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9章  
   
第9章

正午時分,科恩走出了地宮. 他先來到枯坐在地宮入口前的烏鴉面前,順手抄起盛裝清水的大壺,二話沒說,把脖子一仰,[咕嘟咕嘟]的喝了個一干二淨. 之後抹去嘴邊的水跡,科恩大叫一聲,把水壺重重的頓在石桌上:"啊!好久沒說過這麼多話了!" 被搶了水的烏鴉雖然面無表情,但按照他的生活習慣,被別人用過的水壺他是不會再使用了,就連他最喜歡的琴倫小公主要喝這個壺里的水,也得先倒在小杯子里才行. 但喝飽了水的科恩毫無歉意,反而還用抱怨的語氣說:"喂,我都這麼大音量了,你好歹有點反應行不行?你這朋友是這麼當的?" "朋友?"烏鴉的語氣雖然有點心不在焉,但話里卻一如既往的充斥著殺傷力:"你覺得一個遇事就躲在地窖,自言自語說到嘴巴快要裂開的傻瓜,配作我的朋友嗎?" "要聽真話嗎?"科恩先看看四周,然後低下頭小聲說:"我覺得......配,太配了!" 烏鴉知道,這是一句含蓄的批評,是在提醒自己平時說話太少.而科恩也知道,這種提性其實對烏鴉沒多大效果. "沒事就離開."果不其然,烏鴉是個油鹽不進的角色:"我很忙." "這也叫忙?南到你忙著吸收日月精華?"看來科恩的心情似乎很不錯,臉上還掛著怪異的笑容:"好吧,這次你得罪我,還有上次得罪我,我都給你記在帳上呢,到時候一起算." 然後不等烏鴉回答,科恩轉身哼著小調就走了. 烏鴉看著他離去的背影.不由的皺了皺眉.他有超凡的觀察力,又是科恩親近之人,所以知道科恩哼著小調有三種情況.一是高興時的即興小調;二是無聊時的流氓小調;第三就是現在這種有調無詞的小調,但只會在他面臨重大難題.決定拿命去拼的時候才會出現. 也就是說,科恩現在所面臨的境遇讓他的頭腦完全運轉,已經沒有空間去編排小調歌詞. 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也是件好事,能難住科恩的事情畢竟不多------只要他開始思考. 過了不久,召集文臣的命令就下達了. 自從城門的異象出現之後,待城里的各部投領無依不是憂心忡忡,他們倒不是被嚇住了,其根本原因是科恩陛下沒有第伊時間頒布對策......這時候聽到皇帝的集會命令,一個個就像是被磁石召喚的鐵釘一樣,爭先恐後的沖向皇宮. 果然,科恩陛下與四位皇妃已經拿定了主意,這個全員會議的實際內容很多,進行的也是雷厲風行,事實上大部分話都被科恩陛下說了,連四位皇妃都只是做一些細節上的補充. 陛下規劃了各部再今後的職權范圍以及一年內的重要事項,重新選定了軍機監督.再次確定和加強了內政監督的權威,並以律法的形式頒布全境.向聖都內政系統收權的行動被加快......就連各部也再被裁減調一些機構的同時又增加了新的部門,不少人員被重新調配. 概括來說,這是一次重新分配權力的會議,也是足以影響今後數十年政局的重要會議. 短短四個鍾頭的時間內,整個內政系統就如同是經曆了一次新生,連以前無所事事的那些部族官員也正式歸屬內政監督院.期間也有人覺得自己的工作太多,或是權限過小,但面對著一位正在大刀闊斧行事又魄力十足的皇帝,這抱怨的話記有點說不出口了. "其他事情,你們管不了,也不需要管,那是歸老子管的事情!"科恩的結束語有點粗俗,下的大殿角落里的紀錄員趕緊塗改紀錄:"你們做好今天安排下去的事,明年開會時就有賞!如果出了婁子,你們就等著屁股開花------看著我干什麼,沒挨過流氓打嗎?都給我散!" 要說這些重獲無窮信心的文臣們一哄而散有些不是一,其實他們是一溜小跑[竄]出去的.因為陛下安排下來的事情很多,必須爭奪秒去做才行......他們已經沒有心情去關心城們外發生的事情,在這個世界上,什麼玩意也比不上皇帝可怕! 而在這個時候,他們的皇帝也沒能休息,科恩立即就起身去了後宮,在今天這個特別的日子里,他注定要馬不停蹄的作是. 後宮的小花園中,新任皇家侍讀尼贊正等著科恩. 沒有穿自己的神殿服飾,尼贊從頭到腳都是一派悠閑的學者打扮,為知道這次是進宮侍奉皇帝,為顯鄭重,他還特別掛上了一條前兩天皇室賜與的勳帶.在幾名近衛尖利的交叉目光中,尼贊手握書卷,面若清水,整個人顯得干練.謙和.威嚴.他在科恩面前的確是一副俯首貼耳的模樣,但也只是在科恩面前才俯首貼耳,幾個近衛還嚇他不到. "裝!再裝!你會看那破書?!"科恩人還在山腰長廊上,聲音就先轟了過來:"五十年詩歌大全,你能靠這玩意兒升官發財嗎?" 尼贊趕緊站起來行禮迎接,等科恩坐好之後,他看了一眼書名,順手就丟出去:"陛下好眼力,的確是五十年詩歌大全,也的確不能幫我升官發財......" "既然剛才沒看書,那你在想什麼呢?"科恩說著話,目光在書桌上掃了一眼,沖旁邊的人喊:"飲料呢?你們都是一群死人嗎?" "我拿這書是裝樣子,心理其實是在想陛下叫我來的原因,"尼贊謙虛的回答:"雖然我沒有能力猜到陛下因為哪件事叫我來,但事前做些准備是必要的." "叫你來還能有什麼其他事情?當然是對光明神族的事."科恩看看在身前站著的尼贊:"前幾天給了你一棟樓,還配了助手,那些都是給你辦公用的,說說看,你都用他們干嘛了?" "陛下交代我的幾件涉及到光明神族的事情,基本上已經處理完畢,都以公文的形式送上去了.分別是神殿紅衣祭司.樞機祭司.光明神族處各一份,相信我們不久之後就能得回應."尼贊小心翼翼的看著科恩的臉色,但科恩臉上卻沒有任何提示性的表情:"除了這些......我並沒有他的事情可做." "不用揣測我的想法,實際上你做的不錯."科恩點了點頭:"你是唯一留在斯比亞帝國的神殿祭司,所以你的位置很重要,無論是誰的公文或消息,都只有通過你才行.順便問一下,你的公文什麼時候能送到光明神族手上?" "順利的話,三十天就可以了." "太慢了.我給你找點事情作,有一封公文,需要你以最短的時間送到光明神族手里."科恩強調:"時間越短越好." "如果情況特別緊急的話,這個時間能壓縮到二十五天."尼贊謹慎的回答:"陛下,這種事情都是人力傳遞,速度受到交通限制,快不到哪里去......最多再快一到兩天." "胡說八道!火燒屁股的急事,等得了二十多天?!"科恩眉毛一抖:"你好歹也是個樞機祭司,難道遇上命在旦夕的事情也要等上二十多天?!" 換了是其他人,一定以為科恩在前面開了一下午的會議,這個脾氣是在漫長的會議過程中積蓄的,想不到其他方面去.但尼暫不是其他人,城門外的異象或許瞞的過其他菜鳥,卻不能瞞過他這個勤于鑽營的候補樞機祭司. "這個......"尼贊很聰明的繞了個圈子:"陛下是遇到什麼煩心的事情了嗎?如果陛下能告訴我,我一定能找到最合適的建議." "還能有什麼事情能讓我煩心?黑暗魔族跑來找麻煩了!很顯然,科恩也沒有打算瞞著尼贊:"這種事情,司比亞怎麼抵擋?必須要立即告知光明神族才行!" "陛下稍安勿躁,容臣想一想......"好半天之後,尼贊埋下的腦袋才抬起來:"陛下,光明神族那邊可能指望不上.黑暗魔族能欺負到待城是為什麼?是這里遠離天堂島嗎?這點距離對光明神族來說其實不算什麼,如果光明神族有心要管這個事,他們早就應該出現了." "你想說什麼就一次說完,我這里容不下說半句話的政治家." "是,陛下."尼贊點頭說:"會不會是光明神族和黑暗魔族他們是先有了交涉?或者是他們在這件事情上達成了默契?光明神族看著司比亞倒楣,以報複陛下退出神屬聯盟和驅逐祭司的舉動......如果是這樣,我們這麻煩可就大了,即便是我們通報神族他們也不會出面......" "他們不出面你很怕嗎?"科恩打斷了尼暫的話:"我說過要神族出面了嗎?" "那陛下的意思是......"尼贊准備好的說辭被生生揭掉,很有些意外. "我不需要神族立即出面,因為這是我自己的事情,事實上,我知道即使我們不通報,神族也會在事後出面."科恩臉上帶著笑意:"我只需要這個正確的消息在正確的時間傳遞到光明神族手里,其他的,,那就隨便他們怎麼折騰了......" "我不明白,陛下." "虧你還在神殿鑽營過."科恩沒有解釋,只是說了事情的細節:"這是一封斯比亞向光明神族求助的急件,具體內容是黑暗魔族垂涎司比亞的疆土,魔族長公主攜魔將對斯比亞皇帝實施[恩澤之門]儀式,第一次交手,意志堅定的科恩.凱達擊退了魔族!但魔族的第二次儀式很快就會降臨......如果在那個時候,光明神族還沒有出面的話,科恩.凱達將以私人身分迎接魔族的挑戰......" "明白了一點,我的陛下."聽到是魔族長公主來找麻煩,尼贊忍不住腿軟了一下,如果前面不是科恩,沒准尼贊就倒下去了. "有些事情啊,表面上你是看不透,可你只要用手指頭去輕輕撥弄一下,就能察覺很多內幕."科恩又是一笑:"再說我已經求援過了,要是抗不住被魔族占了便宜,光明神族也不怎麼好意思問我的罪吧?" "要聽實話嗎?陛下,她們不會不好意思的." "這是一個比方,就算他們問罪,也重不到哪里去." "我覺得神族問罪的輕重程度,那是與陛下本人的魅力掛勾的......" "你不拍馬屁會死啊!?"科恩有點怒了:"到底有沒有辦法傳訊?" "有!既然是這麼緊急的事情,我拼著受處罰,也要違例使用樞機祭司救命的聯絡方法!"尼贊回答的斬釘截鐵:"陛下,其實在神屬聯盟的每一個帝國行省,都游弋著光明神族馴養的神獸,甚至還有統馭這些神獸的神族巡游使,我可以用特殊魔法向他們求援------他們是光明神族的成員,有能力在瞬息間來回比斯大陸與天堂島!" "如此甚好."科恩對尼贊的話沒有一丁點的驚訝:"你去辦吧!" "那......公文呢?"尼贊問. "公文,什麼公文?"科恩反問. "就是陛下寫給光明神族的求援公文啊,沒有公文的話,求的什麼援啊?" "你敢再笨一點嗎?"科恩恨鐵不成鋼的盯著尼贊:"你是侍讀,我是侍讀?皇帝寫公文?你腦袋里裝的是啥?" "謝陛下提醒,臣下明白了!"尼贊被科恩收拾的完全沒有脾氣,趕緊跑到書桌前准備紙筆,一邊寫一邊說:"為了充分貫徹陛下的意圖,我要向陛下申請五十名高級魔法師,還要十名畫師.十名石匠.二十個吟游詩人......我要把這份公文遞交的整個過程畫成圖畫.雕刻在石頭上.變成傳唱的詩歌,讓光明神族無可抵賴......" "你是跟光明神族有仇嗎?"科恩一一答應下來:"進步很快嘛!" "公文寫好,是以帝國內政部的名義寫的,請陛下過目."尼贊吹了吹墨跡,把信箋呈給科恩:"陛下.什麼時候做?這種事最好是晚上,把握大一點." "你先去西門外選好場地,然後等我的信號."科恩看完公文,點了點頭:"時間緊迫,我就不留你吃飯了." 是夜,星光燦爛,涼風習習. 原野上點綴著一簇簇火光,那是盤亙在城外的軍營,遠遠的,還有雄壯的歌聲傳過來. 幾位斯比亞軍方大佬不約而同的在城牆上的空曠處偶遇,相互之間先狐疑的看了一眼,然後就用目光盯住了別人手里拿的包裹. "肉?"."酒?"."柴火?"然後,眾人異口同聲的質問:"你們想干什麼?" 這個答案真的很簡單,一群抱著生肉.燒酒和柴火的人聚在一個空曠地方,還能干出什麼事情來? 只是召集人還沒有出現,于是有人恨恨的問:"禍首呢?" "科恩他說先要陪幾位皇妃吃晚飯,然後才能來我們這邊烤肉."軍法官壓低了聲音說:"大概快來了,不然我們先偷偷的吃一點也可以......" "虧你還是軍法官,如果不是科恩本人在場,在城牆生火是什麼罪名?"近衛軍統領在這種事情上一點也不含糊:"我可不想降級,我家那口子可是喜歡英雄的女人!" "哎,海大膽也變成怕老婆的人了."帝國連絡官歎了口氣,找了個乾淨地方坐下:"還是老大好啊,知道我們喜歡這個調調,特別安排夜間烤肉,這可比摸黑搶老婆有趣啊......" "有完沒完?"莫亞出來打岔:"拿個火炬來,先把調料弄好." "莫亞對食物還是那麼認真啊,真是好習慣."科恩的聲音從拐角處傳來:"別去找了,我們現在就開始生火吧!" 科恩今天夜里沒有穿禮服,而是穿著一身帶大氅的武士服,滿頭黑發隨意紮在腦後,手里提了一柄黑鐵劍,背後還有一柄黑鐵戰刀...... 大家看到他這副打扮,第一個想法就是猜測這混蛋是不是又要跑路了. "應急的打扮,你們不要緊張."科恩笑咪咪的跟大家打招呼:"柴火都堆好了啊,大家請坐,都坐." "我說,真的要在這里生火烤肉嗎?"莫亞輕聲問:"這里可是報警用的烽火台啊!" "不能麼說啊,我們不是生火烤肉,而是在發一個很重要的信號,順便烤肉喝酒.這說明了什麼?這說明我們遇事鎮定,能談笑用兵嘛."科恩搖頭晃腦的解釋完,拿起串好了肉片的樹枝:"趕緊點火吧,我餓了......" "你不是吃過飯了嗎?"軍法官問. "我吃的下嗎?"科恩歎了口氣:"盡安慰人了." 大家沉默不語,莫亞手一動,一點火星飛進柴火中. 霎時,熊熊的火焰升騰而起,把這段城牆照耀的光明無比,也把幾個人的影子拖的長長的. 西門外立即就響起了綿長的吟唱聲,過了不久,一道明亮的有些刺眼的白色光柱筆直的射向茫茫星空------因為城里的人都得到了通知,所以沒有任何人受到驚嚇,反而還從城中各處響起贊歎. "聽說."海大膽把遠眺的目光收回來:"今天下午文官們開了會,改變了很多事情?" "是的." "我來這里之前,我們家那口子研究了很久,老大,你不怪我泄密吧?"科恩搖頭之後,海大膽嘿嘿一笑繼續說下去:"她說這樣子一改,斯比亞的政局就變的異常穩固,變成了一個很有能量的團體,比以前的政體要好很多......但是我很奇怪,老大你既然能在一個下午改變這麼多,為什麼以前不這麼做呢?那不是很省事嗎?" "以前我們不需要這麼先進的玩意,那會給敵人提醒."科恩搖了搖頭:"再說了,你把家里的漏洞都堵上,老鼠怎麼會現形呢?" "那老大你現在這樣做的目的是?......." "看到那個魔法陣了嗎?那是樞機祭司召喚神族的魔法,我讓他轉呈一份斯比亞給神族的求援公文......當然,我們都知道神族現在不可能插手這件事."科恩緩緩的轉動手上的樹枝:"我的目的,不過是在試探神族與魔族在這件事上有多緊密的關系.照我的估計,魔族會在明天早上再次降臨." "然後呢?" "然後就是我個人的事了."科恩微微一笑:"你們看家,我去料理他們." "這話可不好,怎麼就變成你一個人的事情了?"有人不滿的發言:"看不起我們?" "話不能這麼說啊,你們守土有責.不能擅離,或者說,你們在待城做的越好,我就越是安全."科恩專心致志的看著肉片上烤出的油脂:"之所以是我一個人的事情,是因為魔族指名找我,誰能代替我?這種事情,帝國.軍隊真的幫不上什麼忙.我以私人的身分去最合適,也沒有後顧之憂......" "可是......" "我知道,你們心里的話我都知道."科恩抬起目光,對大家點點頭:"當這個皇帝太久了,我丟失了太多東西,我也想這次去找回來......其實前些日子我想了很多,以前惹事生非,除了被環境所迫之外,也有我喜歡刺激的原因在里面.我可以承擔皇帝的職責,但我不應該讓這個職責變成禁錮我的牢籠,我還是我,我是科恩.凱達......" 聽他這樣說,大家就知道科恩決心已定,沒有什麼再能阻止他,于是場面再一次陷入了沉默,科恩的神情堅毅,火光在他的眼中躍動. 沉默中,一個酒壺遞到科恩手上,打開的壺口散發著濃郁的香氣. "烈嗎?"科恩問. "烈!" "好."科恩笑了笑:"我們喝到天亮!"

上篇:第8章     下篇:第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