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4章  
   
第4章

長公主回來後,並沒有去向黑暗魔王回報恩澤儀式的結果,就靜靜的坐在後花園的水池邊,只是看著自己倒映在水里的影子出神。時而嘴角帶笑,時而眉頭緊蹙,湯漾的碧波之中,美麗的芙莉格·伊薩伯安特形影孤單。 就算在整個黑暗魔族里比較,長公主的宮殿都稱得上是一個非常神秘的地方,這座宮殿的規模,只比黑暗魔王的宮殿小一些,但比其他幾位公主的宮殿加起來還要大,只單單一個後花園都夠用來演兵了。除了從來不踏出自己宮殿的黑暗魔王,如果其他魔族沒有得到長公主殿下的允許就進入這里,無論是誰都會受到很嚴厲的懲罰,甚至連長公主宮殿里的侍女都不能亂走。 所以多年以來,長公主就習慣了這樣坐著,想著那些不適合被別人知道的心事。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身後傳來一聲興奮的呼喊,小公主殿下的腦袋猛的從她身後伸出,清麗的面龐扮著一個滑稽的鬼臉:“大姐,你回來啦?” 陷入沉思的芙莉格,這一驚非同小可,差點就掉進水里,大怒中猛的轉回頭——當看清突然跳出來的是自己的小妹時,長公主臉上的震怒已經變成了寵愛,歎了口氣,她拉住這個最喜愛的小公主,讓她挨著自己坐下來。 “我還以為大姐需要很久才能回來,所以就自己跑來這里玩,”小公主搖搖手里剛采摘的花束,頗有些得意:“大姐的事情做完了嗎?斯比亞皇帝已經答應效忠我們了吧?” “哦,你問斯比亞皇帝的事情啊!出了點意外,他也受傷了,”長公主看起來沒什麼精神,淡淡的回答:“所以嘛,原本要結束的恩澤儀式也無法舉行下去。” “是魔將打傷他了嗎?他可是我的!魔將怎麼能毛手毛腳的對待他?”聽說自己的玩具受傷,小公主殿下顯然有些不高興:“大姐,你有沒有替我訓斥她們?” “不是魔將的錯,是另一個人,他的出現令事情變得很複雜,”長公主帶著些歉意:“艾妮,在這件事情上,恐怕大姐很難幫上你的忙了。” “為什麼呢?大姐你答應我了啊,到底是什麼人出現了,居然能讓大姐你改變主意?”聽到後面的消息,小公主更好奇了,對于一直處于姊姊們的溺愛之中的她,遠沒有其他魔族成員的敏感:“大姐,你生過氣了吧?我看的出來。” “因為斯比亞皇帝的緣故。”長公主歎了口氣:“他不肯接受第一魔將,所以我生氣了。” “為什麼呢?他不可能完全拒絕這個恩澤儀式啊,”小公主醒悟過來:“他一定選中了其他的魔族對不對?他難道喜歡上別的魔族了?是不是大姐你呀?我就知道,因為大姐是最美麗。最有魅力的!” “科恩·凱達是癡人說夢!”就算事情已經過去,但說到這個,長公主依然有些餘怒。 “他當然是異想天開啦,因為大姐喜歡的人是第一任神佑騎士吧,按照人類的說法,這個人才應該是我的姐夫……”看到大姐的臉色有點不好,小公主連忙轉換口風:“科恩·凱達果然該打,居然對大姐有了壞念頭!” “你到底在想什麼?事情到了現在這個樣子,你不是應該更擔心一下自己嗎?”長公主摸著小妹的頭,很有些無可奈何的道:“恩澤之門儀式是父親的意志,這是我們不能改變的,能夠在現在的情況下指派給科恩的,除了魔將就是公主。” “是啊,所以姊姊才要把第一魔將下嫁給科恩啊!” “我之所以堅持把第一魔將恩賜給科恩,就是不希望你不開心。” “我?”小公主似乎還沒弄清楚狀況:“為什麼會是我呢?” “因為科恩是你的魔化對象,除了你還能有誰?即使是第一魔將,也無法保證能魔化成功。”長公主微微皺眉,語氣嚴肅了些:“父親那里也有這個想法,是我替你請求,父親才答應讓我試試看……不然的話,你今天已經在斯比亞的皇宮里了!” “我……我不要去斯比亞!我不要下嫁給科恩·凱達!他只能是一個玩具!不,他連玩具都不是……我不要陪著一個人類,這太惡心了!”小公主現在才知道害怕,拉住芙莉格的手,急得掉下眼淚:“大姐,你最有辦法了,你幫我一次啊……” “我之前不是在幫你嗎?”長公主搖了搖頭:“但是那個人的出現,完全打亂了我的安排,我已經沒有辦法再去做這件事了……最多我再去請求父親,不要把你下嫁到斯比亞。” “大姐,你一定要說動父親啊……” 或者是因為長公主一向言出必行,在得到芙莉格的保證之後,時間不長,小公主的心情就恢複了,禁不住又對長公主的事情好奇起來:“大姐,到底是誰出現了?居然有這麼大的影響力,大姐你可不會輕易改變主意的。” “那個人是……”看著妹妹好奇的眼神,芙莉格躊躇半天,還是忍不住告訴了她:“就是你剛才說的首任神佑騎士,首任殺戮之魔。” “姐夫?!”小公主驚叫一聲,身體有些誇張的後仰:“大姐你騙我的吧?怎麼會是他呢?姐夫不是在幾千年前就被神族長公主殺掉了嗎?!” “那是光明神族事後宣稱的,誰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了?”長公主眉頭一挑,整張臉上都充斥著對神族的恨意:“他……他有那麼好的武技,人又聰明絕頂,怎麼會輕易就被神族長公主殺掉?倒是很有可能找了個地方潛伏下來……神族欺瞞了我數千年,上次見面還裝得義憤填膺的樣子責難我,這筆帳,總有要清算的時候!” “大姐,你剛才的表情好可怕!”雖然這樣說,小公主的興致卻很高漲:“快跟我說說你跟姐夫的事情吧!還有還有,為什麼你和解夫的事情中總是有神族長公主的影子在里面呢?” “說起來,這也算是神魔兩族的一段秘聞了吧!”長公主想了想:“你也這麼大了,是時候讓你知道一些往事了。” 小公主連連點頭。 “他是神屬人類,本來是麗瑞塔喜歡的人。正是為了他,麗瑞塔才請神王設立了神佑騎士的頭銜,你也知道神魔兩族的對立關系,所以在接到消息後,我們也設立了殺戮之魔的頭銜。”說到這件往事,長公主不由露出些自得的笑容:“得到父親的命令之後,我精心策劃,親自降臨,最後把他連人帶心整個兒搶過來了。麗瑞塔……哼,她當時不知道多傷心呢!” “原來姐夫最開始是神族長公主的禁臠啊,那麼大姐與神族長公主就是情敵了!大姐真厲害!”小公主釋然的點了點頭:“然後呢?大姐你真的愛上殺戮之魔了嗎?愛……到底是怎麼樣的?有人類形容的那樣美妙嗎?” 也只有小公主才能這樣問,換了其他魔族,在心里有這樣的問題存在,都是莫大的最過。 “我不清楚,我到現在也說不明白那到底是一種什麼感覺。”想起自己與[他]的往事,長公主的眼神略為有些黯淡:“當時的我,就像你今天這樣,過著一種無憂無慮的生活,突然有一天,父親把這件是交給了我,而且還同時給了我隨自己心意挑選配偶的權利。這是黑暗魔族的第一次,之後也陸續有過幾次,不過都是秘密進行的,不為外人所知。” “忽然接到這個命令,我很迷惑,不知道應該怎麼去挑選。而父親卻又不肯給我一點提示,所以我只能先從身邊著眼,可是身邊全是魔族的男性……在魔族里,每一個男性都是我的下屬,我對他們也很熟悉,熟悉到了再沒任何吸引力的程度,我對魔族男性提不起興趣,雖然我內心里有些……忐忑,但這是父親的意思。” “就是在這個時候,他出現了,雖然是一個人類,卻是那麼的卓爾不群,我從沒見過這樣的人。這樣的性格,不免對他加倍好奇……我甚至能允許他在言語上的冒犯,這樣的事情,在之前是不可想像的。” “這。這就是大姐的愛情嗎?”小公主喃喃的說,心里不知在想些什麼:“實在是有點……不怎麼浪漫。” “我不能確定,是父親的話占的比重大,還是我自己本身就好奇……我對這種事情很好奇,也不知道要怎麼去作,要做到什麼程度才算是人類所說的愛。” 說到這里,芙莉格的眼神中滿是迷離和疑惑:“我容忍他,卻總有容忍不了的時候;我相信他,卻又有懷疑。嫉妒,甚至想殺死他的沖動……我想,之所以我會選中他,大概也是因為他是最優秀的人選。” “這。。。。。”長公主所說的話,已經完全超越了小公主的認知:“他呢?他怎麼對你?” “他,似乎同我一樣的疑惑……總是那麼冷淡的對我……”芙莉格的眼神淒麗:“我知道人類一般是先有了感情再生活在一起,但我當時對感情一無所知,況且魔化事宜刻不容緩,所以我只能先把他搶奪到手再說其他的……這大概就是他對我冷淡的因由。” “他到今天依然是這樣?”聽了芙莉格的話,小公主已經不敢用親熱的語氣叫[姐夫]了:“大姐你恨他嗎?” “恨!為什麼不恨?我恨不得把他撕成碎片再一口口的吞下去,好讓他沒有機會再見到麗瑞塔!”長公主的目光轉開,語氣越來越冷酷:“麗瑞塔,你永遠也別想把他再奪回去!” 見到如此情形,小公主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去寬慰大姐了,于是住了嘴,乖巧的依謂在長公主懷里。 稍後,平靜下來的長公主重新把目光放到小妹身上:“放心吧,除了你,黑暗魔族還有其他公主,父親並不一定要讓你去。” “可是……”想起父親和藹而威嚴的面孔,小公主一陣心悸:“為什麼,為什麼黑暗魔族的公主也要選配偶呢?我們完全可以不這樣做啊!” “父親的意志,我們是猜不透的,我當年曾經問過兩個問題,,第一個你剛才問的,第二個是選擇的配偶如果死去,我會怎麼樣。” 小公主一個激靈,坐了起來:“那父親是怎麼回答的?” “第一個問題,父親讓我自己去尋找答案,父親只是回答了我第二個問題。”長公主苦澀一笑:“為我們魔族的生命是永琲滿A人類就算是被魔化也難以企及,所以我選擇的配偶必定會因為這個原因死去,那麼,在經過一段時間之後,會再視情況讓我另行挑選一個。” “可以這樣嗎?”小公主問:“既然我們這樣做了,那麼神族也一定這樣做了吧?” “光明神族那邊也有,不過應該是在我們之前,你以為光明神王那麼好說話,能允許麗瑞塔私下里去找情郎嗎?”長公主笑了笑:“因為我的出現,因為我的作為,所以麗瑞塔還沒來得及宣稱自己找到配偶。在這件事情之後,她也沒有再去青睞別的人類……科恩·凱達雖然也算受她青睞,但跟[他]的待遇相比,實在是天壤之別。” “我覺得科恩·凱達也算很優秀了吧……我沒有其他意思啊大姐,因為父親也對他很注意,我才這樣想的!”小公主的欲蓋彌彰漏洞處處:“那,她為什麼不選科恩呢?” “傻,因為那個[他]還活著啊,以麗瑞塔那種怪異的性格,她怎麼會看得上科恩?”長公主笑答:“大概啊,科恩是麗瑞塔預備給神族小公主的,你也見過神族小公主,你覺得以她的運氣能自己找到一個好配偶嗎?即使是找到,大概也會在喜歡上之前被她殺掉了吧!” “我覺得以前的斯比亞王子不錯,跟神族小公主蠻配的,但那個王子早就死了。”小公主想了想:“也算是死在她手里吧,畢竟那場叛亂跟她有直接關系……雖然,雖然實際上王子是死在魔將手里的。” “這件事情可別說出去了,如果被斯比亞的某些人知道了,又會是一場風波。”長公主告誡小妹:“雖然他們掀不起什麼風浪,但這件事是可以被我們利用的。你要明白,任何事情都可以被做為法碼,哪怕事一個最輕的法碼也能決定事情的結局,關鍵在于你把法碼放上天平的時機是不是恰當。” “謝謝大姐的教導,我知道啦……”小公主連連點頭,表情很認真,也不清楚是真明白還是在一本正經的敷衍大姐:“大姐,再說點其他的故事給我聽嘛……” “故事?你已經多大了還想聽故事?你要知道,魔族是創造故事的,而不是整天聽故事。”長公主搖了搖頭,讓妹妹坐好:“我不希望你把我剛才說的話當成故事,你要把這些事情當作一個教訓,我不希望你經受與我相同的痛苦。” “是……大姐。”長公主很少對她這麼嚴厲,小公主有點怕:“可是……” “即便這一次不是你,但是你終究還是會有挑選配偶的一天,與其事到臨頭才著急,不如平時留意一點。”長公主站了起來:“就算不把能力。風度等等因素考慮進去,至少也要挑選一個看起來不是那麼討厭的。” “真的每一個公主都要挑選嗎?”小公主的眉頭微微皺起一點:“可我們是公主啊,本身就擁有無比的威儀,如何能自降身分去與配偶相處呢?” “挑選了配偶之後,你也依然是公主,你與配偶之間的關系完全看你的心意。”長公主回答說:“但如果你的配偶是人類的話,你就得暫時放下公主的身分,去到他的身邊,就像人類中的妻子那樣……” “那不是很可怕嗎?!”小公主一愣:“難道要像人類的妻子那樣去侍奉?” “又不只是你一個,神魔兩族,每一個挑選人類作為配偶的公主都是這樣過來的。”長公主說:“有什麼好可怕的?!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大姐說的是,況且人類的壽命那麼短,幾十年轉瞬就過了。”小公主笑了一笑,臉上閃現過一絲狡詰:“大姐啊,我再拜托你一件事情好不好?” “就你事情多,”長公主點了點頭:“是什麼事呢?” “我想……你去跟父親說這件事的時候……”小公主的嘴唇湊近了大姐的耳朵。“ “什------什麼?” 長公主震驚,深深的看了妹妹一眼,一時間居然找不到話說。

上篇:第3章     下篇:第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