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5章  
   
第5章

光天化日,昏迷不醒的帝國皇帝被邪惡的黑暗魔族送到皇宮門口,而且導致昏迷的原因是一處貫穿身體的重傷,這種事情放在任何帝國都會導致臣民瘋狂、驚慌、手足無措,甚至會導致整個皇族體系的崩潰,但在斯比亞的憂雙宮前,這個定理就不一定能延續下去了。 其實也沒什麼特殊原因,只是因為他們的皇帝陛下並不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麻煩,而他們也不是第一次處理這種事,顯得忙而不亂。 在三位魔將剛剛轉過身時,隔斷魔將與陛下的人牆就開始了再一次的增厚,直至達到九千人的規模,魔法師們在這段距離內布置了三十組魔法防禦,上百組的獵殺小隊游弋在外圍,而且其中的每一個斯比亞人都抱定了為保護陛下血戰到死的信念……可以說,無論是物質或精神上,這都是人類世界中最堅固的防禦陣形。 後宮派遣來的精靈侍女們抱著各種物品出現,當先幾十人跑到相應位置,拉起一道圍幕,讓其余侍女先于長老們進入,原本隨陛下而來的軟榻就地卸下,陛下身上的衣物也由最親近的侍女脫下,每一樣物品都從另一側的口子里傳遞出去,在總聯絡官的注目下封裝。 白影與幾位精靈族長老一邊為科恩換衣,一邊粗略檢查他的傷勢,雖說是粗略,卻連發絲和指縫都沒有遺漏,雖然科恩上的傷口已經被治療過,但被尖銳武器洞穿的痕跡依然存留在皮膚上——那一圈新生肌膚在陛下小麥色的皮膚上很顯眼的招搖著。 “陛下的身體機能被高深的治療魔法修補了,但手法並不細致,我們需要詳細檢查。”最年長的精靈族長老用秘法檢視了科恩的傷口,抬頭向站在一邊無所事事的烏鴉看過去,似乎很看重這個男子的意見。 烏鴉用目光掃視了一眼科恩的傷口,冷漠的回答:“搬!” 然後,眾人的目光又回到白影的身上,白影點點頭:“送回後宮。” 精靈侍女們把科恩放進新的軟榻,抬起來就走,腳步雖然輕盈,但速度著實不慢。 一路穿越廣場、宮殿,最後來到四位皇妃的寢宮,在憂雙宮地面部分,這是防禦最為嚴密之地。 剛把科恩放到第一皇妃的床上,四位皇妃就從抱華樓趕了過來。 看第一皇妃乘坐的軟榻和抬陛下進來的軟榻放在一起,就不由得不令人感歎,曆史總是驚人的相似,陛下和第一皇妃的近況又差不多了,怎麼斯比亞老是擺脫不了這個怪圈呢? 完全沒有多余的話,對陛下的詳細檢查開始。皇妃們緊張的注視著,還要抽空在送來的緊急文件上簽名,陸陸續續,處理完緊急事宜的高官和將領們也來了。到最後,整個斯比亞高層,都很有默契的把辦公地點遷移到了寢宮中的花園里。 拿著文件的秘書從專門開辟的通道進出,連皇宮的廚子都知道把餐點和飲料送到什麼地方。當然,這中間也有令人側目的異類,比如在今天為自己撈足了資本的某位樞機祭司,他正平靜的坐在一棵月輝樹下,漫不經心的寫著報告。沒有人理他,他也沒有跟人搭訕的意圖。 又過了兩個鍾頭之後,彙集床邊的治療權威們終于放下了紗帳,把檢查結果拿了出來,總的來說,皇帝陛下的狀況基本正常,傷口處的修複很及時,身體機能並沒有遭受不可恢複的破壞,甚至連新長出的肌膚也很細嫩……唯一的壞消息是,陛下依然昏迷著。 好在陛下不是第一次昏迷,陛下的親人們也具備比其他人更好的心理承受能力,幾位大佬在看科恩的時候雖然面帶焦慮,卻要比之前不知科恩任何消息時要好一些,甚至有人連身都不轉就開始與某位皇妃討論起棘手的公務來。 對他們來說,科恩昏迷並不是最壞的狀況,因為他總有醒過來的時候。從這點也可以看出斯比亞高層的處事風格:他們是務實的人,更擅長去完成目標明確的事,比如要怎麼處理三位魔將來待城打架的後續問題,要怎麼應對光明神族,或者是怎麼把昏迷中的某人弄醒…… 史上最別具一格的禦前會議,就這麼不知不覺的開始了。參與者一共十二人,但在這些人里,有四個是絕對不會說話的:死狗一樣躺在床上的科恩;目不轉睛監視科恩狀況的精靈長老;在床邊垂目站著的白影;還有靠在門框上假寐的烏鴉。 “我想,魔將雖然離開了,但這件事情並沒有結束,這個所謂的儀式也沒有結束。”在說話的人里面,莫亞坐得最端正:“科恩負傷回來,這就證明黑暗魔族對他使用了威逼手段。” “問題是科恩還昏迷著,我們根本無從得知當時的詳細狀況。”海爾特卻不安分的在房間里走動:“科恩有沒有答應魔族的條件?受傷的代價是什麼?我們怎麼去配合他的計劃?” “如果科恩答應了魔族的條件,那他為什麼會受傷?”杰克很少有說話的機會,更多的時候是在思索:“如果科恩沒有答應魔族的條件,那魔族怎麼肯送他回來?” “與其把希望寄托在弄清真相上,還不如把重點放在更實際的地方。科恩什麼時候醒過來,這不是由我們的意志所決定,但魔族既然把科恩送回來,就說明我們暫時過了這一關。”瑪法一直把自己放到光線相對陰暗的角落,這時候才開始說話:“當務之急,是要先決定怎麼面對光明神族,不要忘記,我們一早就預測他們要來找麻煩。” “沒錯,我們必須把能想到的漏洞提前彌補,光明神族對斯比亞的怨氣一直積攢著,發作起來不會是小事。”神情嚴肅的菲琳坐在床沿上主持會議:“單看這次魔族的作為,就應該知道神魔之間有一定程度的默契,或者科恩現在的昏迷就是光明神族一直在等待的機會,如果趁此機會向斯比亞發難,一定會事半功倍吧?” 雖然菲琳在不停的說話,但始終緊握著科恩的一只手,凱麗和溫絲麗一左一右的扶著她,兩位皇妃分管的事務不同,在這樣的緊急狀態下,一般不會開口。 “毀滅性的打擊倒不至于,畢竟合約商團才剛建立。”坐得稍遠的迪爾負責記錄,她仔細聆聽著在場各位的對話,並不時提供經濟方面的意見:”最大可能是神魔兩族想拉近斯比亞與其他人類勢力的差距,對斯比亞進行一次全面的、不是十分深入的打擊,以保持各股勢力間的平衡。” “這一輪打擊無論如何是躲不過去的,科恩已經獨自面對了魔族的報複,無論他是否會很快醒來,其他的事情自然應該讓我們去做。”莫亞這時說出的話,也是大家的心思:“所以,我希望在處理光明神族的事情時,不要牽扯到科恩。” “恐怕光明神族不會這麼想,如果我們在科恩沒有醒來的情況下,把這件事情應付過去了,那對斯比亞來說未必就是好事。”菲琳搖了搖頭,說出了自己的擔憂:“對神族和魔族的事務,一直是斯比亞最難處理的,其實斯比亞能多次應付神魔,完全是因為我們有科恩在。” 預感到菲琳接下來的話很重要,大家都屏息凝聽。 “讓我們換個角度來看,斯比亞在科恩沒有醒來的情況下,也在光明神族責難下堅持過來了,那麼神魔會以怎樣的目光看待斯比亞?他們是否會認為皇帝不在帝國也會依然強大?”看了大家一眼,菲林安之若素的說下去:“斯比亞擁有的這種能力,會不會因此而不能被神魔所容忍?以致于變責難為毀滅?甚至……甚至以科恩為直接目標?” “真他娘的麻煩。”海爾特無比郁悶的吐了口氣:“沒力量的時候要拼命硬撐,現在好不容易有了點本錢,又要拼命的隱藏實力……” “這麼說來,我們必須要承擔一定的打擊才行?”莫亞考慮了一陣才說:“打勝仗不容易,打這麼一場不損及根本的敗仗更難。菲琳,你有什麼切實可行的想法嗎?” “太細致的東西還沒有成型,目前只有一個模糊的思路,光明神族對我們的報複,應該是有一個時限的,因為魔族對科恩實施的這個儀式始終存在,神族不得不面對這個問題。” 菲琳回答:”雖然科恩還沒有醒來,但魔族不會放棄他們沒做完的事情,他們必定會有後著,很可能就在最近。” “神族的打擊行動必然是在這個時期之內,不然就會跟魔族撞上,如果他們正面相遇的話,事情就會變得難以收拾……然後呢?”瑪法被菲琳的話吸引,情不自禁的追問。 “我們可以選擇不正面對抗神族的打擊,而采取一種……混淆視聽的策略。”菲琳一邊整理自己的思路,一邊接著說下去:“我們要利用各種條件釋放煙霧,干擾光明神族對斯比亞形式的判斷,讓他們舉棋不定,無法預測打擊之後的結果,從而難以下手。” “什麼樣的局面,才能讓光明神族舉棋不定?”海爾特摸了摸下巴,又開始了大步走動。 菲琳沒有再說什麼,只是看了看莫亞和瑪法,目光中有些許遲疑。 瑪法回望過去的目光沒有什麼改變,莫亞卻很了解菲琳的心思,對她點了點頭說:“菲琳,目前的局面很艱難,任何事實都值得去嘗試,在私,你是第一皇妃;在公,你是第一內政監督,在科恩沒有蘇醒過來之前,你就是斯比亞的第一首領。 有了莫亞的話,瑪法也明白過來,經過上次的事情,菲琳對某些事情可能有了心理陰影,于是他鄭重聲明:“在會議上,我們或者對你的提議有不同的看法,但在會議之後,我們將以你的命令為准。” 海爾特停下腳步,向菲琳點了點頭,杰克也用一種毫無保留的支持目光看著她。 “我想……這是一個很冒險的對策。”菲琳沉住了氣,緩緩說道:“如果現在的斯比亞帝國因為科恩的昏迷而引起一系列的動蕩,各種派系之間的矛盾被激化,甚至有誘發出局部叛亂的可能,那麼光明神族會怎麼看待這個局面?他們還會對科恩采取什麼貿然的舉動嗎?” “你的意思是說因為科恩的昏迷,斯比亞陷入一種群龍無首的狀態,各方都在為自己打算,形勢變得撲溯迷離,流言、動亂、叛亂……”瑪法順著第一皇妃的想法延伸下去,手指無意識的攪和在一起,眼睛里閃動著光芒:”很有想像力,很大膽,也很危險。” “我明白了,菲琳你是想讓光明神族看到一個動亂的斯比亞,而這個情況僅僅只是因為科恩昏迷而已,如果失去了科恩,斯比亞帝國必然會無可扭轉的崩潰……不,在這個時候,神族任何針對斯比亞的懲罰,都會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莫亞沉聲說:“那麼,在神魔一直期待的好戲里,斯比亞就無法擔當任何主角了。” “思路是對的,但是打仗就得死人,混亂也是一樣的道理,更何況是全面混亂。”第一皇妃說出這個建議的時候,海爾特已經開始考慮了:“這是一個置于死地而後生的對策,雖然是作假,但要讓神族確信無疑的話,我們需要投入很多……” “不需要死傷無辜的民眾,因為我們不是要抗拒神族,而僅僅是在拖延時間。”菲琳說出重點:“我們只要作出一個足夠混亂的假象,在規定的時限之內干擾他們的判斷就可以了。” “把握界線會很艱難,做多了、做過了,都會適得其反。”軍法官說出自己的意見:“況且,這個計劃必須建立在神族重視斯比亞的基礎之上——如果他們不重視斯比亞,我們就是全玩完也跟他們沒關系!” “把握界線最重要,這點我們可以制定周密再實行。”瑪法說:“關于第二點,斯比亞在神魔眼中的重要程度是隨帝國實力的上升而上升的,更別說現在的斯比亞並不是獨立的,任何發生在斯比亞的大事都會影響到這個大陸,糾結在斯比亞的大事並不少,條約商團、驅逐祭司、領土爭端……每一件都關系到神魔兩族的威望和名譽。” “至少黑暗魔族不會把魔將恩賜給一個三流帝國的皇帝,而科恩此次受傷也就是因為抗拒魔族。”海爾特的回答更加直接:“光明神族就算有再大的怨氣,也不會不正視這一點。” “事實上,我們還不清楚……”菲琳的話說到一半就停下。 “我們說是就是!”海大膽把手一揮:“這個不畏懼強權的名聲一定要好好利用!” “怎麼了?”莫亞捕捉到菲琳臉上細微的表情變化,立即站了起來:“菲琳?” 菲琳的手在微微抖動,目光已向床上的科恩看去。 斯比亞皇帝正掛著微笑,把一根手指豎在唇上——可惜這個動作做得晚了些,立即就有十幾個腦袋湊到床邊,如果不是房間外有布置魔法屏障的話,外面的人已經可以聽到里面的歡呼了! 當然,很快就有其他聲音產生,正所謂有仇報仇,無仇揩油…… “反了!你們要造反啊?”科恩兩只手哪敵得過十幾只以“檢查皇帝陛下身體以及靈魂完整度”為借口而上下亂摸的手,最後只得大喊:“老子要吐唾沫了!” “呸!”、“呸!”、“呸!”、“呸!”、“呸!”、“呸!”,他不這樣威脅還好,一喊出那句話,眾人就先下“嘴”為強了……自然是凶神惡煞的干呸,沒有人會真的對他噴出唾沫來,可這樣的景象也夠科恩連做三天的噩夢的了。 被排擠到外圈的皇妃們,臉上帶著笑容,眼角掛著淚花,心中滿是歡喜,又有點放心不下,紛紛把目光放到精靈長老身上。 “好了好了!”相對持重的莫亞總算阻止了眾人的複仇:“科恩的身體如何?” “一切恢複正常。”精靈長老回答說:”安心休養一段時間就沒事了。” “那就好。”莫亞轉頭對菲琳說:“既然科恩已經醒過來了,那麼我們剛才所說的計劃就要更改了。” “什麼計劃?說來聽聽看嘛!”科恩撐起上半身,躺在白影在他後腰墊起的幾個軟枕上:“烏鴉,去前面弄幾個雞腿來,我快餓死了!” “為什麼要我去?”門邊的烏鴉睜開眼,回答中有明確的疑問口氣。 “因為你距離雞腿最近。”科恩的答案永遠是那麼不可捉摸:“別讓人知道是我要吃。” 烏鴉轉身出去尋找雞腿,房間里的人就向科恩詳細說出了菲琳剛才所提及的計劃。 科恩聽完,對著菲琳一伸大拇指:“這計劃雖然冒險,卻是一帖立竿見影的良藥,不要放棄,你們就當我沒醒過來好了……” 然後,科恩腦袋上就被人敲了一下,眾人都以一種憤怒的表情盯著他,他只有訕笑幾聲,解釋自己的想法:“以往我昏迷的時候,你們是強撐著我沒有昏迷的假象,這件事情,如果神族想知道的話,他們就會知道真相。” “同樣的計策不能用兩遍,這是一個基本原則,我科恩•凱達的行事作風,神族一定有所研究,但這個計策是你們想出來的,完全沒有我的風格在里面……以神族的多疑和謹慎,要弄清楚這一點就得花些時間了。”說到這里,科恩微微一笑:“再說了,我既然醒過來了,你們還擔心弄假成真,發生無法控制的動亂嗎?” “對!現在情況一變,我們不但要在政治上動手腳,也要在軍事上動手腳。那些老貴族、投誠總督都要利用起來,監獄里的死囚也全部提出來,讓他們換個死法。”莫亞點頭:“盡一切努力,把局面做成我們在極力挽回卻又無力回天的樣子!” “你們都想到這一步了,我還有什麼好說的呢?”科恩心滿意足的接過菲琳遞過來的酒杯:“我只提醒你們一點,這件事情的重點是在范圍和細節上,不用太在意局部的前因後果,還有……不用尼贊的話可真是浪費啊!” 腳步聲響,烏鴉走了進來,小公主騎在他肩膀上,神態威嚴,揮舞著手里的兩只雞腿。

上篇:第4章     下篇:第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