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2章  
   
第2章

雖然神殿和魔殿的祭司們常用主子的武力威脅各國,但在事實上,無論對手是誰,神魔兩族成員親自動手的機會都很少。他們的羽翼掩蓋了整個比斯大陸,他們的威名泌到每一個人的內心,只要兩族成員現身,哪怕什麼都不做,也能化解絕大多數上在醞釀中的攻擊——如非必要絕不使用武力,這已經成為天經地義的事情。 即便是互相敵對的神魔兩族,他們之間產生實質性沖突的次數也不多,因為普通的神魔成員,例如魔將這一類是沒有權力和膽量挑起沖突的,公主級別的成員當然可以,但她們的數量卻很少。唯一的例外可能就是科恩,也不好說他是幸運還是不幸,反正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小流氓,都被神魔兩族成員打習慣了。 所以,對長公主這種身分的魔族來說,與他人爭斗的機會更是少之又少,除非是神族長公主那樣的宿敵。而現在,她卻被一個並非是神族的對手硬生生的打退了一步!就算是普通魔族,這樣的情形也會使之感覺大失顏面,更別說是黑暗魔族的長公主。 這與肉體上的痛楚無關,而是一種觸及靈魂的刺激,她可是能夠驅使魔將、能令數千魔族心驚膽寒的長公主殿下,被人擊退,這簡直是她的奇恥大辱!就算在事後把對方銼骨揚灰都難解心中之恨! 她應該憤怒,應該帶著一種高傲、殘忍的微笑去反擊,用冰寒利刃一分分的撕裂對手,讓對方生不如死才對! 但是,芙莉格•伊薩伯安特卻沒有這樣做,她只是輕輕抬起手來,拂去胸甲上的幾絲劃痕,直視對方的目光中反而帶著幾絲溫柔,這是魔族長公主從未在別人面前顯露過的表情——如果有其他魔族成員在場的話,怕是要嚇得失聲尖叫。 “你看,就像我們第一次相遇那樣,我又低估你了。”回溯過往,芙莉格的嘴角出現了一點笑容:“你還記得嗎?在那片被降臨儀式毀掉的森林中,第一魔將把你拉進了恩澤之門,我坐在冰冷的權座上,看著你一步步的走過來……” “你就是穿著這套神佑騎士的盔甲,腰里掛著兩把彎刀,嘴里還叼著一條草根……你有比我還要冰冷的眼神,比我還要剛強的性格,甚至在面對我的時候,你的意志也能穿透黑暗魔族的屏障,直達我的內心! “我沒有跟你說過,我當時就在想,如果還要為人類找一個存在下去的理由,那就只能是因為有你存在……因為有你,所以人類變得有趣,變得鮮活,不再是只有陰暗和齷齪……” “雖然你沒有名字,但我卻記得你每一個綽號:無痕雙新月、朱紅十字星,這兩個是你扮作強盜和殺手時的綽號,源自于你的獨特武技。冰寒之瞳、絕塵騎士,這是你扮好人時的綽號,源自你的眼睛和飄逸的身影……”芙莉格都忘記了要還劍入鞘,就這樣一步步的走過去:“還有,就是……” 對方一步步後退,眼看無法保持距離,終于縱身飛退。 “別走!”輕喝出口,芙莉格身影一動,已搶到他身側,“嗆!”的一聲仗劍將他攔下:”這麼多年了,你這打不過就跑的習慣也沒有改變,就算跑,也得換一個方向吧?首任神佑騎士,首任殺戮之魔,不應該在同一個對手面前兩次使用同一種戰術。” 芙莉格的話還沒說完,被她叫做“雙首任”的男子就爆起氣勢。全力攻擊!與之前不同,他的攻勢就像是一座大山,向著芙莉格壓過去——兩柄彎刀割裂空氣,刀身震蕩開的散亂氣流左右回旋,充斥在他與芙莉格之間的這段距離中,並將周圍一半的空氣燒得火熱,一半空氣凍得冰寒! 刀劍相交,“叮!叮!”聲響,滿場蕩起燦爛的火星。芙莉格足尖輕點地面,飄飛的身體輕若柳絮,就在他暴風驟雨般的攻勢中翩翩起舞。劍如流水,纏綿溫順,雖然毫不著力,卻能每每點中他彎刀的力竭之處,使之沖不破。走不脫。 男子只得重組攻勢,兩柄彎刀全力直刺,含憤之下,舍命強攻——在這個瞬間,他的攻擊甚至在視覺上扭曲了空間,封閉了聲音的傳導! “當!”的一聲巨響,這次是“雙首任”被震得後退一步。 “一如以前,在面對你這種強度攻擊的時候,即便是我也無法完全掌握好力度。”芙莉格收劍于身後,帶著些自嘲的微笑說:“算上這次,我已經在你手上失誤兩次啦,你可曾記起我上次失誤後說過什麼話嗎?” 看她的表情神態,哪里還是一個生殺予奪的魔族長公主,分明是情竇初開的少女模樣! 男子喉間擠出了一聲帶著蔑視的低沉吼聲,旋身再攻! 銀亮的光團里,兩截刀尖上下翻飛,急速掠過後留下的殘影重疊起來,猶如一朵盛開的蓮花,兜頭罩向長公主——收起光翼的芙莉格向左踏步,優雅地用手中長劍將攻勢化解,不帶一點凌厲的殺氣,就像是在跟他練習一樣。 “停手吧,這麼多年沒見,我們一起說說話不好嗎?”芙莉格忍讓著,一連擋住他十多次劈砍:“你的攻勢里帶著殺機,你還在生我的氣對不對?對于那件事情我一直很內疚,但我當日真的沒法去幫你……你要相信我,當你失敗的消息傳來時,我很後悔!” 男子唯一的回應,是更激烈、更直接的攻擊,越來越猛烈的氣流逐漸從刀尖溢出,雖然無法在兩人附近造成損壞,卻把戰圈外的地面劃得支離破碎! “你真的不肯相信我嗎?我都已經如此低聲下氣的請你原諒了……”芙莉格嘴里說著話,原本愧疚的臉色已經變得有些惱怒,之前充滿柔情的眼神中,逐漸出現些許凌厲:“難道說你已經忘記我了?忘記在我們身上發生的事情了?” 可惜在男子冰晶一樣的瞳孔里,沒有任何改變。 “說話!”不知此情此景讓她想到了什麼,總之,芙莉格握劍的手指一緊,隨著一聲厲喝,她突然轉守為攻! “回答我——你這小小人類,竟敢蔑視本宮!” 芙莉格的語氣越來越冷酷,表情越來越猙獰,手上的速度越來越快。終于光華一閃,劍芒爆出三臂之長! 男子勉強擋住前面的攻擊,最後雙刀盡斷,“砰!”的一聲跌落在遠處的塵埃中。 “我……”長公主呆了一呆,驚叫一聲,丟下長劍:“是你不回答我,我才生氣的!這是你自找的……你,你快起來吧,我不怪你了……最多,我讓你走……” 男子面孔朝下,一動不動。 “你不要再裝死了,我不會再上當的,都說讓你走了,你看,我都丟下武器啦!你快起來,不要嚇唬我,再不起來,我可生氣了!” 芙莉格小心翼翼的靠近,也不知她這樣的身手,還會怕他什麼…… 然而,任憑她說什麼,地上的男子還是紋絲不動,連呼吸的跡象都消失了。見勢不對,芙莉格連忙俯身下去抱起了男子。 他臉色蒼白,分明生機已絕。 “原諒我,我是一時控制不住,我不是故意要傷你的!”堂堂魔族長公主,竟然急得哭了出來。 她當即手按盔甲,把最高端的急救魔法灌輸進去——只聽“啵!”的一聲,男子的臉上裂開幾道口子,原本平滑的皮膚變成無數碎片飄飛而起,就像雪花那樣消融在陽光中。 “又……又讓你給跑了,我還真是笨啊!”長公主啼笑皆非,丟下手里的盔甲,看著遠方喃喃的說:“不過下次再見的時候,你就要小心了,就算我不再為難你,神族長公主也不會放過你的。” 想到神族長公主,芙莉格臉上浮起一片陰霾,收回長劍後手腕順勢一轉,彈出一點火星,將地上的盔甲連金屬帶寶石燒成汁液。然後,她擦擦眼角的淚痕,在轉身的那一個刹那,已重新拾回魔族長公主的身分。 向前邁出的步伐在中途停住,芙莉格的神情變得有些猶豫,像是有什麼事情難做決定,手指微微收放,心中思緒翻湧。終于,她察覺自己再也無法保持平穩的心態,只得一跺腳,匆匆向遠方待命的魔將們發去一道神識,逕自回到了自己在地獄島的宮殿中。 斯比亞帝國,待城。 已經三天了,從科恩•凱達踏進恩澤之門到現在,待城內外都處在一片寂靜之中。 在這個新建的帝都里,上下數十萬人都是在科恩的羽翼下成長起來的帝國精英,而在緊要關頭,他們卻有心無力,根本幫不上皇帝的忙,讓陛下獨自去面對危險,這種事情對有血性的人來說,實在是一種莫大的譏諷。 陰郁而壓抑的氣氛彌漫著,讓每個人都戰戰兢兢。從將軍到士兵,說話走路時都盡量小聲,生怕會因為自己的一個不小心而影響到科恩的安危。至于自己的行為與這個結果之間有什麼邏輯關系,沒人想過要去弄明白,這就像是在黑暗的虛空中祈禱,既看不見祈禱的對象,也聽不到自己的話語,完全是一廂情願的寄望。 普通人都是這樣的心態,科恩身邊的人們當然就更加焦急,但身分和職責卻不允許他們或她們流露出自己的真實情感。帝國的運轉維系在這些人身上,這是承載著科恩和大家夢想的帝國,就像科恩所說的那樣,只有這個帝國保持強大,他才能安全。所以,公文依然在她們手里批閱,軍隊在他們指揮下按部就班的駐紮換防,甚至連一日三餐都不能出錯! 好不容易處理完手上的事情,科恩的手足們輪班駐守在城門上,目不轉睛的觀察著恩澤之門,希望能在第一時間看到科恩從里面走出來,這樣的望眼欲穿對他們來說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以前好歹還有人在他身邊,而現在是科恩獨自一人去面對黑暗魔族,怎能不讓人憂心忡忡? 或者從其他人的角度來看,科恩並不是一個稱職的皇帝,他從不關心國事細節,更不會事必躬親,經常落跑還喜歡給別人添麻煩……但沒有人能否認,他是一個知心、而且值得以性命相托的人。沒錯,他就是那種讓人在背後恨得牙根發癢的混帳,但真正面對他的時候,卻讓人再也無法對他生氣。 帶著典型的木訥表情,莫亞站在城頭,目光直視半空中的云團,大拇指有一下沒一下的擦著劍柄。 莫亞身邊的人,就是未來的矮人族長瓦地,這時的瓦地脫去了上衣,露出上半身結實的肌肉,“吭哧、吭哧”的磨著一柄戰斧,彷佛精力無限。 但湊到近處看的話,就能發現這個矮人的雙眼里翻騰的憤怒。 因為環境的關系,在表達情感的方式上,異族人與普通人有些不一樣。針對這件事,城牆下面有人倒立了一下午,還有的人用匕首在身上刻圖案,甚至有人挖坑把自己埋起來……跟這些人相比,瓦地磨斧頭真的不算什麼。要知道,就連那位冷漠到極點、天塌下來都懶得瞟一眼的烏鴉,這三天也沒吃沒喝,在宮門後面橫劍靜坐,像是中了石化魔法。 “有變化。”微風吹起,莫亞目光一抖,瞳孔微不可察的收縮了一下:“顏色變淡了。” 瓦地猛地彈起,兩柄戰斧直接砍在箭垛邊沿,呲牙咧嘴的向上看去——半空中的云團減慢了旋轉的速度,原本最黑的中心部位,顏色已經開始改變,似乎云團的厚度已經變薄了,下面的恩澤之門也有些變化,細小的閃電扭來扭去,光幕不住蕩漾。 “搞什麼把戲!”性格爆烈的矮人有些抓狂,沖著遠方喝罵:“有種出來跟我打一場!” “先不要急躁,是什麼變化還不好說。”莫亞拍拍瓦地的肩膀,另一只手卻把配劍握得更緊:“傳令官,讓部隊准備,聽我的命令,准備開城門。” 莫亞說完這個命令,掠過城頭的風就大了起來,吹得數十面旗幟“嘩嘩”亂響。 很快,城牆下就傳來輕騎指揮官略帶沙啞的聲音:”全體注意——上馬!” 盔甲摩擦,戰馬噴氣,在一陣雜而不亂的聲響里,整齊排列的輕騎兵們靠近了城門。接到命令的精靈們伏低了身體竄上來,安靜地側身躲到了箭垛下,一個個斜提長弓,手里扣著魔法箭。 最後,傳令官小心翼翼的小跑過來:”報告長官,全准備好了!” 莫亞微微點頭,正待下達新的命令,卻發現了恩澤之門那邊銀光一閃,正中的光幕已經不見了,抬頭一看,發現云團的邊緣已經模糊:“不好,云團在消失!魔法師呢?這是怎麼回事?” 與此同時,守在宮門前的近衛軍官看到了遠方打出的旗語,于是帶著云團發生變化的消息,飛一般的沖進了宮門——情急之下,這位軍官沒有按照慣例跑右邊,只是繞過了盤腿坐在宮門後的烏鴉,就直接順著正中間的通道沖了進去。 急促的腳步聲遠去,烏鴉微閉了三天的眼睛才稍微睜開了點。 其實在城門外的云團開始變化時,他就察覺到有強敵靠近,但烏鴉性格冷僻,絕不會跳起來大叫大嚷,如果不是因為某些令他牽掛的人就在身後的宮殿里,他才懶得睜眼。 算了算時間,烏鴉把橫在腿上的長劍放到了身側,從懷中摸出一個銀壺,扭開蓋子聞了聞,最後以一臉波瀾不驚的表情,試探著喝了一小口。 火辣的感覺在口腔里彌漫開,他的眉頭馬上就擠成了一團。手一緊,銀壺被烏鴉捏成了不規則的銀片,里面的液體也被強行灌進了嘴里!再聽“咕!”的一聲,他就硬生生的把這種被稱為“烈酒”的東西吞進了肚子! 做完這些,烏鴉長身而起,把頭盔胡亂套上,握劍的手指一按機簧,讓劍身彈出了一點——這不是出于謹慎,而是身體的自然反應,他已經記不得自己曾幾何時也用這樣的方式戒備過,他只能肯定自己在面對未知強敵的時候,偶爾會這樣做。 可是,為什麼這種重要的記憶卻是若有若無?為什麼記不得誰勝誰負?為什麼完全想不起對手的任何事? “轟!”的一聲悶響! 之後氣流凜冽,碎屑亂飛,宮門上巨大的橫杠被撞成三截! “轟!!”另一聲更為響亮的撞擊聲傳來,兩扇沉重的皇宮大門左右蕩開! 金屬門面被砸出一個巨大的凹痕,紫色的電流在銅釘上亂竄,發出“滋滋”的雜音,頂上的磚石也在不斷的往下掉——透過大開的門洞,可以看到站在門外的一班近衛全數倒在地上,一個個像是被雷劈過一樣,口吐白沫、手足抽搐! 殘破的大門後面,烏鴉站在這片狼籍之上,身形不高不矮,姿態不前不後,卻很是紮眼,讓對方覺得意猶未盡,覺得自己的攻擊不盡完美。于是,另一個紫色光球立即從凡人大道上飛出,越過寬闊的廣場,拉出一道不太明顯的拋物線,觸地點雖然不是在烏鴉腳下,卻一定會從他胸口穿過! 烏鴉踏出一步,長劍直指正前方的紫色光球,然後微微把手腕一震,劍鞘就飛了出去——所過之處飛沙走石,直接從飛來的魔法球正中穿過,硬生生打散了這個魔法不說,還在凡人大道的盡頭處爆裂開來,五色繽紛的火星中,對手終于顯形,三柱旋風飛速的撲向宮門! 門外倒地的近衛軍早就被強烈的氣流吹開很遠,紛紛被趕來的袍澤救下,現在這里空蕩蕩的,正是個打架的好地方。 長劍在手里蕩了蕩,烏鴉輕輕踏出一步,身體就堵在了宮門正中。

上篇:第1章     下篇:第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