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8章  
   
第8章

憂雙宮門前的廣場很大.很寬敞,而且設計的也很人性化。 在人們群情激昂的時候,廣場市遼闊而壯麗的;當人們情緒低落的時候,廣場是冷清而悲淒的。就離周文聳立的那些高大樓宇,也會讓不同心境的人們感受到雄偉與壓抑這兩種迥異的氣氛。 心境,這真是一個奇妙的東西,他的一個起伏就可讓人聲.讓人死,或者讓人生死兩難。 自從斯比亞帝都遷址待城以來,整個帝國民眾的心境就在不斷變化,恍若正在被一只看不見的手所牽動,變得時高時低,不但民眾們頭昏腦脹,不知是何原因,就連往昔無所不知的那些官員們,也有些分辨不出眼前這撲溯迷離的局勢了。 但在這之前,形勢還一片大好啊。 帝國軍隊以卓越的成果,結束了漫長艱苦的兩線作戰;皇帝陛下在聖都運籌帷幄,讓神屬聯盟和魔屬聯盟咽下苦果;在未來數十年,比斯大陸會以最精細的糧食,最優良的黃金供養斯比亞;帝國,將站在最高的地方睥睨四海! 但......為什麼內部還動蕩不停? 流言中,科恩陛下曾單騎沖出聖都;流言中,守舊的官員曾經脅迫皇室;流言中,某些人正在預謀叛亂;流言中,一切的禍根就是各國的巨額賠款!于是,大家有點隱隱約約的明白了,斯比亞帝國在這種令人沉迷的誘惑面前,內部終究還是走上了其他帝國的老路. 一個謎題的答案,往往是另一個謎題。那麼,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沒有人會相信是因為科恩.凱達的原因.在斯比亞帝國,科恩.凱達的威望是任何人都無法企及的,這個原因很簡單;在科恩.凱達出現之前,斯比亞帝國不缺乏英雄.不乏忠臣,但卻始終是一個平凡的帝國。大多數時候忍氣吞聲,偶爾會揚眉吐氣一下;平民們生活艱辛,堪堪填飽肚子;大多數人能夠擁有的,僅僅是一個活得更好的期望...... 正是在科恩.凱達出現之後,斯比亞帝國才走上這條夢境一樣的傳奇之路。國富民強,威達四海,這不是說一句話就能夠辦到,而是要靠一次次搏殺.一次次力挽狂瀾堆積出來的。有幸的是,民眾們是這個過程的見證者和參與者,更市最後成果的直接分享者。 可以說,這個年輕皇帝是寄托了民眾夢想的人。撼天易.撼柯恩.凱達-------難! 就是這樣一位皇帝,卻被他手下的官員和貴族給逼出了聖都。遷都待城,那是遷都嗎?沒有舉行慶典,其他程式也沒有禮物送達,待城,聽聽這個很陌生的名字,沒人能想像的出那是一個怎樣的地方......那些該死的爬蟲們,他們居然把科恩陛下和皇妃們給變相流放了! 一個人這樣想的時候,他不過是滄海一粟;要是民眾們都這樣想的話,那就有點要要命了。如果不是各地的皇家特派員和總督苦口婆心的勸導.安撫,聖都怕事要被憤怒的民眾們拆成一片白地......就算如此努力的平複民怨,還是有些地方被沖擊了,特別是投誠總督派系任職的行省,老貴族派系的傳統領地也損失了好幾處官邸。 個中詳情,真正的斯比亞國民是不會說給外人聽的,雖然皇帝被排擠不是自己干的,但這畢竟是面上無光的事情。但那些還冒著嫋嫋黑煙的殘垣斷壁,吞吐遮掩的解釋,在別有用心的人心理會演繹出怎樣的故事來呢? 〔斯比亞帝國內亂全面爆發......〕,〔斯比亞帝國內陸范圍擴大......〕,〔有跡象表明,某勢力曾預謀圍攻聖都......〕,[某勢力攻擊某行省總督官邸......〕,[成建制的叛軍與斯比亞近衛軍交戰,死傷甚大......〕,〔某勢力與我不接觸,尋求庇護與協助,具體條款如下......〕,〔某勢力搶占部分境外領地,以作為其戰略後方......〕 與此同時,第一份要求光明神族出面,對〔竊國大盜〕科恩.凱達采取最嚴厲處罰的請願密函,也被送到樞機祭司尼贊手里。而且在此後的兩.三天里,他還接到了十來封意思差不多的密函......如果說之前的尼贊是以標准的牆頭草天性在尋求自保的話,那麼在接到這種密函之後,他面臨著一個重要選擇,在也無法處處討好。 表面上來看,在經曆了最初的慌亂之後,斯比亞內部的叛亂勢力明白到僅憑自己還〔誅殺〕不了科恩.凱達,所以有結盟的意願,至少在面對科恩的這個問題上,他們達成了共識。 即使他們的身分是叛亂者,但這種牽涉廣泛的信息一旦傳遞給神殿樞基庭或光明神族,就使後者有了直接插手斯比亞事務的理由------斯比亞的正統統治者,絕對無法原諒這樣的事情! 在分析一下深層的原因,如果眼前種種是表象,這是一個被操縱的局,那麼幕後的操縱者必然有足夠的理由來堆動一切......他是誰?他想得到些什麼呢?他又想在自己身上得到些什麼呢?尼贊站在窗前,俯看著下面的廣場,整整一天,愁眉不展。 能得到今天的地位,尼暫不容易。 他是從一個小小的見習祭司起步的,看起來,見習祭司這個職務很渺小,但在等級森嚴的光明神殿里,這是所有祭司的起步點。 在見習祭司之後,能升到什麼地位就得看個人的智慧和鑽營手段,至少在所有的見習祭司看來,前途都是一樣的光明......這是升職無望的祭司們自欺欺人的說法。 再所有影響祭司升遷的原因中,最重要的一點是家族勢力。有勢力的人,會在一開始就進入天堂島神殿學院學習;沒有勢力的人,只能在各國大神殿學院學習。而且在學成之後,分派的地域.職務的高低,也直接折射出其家族的影響力...... 非常不幸,擁有其他一切的尼贊沒有家族勢力,他只能在一個偏遠的學院畢業,被分配到更偏遠的神殿去。雖然在任何地方都是在侍奉光明神族,但沒有願意自己的待遇比別人差,尼贊顯然不是缺心眼,他擁有與別人一樣濃烈的欲望,他嘔心瀝血,挖空心思,終于得到了進入天堂島神殿侍奉的機會。 而與他同時畢業的人,那些有家族背景的人,這時已紛紛升任見習巡察祭司。 雖然只是一個在天堂島神殿打雜的職務,還是在澡堂打雜,但尼贊也堅信這是自己的機遇。 而事實上,他在那段歲月哩,除了看到些貴族女人的裸體之外,一無所獲。他就像是一只被魔法屏障籠罩的蟲子,抬頭就能看到權力的巔峰,但卻永遠爬不上去......直到遇見科恩.凱達。 他稱呼科恩.凱拔為〔老師〕,絕不是出于一時的討好,也不僅僅是因為科恩.凱達告訴他的那句四自真言。 一句話,只是他認識科恩.凱達的契機,在這之後,尼贊從科恩.凱達本人上找到了很多問題的答案。正式科恩.凱達以自己的言行,為尼贊指明了前進的道路。 以自的作為影響他人,這才是英雄豪傑的真正能量,只不過提前在尼贊身上得到證明------因為在那時,整個光明神殿研究科恩的時間和精力,恐怕還比不上尼贊個人的投入多。 越是花精力研究科恩,尼贊心中就越是震驚,其實科恩的成長道路並不如一些人想像的那麼曲折,而是很清晰,最重要的是可以被自己模仿。雖然這個途徑看破了很簡單.可在以前,沒有人告訴這個農家子弟任何向上爬的竅門! 于是,尼贊咬牙用最後的資本行賄,進入神殿圖書館侍奉,其實他的目的很簡單,待在澡堂里是見不到大人物的!而在科恩發跡之前,身邊全是大人物! 他這一寶押對了地方,以前經受的苦楚寬闊了的眼光,各地的見聞令他思維敏捷,圖書館中的藏書充實了他的頭腦,最重要的,他認識了幾位樞機庭的樞機祭司------某些重要的資料是不能帶出圖書館的,而他在每一位樞機祭司到來之前,會替他們准備好一切。 茶水.飲料.點心,尼贊從不准備,他只在旁邊放上紙筆.相關的地圖與應征資料。久而久之,樞機祭司們有點離不開這個會准備好一切的小祭司了,甚至在離開的時候會跟他閑談幾句,尼贊應對得體,等級自然也就逐漸上升,不久已有屬于樞機庭名下的巡察隨奉閑職。但他明白,待在圖書館里,自己最終只能做到館長。他需要外放,需要一塊地盤。 這塊地盤對他的重要程度,就好像黑暗行省對科恩的重要程度。科恩在黑暗行省建城擴軍,但祭司不需要軍隊,要錢!在奧馬圖帝國的某段海岸線上,貴族平民對光明神族的信仰和絕對服從,造就了史上最強悍.最會撈錢的祭司------尼贊大人! 他乘當地貴族更迭的機會,加劇新舊貴族爭斗,更讓獲勝一方宣布屬地建築不符合神殿要求,將綿延九十里的風景區內所有建築全部推倒,居民全數遷出,土地收歸帝國......群情嘩然之下,尼贊出來主持大局,瞬間扭轉乾坤,掀翻已經獲勝的一方。 幾次三番下來,新舊貴族都垮台了,家財全部聚攏在尼贊手里。 天堂島神殿得到了在此地區指定新貴族的機會,紅衣祭司們很滿意尼贊的手段,痛快的答應了樞機庭升遷尼贊的要求------尼贊兩面派的作風也就是在這個時期形成的,他游走在兩個勢力之間,在重金賄賂紅衣祭司派系的同時,也上交了樞機庭需要他做出的成績。 本來,一切都很正常,他會穩健的爬項權利巔峰,但紅衣祭司一派干涉斯比亞事務倒了大黴,尼贊的升遷之路跟著停止。因為每個帝國大祭司都盯著紅衣祭司的位置,任何涉及到大祭司一級的職務調動都是牽一發而動全身,所以,他只能屈就在候補樞機祭司至個位置上。 尼贊可不甘心,他需要一次勝利,需要一次如同聯軍第九軍團對神魔聯軍那樣的勝利! 所以,他接過了沒有人敢應承的任務,來到了對祭司來說是絕地的斯比亞帝國------就在斯比亞驅逐了全部神殿祭司之後,他以最忠誠.最愚蠢的面目出現。就在他的對手們詛咒他死無葬身之地的時候,他又押對了賭注。 事實上,他現在不但成為真正的樞機祭司,還已經成了光明神殿駐斯比亞帝國的大祭斯! 這樣一個人,在他做選擇的時候,怎麼會不謹慎?斯比亞的叛亂者可以不考慮,但尼贊必須考慮光明神殿和科恩.凱達,因為這兩者關系到他之後的命運! 〔欺上瞞下......〕燈光下,尼贊念叨了一聲,走回書桌邊,拿起另一份信函來。 那是一封被驅逐的神殿祭司寫來的求救文書------在他們快到坦西帝國時,斯比亞海軍又拿著罪證在他們船上抓走了不少人,其中包括尼贊的幾個老相識。 〔備車.〕尼贊把信函放好,對助手說;”我去最高法官那里。” 斯比亞帝國最高法官.是一個很年輕的人,既然年輕就不免有些沖動,尼贊與他的爭論很快就升級為爭吵,進而發展成搏斗,結果是最高法官挨了一棍子,尼贊被打黑一只眼框。 〔抓起來!〕樞機祭斯的法杖可是金屬做的,杰克抱著腦袋暴跳如雷:"關起來!" 〔你沒有這個權力.〕尼贊捂著眼睛說:"按照斯比亞法律,閣下沒有權力抓我.關我。" "老子是最高法官!"杰克用配劍砍在桌上,不懷好意的目光盯著尼贊的脖子:"全斯比亞的祭司都歸老子管!" "沒錯,我是祭司,閣下看不起的祭司."尼贊沉聲回答:"但我打的是閣下,作為受害者,閣下必須回避這件事。話說回來,我這里也有閣下暴力的罪證。" 最高法官的眼中翻滾著陰狠的目光:"你覺得,這樣就嚇住我了?" "我並沒有要威脅閣下的意思."尼贊平靜的回答:"我是斯比亞皇家侍讀,也就是說,我是皇家的人,犯了法得由皇家懲罰。" 杰克七竅生煙,親手抓起尼贊丟到馬車上,在尼贊助手們絕望的目光里絕塵而去。 馬車在憂雙宮後宮側門停下,尼贊正要打開車門下去,杰克卻用劍柄橫在門柄上,他沖著尼贊一笑,說:"五百萬。" "閣下."尼贊有些訝異:"你是在向我索賄嗎?" "誰說是索賄,本少爺可是最高法官呢,五百萬金幣賠償,外加一百萬車馬費。"杰克又笑了笑:"給不出來的話,一個金幣也可以,但是這輛馬車就會把你送回住處去。" 尼贊這時候才曉得自己被敲詐了,于是翻了翻衣服:"我沒錢。" "寫欠條啊."斯比亞最高法官不知從哪里學來的招數,撕下尼贊的法袍下擺,攤在他面前:"來吧,咬破手指的勇氣你還是有的。" 尼贊異常郁悶的寫下有生以來的第一份血書,如願以償的進入了憂雙宮。郁悶的原因不在于錢,幾百萬雖然是個大數目,但對他這種地位的祭司來說還真不算什麼,他郁悶的是,最高法官閣下分明知道自己要循著這條路進宮。難來,自己遠遠低估了斯比亞皇族的強大。 如果說這時的尼贊僅僅是心有所感,那麼在見到第一皇妃的時候,尼贊就確認了這點------最高法官根本沒有進入房間。 "請坐."第一皇非也沒有詢問尼贊為什麼搞成這樣子:"閣下深夜入宮,有什麼事嗎?" "打擾皇妃休息,大罪。"尼贊拿出那些密函的原件呈上:"這些都是新收到的,帝國內部的一些勢力想上呈神殿的文書,里面的要求極為危險。而且本人不斷定他們只寫了一封,也有可能其他帝國的大祭司已經接到了此類密函。為帝國.為陛下,請皇妃明確指示對策。" "閣下的話很有意思,要我明示對策,而不是早做准備."菲琳皇妃接過密函,邊看邊說:"閣下是在試探什麼呢?" "是我的話讓皇妃誤解了,請原諒."尼贊依舊平靜的回答:"我想,皇妃既然知道了這樣的事情,自然會做好一切准備的。而我,似乎並沒有足夠的能力參與,所以,我只能請皇妃吩咐,以便讓我的行為對斯比亞更為有利。 菲琳沒有立即回答,他一封一封的看,直到看完所有的密函才抬起頭來說:"不管如何,你已經達到你的目的了。那麼,現在就說說你對這件事情的看法吧,你覺得怎樣處理為好?" "我......"尼贊正要回答,卻猛然省悟過來,搖了搖頭,無可奈何的說:"臣,不知道。" 不是尼贊不知道,而是他突然想起自己無法在這件事情里改變任何一點。 正如他之前所說,他無法確認是不是其他帝國的大祭司也接到了這樣的信,所以,他只能如實的.即時的上報神殿。除非這只是一個斯比亞對他的考驗,只有他一個人收到了這樣的東西! 聯系前後想一想,斯比亞動用了這麼多勢力.造出這麼大的聲勢,不會只是考驗他一個人......如果這是考驗的話,斯比亞帝國是在考驗內部所有勢力和全體國民! 如果科恩.凱達真的昏迷不醒的話,斯比亞敢這樣做嗎?! 所以,明白到事情嚴重程度的尼贊冷汗直流,馬上就改變了自稱,屈服在這樣一個整體的實力之下。 "三天之後,你將這些轉呈去光明神殿。"菲琳皇妃微微一笑,對尼贊說:"夜里涼,加件衣服再出宮。" 撩開門簾,發現一位手捧新衣的精靈侍女正在等待他。

上篇:第7章     下篇:第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