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尾聲  
   
尾聲

土城里,暴雨傾注,卻絲毫不減戰斗的慘烈。 殺!除了揮動自己手里的武器之外,沒有更多的動作。 路?沒有拷盛韘慷尤橝挼茷叡硫傽j惱蟮乩锫掖堋? 在“哎呀”一聲之後,情獸又不見了,當墮落找到他時,他正跟一個高個敵人抱成一團掉進一個陷阱,一柄折斷的長槍把他們穿在一起,怎麼拉都拉不開。 情獸,一句話也沒留下…… 熾色已經沒有了淚,沖在前面開路,浪子硬拖著墮落離開那里,因為墮落說什麼都不放開情獸。 到這個時候,迦藍小隊還剩下三個人,浪子、熾色、墮落,其它人一個個的消失,一個個的在他們戰友的眼中消失,這三個人的心都差不多麻木了。 “殺啊!殺出去就有希望!”浪子大聲給另兩人打氣,手里的戰刀連揮,又砍翻兩個敵軍。 可他們是在土城內作戰,絲毫不知道土城外面發生了什麼事。 在外面,神屬聯軍不知用什麼辦法策反幾個奴隸軍團,十來萬奴隸們同時造反,正沖進營地殺守軍,同時,神屬聯軍的援軍也出現在魔屬聯軍營地後方。 酣戰之中,大批的羽箭從天而降,其中有一支射倒了熾色。浪子趕緊把他拖到一堵牆後,墮落也舉著一面盾牌護著他們, “振作啊,沒事的!”浪子嚇壞了,拍著熾色的臉,“沒事吧?” “沒事。”熾色一狠心,伸手拔出大腿上的箭,“我還死不了。” “好、沒事就好。”浪子這才放下心,嘴里對墮落喊,“墮落快過來蹲著。” “我……我……”小狼人靠在牆邊,聲音有點奇怪,“那個……我……” 浪子轉頭看著去,站在牆角的墮落,好胳膊好腿。 “怎麼了?” 墮落紅著臉,張了張嘴卻沒說出話,然後無力的跪倒在地,背後斜插一支黑杆白羽的箭。 把墮落小心翼翼的拖到牆後,淚水又一次模糊了浪子的眼睛,而熾色就開始咒罵一切能咒罵的東西。 “我,我沒事吧?”墮落小聲的問,“我就是背後有點痛。” “沒事,沒事的,你怎麼會有事呢?”浪子抱著墮落,盡量溫柔的說,“你就是在牆上蹭了一下,一會就不痛了……” “可是……可是,有點熱呼呼的東西。”墮落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在流動……” “汗,那是汗呢。”浪子心痛如絞,可臉上還擠出一絲微笑,“墮落這麼勇敢堅強,打了一天了,怎麼能不出點汗呢?” 箭雨停止了,敵軍摸了上來,到處都是屠殺傷員的聲音。熾色也不罵了,撕了個布條綁在自己傷口上,然後爬到墮落身邊。 “渴了吧墮落?”熾色微笑著對墮落說,“我去給你拿袋水來。” “不用。”墮落有些急切的回答,“有敵人。” “聽聽看,我們的部隊正在反攻呢!”熾色嘿嘿笑著,“放心吧,一會我們就回營地,我們都會沒事的,我們回家……” “回去,我們都回去,我們還要給蘭斯洛特的孩子送信去呢,”墮落小聲說著話,臉色紅得怪異,“我勇敢嗎……我勇敢嗎?我……真能獲得軍部的稱號嗎?” 熾色不敢再回答這個問題,幾步跨出去,和沖到近前的神屬聯軍殺成一團。 “能……我保證……”浪子溫柔的回答墮落,眼角余光瞟到熾色砍翻第五個敵人,熾色是在盡量拖時間。 “真、真好……”,墮落輕輕呼喊著母親的名字,終于在浪子的欺騙中完成了最後一次呼吸,平靜的閉上了眼睛。 “雜種——你們這些雜種啊!” 浪子抓起旁邊的長劍,沖出去和熾色並肩砍殺,“我殺光你們!” “活的活的!兩個活的!” 一群群的敵人圍上來,浪子和熾色背靠著背,默契的進退著,自己的生死現在已經無關緊要了…… 殺!為墮落、為情獸、為所有的人! 一刀一個,一步一命! 兩人苦苦的支撐著,周圍敵人一個個躺下,腳邊足足堆了三十具尸體。 他們不知道,自己是這場戰役里、三十萬魔屬聯軍中最後兩個還在戰斗的士兵,連很多遠處的敵人都圍過來看這最後的戰斗…… “是軍官呢!”剛剛還是自己人的奴隸軍團士兵們叫嚷著,“斗士團的,抓活的換賞錢啊!” “抓你媽換賞錢啊,還當你在魔屬聯軍呢!”幾個神屬聯軍士兵摸樣的人沖過來喝罵這些人,“停下!還准備在這死幾個?准備弩箭!” 圍住浪子和熾色的敵軍散開,數十把強弩齊刷刷的舉起來,對准了疲憊不堪的兩個人。 “操!”熾色看了浪子一眼,嘴里罵了一句,“這麼死真他媽不值。”浪子苦澀一笑。 “發射!”鋒利的弩箭射穿了盔甲,箭頭深深的鑽入肉體,浪子終于知道了那些被自己射中的敵人當時是什麼感覺……在這一瞬間,他覺得這挺公平。 兩個人被倒拖著,丟到魔屬聯軍的傷員堆中,在陣陣呻吟聲中,兩個人還在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 “沒想到……這仗是我們敗了。”熾色一陣劇烈的咳嗽,“墮落他怎麼樣……” “很平靜,很安詳……”浪子說,“可我、可我不知道到底是我在騙他,還是他在騙我……” “我也想安詳一點,噗——”熾色張嘴噴出一口血霧,然後急喘了幾口氣,“當然了,我是說如果可能的話。” “你的賞金……有多少錢了?”浪子問,“都借給我。” “為、為什麼?” “如果有人欠你東西的話,你就不想死。”浪子解釋說,“而我呢,我是欠著別人的東西才不想死。” “呵呵……呵呵呵呵……”熾色大聲笑起來,笑著,笑著,然後就沒了聲音…… “這下你安詳了,待會見吧熾色。”浪子懶洋洋的說,“可誰他媽的來給我說笑話?” 幾個敵軍軍官走了過來,身後跟著帶斧子的士兵。 “這有個斗士團的軍官。”一只腳踏上了浪子的胸口,“雜碎,你叫什麼名字!” “浪子。”浪子覺得這軍官挺好笑的,“我是漂泊天涯的、自由自在的浪子。”· “有不少獎章嘛。”軍官的笑容里帶著點邪,“殺了不少人?” “不殺人,只殺畜生。” “同行啊。”這軍官也不笨,“就從他開始,他叫浪子!” “什麼事?”又一個軍官帶著衛兵走過來,看這規模,應該是個很高級的軍官。 “莫亞長官好!”先前的小軍官立即立正、行禮,“正要執行科恩長官的命令,把所有的魔屬聯軍傷員四肢砍掉,讓他們慢慢死!” “是這樣。”那個名叫莫亞的軍官轉頭看著浪子,“看起來你跟我一樣的年紀,要不要我給你一個痛快的?” “不用你假好心……”浪子表現的很有骨氣,“操!” 莫亞阻止了要上前收拾浪子的衛兵,問了浪子一句難以回答的話,“聽你這句話,你倒是真好心了,你為什麼來打仗?” “這還用問,神屬魔屬,我們本來就是敵人。”浪子冷笑著回答,“你們殺了我所有的戰友……” 莫亞憨厚的臉上淡淡一笑,魁梧的身體蹲了下來,“你的戰友死了,但在那之前呢?你殺過人吧,那又是為什麼?” “反正是打仗,你們又能好到那里去?”浪子的頭腦還算清晰,“不是我殺你,就是你殺我……” “錯,我們殺人是沒得選擇,我們要活下去。而你不同,魔屬聯軍的作為,你應該心里有數。”莫亞說,“你的戰友死了你傷心,我的戰友死了難道就不傷心了嗎?這里的士兵,那一個身上不是背負著仇恨?” “操……”浪子無法回答,但又不甘心認輸。 “這仇恨是誰造成的?這戰爭的意義何在?你根本就沒想過。我們是為活下去而戰爭,你們是為了戰爭而戰爭,所以,我們跟你們不一樣。”莫亞站起來,轉身對其它人說,“執行吧。” 浪子還在體會著這位軍官的話,身體己經被拖出去,他才對拖動自己的士兵一笑,那士兵就迎面一口唾沫吐他臉上。 “你這魔屬聯軍的雜種!為了我可憐的父親——!”這士兵舉起了斧頭,呼的一聲砍下來!浪子左臂一涼。 “為了我可憐的妹妹——!”士兵的斧頭再次揮動。浪子右臂一涼。 “為了我那沒滿月的弟弟——!”士兵又輪起斧頭,淚流滿面。浪子左腳根傳來震動。 “為了我慘死的全家——!”斧頭落在浪子右腿上。 “你們這些雜種……”那行刑的士兵丟開斧頭,蹲下身子嗚咽著,“你們殺了我的全家……” 有軍官過來安慰他,拍著他的肩。浪子的眼睛睜得大大的,在生命的最後時光,他終于懷疑起這場戰爭的目的。 因為魅影軍團最高指揮官一句話,數萬魔屬聯軍的傷員被砍去四肢。這些原本驕傲的魔屬聯軍士兵變成了等死的傷員,有人哭泣,有人呻吟。 浪子躺在地上,已經感覺不到什麼痛苦,他的血液正緩緩的、不可阻止的流淌著……在這彌留之際,第一次彼他射死的那個年輕人的眼神又出現在他腦海里。 原來,那個年輕人是在看天空的白云,那自由自在映襯在蔚藍天空的、一朵朵純潔如雪的浮云啊……魔族,神族,我操你媽…… 但並不是所有的人都在這樣想,傷員中逐漸響起一陣微弱的禱告聲,這聲音逐漸擴大,蓋過了痛苦的呻吟,也蓋過了絕望的哭泣。 “主宰一切的黑暗魔王啊—— 我們時時以我們侍奉的君主而自豪,永永遠遠歌頌你的名號。 我們頌揚你,因為你救我們。 當仇敵前來攻擊我們,他反而跌倒斷氣。 雖有大軍向我們進攻,我們的心毫不戰栗。 我們可昂首抬頭,卑視我周圍的仇敵;要在他的帳幕給你獻上歡樂之祭,黑暗魔王,我們的君主啊,我們將在仇敵的祭台上頌唱贊美你的禱詞……“ 無數人在這此起彼伏的禱告聲中合上雙眼,表情幸福而滿足。 因為他們知道,他們將成為傳說,他們將成為英雄,他們將激勵下一代青年無畏的戰斗。 可比斯大陸的天空依舊蔚藍,云朵依舊潔白,山岡依舊青翠,河流依舊流淌,這一切都不會因為神魔大戰而有所改變。 冷靜的貧血。 堅強的熾色。 沉穩的浪子。 羞怯的墮落。 樂天的情獸。 厚嘴唇的巴哈姆。 愛用心機的克萊伯。 還有西蒙、庫克斯、愛德蒙喀戎,以及所有的菜鳥們…… 但願這藍天、這白云、這山岡、這河流,都能記得他們…… 永遠記得這群快樂的青年…… 永遠記得珈藍小隊…… …………

上篇:第11章     下篇:第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