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9章  
   
第9章

當第一縷燦爛的金黃在東方地平線上升起時,憂雙宮門樓上的銅鍾被撞響了,引動各城區。甚至是幾十里外各鎮的鍾聲回應。悠揚而厚重的鍾聲一起響徹這片遼闊的原野,表明新的一天就此開始。 一隊軍容嚴整的近衛軍走向廣場,在踏上廣場方磚的那一刻,他們變齊步為大步,每五步就向左右分出數人去往相應的哨位,止步、行禮,兩班近衛軍交換了哨位。在逐漸遠去的腳步聲中,清脆的馬蹄聲在廣場另一側響起——那是各部官員的馬車,正順著凡人大道而來。 熟識的將領們、文臣們輕聲寒喧著,三三兩兩的走向自己的辦公樓。夜間也留在各部辦公樓里的人們,紛紛在這時收拾好桌上的文件,熄滅最後一盞魔法燈,走出了自己的房間。人要睡覺,帝國卻不能睡,人們為帝國而辛勞,同樣也是無分晝夜的。 皇家侍讀尼贊大人也熄了桌上的燈,順便叫助手拉開窗簾,在平時的話,這個活是他親手去做,因為他喜歡在繁忙的公文中做些細小的瑣事,認為這樣可以讓工作更有效率。只是昨天晚上,尼贊大人的文案工作量極大,已經被累的幾乎抬步起手來了。 有一輛軟蓬馬車停在樓下,開門時有幾聲刺耳的摩擦聲傳到尼贊耳中,這是長途跋涉之後車廂變形所致,來得這麼急迫,不知是那一家的勢力又要搞怪。暗自歎了口氣,尼贊放下手里的筆,看來早餐又得泡湯了。 “樞機祭司大人。”輕輕的敲門聲里,助手恭謹的說:“天堂島神殿的信使到了。” “哦?”即使是通宵工作之後疲累不堪,尼贊還是一個很具政治敏銳性的人物,在把報告遞交上去之後,他就很警惕的等待著光明神族的回應。 這時候聽見祭司到來的消息並不意外,他揚聲對自己的助手說:“請信使進來。” 出人意料的是,信使不是一個人,而是兩個。其中一位還是尼贊的熟人——此人之前是樞機庭坦西帝國首席巡察祭司,比他早六年成為候補樞機祭司,曾經是尼贊再圖書館服務的對象之一,也是他可望而不可及的人物之一。而另一位很陌生,應該是剛進入樞機庭的人吧? 因為斯比亞驅逐神殿祭司的原因,所以他們穿著貴族禮服。不過,匆忙購置的禮服顯然是小了一號,他們的體型都不算瘦弱,所以看起來以點狼狽。 尼贊心里開始惡毒的想像,當他們擁擠在一個狹窄車廂中的情景……這是他早年養成的習慣,每當遇到品級比他高,比他更接近權力中心的祭司,他就以這樣的方式來讓自己獲得平衡,雖然尼贊現在的品級是樞機祭司,這個職位已大略等同于世俗官員中的宰相,但習慣卻是不容易改過來的。 “天堂島神殿樞機祭司庭特使,天堂島神殿紅衣祭司屬下秘書庭特使。”兩人向尼贊行禮:“見過樞機祭司,尼贊大人日安!” “特使安好。兩位特使請坐,上茶!”尼贊驅散自己臉上的疲勞,一絲不苟的回禮。心里卻在奇怪:為什麼會是兩庭同時下令給自己呢? 光明神殿名義上的最高權力擁有者是紅衣祭司,三位祭司共同掌管日常事務,具體經辦由其下的秘書庭負責,而樞機庭雖然也可以插手最重大的事情,向紅衣祭司和秘書庭推薦新人,更貼切的說來卻是一個內部督察機構,有權查處紅衣祭司之下的所有祭司。 “不敢勞動尼贊大人,我們還要盡快趕回覆命,請尼贊大人接令。” 看兩位特使這樣說,尼贊也不好太熱情,于是上前兩步,神態嚴肅的靜立。 兩位特使穩了穩心神,揚聲說道:“天堂島光明神殿,紅衣祭司秘書庭,樞機祭司庭傳令,樞機祭司正直之輝、尼贊接令。” 不清楚為什麼會是兩大機構發令,尼贊只能沉聲回答:“樞機祭司正直之輝、尼贊接令!” “樞機庭已于日前接到汝之報告,並上呈光明神族,轉交秘書庭。天堂島神殿現已知,斯比亞帝國局勢複雜,一時難以理清。汝能在斯比亞保持神殿的存在,實屬不易,現兩庭共同決定,由樞機祭斯正直之輝、尼贊擔任光明神殿駐斯比亞帝國神殿大祭司一職,主持斯比亞全境事務,可自由認命其下職位,務必早日恢複光明神殿在斯比亞帝國欣欣向榮之面貌。” “贊美光明神。”尼贊一本正經的回答著,盡管這個職位除了他,沒有人敢要。 “斯比亞大祭司必須在近期之內,重建上達神殿視聽之渠道,以及與其他帝國神殿聯通之渠道。神屬聯盟之內所有祭司,任由斯比亞大祭司挑選。另,斯比亞大祭司必須在十日之內做好迎接巡察使的准備……” 聽到最後一句,尼贊不禁呆了一呆,這個時候,還有其他祭司跑來巡察? “斯比亞帝國大祭司閣下,真是恭喜了。”兩位特使宣讀完命令之後就換了臉色。想想也是,帝國大祭司要錢有錢、要權有權,比他們任職在天堂島要風光太多了:“您是光明神殿有史以來,最為年輕的一個大祭司啊,在如此富裕的大帝國,真是前途無量啊……” “兩位誇獎了,過譽過譽。”尼贊則報以苦笑,把手中的兩個小錦盒塞過去:“這斯比亞大神殿目前就我一人,我還得兼職看大門呢!” “啊,我們光顧著恭喜,連其他話都忘了說了,讓閣下見笑了。”得了莫大的好處,特使微笑著說:“其實,天堂島神殿已經考慮到了這點,所以我們倆只是打頭陣的,後面有很多打扮成貴族的祭司正在趕來,數量是六百人左右。另外還有一個船隊的祭司等在海岸邊,他們的履曆我們帶來了,所有這些人手都是給閣下准備的,閣下覺得能用就留下,不能用就讓他們返回。” “真是令人喜出望外的消息。”尼贊心口猛跳:“多謝兩位了!” “但是有句話還是要提醒閣下,天堂島神殿做這樣的安排是有迫切理由的,但這個理由不能寫在文書上,閣下也不能問。”特使之一壓低了聲音說:“未來十天,閣下一定要做好迎接巡察特使的一切准備,包括在城外三十里接駕、隨駕入城、入宮等等。” “迎接儀式是可以做到的。”尼贊先點了點頭,爾後很為難的問:“但是按以往的規定,迎接特使的必須是神殿儀仗才行,可是在現在的斯比亞,連我都無法穿著祭司袍外出……如此之多的祭司,如此正式的儀式,我難以想像是一群穿著貴族禮服的人在主持……” “這點閣下不用擔心。”特使斬釘截鐵的說:“神殿儀仗只管去做,絕對沒問題!” “那,斯比亞帝國必定不會答應,他們會來找麻煩的……” “無妨。”另一位特使正色回答:“閣下你可以直面斯比亞皇室,問他們要命不要?” 尼贊心里“咯登”一聲,最終確定了巡察特使的大概身分。今時今日,沒有任何一個人類敢在斯比亞帝國之內招搖,來得如此強勢,只能是光明神族的成員……也就是說,光明神族對斯比亞的策略已經確定,斯比亞的這場戲無論成功與否,都已近尾聲。 送走特使,吩咐助手安排接待後續祭司的事,尼贊大搖大擺的從前門進入憂雙宮,他要第一時間把這個消息上報給菲琳皇妃。 在抱華樓下和其他大臣等了一陣,皇妃的傳召就下來了。 尼贊一手捂著半邊臉,蹬上了樓去,其實他眼框邊的黑紫已經消散,但還有些隱隱作痛。 “皇家侍讀請坐。”聽了尼贊的彙報,高高在上的菲琳皇妃,臉上竟是一片平靜:“天堂島光明神殿,要派巡察特使來斯比亞,而不是去聖都,是要來待城?” “回秉皇妃,巡察特使不但要來待城,還要臣在十天之內准備好最為隆重的儀仗,出待城三十里接駕。”尼贊坐下,目不斜視,將自己的想法全盤托出:“臣認為,在目前情況下做這樣的要求,那麼巡察特使的身分就會很特殊……” 菲琳皇妃靜靜的聽著,修長的手指輕輕輾轉筆杆,嘴角邊始終帶有一絲淡泊、但非常真實的笑容……尼贊從早年間的見習祭司開始,為了向上爬,他刮地三尺,欺男霸女無所不為,直至之後權傾一方,沒少和女人打交道。這里面,各種各樣的女人他都見過,從甯死不屈的到天性諂媚、投懷送抱的。 但他沒見過菲琳皇妃這樣的女人,當她微笑的時候,你會發現她無比堅強;當她沉默的時候,你會發現她超人的智慧;當她和顏悅色說話的時候,你會發現她迫人的威嚴……他在不同的場合見過菲琳皇妃多次,就從沒見過這位頑疾纏身的師母靠過椅背!尼贊固然很敬佩菲琳,但他內心卻不認為菲琳天生就是這樣的人,他認為菲琳之所以能有這樣的性格和作風,完全得益于那個站沒站相、坐沒坐相的師父。 所以,他每一次看著菲琳皇妃,心里感受到的卻是科恩。凱達的氣息。他不敢敷衍了事,也不敢心懷不軌。 “斯比亞雖然請出了光明神殿的祭司,但那是帝國迫不得已的決定,范圍也僅限于之前的祭司們。斯比亞帝國,依然堅定地信仰光明神族。”菲琳皇妃考慮完畢,輕聲說道:“這次是光明神殿派來的特使,斯比亞帝國將視特使為帝國與光明神殿之間的一次正式外事交流。” “皇妃的意思是……” “皇家侍讀同時也是光明神殿常駐斯比亞的代表,愛卿當然有權利,也有責任去迎接特使。”菲琳接著說:“為了表達斯比亞的善意,准許自愛卿起,全部祭司恢複祭司裝束,准許恢複光明神殿儀仗,並劃撥驛館一處已作日常之用。待城三十里外接駕的花費也全部由斯比亞承擔。具體事務交由愛卿負責,務必做到盡善盡美。” “謝皇妃賞賜。”尼贊很清楚,斯比亞允許祭司著神殿裝束、使用神殿儀仗,這對神殿的恢複舊日面貌是一個突破:“另外,關于光明神族對斯比亞帝國的幾項決定,依然沒有下達,以臣的猜想,這些決定極有可能是在特使的手里。” “你是說軍隊數量超額,軍隊中有龍族兵種出現,還有各地神殿修繕這三件事情嗎?”菲琳說:“既然光明神族已經有了決定,而且答案就在特使手中,我想我們也不用太過擔心,無論答案是什麼,現在已無法更改,盡力做到本分就可以了,愛卿去准備吧!” “遵皇妃令。”尼贊站起行禮:“臣告退。” 走出門來,尼贊心里有點想不通,按照他之前對事情的估計,再加上對自已的定位,目前這個時刻,自己應該發揮更重要,甚至是關鍵作用才對。怎麼在光明神族特使來臨前夕,自己的作用不升反降了?難道是自己……不,絕不是自己的原因!那麼,就是科恩陛下那邊有其他想法和安排,不需要自己出面做什麼。 可是,陛下那邊又能以怎樣的方式去與光明神族特使直接溝通呢?是,科恩陛下早年曾與菲謝特。夏麥陛下得到光明神族召見,並被賜予神佑騎士殊榮,但那只是一個例行儀式而已,並不能構成與光明神族關系密切的條件啊!難道真的如傳說中的那樣,科恩陛下得到了光明神族的青睞? 一邊苦思,尼贊一邊走下抱華樓,走到第二層拐角處的時候,腳下突然一滑,整個人失卻平衡向下倒去——前方可是鑲了金屬的柱子,要是撞上去,可就好看了! “小心!” 眼看就是血光之災,樓梯口突然沖出一個人,兩手伸出抓住了尼贊,帶著他的身體轉了一圈,泄去沖力後才扶他站穩。 隨即,一個清朗的聲音在尼贊耳邊響起:“閣下一臉疲憊,想是連日辛勞所致,還要小心為好。” 尼贊抬頭看去,發現抓住自己的是一個有些矮胖的中年男子,他面上帶著親切的微笑,一身儒雅的紳士打扮。在斯比亞,至少在待城里的人來說,這身材、這裝束可算是一個異類——平日所見的不是滿面嚴肅的文官,就是一臉橫肉的武將,從沒見過真正貴族裝束的人。 況且他還如此儒雅和謙和,要知道自己平時並不受斯比亞大臣的歡迎。 “多謝閣下。”尼贊對此人的第一印象很好:“我是皇家侍讀尼贊,請問閣下是?” “見過大學士。”對方放開手,站開一步,鄭而重之的行禮,使用了連尼贊都不好意思使用的官職:“我是斯比亞外交大臣,利普。” “原來是名聞遐邇的利普大人。大人風范卓越,真是百聞不如一見。”尼贊心中恍然,情不自禁的退後了一點點,因為眼前這位大人不單單儒雅謙和……他很可怕。 利普,斯比亞帝國文臣中響當當的大人物。根據光明神殿的情報,他本人是一個破落貴族子弟,早年跟隨維素親王發跡,前些年以實打實的功勞升至帝國副外交大臣。不過此時聽他的自稱,應該和自己一樣已經扶正了。 之所以在斯比亞官員中顯得耀眼,是因為他是大臣中少有的,具備貴族風范的人,而且實力強悍,不僅曾在光複帝國的戰役中,一人勸降城池數十座,更在不久前把魔屬,神使的外交使團玩弄于掌下,讓這些使團簽下極為喪權辱國的條約。 就尼贊現在的感覺,這情報是無誤的。利普大人儒雅而具親和力,舉手投足之間帶著絲絲高貴氣度,但在這樣的偽裝之下,他的鋒芒無法讓任何人輕視。 “大學士過譽。”外交大臣說出一個距離宮前廣場不遠的地址:“大學士如果身體疲乏,不妨去此處稍作歇息。本官還有公務,不敢耽擱,就此告辭——請你們護送大學士下樓。” 利普大人似乎很有威望,兩側立即上來內侍,把尼贊扶下樓去。 等尼贊走遠,跟隨利普大人的近身護衛才靠近階梯,倒了一點清水在尼贊滑腳的地方。片刻之後,地毯上除了一點點水跡之外,在沒有其他東西。 然後,利普大人就施施然的上樓去了。 “啥?”正躺在床上把玩一具長弓的科恩。凱達一愣:“黑暗魔殿的信函?!” “是的陛下。”利普見到本該還是昏迷的科恩,也是嚇了一大跳,垂首回答:“是臣剛剛接到的,幾名貴族打扮的魔殿祭司送來的。” “拿來我看!”科恩丟下長弓,從利普手里接過信函。揭開封印看了不過三行,懶散的目光就變得銳利無比,彷佛要把金玉信函刺穿一樣。 “該來的,總是跑不掉啊!”歎了一口氣,科恩抬頭看著屋頂:“利普。” “臣在!” “皇妃原本安排你與尼贊一起去迎接光明神殿的特使,現在看來,你只能派一個副手去了。”科恩輕聲吩咐:“有困難嗎?” “沒有困難,臣的副手有此能力。”利普回答:“臣也已經認識尼贊大學士了。” “如此甚好,你馬上收拾一下去,准備代表斯比亞帝國出使地獄島黑暗魔殿。”科恩繼續吩咐:“做什麼事,怎麼做,之後第一皇妃會交代給你。” “臣,必定完成陛下的命令!”利普行禮:“臣告退!” “怎麼回事?”利普出門之後,菲琳的眉頭緊緊皺起:“帝國外交大臣出使地獄島黑暗魔殿?發生什麼變故了?” “確切的說,是要派人出使黑暗魔族才對。”科恩把手里的信函交給菲琳:“那幾個來送信的,應該就是黑暗魔族成員。” 菲琳接過信函,擺在膝蓋上看著,良久之後才說:“千算萬算,沒算道黑暗魔族會用出此等招數。神魔兩族的諭令幾乎同時到達,這種事情本身就很不簡單,是我們之前沒有考慮周到的緣故。” 房間之內的氣氛,頓時有些凝滯。 “不是你們的責任。僅僅是我一個人的責任。”科恩搖了搖頭:“無論多大的罪責,只要我出頭承擔,其他人都會沒事,這件事情雖然出人意料,來的又急,但未必就沒有解救辦法。” “不太可能有解救辦法吧?黑暗魔族做這樣的事,不應該還留有余地。”第一皇妃很久沒有這麼憂慮過了:“這件事情的影響太大,找人替罪都不可能。” “只要是問題,我們總會找到解決辦法的。”科恩站起身來走到菲琳跟前:“現在的關鍵在于,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先令重兵集結在邊境上,也好讓他們知道,斯比亞帝國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事情還沒到這個程度,我們還用不著拼命。”科恩柔聲勸慰:“我們不是還要派人去地獄島嗎?一去一回至少十多天,我們還有時間去化解這件事。” “可是——”菲琳看著自己的夫君:“黑暗魔族已經發下話來,怎麼可能收回去?” “事在人為啊。”科恩微微一笑:“再說從遷都待城的那天起,我們不就是做好了直面神魔的准備了嗎?” “你這是異想天開……”菲琳哭笑不得:“這和直面神魔完全是兩回事,黑暗魔族要全境駐紮黑暗魔殿啊!” “這倒無所謂,反正他們之前就駐紮了差不多一半的國土。”科恩正色說:“之後無非就是跟神殿的談判。另外,有件事非得你去作不可。” “什麼事情?” “你要跑一趟沉眠之地,帶上白影,帶上梅林她們,今天就走!”科恩鄭重萬分的說:“沒有我的通知,不能回到待城。” “你是說……或者黑暗魔族會……” “是的,他們下嫁小公主,肯定要先拿你們開刀,我得把你們藏起來。”科恩以命令的口氣說:“而且,我感覺已經有神族到了待城附近。” “光明神族也來了?!”聽到科恩這樣說,菲琳已經忘記自己是個“病人”,直接就站起來了:“這是不是預示著什麼?” “大概是吧。”科恩點了點頭:“過一會我去見神族,待城之內的魔族肯定會去監視,你們就趁此機會從密道離開。你放心,不久之後,你們就可以重回待城!”

上篇:第8章     下篇:第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