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3章  
   
第3章

毫無疑問,烏鴉是個眼高于頂的人,他肯擺出這樣一個姿態,說明他對敵人的戰斗力有很高的估計,但比較遺憾的是,即便如此,烏鴉還是有些低估了對手。 那三柱旋風還未刮到近前,一股令烏鴉感覺很熟悉的威勢就撲面而來——答案閃過烏鴉的腦海,來的是黑暗魔族! 心跳加快了,烏鴉的嘴角微微牽動,這是嗜殺的表情。左手在身前的空中一抓,另一柄長劍就出現在他手里,之後兩手一錯,用長劍的刃口拉出一溜紅色火星,與一般情況不同的是,這些火星並沒有一閃而逝,而是越燃越耀眼,紛紛被力量強大的旋風卷了過去。 對方嗅出蘊藏在這火星里的危險,沖擊的勢頭緩了一緩。趁此先機,火星之後的烏鴉騰身而起,中途用腳尖輕點地面,身體臨空,居高臨下用綿綿劍勢把三柱旋風都圈了進來! “鏗鏗鏗鏗鏗!”一連串撞擊聲響起,烏鴉的長劍與近乎透明的旋風撞在了一起! 雖然每一次撞擊都是實實在在、有聲有色,但在旁人眼中,他卻是在跟幾件看不見的武器搏斗,沒有對手的影子,也無法得知對手的攻擊軌跡,連對方兵刃的長短都不知道——這是一場多麼凶險、多麼不公平的戰斗。 這短短的幾息時間里,在烏鴉身後,無數宮殿近衛為他捏著冷汗,而烏鴉本人卻絲毫不受對方隱形的影響,攻守自如,收放有度,出劍時機拿捏的再合適也沒有了,無論那旋風怎麼分進合擊,也沒有能把他逼進宮門里,最後只能勉強形成一個包圍事態! 而被包圍的烏鴉,他整個人就好似一片翻飛在風中的雪花,正隨著風勢翩然而舞,那副沉重堅固的黑鐵盔甲像是沒有重量的紗衣一樣,沒有能影響他的飄逸和靈動。 對方彷佛開始急躁,“咻!”的一聲,第一件武器終于顯影出來,那是一柄造型奇特的長刃,雪亮的刃口上紫電環繞,以一種匪夷所思的速度向著烏鴉的後腰砍去! 眾近衛正待驚叫,又是“嗡!”的一聲異響傳出,一支長槍槍頭在他身前憑空出現,銳利的槍尖游弋著,封死了烏鴉的閃避路徑——最後,兩柄彎刀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他頭頂,無比陰損的迫近! 冷哼一聲。烏鴉震斷了左手長劍,碎片向上方飛射,然後旋身把手腕一轉,右手的劍身搭在後方的長刃上一拖,瞬間就詭異的與對方互換了位置。 長刃失的,彎刀翻轉,唯一沒有被破的長槍也要避開同伴的身體,而這時的烏鴉君卻又閑庭信步一般的繞了回來,途中左手又是一抓,重新成對的長劍接連次出,每一劍都端端正正的刺在對方的槍頭上,刹那間火星繽射、脆聲連珠…… 那槍頭如遭電擊,一連震顫了十二次之多,最後再悶響聲中炸成了一團粉末。 一氣喝成的攻擊完成後。烏鴉收劍靜立,但那漫天閃耀的火星並未消失,反而還圍繞著他的身體緩緩飄動,將他的身影襯的俊美無比。 “好!”大門內。宮牆上,無數觀戰的近衛同時發出一聲震天響的喝采!不少人在這一刻已經把烏鴉視為天人,一個可以與皇帝陛下並駕齊驅的人! 烏鴉側身轉頭,冷冰冰的目光一掃,後面立時恢複到一片寂靜中。 在戰斗中途,這個讓目光脫離對手的動作應當是一個致命的錯誤,更別說他現在是處于被強敵環繞的狀態下,一絲一毫的分心都會成為失敗的先兆,甚至還會付出生命的代價!但烏鴉終究是烏鴉。他就是要用這樣的舉動向對方傳遞一個訊息,為他接下來的行動打好基礎。 “隱形狀態,只能發揮你們一半實力”,轉回頭來對著圓地旋轉的風柱,烏鴉開口,每一個吐詞都很清晰,語氣平緩,沒有一點起伏:“想走出待城,你們就只有露臉出來。” 烏鴉的話說完,位于他正前方的旋風開始減慢速度,布滿紫電的長刃再一次顯現,凝地一凝,就緩緩的伸出旋風之外。刃身依次前移,精細的花紋,猙獰的手柄雕刻,直至握柱長刃的纖纖玉手…… 最後,一副華麗的盔甲完全展現在眾人眼前,炫麗的光華令人驚歎。 頭盔上有高挑的盔纓,有一對造型俊美的飛翼,正額間鑲嵌著三顆純黑寶石。其下那張原本漂亮的無可挑剔的臉,此刻卻糾結著驚訝、憤怒、疑惑的表情,很不好看……揚了揚眉,她對烏鴉露出一個透著殺意的冷笑:“你,准備怎麼阻止黑暗魔族出城?” “不要問他。”烏鴉沒有回答,反而是她身後傳出一個渾厚的男性聲音:“問我!” 在魔將身後的平凡大道上,一面高大的軍團旗幟飄揚著,在旗幟下方,一位體型魁梧的將領坐在戰馬上,頭盔掛在鞍側,表情不怒自威……他就是近衛軍最高指揮官,海爾特中將! “呼——”的一聲,持雙刀的第三魔將出現在掠後位置,嬌笑中說:“好,那我就問問你,你有什麼本事阻撓魔族出城?” 海爾特中將手指地面:“這條道路。叫凡人大道。身為凡人,我們所擁有的東西並不多!但職責當前,我們早有獻身的准備!”然後傲然抬頭:“新兵軍團——進入陣地!” “新兵軍團。”第三魔將笑的都快直不起腰了:“斯比亞就准備派新兵來阻止我們?” “進入陣地!” 凡人大道兩側,在嘹喨的命令中,整齊的腳步聲、盔甲摩擦聲同時響起,隱藏在建築後面的軍隊在旗幟的引導下,前後分成幾十路沖入大道,長槍如林,戰刀出鞘。 “停步——面向敵軍!” 一聲令下,近萬人齊聲回應,同時將身體轉向。手持武器的戰士們黑壓壓的排列著,使用了最緊密的隊形,足足有一個軍團的斯比亞近衛軍。 “結陣!”轟然聲中,前後九道盾牆連綿高聳,每三道為一組,層層相疊。重重上升,其間露出的無數箭頭正閃出徹寒入骨的光亮——陣線隱帶曲線,是一個攻守兼備的陣型。 無論官職大小,全部軍官都站在所屬部隊的盾牆前方,就像他們的長官一樣! 魔將的笑聲持續著,在整齊的隊伍中,卻沒有一個士兵覺得羞愧和不安,提槍的手紋絲不動,持盾的臂堅定有力,前排軍官的目光直盯著對手的武器,根本就不似初入行伍的菜鳥。 “荒唐!本魔將多年未開殺戒,從不介意殺個血流成河!”笑聲中斷,第三魔將出聲喝斥:“但斯比亞覺得這些人夠本魔將塞牙縫嗎?這種狂妄無知的輕視,給了本魔將充足的理由來毀滅這個城市!” “力量強大的黑暗魔族啊,這可就是您的誤解了。”魔將的聲音才落下,就有一個語氣溫和的男子接過了話:“在解釋這一切之前,請允許本人先做一個自我介紹——本人是天堂島光明神殿樞機庭的候補樞機祭司,世俗名尼贊,樞機庭賜名正直之輝!” 海爾特中將不知曆經了多少生死搏殺,才能有今天面對魔族時的這份冷靜,但其他人在這個場合中氣十足的說話,就難免讓人好奇了……萬眾矚目之中,尼贊一身潔白的祭司法袍,施施然地走上凡人大道。看的出來,眼前這位還有點搞不清楚狀況,因為他手里還拿著信件和裁紙刀,邊走邊說邊拆信來看。 “斯比亞不是已經退出神屬聯盟,而且驅逐神殿祭司了嗎?”第三魔將冷眼看著他。 “那是謠傳。抱歉,更正一下,本人現在已經不是候補了。”尼贊晃了晃手里的信柬:“退出神屬聯盟不假,但這只是一個由人類帝國組成的聯盟,並不能代表光明神族,從這個角度來說,斯比亞依舊是屬于光明神族的。” 等他說著長篇大論來到海爾特中將身邊時,海爾特看了他一眼,不好訓斥這個不請自來的家伙,當然更不會恭喜他升職。 “別說是新兵,就算是精銳軍團也不會被第三魔將看在眼里吧?話是這樣說沒錯,但第三魔將卻不知道,新兵軍團並不是說他們是新兵,而是一個稱號。”尼暫的神態很謙和:“在我身後,就是那個以全數新兵的實力,伴隨斯比亞皇帝在碎浪溪取得戰爭勝利的軍團。” “為表彰其戰斗意志之堅定。為紀念初次上陣就犧牲的戰士,陛下授與稱號,但軍團上下一直要求以‘新兵’為名,陛下感歎之余應允了。”搶在第三魔將說話之前,尼贊完成了介紹:“當日是新兵,對上精銳尚且浴血奮戰,魔將應該明白他們今天會怎麼做。” “我就姑且相信。“第三魔將笑咪咪的回答:“但無論他們怎樣作,結局都只有一個。” “當然,我相信結局只有一個,打起來的話,我們都將死在這里。”尼贊點了點頭:“雖然我們死在這里,但無故屠殺信仰神族的臣民,魔將的結局也只有一個……這樣的話,也算是我們用鮮血和生命換來的結果,以凡人之軀拉魔將下馬,這生意不虧。” 彷佛是在印證他的話,無數的弓箭手、魔法師在大道兩側的建築物上出現,就連皇宮內也傳出密集的腳步聲,防禦加強了幾倍。 馬蹄聲里,莫亞中將自一片狼籍的宮門里出來,最後在烏鴉身邊停下,輕聲說:“後面都安排好了,逼對方顯露意圖。” “先出來的都是小蝦米。”烏鴉無動于衷的回答:“沒興趣。” “大膽!”面對烏鴉的魔將一聲怒斥,長刃出手,紫電糾結在她身邊,聲勢駭人之極! 烏鴉隨手把劍一丟,赤手空拳的迎了上去,在眾人不能置信的目光中,用空手抓住了對方的長刃——看起來,烏鴉的速度並不快,但他前沖的勢頭卻很猛,只一接觸就把魔將的腳步擾亂,長刃上的紫電附著到他身上,卻完全無法傷害到他,反而是魔將的動作有些遲滯。 然後,烏鴉君對著魔將的臉一拳打出,魔將無奈之下只有後仰閃避。調整了身體位置,烏鴉的拳頭向上一飄,跟著肘部下沉,重重的砸在魔將胸口的盔甲上! “當∼∼∼∼∼∼∼”聲如洪鍾! 第二魔將步履漂浮,跌跌撞撞的向後退去。 烏鴉如影隨形的跟上,拳頭又對著對方的臉打了過去,但這一拳打到中途就收了回來,因為一支長槍已經與第二魔將換了位置,凌厲的反擊! 烏鴉的身體又出現在莫亞中將身邊,原地留下的殘影被長槍帶起的氣流驅散。 不是因為他的拳頭沒有槍頭硬,而是最後顯影的魔將,她的另一手里舉著一張軟榻,上面躺著一個兩眼閉合的人。 “陛下!”有人喊了出來。 莫亞中將嘶吼一聲把手上舉,刹那間,伏兵盡出——整個待城都充斥著弓弦絞緊的的聲音,飽含震怒的魔法吟唱鋪天蓋地。九道頓牆轟然提起,如林刀槍步步進逼。 每一個人的眼睛里都燃燒著熊熊的怒火,能燒盡一切的怒火! 可以說,只要他再一聲令下,這個城市就會瘋狂的鋪上來撕咬! 被這種瘋狂包圍,就算是強悍的魔將也不禁心頭發毛。另兩位雖未後退,卻開始留意第一魔將的處理方式……其實,事情本來不會搞成現在這樣子,只是帶著科恩的第一魔將晚到一步,急著要為她出頭的另兩位魔將已經打開了宮門。 誰能預料的到,待城里的人會是如此瘋狂?如此不把魔族威儀當成一回事? “本魔將奉諭前來,斯比亞第一皇妃何在?”第一魔將緩緩的把手里的軟榻放下,冷冷的看著烏鴉:“不用著急,公事辦完後,本魔將自然要你付出代價。” “只打不殺,我沒興趣。”烏鴉已經確認了躺在軟榻上的就是科恩,于是轉身向宮內走。 “現在就離開,你不怕我殺了他?”看著烏鴉的背影。第一魔將淡淡的說。 “你送他回來,就是為了殺給我看?”烏鴉停在宮門外,語氣有點與往常不一樣,然後轉身過來,臉上帶著點兒興奮:“殺吧,我好替他報仇。” 他說出這句話來,不但是魔將,就連待城上下人等也很意外,先前對烏鴉搏殺魔將積累的好感直線下降,甚至成為負數——不過烏鴉的話卻成功的化解了現場的肅殺氣氛,被沖昏頭腦的軍人們幡然省悟,是啊,三個魔將帶了陛下回來,當然不是為了殺給自己看吧? 但是,他的話也令魔將下不了台。 以烏鴉的脾氣,再說句話讓對方下台是絕不可能,接下來要做的大概就是強搶了——就在烏鴉說出那句話之後,另一邊,海爾特中將剛給去掉“候補”的樞機祭司打了個眼色。 “三位魔將,我想各位今天來到待城,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辦吧?黑暗魔族來訪神屬帝國,這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情,那又何必為了……”對斯比亞事務尚不很熟悉的尼贊上前一步,腦袋里轉上三轉才為烏鴉想好了稱謂:“何必為了與皇家客卿的一點誤會耽誤正事呢?” “不耽誤。”第一魔將依舊用平淡的語氣說:“斯比亞帝國何時有了一位能與魔將抗衡的客卿,本魔將很想弄清楚。” “這個問題,我想只有皇帝陛下最清楚,不如等陛下醒來,魔將再來詢問?”尼贊微微一笑,艱辛的把話題往回拉:“至于先前魔將所問的問題,第一皇妃抱恙在身,早就不見外客……況且斯比亞信仰的是神族,身為祭司,我有職責阻止黑暗魔族與帝國皇族見面……” “憑你?“第三魔將冷笑一聲:“一個小小的樞機祭司?” “與各位魔將相比,身為人類的我在身分上當然是低微的,但我說出的話,卻依然有份量!”尼贊臉上一片平靜:“三位魔將送回陛下,然後離開待城,我要寫一份長達三十頁的公文向神殿彙報前因後果。三位魔將固然是高高在上,本領超群,卻也無法更改我在神殿里為各位留下的紀錄吧?後世人類讀到這些紀錄的時候,有可能會對三位產生誤解哦!” 第一魔將頭也沒回,目光鎖緊了烏鴉,漫不經心的問:“你想留下什麼樣的紀錄呢?” “只要陛下安全,包括相貌、氣質、名聲,三位的紀錄自然是最好的。”尼贊一本正經地拿出紙筆:“有需要的話,我這里還可以為三位現場撰寫。” “那倒不必。”第一魔將把槍尖點到軟榻上:“既然第一皇妃抱恙在身,那麼其他皇妃來接人也是可以的。” “第一魔將想必聽到我剛才說的話了。”尼贊面上充斥著威嚴、神聖:“為什麼一定要皇妃來接陛下呢?難道魔將還有什麼要做的事情嗎?” 尼贊的話,直接影射魔將另有所圖。 “沒有要對皇妃不利的意思。”第一魔將當然聽的懂,于是回答說:“只是本魔將奉諭,要將斯比亞皇帝交給他的家人。” “在斯比亞,所有人都是科恩陛下的子民!”尼贊振臂一呼:“所有人都是陛下的家人!” 然後他放下手來,正色說:“請把陛下交給我們這些家人吧!” “你,不配成為斯比亞皇帝的家人。”第一魔將冷哼了一聲,槍尖刺破了軟榻。 “那麼,我呢?” 眼見一道素白之影款款步出宮門,第一魔將記起上次科恩保護她的情景。心中突然一酸:想到之後她必然日夜守護在他身邊時,心中又是一痛,絲絲嫉妒油然而生,幾乎就要忍不住將她殺了! 但轉念一想,殺了白影,科恩必然不會原諒自己……于是心中種種,終成一歎。 “給你!”第一魔將槍尖一挑,軟榻向著宮門飛去——軟榻尚在空中,周圍就有無數人影飛撲過來,用自己的身體,把軟榻與三位魔將隔開。 里邊的白影接柱軟榻,摸摸科恩的脈搏,又撕開包紮著的傷口看看,才向莫亞中將點了下頭。 沉吟片刻,莫亞中將在心中衡量完局面,高聲喊出一句:“送客!” “送客!”凡人大道上的軍團整齊踏步,片刻後就讓出一條二十臂寬的通道來:“請!” 這個過程中,雙方有無數的目光在糾結,無論敵我,其中包含的感情都十分濃烈和複雜。 良久,第一魔將猛然轉身:“走!”

上篇:第2章     下篇:第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