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6章  
   
第6章

凡人大道上的好戲落幕之後,待城軍民便翹首以待科恩陛下醒來的消息,但三天的時間過去了,憂雙宮的大門依然緊閉著,年輕的皇帝沒有如他們所希望的那樣穿著便裝出現,說些希奇古怪的話讓大家放心。 到了第四天中午,四位皇妃在一干軍政重臣的陪伴下,在寢宮花園宴請就地辦公的眾臣,已示對各位的慰問之意。席間,面帶微笑的皇妃們宣布陛下已度過危險期,身體也正康複之中,但明眼人都看的出來,她們的神態中有掩飾不住的疲憊,每一次,她們的目光在不經意掠過身後那道被嚴密把守的大門時,都隱帶著焦急。 既然皇妃們宣布陛下正在康複,那就是間接說明緊急狀態已經過去,大家也就沒有必要擠在花園辦公了,所以在宴會之後,皇妃們去了抱華樓,各部官員也各自回到憂雙宮前的廣場辦公樓里——但這並不表示一切事情都已經過去,至少人們可以觀察到,進出憂雙宮的那些傳令官和密使,數量是往常的好幾倍,而且多是一身遠行的裝束。 一般人並不清楚帝國高層所使用的通訊方式,但帝國早已不使用傳令官和密使,除非要他們攜帶的是絕密公文,而數量如此之多、范圍如此之廣的絕密公文又預示著什麼呢?是否跟皇帝陛下的身體狀況有關?看出苗頭的人心里猜測著,紛紛張大了眼睛,無論是擔心帝國,又或者是在擔心自己,甚至是別有用意的人,他們都在這些軌跡里找尋答案……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斯比亞的軍政安排中逐漸透露出一些不同尋常之處,軍隊的調動,軍糧的儲備,資金的劃撥,官員的升遷……這一份份命令的字里行間都散發著怪異的氣味,斯比亞官員們對這種混合了緊張、急迫的感覺相當熟悉,因為,這是戰爭快出鍋時特有的味道。 科恩陛下領導下的斯比亞帝國是靠戰爭崛起的,戰爭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但現在的怪異之處就在于……這些命令是為戰略防禦計劃服務的,而且防禦方向是側重于帝國內部。 最精銳也是最忠誠的軍隊被劃分成幾個大軍群,以換防、換裝、修整的名義調動著,在他們以種種原因停下腳步時,恰好扼守住了國內的交通要道,鋒頭直指投誠總督派系、老貴族派系,甚至聚集在聖城的老文臣派系。 難道待城的皇妃和軍政大佬們要收拾這些人嗎?不象,在這些派系沒有明顯的叛亂行為之前,如此重大的舉動如果不是皇帝陛下親自主持的話,僅憑這些人,很容易搬起了石頭砸了自己的腳,況且前去的部隊只是布防,沒有表露任何要進攻的意圖。 難道是這些派系早有預謀,決定聯合起來反叛了嗎?也不太象,因為在這之前,科恩陛下已經把這些人訓得服服貼貼。科恩陛下是什麼人?締亞索瑪城下,陛下兩句話就把十萬叛軍嚇得魂飛魄散,自己綁了主帥來乞命。 所以,很難想象在今天,還有心懷不軌的人敢向科恩陛下發起這種輕浮的挑釁,因為這是對自己生命極不負責任的一種行為……那麼,這發生的一切又是因為什麼呢?白癡都應該知道,大規模的軍隊調動不會是沒有原因的。 一定是有事情發生了!而且是了不得的大事! 嗅到了異味,潛伏在斯比亞內部的間諜們興奮了,早先被聯絡部砍成殘廢的觸角重新伸展出來。 花街柳巷里定計、牆根下潛伏、窗緣邊窺探、從廢紙簍里翻找的紙頭在昏暗燈光下分析,直到用顫抖的筆跡寫成絕密文件,以生命為代價送到邊境。當這些情報到達他們的主子手里時,上面已經沾滿了血跡、汗跡,還有其他令人高興不起來的東西…… 但手捧這樣一份信箋,任何人都會覺得是如獲至寶,要以對待聖物那樣的心情去解讀。 先是驚喜,爾後慌亂,再是擔憂,最後是爭論,幾乎一樣的過程充斥著神屬條約商團總部、摩屬條約商團總部、各帝國情報總部、黑暗魔殿、光明神殿,甚至是斯比亞內部的某些勢力總部,因為在他們收到的情報上寫著:科恩?凱達與黑暗魔族發生直接沖突,傷勢嚴重,一直昏迷,極有可能已處于瀕危狀態!斯比亞內部已經做出種種安排,以防有人趁機作亂。 這個分析結果雖然令人震驚,卻不是沒有根據的,黑暗魔族的降臨儀式、三位魔將當日的表現、斯比亞近期軍政變化、皇室的精神面貌、進入憂雙宮內部的藥材種類和治療人員……謹慎的間諜們甚至翻出科恩?凱達還是總督時,受傷昏迷後所用的藥材和治療師名單以供比較。 可以想象,在看到這個結論之時,人們心中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那是一座絕頂高峰坍塌所帶來的感覺,震撼無比,至于說到底是悲是喜,就得看這高峰與每個人相對位置是障礙還是後盾了……不管怎麼說,各方對這個消息都不得不重視,但同時覺得棘手,無法第一時間做出相應對策,只得再以生命為代價向自方間諜下達命令,要不惜一切得到後續情報。 苦命的間諜們再次被總動員,不分晝夜、不辭辛勞去為崇高的理想拼搏——不知存放在何處的名冊上,他們的軍銜會節節上升,還有那不知什麼時候才能拿到的勳章和獎金。 在這個時期,在整個斯比亞帝國內,就只有一個間諜還可以待在寬敞明亮的房間里,穿著最舒適的衣服,喝著最上等的紅酒,如果願意的話,他還能哼著小調。 他,就是新近才轉正的光明神殿樞機祭司,總理斯比亞對神殿事務兼皇帝侍讀——尼贊。 這不是最有趣的,最有趣的事情是他在幾天之前還不是一個間諜,他是被某些人認為是間諜,從而才被強加上了間諜的省份,而且,他自己還不得不去盡一個間諜的義務……世事就是如此難以預料,斯比亞曆史上最無奈、同時也是一個最成功的間諜就此出爐。 此時的尼贊已經無暇去追究事情的起因了,因為在他的辦公桌上擺放了數十封密函,都是被軍隊威脅的斯比亞內部派系輾轉送過來的,有責問光明神殿不作為的,有向樞機庭尋求保護的,但大部分卻是描繪遠景藍圖的。 那是一些看起來很有可行性或是很荒謬的計劃:關于起兵“光複“斯比亞帝國,誅殺科恩?凱達之後的權力分配,以及要求光明神殿在此計劃中提供支援,順便保證自己是有能力的,完全能夠承擔起振興斯比亞的重擔。 沒有接受過相應的訓練,尼贊天生就有足夠的智力去分析某些事情,不是說去分析現在斯比亞亂成一團的形勢,而是分析自己為什麼會突然處于這個尷尬的位置。而在這個時候,神族、神殿、科恩、斯比亞各方勢力,隨便哪一個他都惹不起,甚至連敷衍都不行。 就尼贊的本來省份和性格而言,他不會關心在這場封波中誰勝誰敗,誰存誰亡,就算他口口聲聲叫著“師傅”,發誓效忠科恩也一樣,因為一個昏迷甚至瀕危的人,是不能夠讓尼贊死心塌地去討好的,既然他沒有救科恩的本事,那暫時就不去考慮這一點。 雖然他目前的效忠目標並不明確,但他無疑采取了最保守、最能保護自己利益的方法——所有的密函他都要親手抄寫三份,一份送光明神殿樞機庭,一份送光明神族,另一份留作他用,加之他本身就要完成的斯比亞近期形勢報告,強大的工作量讓他手臂酸脹。 在這份盡可能客觀和全面的報告里,尼贊將此次黑暗魔族降臨的前因後果闡述了一遍,並且估計魔族對科恩的恩澤儀式並沒有完成,只是因為科恩的反抗導致他本人受傷,而使儀式中斷。之後,他又對斯比亞的動蕩局勢做了分析,其實已經不用他來分析了,幾十份同時轉呈的手抄件已經能把局勢的複雜充分表現出來。 然後,尼贊把各種信件分別裝好讓手下送出去,自己則親手拿了一份抄寫文件,胡亂用帶子一紮,施施然的去了憂雙宮,誰能想到好幾十份表明心跡的文件就這樣送到皇妃們手里?而尼贊本人似乎沒有想到有人在暗處注視自己——他所寫的那份報告很快就被助手複制,交給了某一勢力的間諜,並在傳遞的過程中被互相滲透的各方間諜們一再複制。 由于尼贊本人是樞機祭司,對黑暗魔族的廣博見聞不是世俗之人能夠比擬,而且他所處的位置又讓他擁有一種近乎全能的視野,所以,他這份報告是建立在大量真實的、並不能為外人所知的事實基礎上,簡直就是珍寶中的珍寶。 事情到了這一步,哪怕是瞎子也能看出“事實的真相”,這全是因為科恩?凱達昏迷不醒而導致的、波及斯比亞全境的危機。由此看來,斯比亞內部並不如大家以前想象的那樣團結,僅僅因為皇帝昏迷就產生了如此嚴重的動搖,假設科恩?凱達就此長眠不醒,斯比亞帝國一定會陷入新的內戰之中,誰能想象這場內戰要打多久,誰能保證這個帝國最後會不會分裂? 最重要的是,自己要怎麼應付這種可以預見的局面,進而從中得到好處,是給斯比亞這鍋滾水下面再添把火呢?還是裝作啥都不知道?但在面對斯比亞的時候,無論采取什麼策略好象都不是很穩妥……于是,新的一輪爭吵又成為了各方勢力的主流。 就在各方勢力內部忙著爭吵的時候,有關他們的情報也傳到了憂雙宮。 因為大家都在忙著正事,陪伴在身旁的烏鴉又不苟言笑,所以某個至今仍躺在床上裝死狗的無良皇帝正閑得渾身發癢,于是主動拿過情報仔細翻看了一遍,就示意可以進行下一步計劃了,因為斯比亞要欺騙的並不是這些勢力,而是光明神族——在這個前提之下,各方勢力甚至黑暗魔族,都僅僅是作為一種背景而存在著。 或者魔族會因為神族的某些行動而產生連鎖反應,但那不是斯比亞現在要擔心的。 神族還沒有做出第一個回應,新的好戲就開始了。 在憂雙宮“悄悄”處死了三個治療科恩的魔法師之後,斯比亞終于發生了第一起內部摩擦——在投誠總督派系的勢力范圍附近,近衛軍遭受到不明的武裝襲擊,雙方互有損失,雖然談不上血流成河,但也足夠讓當地多出一片亂墳崗。 以此為界,流血沖突此起彼伏,規模不等、日夜不分,很快,這種沖突就波及到其他地區,也並不局限于直接沖突,而是逐漸發展成包含流言、暗殺、綁架甚至物資緊缺的綜合性動亂,有些地處邊境的勢力擔心被討伐,為多一些防禦縱深而開始搶奪地盤,雖然不敢搶國內的,但是他們敢搶其他帝國的! 一旦涉及到其他帝國,哪怕一個荒蕪小山頭也是大事,接下來的熱鬧程度可想而知。 憂雙宮尚在強裝鎮定,而下面的一些大臣卻有點手忙腳亂。 大臣們的慌亂和憤怒,在他們下達命令的時候顯露無遺——這些命令的嚴厲語氣前所未有,每一句話都以驚歎號來結束,有時甚至是一連串驚歎號!!!!!!! 慌亂而憤怒的命令,不可避免的讓動亂的程度加深。 忠于帝國的地方官員憂心忡忡,牆頭草們上竄下跳,曾經有過二心的人連撞牆的心都有了……新一輪申冤、求救、求援的急件又堆積在尼贊的書桌上,尼贊一邊用最惡毒的話語在心里詛咒這些寫信的人,一邊用脹痛未消的手抄寫著,局勢的惡化使他也終于開始熬夜了,房間的燈光通夜不熄…… 但值得欣慰的是,熬夜的並不僅僅是他一個。 距離尼贊的辦公地點不遠處,是皇室近臣居住區。因為待城一直以來的特殊情況,所以各家各戶很少有遷移了家屬來的,即便有,人數也不多,所以每到夜里,這里反而是城市里最陰暗的區域之一,換個角度來看,在陰暗的地方注視光亮,也是一種很正常的窺視行為吧? 魔將們就是這樣的性格。 “姊姊,還沒有變化嗎?”換上了一身居家服的弗格走到院子里,腳尖微微一點地,就直接縱躍到了房頂上。 她遠目眺望了一下,在愛米妮身邊坐了下來。 第一魔將也是一身居家服,柔粉色的薄裙勾勒出她身體姣好的曲線,尤其是曲起的那一雙長腿,在裙外閃耀著細膩皎潔的光芒。她面向憂雙宮,靜靜的看著那一片輝煌的燈火,輕輕的歎了口氣:“看來,那一槍還是太重了……” 弗格撇了撇嘴:“姊姊,你是關心則亂了,雖然他被你的槍尖刺成重傷,可是我們也及時的做了治療,黑暗魔族的魔法雖然在治療效果上不算最好,但怎麼也強過人類千萬倍!我們送他回去的時候,他的身體已經基本上痊愈了。” “可是……只是身體而已……” “這家伙再怎麼強大,也不過是個人類。以人類的身份跟我們黑暗魔族拼斗,受的傷可不光是身體層面的!身體上的傷好辦,精神上受到的沖擊,就只有靠時間修複了。姊姊,你不用一直坐在這里,沒有一個月的時間,他是醒不過來的啦!” 第一魔將凝視著憂雙宮,眼睛里隱隱閃動著擔憂:“你看,這張清單上的藥物,的確沒有多少治療身體的,但是除了治療精神沖擊的,還有解毒的藥品……他的狀況並不樂觀啊!” “解毒?”弗格冷哼一聲,鄙視的說:“有斯比亞內部的人想加害他麼?人類啊,就是喜歡玩這些無聊的小把戲!” “歸根結底,還是因為我不小心的緣故……” “就算他現在昏迷不醒,那也跟你沒有關系。”弗格搖了搖頭:”事情發生變化的時候,連長公主殿下都沒有反應過來,僅僅我們三個更是無法扭轉……說起來,插手的人是誰呢?為什麼長公主殿下之後的態度那麼奇怪?” “每個人的心里都有不願意與人分享的事情。”愛米妮歎了口氣,告誡弗格說:“長公主的心意,我們更是不能隨便揣測。” “可是,事情已經過了這麼多天,再怎麼也得給我們一點消息嘛,難道我們就一直在這里坐等嗎?” “要是你等不了,就先回去吧,我一個人也可以的。” “我怎麼可以丟下你一個人呢?要不然的話誰照顧你?誰給你做東西吃?”弗格笑了笑:“用那小流氓的話來說,這里可是防衛森嚴的堡壘呢!” “說到這個,我倒是想起當日在憂雙宮門外遇到的那個人類,這個人很不簡單,居然擁有那樣強悍的實力,長公主又不在,無法做出准確的評估。”說到烏鴉這個令人印象深刻的對手,愛米妮目光變得非常冷酷:“你跟他直接交手,有什麼樣的感覺?” “他的速度很快,眼光也很准,算得上是多年未遇的敵手了。”弗格的話里充斥著一股濃濃的恨意,很顯然,當日的戰斗結果讓她憤慨:“砸在胸前的那一肘雖然沒有讓我受傷,但帶給我的震撼卻不輕,我覺得,就算是我們三人聯手也不一定能贏得了他。” “這樣的事情,以前只發生過一次。”愛米妮點了點頭:”如果我們聯手全力殺他呢?你估計結果會是怎麼樣的?” “雖然能殺了他,但我們之中必然會有人負傷。”弗格一笑:“我想到哪里去了,以普通人類能力,怎麼可能傷到黑暗魔族呢?” “就怕這個皇家客卿並不那麼普通,無論是在氣勢、精神、武技上,他都絲毫不遜于我們之中的任何一個,面對三個魔將是需要莫大勇氣的,但他連一點膽怯和猶豫都沒有。”愛米妮搖著頭說:“雖然是隱身狀態,但三個魔將聯手都無法取勝——不,應該說其實是我們失敗了才對,這樣的事實還不夠驚人嗎?此人已經很不簡單,更何況他還在科恩?凱達身邊。” “在這之前沒有太多關注他的消息……資料上只說此人是早年被光明神殿收養的殺手,一直替神殿做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也曾經多次潛入魔屬。”弗格沉聲說:“需要我們現在去調查嗎?” “不要做多余的事,我已經上報給長公主殿下了,安心等待殿下的命令就好,再說值得調查的,在凡人大道一戰之後我們都知道了,其他事情也很難在短期之內弄清楚。”愛米妮抬頭看看天色:“都快天亮了,去歇息一會吧!”

上篇:第5章     下篇: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