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8章  
   
第8章

“你希望我從什麼地方談起呢?”幻影的目光很平靜,根本不像是一個即將開始炫燿過往的人物:'你要知道,按照普通人的邏輯來看,我的年紀並不大,但經歷卻著實精采。” “既然是故事,我當然希望你說的東西能夠有頭有尾。”科恩一點也不急:“考慮到你幽居多年,說不定會有點失憶,那麼就算是省略一些我也沒有異議。” “你想知道的東西有重點嗎?”幻影的試探很輕.很柔. “通常我要等某樣東西出現之後,才能判斷他是否重要。”科恩的回答很輕.很虛. “好.既然你漫無目的,我也就隨心所欲了,就從我受封神佑騎士之後開始吧,這是你我之間不多的共同點之一。”幻影輕聲一笑:“我對神佑騎士不怎麼看重,即便這頭銜是為我而設.在我看來,這東西是招安.是枷鎖,更是光明神族對我的一種警示. “但你畢竟還是接受了。” “想玩,就得遵守規則,這是個很淺顯的道理。”幻影的笑容加深了一些:“而我當時已經在神屬玩夠了,正想去魔屬玩玩,頂著這個頭銜殺過去就有人替我背黑鍋,何樂而不為?” “那麼,你在魔屬玩的還開心嗎?”科恩把一個大大的疑問跳過. “說不上吧,那個時候的魔屬,真值得我動手去殺的人沒多少,盡是一些連你都打不過的人,你覺得我會殺的開心嗎?但已經過去了,總不能不玩啊!”幻影感嘆一句:“惹到我的人,我殺;阻擋我道路的人,我殺;看不順眼的人,我殺;三個月的時間,大概殺了幾百個吧這些數字可能不準,都是跟著我的那些祭司紀錄的。” “即便不準,也不會差到哪裡去。”科恩木然的點點頭,表示自己對這些數字同樣不怎麼感興趣:“然後呢,你就這樣引來了黑暗魔族?” “這是你的第一個錯,黑暗魔族不是人類的保姆,幾百條命還不夠讓他們關心,即使這些人裡有皇帝.有將軍.有大臣.可對他們而言,這些人跟畜生沒有什麼區別。”幻影的面孔稍微揚起來一點:“黑暗魔族之所以跟上我,大概是覺得我這人比人類要有趣一些。” “抱歉,我實在不覺得你比人類有趣,或者是魔族看待事物的目光跟我不一樣吧。”科恩笑著說:“魔族長公主就這樣盯上你了?” “你從什麼地方知道魔族長公主盯上我了?”聽了科恩的話,幻影的目光閃了一下,猛然聚焦在科恩的臉上,就好像準備好了要吃人一樣. “如果我手上什麼都沒有,也沒有聽你講故事的資格了。”科恩笑著.輕描淡寫的化解了幻影的敵視和警戒心理:“我知道的資料還比較多,有關於這一段其實是記載在一張鐵卷上的,你知道,歷史的記載比口口相傳的要真實多了。” “這群苦行祭司,死了還不忘找麻煩。”幻影呸了一口,抱怨說:“早知道就提前下手了。” “提前下手難道苦行祭司是你殺的?” “我對祭司,特別是那些偷偷跟蹤我的祭司沒有什麼好印象,“幻影平淡的回答.或者是解釋:“之前曾經警告過他們了,但是沒有效果,而我又沒有時間去感化他們。” “真是一個殘酷的時代。”科恩現在還不能表示自己的不滿,只好不痛不癢的評價一下,並把話題拉回去:“那麼,魔族長公主在那個時候,也和現在不一樣吧?” “說到這個嘛,我倒是有些好奇。”幻影問:“現在的人類女性是什麼樣子?” “我沒有研究過。”科恩被擊中弱點,只好敷衍其事:“跟以前相比的話,大概是有禮貌一些.聰明一些.漂亮一些“ 幻影抬手阻止科恩的美化,淡淡的道:“是否還想以前那的庸俗.狂熱.歇斯底里?” “你這不是欺付人嗎?”科恩說:“我不跟你同年,也沒見過那時的女人,比較個屁啊!” “我的錯,“幻影承認自己錯了,但神情上卻沒有應有的歉意:“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那時候的女人就是我剛才說的那樣,從下到上,從南至北,人類都是這樣。” “我不信。”科恩搖著頭說:“你這混蛋在晃點我。” “我很少騙人,至少不會騙打不過我的人。”幻影的語氣回復冷淡:“我可以告訴你一些事情,在那個時候,民間是不允許開設妓院的,因為那是光明神殿和黑暗神殿的獨門生意,也是祭司們主要的斂財手段.而妓女呢,都是自願招募,自帶衣食,不是豪門不夠資格報名這叫奉獻,對信仰的奉獻,用自己的身體消融別人的汙穢。” “換個時間與地點,男女之間的交往不被允許,十起失貞事件裡有九起是荒謬的,而這些事件中的女人會被以各種方式處死.行刑的時候,場面熱鬧的如同慶典.在觀眾灼熱的目光和興奮的嘶喊聲中,她們被剝皮.抽筋.點燃.分解即便十年之後,還是有人津津樂道。” “你說的真空洞。”科恩難以置信. “因為我無法理解。”幻影一個簡單的回答,卻讓科恩不再懷疑他. “人類嘛,難免會再某些時期產生一些怪異現象,往大處想,她們也是被矇蔽和殘害的對象,這不算是什麼錯誤吧?”科恩努力壓制著自己的不滿:“你不像是個禁慾者,也不是個道學先生,為什麼對這個特例如此關心?” “這是你第二個錯,我並不關心這個,人類好與壞跟我沒有一點相關.之所以要講這個事,是因為要跟你說魔族的長公主。”被轉移了話題,幻影的興致逐漸濃烈起來:“再問一下,在你心目中,魔族長公主應該是個什麼樣的品行呢?” “那我怎麼知道,我是神屬的皇帝,試圖瞭解敵人的信仰對我來說可是一種罪孽。”科恩搖了搖頭:“但你既然問到了,我只能說,他大概跟神族的女性差不多吧!” “某些方面類似,但說到品行嘛。”似乎想到了什麼有趣的事情,幻影輕飄飄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臉上露出一個邪惡的笑容:“芙例格.伊薩柏安特,比人類的女人都不如。” 幻影的畫在這個並不太大的房間裡迴盪,科恩沉默著,覺得自己的腦袋都快變成漿糊了! 無論從哪個方面來講,科恩都不願意承認自己目前最危險的敵人,可以在談笑間掛掉自己的魔族長公主,其實是這個樣子 但是,他沒有任何語言去反駁幻影的話,他比幻影知道的多嗎?幻影有什麼理由會在這件事情上騙他? 等科恩從這個震撼性的消息中恢復過來,幻影才繼續說下去:“魔族長公主之所以盯上我,大概是覺得我有魅力。” “你有魅力?”科恩有些勉強的笑答:“不好意思,我是個凡人,真的沒有看出來。” “我原諒你。”幻影在這個問題上表現的非常大度,之後的原因更是讓人咋舌:“你要是能看出我的魅力,只能說明你也像那個時候的魔族長公主一樣——想男人了。” “魔族長公主這怎麼可能呢?”不是科恩不願意再次相信幻影,他是不敢輕易的相信魔族長公主除了那什麼之外,還會有如此平凡的慾望和情感.如果他犯了這樣的錯誤,那就足以讓他再下一次對壘長公主時死無葬身之地! “從廣義上來看,她也是個女人,有女人的共性,怎麼就不能想男人呢?”幻影說:“不但是她,黑暗魔族的女性一向如此,她們天生就有魅惑異性的算是一種需要。” “這個八卦經典.到位。”科恩更願意相信這是幻影的個人情緒,於是裝模作樣的用手在心口兩抹:“聽的我心情很是舒暢啊!” “這是事實,我不會為了要讓你心情舒暢而編些東西說給你聽。”幻影糾正科恩. “但你會因為要達到目的,而選擇某些片面的事實說給我聽。”科恩提醒幻影. “你很討厭。” “我知道。” “好吧,我們說到哪裡了?對,魔族長公主來找我了。”幻影並不打算就這點跟科恩糾纏,於是重新坐下說故事:“那個時候,我是在魔屬殺人,但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在某國的皇宮裡找到一個酒窖,裡邊的酒不錯,既烈又醇,我搜刮了不少,帶不走的就一把火燒了!本來想回神屬休息幾天,沒想到剛回老窩,就被魔族長公主找到了“ “老窩?”科恩一愣:“等等,為什麼叫老窩?你是干土匪的?” “你猜對了,我本來就是土匪出身。”幻影滿意的點了點頭:“無痕雙新月,朱紅十字星,這是我神佑騎士之前不對,是我在被無數次招安之前的兩個稱號。” “這故事還真值錢吶“科恩突然有些哭笑不得. 今天聽到的事情,與之前猜測的東西出入太大了. 在幻影眼裡,魔族長公主是個蕩婦;而他自己,首任神佑騎士.殺戮之魔卻是個土匪——其實,更深一層的原因是,科恩面對一個土匪對手,自己也就相應的掉價了. 再也不能這樣繼續下去了,就算誘供,也是需要引導的. “這麼說吧,閣下,我是來聽故事的,聽故事,你懂不懂啊?”科恩的身子坐正,臉上的神情認真起來:“你是個講故事的人,即便故事本身不精彩,你也有義務把它講精彩,而不是把責任丟給我這個聽故事的眼前只有清水麵包,卻要我裝著是佳餚美味,這很殘忍!” “很乏味嗎?”再殺戮之魔的記憶裡,可能還是第一次被人當面責難,而且還是被則難[殘忍]可這個指責偏偏就那麼刁鑽,讓他還不了嘴:“大概是很乏味吧真相就是這樣,遠沒有殺人刺激。” “能不能不提殺人啊?”科恩把手一揮,表情比幻影還要沮喪:“我要聽故事啊!” 科恩的挑剔讓幻影有些難堪,臉一黑,爆了:“不說了!” “你的性格真好。”科恩突然發現自己很能忍,至少再達到目的之前是這樣:“很久以前,在一個很遠的地方,曾經有一個武器工頭說了一句話,他說[要把一件武器設計的很複雜,這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情,但要把一件武器設計的很簡單,卻是極複雜的事]“ “他做到了?”幻影果然被引發了好奇:“打造了什麼武器出來?” “以一當百的玩意,這只是個可以用來自勉的小故事,說的是個道理,你當他是格言也行,寓言也行。”科恩笑了笑:“而這個道理,其實放在其他地方也適用,你覺得呢?” 遇到突發事件,愚鈍的人會不自覺的被套子套住,而聰明人會不餘遺力的尋找台階下,殺戮之魔顯然屬於後者.所以,科恩這句看上去沒頭沒腦的話,讓他的臉色舒緩不少,但聰明人的壞脾氣卻依然在他身上存在著. “先聲明一點,我所說的東西不可能精採。” “只要你說,我會儘量克服我的獵奇心理,還有挑剔故事的老毛病。”科恩非常配合. “那是第一次見面,芙莉格的排場很大,幾團閃電下來,我經營多年的老窩就給毀了,可惜那些元一,都是我親手修剪出來的。”幻影緩聲訴說,目光沉靜:“我在之前還沒跟魔族打過架,老窩給那女人端了,當然要從她身上找回來一言不合,立即動手。” “你和魔族長公主打起來了?”科恩問的很有技巧,絕不涉及幻影話裡沒提到的人或物,以免被他察覺到自己的麻煩. “芙莉格好歹掛著長公主的頭銜,自恃身分,哪能輕易跟我動手?”幻影搖了搖頭:“首先跟我交手的是她麾下的一群魔物,打了差不多半天,我把她馴養的魔物殺了個乾乾淨淨,之後她才派出了魔將魔將,你知道是什麼嗎?” “我的理解能力還沒那麼差勁。”科恩狡猾的繞開肯定答案:“跟魔將交手的結果如何?” “你是皇帝,應該知道魔將屬於真正的黑暗魔族,與魔物是兩個概念。”幻影把頭高高昂起,直直的看著天花板,很久之後才緩緩說:“我首先跟看門的那個魔將開打,戰成平手;上來第二個.戰成平手;上來第三個,戰成平手芙莉格再也沒臉派其他魔將上來了。” “你的意思是說你一對三還保持不敗?”科恩這一驚可吃的不小:“不會吧?” “戰平,跟獲勝是有區別的。”說到對抗魔將的戰績,幻影既不謙虛,也不自滿:“其實,一個魔將跟三個魔將對我來說沒有區別,我干不掉她們,她們也沒有殺我的手段,僅此而已。” “這意思是,你的能力已到了可以忽略魔將數量的地步,只要她們的能力沒有超越某個界線,就無法擊敗你?”科恩一點點的拼湊著真實答案:“是這樣吧?” “能干上皇帝的,果然都不是思維簡單的人。”幻影算是證實了科恩的推斷:“先打了差不多一天,打出了真火,我不再是為一口氣,她們也不再是為了魔化我,每一出手都是殺招,但是打到後來卻是誰也殺不了誰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是不是打出情意了?”科恩開了個小玩笑:“然後?魔族長公主親自上場?” “也算是親自上場吧,但不是動手打架,魔族降臨是一個儀式,似乎叫恩澤之門還是什麼玩意,反正就是要被瞧上的人放棄原本的信仰和使命,轉而為黑暗魔族做事“幻影絲毫沒有意識到對話完全被科恩引導:“芙莉格讓魔將下去,自己來跟我交涉,說是只要我投入黑暗魔族旗下,要什麼都能給我“ “要什麼都給嗎?”科恩嘿嘿的笑. “你跟她要黑暗魔王的話,她肯定給不了你。”幻影難得有這瞬間的好心情,笑著回答:“我正不爽,聽她這麼說,自然就豪不客氣的開了個大價錢“ “我想想啊,如果當時是換了我在場既然魔族長公主先前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那我一定會很不爽,而她既然說了這句話,我就要她本人好了。”科恩單手支著腦袋,臉上帶著邪惡的笑容:“不為其他,就為了看看她那一剎那的表情!” “沒有錯,就為了看看她那種被噎到一樣的表情。”幻影深深的看了科恩一眼,似乎在科恩身上發現了有趣的東西:“誰見過芙莉格的臉色改變過?但在那個時候,她的臉色變成了話不,而我是畫師,我的目光就是沾染了顏料的畫筆!我用挑釁.嘲弄.鄙視的手法在她臉上畫出羞愧.屈辱.震怒的圖案充分感受踐踏的感覺,真是,真是前所未有的爽快!” “我有些好奇,但不是因為你這樣對待她,因為這是你的真性格。”科恩說:“我好奇的是你如此對待她之後,居然還活下來了。” “因為她想降伏我。”幻影悠然回答說:“雖然我只是一時的快一,但不管怎麼說,我踐踏了她,在魔族看來,這是一起典型的以下犯上的事件,就算殺了我,贏家依然不是她.芙莉格想找回這個臉面,只有變本加厲的踐踏我,讓我回歸她心目中的原來位置更何況在這個過程中,她還能再我這裡找到一些別人給不了她的東西。” “別人給不了她的東西?是什麼?” “籠統的說是感情,對她來說,那是需要而又陌生的東西。”幻影注視著科恩:“芙莉格需要這種東西的程度,完全是一種出於本能的渴求,她很迷惑,也無法判斷自己是喜歡還是厭惡這種存在,更沒有直接的感受能力。” “我有點疑惑這很明顯是她的一個弱點,她怎麼會把弱點暴露給你呢?” “你忘記了嗎?我是她魔化的對象.魔化,不是我口頭上答應就算完事,而是要與前來魔化我的魔族在思維和意識上同步,但還可以保留自己的記憶.如果她不坦露自己的意識,我怎麼去跟她同步?”幻影臉上出現一抹邪惡的笑容:“在被魔化之後,我就是她的人了呢!” 聽了殺戮之魔這句話,科恩轟然而起,兩眼瞪的大大的:“這樣說來其實你“ “是她認為我被魔化了,沒有徵詢過我的意見,這不算是騙她“知道科恩的驚訝從何而來,幻影輕描淡寫的聳聳肩:“好吧,現在我們來說點其他的事情“

上篇:第7章     下篇:第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