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0章  
   
第10章

到了晚上,魔法師要提前撤退的消息就在小隊里傳開了。但大家對這個消息並不覺得很遺憾,畢竟很快就能再見面的。 菜鳥們現在要做的的盡量適應自己新的身份,大家都是軍官了呢。聽說這次回去之後,要先去軍部混上一到兩個月,然後每個人都會有很長的假期,回到國內之後更有官職在等著他們,直到下次大戰之前才會重新集結。 坐在寬敞明亮的軍官營房里,別提有多帶勁了。就在這個晚上,正在大家談論哪一天撤軍回家、要給家里人帶什麼禮物的時候,貧血長官推門進來了,一臉的憤怒。 “長官,怎麼了?”浪子還以為又是獎章跟假期的事。 “第五戰區的那幫狗娘養的!”貧血是真的動氣了,他脫下自己的頭盔狠狠的砸在地上,“廢物、雜種——他們真讓人給打跨了!” 所有的人都站了起來,熾色有了不好的預感。 “那我們……” “珈藍小隊保持原來的建制,收拾東西,立即出發!”貧血長官說,“替他們擦屁股去!” “戰爭,不是結束了嗎?” “對我們來說,恐怕沒有。”貧血盯著地面,“准備吧。” 又是打仗,菜鳥們你看著我,我看著你,臉上的表情麻木之極,心中那份能早日回家的喜悅就在這一刻不翼而飛。 突然之間,新的作戰命令下達,持續了好幾天輕松氣氛的營地開始緊張起來。誰願意在回家的前一刻再跑去打一仗?可這是戰爭,人力難以左右的戰爭。沒辦法,軍官們大聲的吆喝著,士兵們抱著裝備四下亂竄。後勤在為遠行做准備,到處是馬匹的嘶鳴;士兵軍官都在往自己身上套著鎧甲,金屬的碰撞聲重新響起…… 偵察指揮所的命令,要珈藍小隊帶領五個其它的偵察小隊,組成尖兵陣形突前偵察。菜鳥們沒有二話,收拾起有些沮喪的心態,搶在其它部隊之前出了營門。治療魔法師的馬車就停在路邊,她們要給即將出發的部隊讓出道路。 女士們認出了他們,在馬車里向他們揮手。 “我們就在你們後面。”瑪利亞壓低了聲音,“很快就能再見了。” “你……”當浪子走過的時候,伊靈兒用關切的眼神注視著他,“—定要小心。” 浪子點點頭,給了她一個微笑。 珈藍小隊帶著其它偵察兵沖在大部隊的前面,騎著馬,沒日沒夜的往第五戰區趕。一路上不斷有新的部隊加入這個行軍的行列,第一、第二、第三、第四戰區都有部隊來,而且全都是功勳卓著的英雄部隊。 這架勢比一場會戰還要大得多,菜鳥們興奮起來,紛紛打聽敵人的情況。 還沒等他們打聽到什麼,前面的部隊就開始逐步進入臨戰狀態,菜鳥們這路分成了幾個小一點的集團,逐漸分散開,有的進入魔屬聯盟一側,有的居然跑去驅趕分界線上的流民。不過珈藍小隊所在的第六斗士團還在向前沖,長官們接到的命令是盡早進入第五戰區中心。 看樣子,斗士團要打硬仗了。 敵軍的情況也發布下來,這股敵人是神屬聯軍的第九軍團,不過他們卻有個奇怪的外號——魅影軍團。 按說,神屬聯軍的編制是一個軍團二到五萬人,最重要的主戰軍團撐死了也不到九萬人。根本不用魔屬聯軍去怎麼多軍隊,一個軍團就能干掉敵人了。 可就僅是迦藍小隊所在的這個集團,就混編了差不多二十萬的精英部隊,相當于第二戰區以前所有軍隊的總數,而他們需要對付的只是敵軍的一個小軍團。菜鳥們都說,這那是打仗啊,這簡直是去屠殺嘛…… 接著,令人精神振奮的消息又從前方傳來,其它部隊的偵察兵已經逮到這個魅影軍團了,他們在逃跑!二十六軍團的輕騎兵是好樣的,他們成功的把魅影軍團逼上了絕路,這個六、七萬人的軍團現在被堵在一個峽谷外的土城里,進退兩難! 一個又一個的好消息,讓菜鳥的心情逐漸放松下來,這一仗真是太簡單了。 因為是突前偵察,貧血長官帶領著風塵仆仆的菜鳥們隨後就趕到土城下,算是整個二十七軍團中最早看到土城的人。 “呵呵,就那牆。”情獸站在馬鞍上了望了一下,以鄙夷的口氣說,“我們不用半天的時間就能打個稀爛!” “你屁股好了是吧?”貧血長官罵著,“下馬搭帳篷去!” 己方三個軍團一到齊,指揮部就命令發起一次試探性的攻擊,珈藍小隊一般不參加這樣的攻擊,也不用參加紮營這一類的勞動,所以菜鳥們就和貧血長官找了一個高處看。 戰斗沒過多久就結束了,試探進攻的二十七軍團雖然損失將近三千名士兵,但卻沒能摸到城牆的邊。對于這樣的結果,菜鳥們覺得有點奇怪,而貧血長官一言不發的站在前面,越看臉色越糟。 “戰斗力很頑強啊,這決不是一般的神屬聯軍。”貧血轉過頭來對菜鳥們說,“都小心,這仗可能要打上兩三天。輪著進攻的話,我們也會上的。” 雖然第一陣吃了點虧,但魔屬聯軍的斗志極為高昂。 還沒到晚上,奴隸軍團就被拉上來了,菜鳥們還專門跑去看了這種以前沒見過的部隊,回來之後,有人形容這種軍團是“規模空前的乞丐群”。 就是從這刻起,不分白天黑夜,魔屬聯軍猛烈的攻擊猶如怒濤,一波接著一波、從來沒有停下來過。 一天、兩天、三天、土城那低矮的城牆巍然不動,反倒是魔屬聯軍一方在城下伏尸遍野……魔屬聯軍從上到下,全都發怒了! 四天、五天、六天、土城在暴風驟雨一樣的攻擊下飄搖,雖然城牆的整體高度降下四分之一,可城牆還是在牢牢的掌握在神屬聯軍手中。 那些神屬聯軍在城牆上跑來跑去,在遠處就只能看到一個個的小黑點。但這些小黑點發揮出了極為頑強的戰斗意志,魔屬聯軍六天的攻擊都無功而返,無數將士倒在土牆下,悲憤的死去…… 魔屬聯軍,瘋了! 七天、八天、九天、魔屬聯軍這邊的士兵一個個累得滿眼血絲、聲音沙啞,可那該死的城牆還是沒破! 對手都是些什麼人啊,神屬聯軍的士兵沒有了給養,一個個全餓得東倒西歪的,可他們就憑借一個小小的土城,抵擋住了無敵魔屬聯軍的腳步。己方兵力數倍于敵、而攻打近十天都沒得手……這是恥辱啊,恥辱!這真是整個魔屬聯軍前所未有的恥辱! 因為部隊傷亡很大,在第九天下午的攻擊中,珈藍小隊第一次被編入了攻擊隊伍里。因為是攻城戰,所以每個菜鳥軍官都帶領三到五名補充兵,全歸貧血指揮。 軍號一響,珈藍小隊跟著大部隊就逼了上去。 指揮所同樣希望這支表現出色的小隊能在今天的進攻中打開局面,魔屬聯軍的士氣需要有人鼓舞。在指揮官看來,這場戰斗已經變得不那麼單純,可以從某種角度解釋為……這是雙方的尊嚴之戰。 戰況之激烈,不是用語言所能描繪。當珈藍小隊真正進入戰線,才知道前幾天在營地所看到的戰況不盡真實,連以前參加過的戰斗仿佛都變成了兒戲…… 城牆下,濃稠的黑紅色液體沁入了泥土,不停的散發出股股惡臭,泥土中半埋著各種人體碎片,瀕臨死亡的傷員在無助的哭號求救…… 城牆上,密密麻麻的羽箭激射下來,中間包裹著檑木、巨石,還有偶爾的魔法打擊。努力攻上城牆的己方士兵接連不斷的被敵人拋下來,連慘叫都沒機會發出…… 一個神屬聯軍的士兵不知怎麼也掉下城牆,當大家都以為他沒命的時候,他卻異常頑固的站了起來,揮舞著手里的戰刀接連砍翻三人,魔屬聯軍這邊過去了三個野蠻人才把他徹底撂翻。 他倒在地下,頭盔滾落——邊,一張消瘦的臉上打著奴隸印記。一直到死,他的眼神都是犀利的,還包含著無比的憤怒。 因為奴隸身份的他,魔屬聯軍付出了三條以上的人命,這結果讓人感到悲哀。 珈藍小隊屬于自由沖擊,沒人為他們指定戰線,也可以前進後退。 當他們前面的部隊剛剛沖到城牆下的時候,土城里連續射出了三個波次的羽箭,射箭的時機、密度都掌握得相當恰當,敵軍指揮宮的應變能力簡直可以用恐怖來形容…… 沖上去的部隊倒了大黴,哀號聲中,士兵成片的倒下去,扛著的攻城云梯也東倒西歪不成樣子。 魔屬聯軍弓箭手躲在擋箭車後面,支持的弓箭射得稀稀拉拉,他們可不敢直接攻擊城牆,羽箭一不小心就會掉在自己人頭上。 貧血也帶著手下躲在擋箭車後面,仔細觀察著戰況。 足有好幾里長的城牆上,只架著那麼二十來架云梯,無數殺紅眼的士兵滯留在云梯周圍,被敵軍成批的射殺,他們射出的弓箭根本就不用瞄准,發石車投出的飛石旋轉著落下來,殺傷力大得超呼現象。 “怎麼辦?”熾色幾步沖到貧血身邊,低聲問,“長官,情況不妙啊,云梯根本運不上去。” “這些架在城牆上的云梯是敵軍故意留下來的,從那些地方是攻不上去的。”貧血看清楚狀況,立即就做了結論,“如果要攻上去,我們必須另架云梯。” “後面有云梯。”浪子在另一邊喊,“就是運不上來。” “我們去運,至少要用三具同時架設在一處,我們才有可能沖上去。”貧血下了決心,“我們來打頭陣,跟緊了!” “是!” 貧血知道僅憑自己一個小隊是攻不上去的,趕緊又串聯了其他小隊,一通大吼,所有偵查小隊都飛奔過來抓起云梯。內層是扛著云梯的人,外面是舉著大盾牌的補充兵,再外面是一群苦命的奴隸兵……一個奇特的攻擊組合就這樣形成了。 貧血看准機會,大喊了一聲,“為了聯軍的榮譽——殺!” “殺——” 護著幾十架云梯的偵察兵部隊在兩個攻擊波次之間沖了上去,偵察兵的腳步敏捷,指揮靈活,前方地形又比較開闊,再加上城牆上下正在激烈的鏖戰,照顧他們的敵軍弓箭手不是很多…… 居然讓他們沖擊得手了!

上篇:第9章     下篇:第1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