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7章  
   
第7章

就在魔將們為這樣那樣的事情所憂慮的時候,被她們惦記著的兩個人,科恩和烏鴉也正好同處于一個房間之中。不過,這兩個人的相處模式顯然與魔將們有很大區別。 斯比亞皇帝一邊“凶殘”的啃著雞腿。一邊對著烏鴉指手畫腳,嘴里還在念叨:“怎麼說斯比亞也是一個富裕的帝國,皇帝住的房間可不能這麼吝嗇。” “看你一副活蹦亂跳的模樣,我很不忍心提醒你,其實斯比亞正處于一場動亂之中。”正被驅使著點亮一盞又一盞魔法燈的冷面男子回過頭說:“況且這是第一皇妃的房間,就是再多的公文要批閱,再多的女紅要做,也用不了這幾十盞魔法燈——你打算和太陽爭輝嗎?” “再點一盞,再點一盞,對嘛,這才象是搶救危重病人的房間里應該具備的光線!再安排些人進入外間,要匆忙,要倉皇!”斯比亞皇帝正在跟手里的雞腿較勁,說話時難免有些含混不清:“還好只有我們兩個人在這里,如果其他人聽到你這樣說話,肯定會大吃一驚的。烏鴉君啊,你剛才說話的時候不但有了很明顯的語氣變化,情緒和表情也跟著豐富起來了哦!是不是為我這次大難不死,你心存感激所致啊?” “如果你不是又聾又瞎,就應該察覺我現在面色不善,語帶不滿。”烏鴉輕蔑的瞟了科恩一眼,然後說:“你不擔心我突然性情大變,拔出劍來,把你殺了?” “我以前可是非常期待你用調侃的語氣說話,但很遺憾,我發現我對你的言傳身教很失敗。”科恩搖了搖頭,語氣中帶著些自責:“你要記住,下次說這種話的時候臉上一定要帶著殺氣!凜冽和陰絕隨便你選,或者不帶表情也行……否則,你的話實在是沒有什麼震撼力。” “你實在不是一個當皇帝的料,”烏鴉在桌邊坐下來,開始給自己倒水:“被人當面挑釁,你至少也要摔點東西以示憤怒。” “哎呀呀,這怎麼能怪到我頭上呢?分明是挑釁的人功夫沒練到家嘛。”科恩哈哈一笑:“不過呢,你當天在皇宮門前面對魔將時的表現,真是讓我喜出望外啊,要不是我眼睛還閉著,說不定就馬上跳起來給你鼓掌了!而且你最後說的那句話也很帥。” “是嗎?”垂入杯中的細細水柱沒有變化,烏鴉平淡的問:“我當時說什麼話了?” “你說——殺吧,我好替他報仇。”在轉述這種話時,科恩居然是一副心馳神往的表情,彷佛不知道當時烏鴉和第一魔將在討論的是自己的生死:“真可惜啊,因為當時本少爺要裝昏迷,所以沒有看到你當時的表情,那一定也很有趣。” “如果我把你當時是假裝昏迷的消息泄漏出去,那也一定很有趣。” “喂喂,那時是大勢所趨,本少爺在忍辱負重好不好?這可不是真正丟面子的事!” “我說的不是這一段,而是在說你進了皇宮之後,甚至在皇妃們開會時繼續裝昏迷的事。”烏鴉不慌不忙的拿起杯子喝了口水:“這一段你又要怎麼跟皇妃們解釋呢?” “不用解釋啊,就說睡著了而已。”某人大言不慚的說完了假話,開始轉移話題:“為了滿足我這小小的好奇心,不如改天我們來實地演練一次?你負責找魔將來,反正她們打不過你。” “你的這個夢想很難實現,她們打不過我。我也未必打得過她們。”烏鴉緩緩解釋說:“之前一對三的時候三個魔將處于隱身狀態受形體虛話的影響,所以她們無法發揮真正的實力,我能破解她們聯手時的攻勢,這實屬正常。’” “你又沒多出一個腦袋,怎麼能這麼了解魔族呢?” “可以說我天生就知道黑暗魔族很多事,臨戰之時,關于黑暗魔族的一切,也會自然而然的在我心中浮現。” 感歎完畢之後,科恩愣了一下,因為烏鴉從來沒在別人面前總結過打架經驗,更別說是這種沒能取得完勝的戰局:“那麼在她們顯影之後呢?以你現在的戰力,能做到何種程度?” 烏鴉抬頭看了科恩一眼,目光恬淡:“你應該知道,我當時是一肘擊退第二魔將,有趣的地方就在這里,其實以我現在真實的實力,還做不到那個程度。” “做不到?!”科恩的眼睛瞪大:”難道當時你所擁有的力量不是你的?!” “是我,力量也是我的,”烏鴉用平靜的語氣說:“但是我清楚,我還做不到那個程度。” “你不要繞來繞去,一次說完好不好?”科恩熱切的注視著烏鴉,嘴里還在喃喃自語:“賺了!這下賺到了,瞬間強化力量的方式啊……” “你大概要失望了,因為這並不是什麼瞬間強化力量的方式。”對于科恩的見“才”起意,烏鴉泰然處之:“在那場打斗之前,一直向前追溯到我最初學習武技時,在這段時間里,我每一次提升都經曆了艱難而漫長的修煉,也就是說我每一次提升實力,心理都會有准備、有預計,從來沒有出過錯。” “這點我當然了解,想正常提升實力就要走這樣的路子。”科恩不由得點了點頭,烏鴉所說的艱苦而漫長,他也能夠理解……那幾乎可以等同于瘋子的自我虐待。 “但無論實力怎樣提升,提升得多快,有一些東西基礎是不變的。比如說我修煉劍技,之前可以一劍刺穿十道屏障,修煉後可以刺穿二十道屏障,但我不能在修煉後領悟了吐唾沫的武技而且能穿透三十道屏障。”烏鴉舉了不怎麼恰當的例子:”你當時雖然沒有睜眼,但你應該清楚我擅長的劍法,你覺得我當時使用的武技,與平時使用的有關系嗎?” “這也不一定,萬一在我們對練的時候,你是故意放水,深藏不露呢?”說出這話之後,科恩就拍了一下腦門:“藏私討好不是你的性格,你更喜歡把我打趴之後甩頭就走——的確,你當時使用的招數與平時的風格不符!更直接也更詭異,一擊不中立即遠離,而你平時的攻勢是連綿的,就算不能一擊制敵,也會保持相當程度的壓力。” “變化不是在對方顯影之後才產生的,而是在察覺對方逼近之後就產生了。”烏鴉微微閉上眼睛:“我的目光能看得更遠,我的速度變得更快,拔劍的時候我就想好要怎麼做,順勢拉出蘊含魔力的火星並控制住……這些方法都很自然的在一瞬間出現,而且被我所接受。” “也有可能是我被抓住了,你萬分擔心,所以能力就在不經意間大幅成長了!” “做夢,就算是領悟,能在同一時間領悟到那麼多武技?”烏鴉有些不滿科恩的敷衍:“武技不是成長,而是改變了,甚至……如你所說,我的性格和情緒也有了變化。” “你說的是,看來我在你心目中的位置還是很渺小啊,”科恩歎了一口氣,避免談及烏鴉有所改變的性格,只是帶著惋惜的神態說:“本以為你找到了辦法瞬間提升力量,沒想到是這麼一回事啊,真是空歡喜一場……” 然後,胡言亂語的無良皇帝終于回到了正題上:“話雖如此,可你這種情況真的很有趣啊,就象是一道記憶的閘門被打開,武技和力量如洪水一樣湧來……” “有點類似。”烏鴉總算是點了點頭:“但除了這個,還有更有趣的。” “那你還不說!”科恩本已變得懶散的目光,又被烏鴉的話點亮了。 “當時的劍,我在空中抓出的劍,”烏鴉將目光平放,一字一句的說:“我沒見過!” “開這種玩笑未免有些幼稚吧?怎麼說你使用的武器也是震碎了第一魔將的槍頭,別的武器或許我會陌生,可她那槍頭的厲害我可是親身領教過的。”科恩的手指點了點胸口的傷處,微微笑了笑:“記憶猶新啊……這樣的武器,誰都不會隨便丟棄,然後等你去撿便宜,不是我不肯相信,而是這個道理說不通。” “事實就是我所說的那樣,在我手上缺少一柄長劍的時候,我知道了這個方法可以獲得武器,我還知道伸手抓出的長劍會有多長、多重、多鋒利……”烏鴉平靜的說:“看似伸手一抓,其實是一個小小的空間魔法,或者在某個地方存放著很多武器,都是歸我使用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這些武器你應該見過才對。”科恩想了想才問:“是怎樣的魔法。” “這樣。”烏鴉的手伸向空中,手腕一轉,當場抓出一柄長劍:“不需要念咒文。” 然後把手腕一揚,長劍緩緩飛出,在空中劃出一道圓滑的弧線後“奪”的一聲插到床前的地面上。 明亮的燈光之下,這柄造型古樸的長劍就如一泓碧寒豎立在床前,僅看劍柄上鑲嵌的寶石,就知道是年代久遠的罕見寶物。 科恩沉吟片刻,伸手拔起長劍。 劍身在微不可查的震動著,其上蝕刻的精細飛云紋活靈活現,如同就是要飄起來一樣——在靠近劍柄的劍脊上,還有一串銀色的古體銘文,字體豪放,排列得疏密有別,不但有型有款,而且還帶著字面之外的意境,隱然已具備了一些書法的特征。 “這是古祭祀語,幸好本少爺跟菲琳學過,要不然可就大失顏面了,筆劃粗細不均但有過渡,寫時一氣呵成,有很強的個人風格,”科恩的手指輕輕撫過銘文,細致地感受著這來自千萬年前的時光手信:“看到、想到;說到、做到;能夠填平大海的誓言,也比不上邁出一步的價值;是以吾等一生,再無任何誓言……” “無誓之劍,你原來的主人很有豪氣啊!”科恩念完銘文,鄭而重之的將劍身平舉:“獨存空房若干年,想必你也很寂寞了吧?本少爺是科恩?凱達,以後,就是你的主子了……如果你不想我來當你的主人,未來三天之內你都可以自毀抗議。” 烏鴉靜靜的聽著,中途沒有任何表示,等到科恩嘰嘰咕咕的說完了,他又伸出手一抓,“奪”的一聲,一抹還似在燃燒的金屬又插在了床前。 “還有!?”科恩兩眼一亮,放下手里的無誓之劍,拔起這柄通體緋紅的長劍,送到眼前仔細查看:“原來不是在劍身或是火元素在燃燒,而是劍身分為兩層,里面的劍身如同液體那樣在流動,表面有密布著楓葉紋,所以看起來才象是在燃燒!” 接著,目光比盜賊強上百倍的斯比亞皇帝在手柄吞口上找到了線索:”流楓三歎,一歎風聚、二歎脈斷、三歎飄零……嘖嘖,寫得這麼悲切幽怨,你原來的主人不是個小丫頭就是個小白臉啊,跟著本少爺吧,包你吃香喝辣……” 他只顧著高興,居然連許諾一個“自毀抗議”的過場都免了。但還沒看夠,他耳邊又是“奪”的一聲,驚訝之中抬頭看去,一柄就象是從來沒有打磨過的黑色長劍又插到地板上! “你的嫁妝還挺多的嘛,不過這柄劍的賣相不怎麼樣啊!”科恩是來者不拒,但這黑沉沉的一塊金屬拿在手哩,他端詳了半天也沒有發現奇異之處,于是在床邊站起來,湊到燈光最明亮的地方繼續研究…… 最後終于煩了,正想要找個地方放下,手指無意識的彈在劍脊上,劍身一顫,兩支狹長的光華從下端滑落,中途翻轉一下,然後“嗤嗤”兩聲插入地板,各余下六寸長的一段。 “難道還有伏筆?”科恩眼神一掃,已看出地面上是劍柄,于是蹲下去拔——兩件的重量都不到一斤,劍身同是一臂長,只憑重力就完全插入地面直到沒柄,可見其鋒利程度! “原來外面的黑鐵是劍鞘,里面才是真劍,而且還是一對,本少爺還從來沒玩過這樣的呢!”科恩持劍在手,隨便擺了兩個架式,床邊的帳幔全給劍氣割裂,他也不在意,反而沖烏鴉大喊:“還有沒有啊?一次插完!” “最深沉的欲望,導致最深沉的罪惡。”雖然這樣挖苦科恩,烏鴉還是好整以暇的放下水杯,只聽連續響了十來聲,床前插了一排長劍! 這些劍造型各異,有長有短;有的光華奪目,有的卻啞然殘缺;有配了劍鞘吊墜的,也有光禿禿連手柄都沒有的;但它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征——年代久遠,無比珍貴! “哦哦哦,居然還有?!”雞腿終于從科恩嘴里掉了出來:“你什麼時候轉行變魔術了?” “這不算什麼,如果地方夠大,我還能拿出更多的東西。”烏鴉平靜的回答:“怎麼樣,你理出什麼頭緒沒有?” “說實在的,抱著這堆東西就想找到答案,實在是有點困難。不過平心而論,這些都是好東西。”科恩看了看身前一堆武器,悠然長歎說:“遠古銘文,與現在截然不同的打造手法……實不相瞞,對打造武器本少爺有些心得,這些長劍的打造方式並不算太好,但使用的材料卻是我想象不到的精良,不但彌補了打造上的瑕疵,而且比現今的武器更鋒利堅固。” 烏鴉對科恩的感慨無動于衷:“那麼,你的結論呢?” “可以說每一件都是傳世之作。記得我們繳獲自格倫斯的那柄魔族配劍嗎?跟這些武器比起來,那柄魔族配劍甚至在材料上還要差一點。”科恩微微一笑:“這麼多絕世僅有的東西被你隨手抓出來……我除了說恭喜之外,實在是一點頭緒都沒有啊!” “真的沒有?”烏鴉略微有點失望。 “沒有。”科恩遺憾的搖了搖頭。 “那我收回。”烏鴉伸出手來。 “有!”科恩兩眼一瞪:“誰說沒有的?!” “你。”烏鴉很不給面子的揭發了科恩,然後丟下條件:“說對了就全送給你。” “不行!說錯了也都是我的!因為這是本少爺幫你分析的酬勞,而請我分析,你就要有接納錯誤結論的心理准備!”科恩凶神惡煞的跳下床:“你敢不給,我就告訴菲琳你在她房間里亂插武器,插得地板上都是洞!” “洞是你插的,與我無關。”烏鴉神色自若的回答:“你仔細看看。” 科恩低下頭去,發現只要是烏鴉丟出的武器,都是劍尖沖下插在地板的縫隙之中,反而是自己不小心漏下的對劍在地板上插了兩個洞,還把床上的帳幔割得一塌糊塗……于是干咳一聲,踢過地毯把地板上的洞蓋好,開始繼續跟烏鴉談起條件來。 科恩很清楚,烏鴉既然讓他看到了這些東西,就沒有打算要收回去,只是烏鴉本身的性格難以接受“贈送”這種行為,所謂的酬勞,不過就是為自己的這種行為找個藉口而已。所以,條件很快就談好了,當然是科恩照單全收,一件也沒落下……開玩笑,科恩當年初見神族長公主時,幾乎是拼了老命去撈寶貝,現在有這麼多寶貝放在眼前,哪有輕易放過的道理? “按照道理講呢,既然你拿出了這麼多的長劍,那麼在理論上,你是一個有專門儲存武器的地方或者是空間,我們知道,能擁有這種待遇的人並不多,因為就人類來說,空間魔法比詛咒魔法還要落後,這麼多年來,甚至連一個實用的空間壓縮實驗都沒有完成。”科恩坐到烏鴉對面:“只有神魔。” “神魔?” “對,神魔。伸手取武器的動作看似簡單,卻牽涉到至少兩種魔法,而這兩種魔法都是人類的弱項。”科恩點頭說:“只有神魔,他們對空間魔法的運用,才能做出足夠大的私密空間,還有遠距離的瞬間傳送。” “這麼說來,我需要在神魔上找答案?”烏鴉的語氣有點陰冷。 “你還真是死腦筋,神魔的數量那麼多,你知道現在找誰去?”科恩對烏鴉的急切潑了冷水:“讓我來告訴你最好的辦法吧,如果這個空間是神魔的,而你在里面拿了東西,他們當然會有所發現,只要你拿著這些東西逛大街,不用過多久就會有人來找你的。” 烏鴉沉思片刻,點了點頭。 “但麻煩的是,我們並不知道你為什麼會擁有這樣一個空間,所以結果是禍是福也不清楚。”科恩正色說:“我知道你不怕神魔,但你的能力畢竟有限,能打贏魔將,打得過公主嗎?能打得過公主,打得過魔王嗎?所以,我們必須想好對策,最好能夠提前確定對方的身分。” “你能知道對方是誰?” “雖然你對這些東西沒印象。”科恩的嘴角有淺淺的笑:“但我卻好象在哪里見過似的。” 烏鴉的目光一緊。 “但我現在卻想不起來了,”科恩接著說:“所以,我現在要你繼續抓!” “繼續抓?”烏鴉有些意外。 “不是抓長劍,而是法杖和盔甲!如果你能動用的是一個武庫,那麼里面就不會缺少這些東西!”科恩站起來,斬釘截鐵地說:“而我,就能從這些東西中找到真正的線索!”

上篇:第6章     下篇: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