擊點?" "這不是可以互相爭奪主動權的戰爭,子爵,這是神魔的意志.不管科恩.凱達再怎麼厲害,他終歸只是一個凡人而已."斯維斯苦笑了一下:'不用去考慮他了,沒有了他,斯比亞依然是一頭巨大的怪獸,別忘記了,還有一群秉承了科恩意志的人在駕馭它呢!" "但是對付一頭沒有主人的怪獸,要比之前輕松太多了.我的意思是說,科恩.凱達這個人太特別.太另類,與他同存在一個時期真是噩夢."吉倫特子爵淡淡一笑:"往好的方面想想,至少您不會再那麼勞累." "我明白您的意思,實際上我只是疲勞了一些,還沒有對生活失去信心."斯維斯回答說:"對了,我接到了母親的信,說是跟仙尼亞她們一起待在農莊,她的日子過的很愜意.也許您不知道,能離開繁華紛擾的福克斯堡,是我母親一直以來的心願." "能幫夫人達成這個新院,我覺得非常榮幸,那麼,我告辭了."吉倫特子爵走出去:"您也早些休息吧!" "好的."輕輕關上廳門,斯維斯公爵又回到了落地窗前,輕聲自語:"休息,也許吧!"

上篇:第5章     下篇: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