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7章  
   
第7章

神屬聯盟。斯比亞帝國。待城皇宮。地宮。 科恩。凱達並不清楚自己在別人眼中是什麼處境,他也不在乎這個。此時此刻,他更關心的是面前這個幻影——自從知道盔甲里藏著這麼一個東西之後,出於謹慎的緣故,他就沒有再用慣例收起和召喚盔甲,而是把這副盔甲硬生生的從身上扒下來藏著。 然而,他的確沒有想到這個幻影能夠游離盔甲之外,更想不到在這段時間,幻影的性格會發生如此之大的變化。 “很遺憾,我能記起來的事情並不多。”幻影向前移動,居然裝腔作勢的在椅子上[坐]了下來:“但是,如果有好處的話,我也並不介意努力點去回憶“ “好處?問我要好處?你娘喂——給老子站起來!”斯比亞皇帝有陣子沒有大喊大叫了,所以聲音就不免高了那麼一點點:“賤人!你要清楚你的處境,你是殺戮之魔,不是流氓!” “誰說流氓不能當殺戮之魔?”幻影完全不把暴跳的科恩放在眼里,他的臉上居然還出現了一點曖昧的笑容:“繼續。 繼續,你的喊叫聲讓我有種很熟悉的感覺“ 這怎麼得了?堂堂的斯比亞皇帝。棉花糖的眷顧者。生命之源的救星。自認世上第一的大流氓科恩。凱達——他居然,他居然被一個無法腳踏實地的幻影給當面調戲了! 近段時間,環境一直在變化,其結果能讓科恩覺得憋屈。郁悶。厭惡,卻沒有一次能演化成讓科恩盡心竭力去奮力一搏的事態,藏再皇帝光環只下的真實自我一直被壓抑著,已經很久沒有出現,甚至變的有些沉淪在這個恰當的時候,卻出現了一個流氓。 如果皇帝是古樸中正的堂皇巨劍,那麼流氓就是尖細的短刺,而這一柄又特別鋒利。 眼中閃過一抹異樣的亮彩,科恩。凱達呼吸驟然停止,金黃色的斗氣在手掌邊沿凝固成一排排的鋸齒,腳尖一點,身體已經電閃沖出——直到拖著炫目的流彩從幻影的身體破出,桌椅變成粉末碎屑爆開之後,一句喝罵才回響在這個地下深處的廳堂中:“去你媽的!” 飛揚的塵埃變的淡薄,喝罵的回聲漸漸減弱,科恩解放了呼吸,轉身靜待結果 輕而和緩的掌聲漸漸響起,幻影施施然的走出來,神色依然,不驚不怒。 原本充斥在科恩整個視野的雜亂都變成他身後的背景,無法再與這個幻影爭奪主次。 “好手段。好速度,更可貴的是你的殺機,其他人會任憑殺機一閃而過,而你,卻能做出決定,也許這就是你和普通人的區別。”幻影一步步的靠近,沒有流露出任何威脅:“最適合你攻擊的距離是多遠?五步?十步?或者是我目前的這個位置?” “一個不生不死的雜種,沒有資格大方。甚至連假裝大方的資格都沒有。”科恩冷笑著回答:“如果你要證明自己有這個資格,那就順老子的意願自裁了事,省的我再來動手!” “我很欣慰,很多年之後,終於有一個像樣的神佑騎士誕生了,更難得的是對我的脾氣。”幻影的表情還是老樣子,語氣單調的像是曠野中的風車:“你已經知道無法對我造成傷害了。” “那也不一定,任何東西都會有一個存在基礎,即使是影子,也會有本體。”科恩手指著盔甲:“我殺不了你,我或者可以試著去毀掉這個盔甲。” “請便,如果你可以毀掉這副盔甲的話,我不會阻止你。”幻影臉上的神色有了一點非常細微的變化:“暫時不去管你有沒有這個能力,毀掉盔甲只會有兩個結果。如果盔甲是我的存在基礎,我會消失;如果盔甲是禁錮我的牢獄,我就會脫困。決定權在你,我等著就是了。” “或者你覺得玩這種手段很有趣,但你的錯誤市不應該讓我知道你是殺戮之魔,更不應該在我面前自稱流氓。你當然可以模仿流氓。可真正的大流氓必然是從小流氓做起,你,沒有!”科恩斜眼看了一眼幻影:“不錯,毀掉盔甲會有兩個結果,而我無法確定你的用意。” “既然無法確定,你為什麼不嘗試著換個話題與我交流?神佑騎士就是個好話題。” “流氓是有堅持的,我依然要毀掉這副盔甲我要把這副盔甲泡在糞水里!一千年!一萬年!直到它腐蝕為止!之後的事情,與老子無關!便宜小舅子,教你個乖,流氓從來不去承擔後果!”科恩上前一步,兩道目光緊緊的鎖在幻影的臉上:“無論你之後是消失也好,脫困也好,但是,你都要先去享受糞水的味道!” “是嗎?”雖然是幻影,但在科恩說出這段經典的流氓論之時,他眼中還是有一些細微的變化:“那就祝你好運,希望你能夠順利完成你的決定。” “當然,當初把這副盔甲給我的人,她是不能允許我把這副盔甲丟進茅廁的,或者盔甲一動她就有感應,或者我會在最後一刻被她阻止。但是,你又想錯了。”科恩臉上的陰霾在聚集:“盔甲在這房間里放了很久,而我不打算移動它,因為我可以把這個房間變成茅廁,而且,作為教你當流氓的人,我應該給你上最生動的一課。” “一旦患上癔症,你這個曾經名副其實的神佑騎士也與凡人無異,“幻影用事不關己的口氣評價。 而在他對面,斯比亞皇帝已經把手放到了腰帶上,[啪]的一聲輕響解開了搭扣。這是個再明白也沒有的表示了,幻影的眼神不禁抖了抖——曾經的神佑騎士。殺戮之魔,要是真的被人在自己容身的盔甲上灑尿,那種刺激足以讓他再次變成殺戮之魔! 又是[啪]的一聲,科恩帶著戲謔的笑容,手指向內一壓,重新扣上腰帶。他這個動作非但沒有緩解幻影的情緒,反而讓他眼神一暗,微微露出些警惕的神色。 “第一,老子現在沒有庫存;第二,脫庫子嚇人不是流氓應該做的事,至少流氓不會脫褲子嚇男人;第三,你已經知道這不是威脅,那麼我的目的就已經達到了。”科恩臉上的笑容呼地一收:“不要在流氓面前扮流氓,沒在爛泥里滾過的人,不可能在流氓手里撈到便宜。你為什麼不嘗試著換個話題與我交流呢?神佑騎士就是個好話題。” “你故做姿態,就是為了在接下來的談論中能占到便宜。”幻影回答:“但你似乎忘記了,那正是我所擅長的領域。” “你的話錯了,是你想占便宜在先,不然你跑到盔甲外面干什麼?看風景?我是在提醒你,談話是兩方面的,我不一定要配合你,你最好有能讓我滿意的東西,否則的話,結果是很悲觀的。”科恩淡淡的一笑:“你當然能騙過流氓,但流氓只是我的一面而我的另一面提醒我,影子存在的基礎其實並不是盔甲,是照射盔甲的光。” “你,很聰明。”幻影向後飄移了一點,輪廓變的清晰了很多:“的確沒有必要相互試探。” “既然你已經認可這點,就說明我們基本上達成了一至。”科恩說:“那麼,你能不能不要再以——老!子!的!樣!貌!出!現!” “將我喚醒的是你身體中的詛咒,我對這個世界上最熟悉的人類莫過於你。如果你覺得不合適,當然可以換,但我目前並沒有替換的被用樣貌。”幻影冷冷一曬:“雖然也見過其他人類的樣貌你會變成你眼中垃圾的樣子嗎?” “用你本來的樣貌就可以,不用在剽竊他人的面孔,無論你是怎麼想的,以本來面目與人交流才具備誠意。”停頓了一下,科恩說:“只有兩種人才不會以本來面目見人,一是徹底迷失或懷疑自我,二是面對著異常恐怖的存在如果你不是這兩類人,你還在等什麼?” “我不屬於你所說的那兩類人,不以我的樣貌出現,是因為我所擁有過的樣貌太多,但在其中,沒有任何一個是我喜歡的。”幻影搖了搖頭,低聲說:“最初的樣貌,我已經記不起來了“ “如果我沒有聽錯的話,你所擁有的並不是一世的記憶吧?”科恩眉頭挑了挑,從隨身的包囊里掏出一枚寶石丟過去:“這里面有個影像,無論是誰,都無法討厭這個家伙。” 單手伸出,寶石懸浮在幻影並不屬於實體的手掌之上,他的目光凝視著寶石內部,好半天之後才抬起眼來,微微點了下頭——只是一個瞬間,虛幻的影子一層層剝離,華利的金發。俊朗的面孔。挺拔的身軀就出現在這個普通的廳室之中! 其耀眼的程度,幾乎能讓人忘記他只是個幻影。 “你媽媽的。真是“科恩吞下了自己的後半句話。 “我很滿意這個樣貌,不知道你是否滿意?”對著科恩,幻影淡淡一笑:“他是你朋友?” “不要試圖打探我的斯是,那試圖勞的。”科恩沒有直接回答幻影的話:“好吧,我們能確定談話的基礎,你有我要的東西,我也有你需要的東西,大家各取所需“ “你這里似乎沒有我所需要的東西。”幻影還是在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 “真的沒有嗎?自從那位長公主把盔甲給了我,似乎你們就謀劃好了一切吧?我就不去猜測你們在期待什麼了。”科恩笑的很真誠,甚至少有的露出幾顆牙齒:“你是殺戮之魔,你要一直殺戮下去,雖然你沒有身體,但你不會停止,為你會用你的智慧和意志殺戮下去,可是你究竟是失去了身體不得不承認,在這個層面上,我對你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欣賞。” “你的這句話讓我很難相信。”幻影笑著搖搖頭:“前一刻你還想往盔甲上灑尿,後一刻卻對我有[發自內心的欣賞]?” “鄙視為人而欣賞意志,這兩者間有矛盾的地方嗎?”科恩兩手一攤:“事實上,我看問題一向准確。” “我姑且相信你。你說的沒有錯,我的確不會放棄殺戮。”幻影點了點頭:“不過,這倒不是因為我有一個殺戮之魔的虛名,早在那之前,我就有了這樣的決定。” “似乎是一個很艱難的決定。”科恩隨口問:“在多久之前?” “發揮你的想像力吧,我從來不會去數著指頭過日子。”幻影的笑容中有點點陰冷滲透出來:“決定殺戮的原因也不在我,而是我劍下的那些爬蟲!” “不單單是人族。還有龍族。精靈。矮人,以及所有那些具有智慧的爬蟲們!”直到這個時候,幻影才有一點當日與科恩見面的樣子:“他們不配生存在這片大地上——都要死!” “你所說的那是種族,我們現在把他們統稱為人類。”科恩把椅子推到幻影身前,自己拿了另一張坐下:“你這個打擊面很可觀,請允許我問一個老套的問題為什麼呢?” “人類人類哈哈哈哈哈哈哈——!”幻影並沒有做下,只是笑聲越來越長。越來越高,然後像是被一刀斬斷那樣停下:“人類,其實還比不上爬蟲!他們不但無只進的殺戮其他族類,甚至還會對同類下手——只有人類,才會在追求快感的目的下殺戮!只有人類,才能在同類被殺時獲得好處!” 殺戮之魔,他突然變身成為哲學家和反人類激進分子的混合體,用很大的音量向外噴灑很大的怨念,震的地板都在微微顫動。 “打住!”科恩回望著幻影,好半天才從震驚中恢複過來:“如果你還能聽到我說話,那麼我會告訴你,所有的生命都會互相競爭和殘殺,而且人類是具備社會性的,打從娘胎起,這種同類之間的爭斗就開始了。” “競爭你覺得這一切都很自然!?你覺得人類這些行為很高尚?!”幻影這時的目光是凌厲而狠毒的,但也能讓人明白這是發自內心的。 “當母親只有餵養一個孩子的奶水時。當家里只有供養一個孩子的學資時。當土地不能再養活所有的人時,你再來跟我講自然,講高尚。”科恩兌換影的目光不避不讓,語氣沉重而平穩:“你窮過?你餓過?你曾經拿著一個小小的面包卻要餵養全家?!你曾經要用三尺布頭去做一家人過冬的棉衣?!” “你沒有,你從來沒有經曆過這些。你的目光只看到了人類中最汙穢的瑕疵,所以你不能理解什麼叫選擇,什麼叫競爭;你的目光看不到人類的其他方面,所以你在找到證據之前就認定了人類的罪責沒有錯,從某種角度來說,我們人類的生存就是建立在死亡之上的!各式各樣的死亡!” “但是,人類除了殺戮之外,肉體中還包裹著更多的東西。殺戮時的笑容,也不一定就是因為快感!還有苦澀。恐懼。空虛“科恩笑的慘淡。笑的令人揪心:“我們一直在前進,一直在摸索,一直在欲望和戒律中痛苦掙紮其他的生命,他們有過嗎?!” “憑藉這些蒼白的言論,你無法說服我,也無法改變我看到的事實!” “年幼的人類害怕黑暗,每一夜都要去尋求庇護,但成年後的每一天都要為庇護他人而去戰勝恐懼,這是在人類中普遍存在的名為[勇氣]的東西。”科恩說:“人類尚且如此,為什麼你卻不拿出一點類似的東西,去讓自己重新審視你劍下的生命?” “我不想說服你,我只是讓你知道我的看法。”科恩舉起手來打斷幻影的反擊,搖搖頭說:“談話嘛,求同存異吧,我不想強迫你按照我的想法行事,正如同你無法讓我按照你的想法行事一樣。” “與你談話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幻影考慮了一會,神情有所松動:“你是一個有思想的人。” “那你就要小心了。”科恩笑答:“有思想的流氓聚集在一起,通常只會產生邪惡的東西。” “這個談話前奏真不錯。”幻影笑的很真實:“我現在已經開始好奇你究竟想問我些什麼了,特別是在你洞悉了我的行事原則之後,難不成你還以為我身上會發生什麼好事?” “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那是在我第一次穿上這副盔甲的時候,你在水鏡里對我笑了一下。”科恩伸出手來,對幻影做了個請坐的姿勢:“這個笑容里彷佛隱藏了很多東西,我想聽聽看要知道,我對殺戮之魔是敬仰已久,從別人口里說出的你,總是感覺不大真實。” “你真的想聽?”幻影反問:“可能對你來說,那都不是什麼愉快的事情。” “那是你的豐功偉績,難道你願意這些東西被扭曲,甚至被淹沒在曆史的塵埃之中,也不願意講給一個能理解你的人聽嗎?” “既然是這樣的話。”幻影從頭到尾打量了一下斯比亞皇帝,重新坐了下來:“我就滿足你這個願望好了。” 科恩微笑,面上神情沉穩,心中古井不波。 因為需要考慮的一切,他事先都已經仔細想過了,就在他第一下揮動戰錘之前——魔族公主的降臨,把科恩。把斯比亞都籠罩在一個令人絕望的困境之中。與以往不同。她這次沒有留給他一丁點的回旋餘地。 無論科恩怎麼選擇,斯比亞這個暗虧都吃定了。如果讓魔族下不了台,長公主就可以師出有名的當場翻臉,他不爽科恩已經很久,科恩自然是逃不掉,說不定還會踏平待城——如果科恩沒有存在下去,那麼一切計畫和構想也就無從談起。 面對黑暗魔族,科恩這次是真的有些束手無策,因為他對魔族此次降臨的用意,還有長公主的一切都不了解,在這種局面下,他甚至有些找不到爭取的方向。 在苦無良策的時候,科恩在原紅衣祭司那里得到了殺戮之魔的資料。 雖然他只是一個幻影,不能幫他打架。談判,但盔甲是神族長公主給的,那就說明這幻影跟神族長公主有關,而且殺戮之魔也經曆過一次魔族的降臨這是科恩走出困境的關鍵,因為幻影對神魔的了解層面,正是科恩一直所缺乏的 所以,科恩的心情是前所未有的平靜,因為他現在只是一個變態的流氓,一個有思想的傾聽者,而不是一個即將與黑暗魔族長公主對奕的皇帝。

上篇:第6章     下篇: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