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0章  
   
第10章

清脆的馬蹄聲急卷而過,打開宮門的衛士還沒認出這人是誰,馬上的騎士用一件寬大的風衣罩住頭臉,單騎已從宮門狂飆而出。放眼望去,只能看到遠處那一簇激蕩的黑色披風——怕是一位身負艱巨使命的將領吧,衛士們心里這樣想著,合力關好了沉重的宮門。 急速奔出十里後一聲長嘶,駿馬人立停下,馬上的科恩沉思片刻,策馬右轉,他要避開前面的軍營。雖然這一路之上的守備部隊都已經接到了不得干涉的命令,但星羅棋布的營盤卻給他的判斷帶來了不少麻煩——但好消息是,這種召喚方式分明出自神族長公主大人的風格。 能跟長公主大人直接見面的話,那是最好不過,因為其他光明神族的成員都好象還沒成年的樣子,受不得一點委屈,動不動就叫囂打殺,而科恩又不能真跟他們杠上——他們失敗之後會去跟家長哭訴的,而自己最大的靠山,這時候還出不得面! 四十里之後,為待城提供警戒的小營盤已經少了很多,變成了駐軍數千的中型軍營,相應的,軍營之間的間隙就更寬闊。科恩減慢了速度,舉目四望,尋找起召喚自己前來的長公主大人來。他身下不是小烏鴉,所以駕馭起來難免有些生疏,遠遠看去,就真的跟大病初愈、不良于行一樣。 心頭的感覺強烈了些,科恩把目光放到遠方的一條小河上,這條河太小了,小得連名字都沒有。但其他方面還好,有蜿蜒的走勢,有平緩的水流,兩岸垂柳成行,左右草長鷹飛。 科恩下了馬,扯下風衣,緊一緊禮服下襟,順著河岸邊逆流而上,光明神族長公主大人正在前方百來步的樹蔭下等著他,她背手而站,英武不凡,一套樣式簡潔的女騎裝襯出她動人心魄的側面線條,如云秀發都塞到了帽沿里,臉上的肌膚光潔如玉。 不過這一次長公主大人可沒有戲水,而是一本正經的在釣魚——三根魚竿斜插在她腳邊的石縫中,魚線直入水中,浮標時起時落,引得長公主平靜的神情里不住出現些期待。 “斯比亞帝國皇帝晉見光明神族長公主大人,長公主大人日安!”看見長公主的裝束,科恩就明白她今天的來意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于是在距離她十步的地方停住了腳步,躬身一禮道:“多時不見,長公主大人的風采,真是遠勝先前啊!” “科恩•凱達拍馬屁的功夫,也是遠勝先前啊!”麗瑞塔•克納赫長公主沒有轉頭,只是斜眼看了看科恩。 科恩大呼冤枉:“長公主大人明鑒,我還沒開始……” “看你油嘴滑舌的模樣,想必身體已經複原了。”長公主輕聲說:“不是之前還在昏迷中嗎?怎麼突然全好了?” “長公主大人已經親自來到了待城,別說昏迷了,就算是被打得半死也要爬起來接駕啊!”科恩苦笑著說:“長公主大人,這次俺獨面黑暗魔族三個魔將、一個長公主,威武不屈,受盡皮肉之苦,還差點把小命丟進去……可是為光明神族掙足了面子,你是來給我賞賜的吧?” “不對,本宮是來取你小命的。”長公主的目光注視著水面上的浮標:“其一你私通黑暗魔族,信仰不再;其二斯比亞帝國內亂四起,你根本壓不下來,神族要一個廢人來做甚?” “哪里來的謠言?是黑暗魔族跑來抓我去見面的好不好?斯比亞內亂嘛,又沒妨礙別的帝國,用不了多少時日就能平息了……”解釋了一大通,長公主絲毫不為所動,科恩心里很是驚訝,聲音不大了,態度也不強橫了:“長公主大人,這不是真的吧?” “魚跑了!”長公主大人一聲長歎,這才轉過頭來問:“什麼不是真的?” “那個,光明神族說我私通魔族、帝國內亂……”科恩膽戰心驚的回答。 “光明神族什麼時候說過這樣的話了?”長公主大人看著科恩指向自己的指頭,嘴角一拉,話鋒一轉:“是本宮說的——你有不滿?” “長公主大人有所責怪,當然是因為我沒把事情做好,處罰一下也是應該的。”科恩清楚這位長公主很是善變,而且也真有取一國之君項上人頭的權力,于是換了語氣:“但是呢,再怎麼說,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嘛,就不要說殺這麼殘忍好不好?長公主請看,我這里已經挨過黑暗魔族一槍,差點就死了……” 長公主大人的目光在傷口處凝視片刻,抬頭說:“斯比亞皇帝,你知道褻瀆神族是什麼罪名嗎?在光明神族長公主面前暴露身體,這可是死罪。” “我沒有褻瀆神族。”科恩說:“我只是把禮服拉開小口子。” “事實不容扭曲。” “但是長公主大人你曾經說過。”科恩力辯:“人類的身體在你眼里就好象一滴水、一棵樹那樣。” “本宮說過那樣的話嗎?”科恩還沒時間“喜“,長公主大人就把他的情緒再次打壓下去:“就算本宮說過,但一滴水有清純、肮髒之差;一棵樹有俊秀、丑陋之別,所以你還是死罪。” “啊——”科恩大叫一聲:“真的不給活路了嗎?!” “理屈詞窮,無聊。”長公主鄙視的看了科恩一眼,轉過頭去。 科恩暗歎了一口氣,地位不同的兩個人開起玩笑來,地位低的人很吃虧啊! “如果這里不是位于待城正南,那倒是一個很理想的行商歇息處。”沉默了一陣,長公主才輕聲說:“想來,這條河流也很期盼能早日擺脫寂寞的歲月,所以在千百年的時間里努力營造,這才有了周圍的一片美景,但怎知,只因為是位于待城正後方,就被劃為禁地,這片景色,至少在斯比亞帝國覆滅前,是再無出頭之日了。” “那也未必,說不定明天就有什麼事情發生,比如說斯比亞再次遷都,這片美景也就大白天下了。”科恩很不喜歡這種帶有“寓意“的開場白,但還是得打起精神來應付:“又或者長公主大人說喜歡,我回宮殿大筆一揮就在此處為大人塑象,讓國民輪流前來參拜……” “如果你有心,塑別人的象好了,但不管是誰的雕象,都已經改變了這條河流的生命,好笑的是,這與它之前的景色沒有直接關系。”長公主淡淡一笑:“而你,科恩,你也象是一條小河,你最後能有什麼命運,與你自己的努力沒有太大關系——只要你是一條河,你就有被其他原因改變的可能,你的命運也就不在自己手里了。” “最最親愛的長公主大人。”科恩又開始苦笑:“好象之前我的命運也不在自己手里吧?” “有區別的,因為之前你還是你,但是在這之後,你可能就不是你了。”麗瑞塔•克納赫呼地轉過身來,滿臉的寒霜,竟然是動了真怒:“本來本宮還能扭轉你這一點,但你做事太快,讓本宮想搭救你都來不及!早知這樣,當初就應該把你殺了的!” “我……”科恩驚得後退一步:“我做什麼了?' 麗瑞塔•克納赫的右手從背後抽出,把一塊金燦燦的金屬板丟到科恩腳下,科恩拿起一看,居然是黑暗魔族發給自己的信函,與自己不久前接到的一模一樣。 長公主看到科恩疑惑的神情,解釋說:“在那幾位黑暗魔族進入斯比亞的時候,信函就被掉包了。” “真是好身手。”知道不會有其他神族去做這種事,科恩不著痕跡的贊了一句長公主:“大人,這是黑暗魔族單方面的要求,斯比亞沒有答應魔族,我們的求援信正在去往神族的路上。” “這時候求援又有什麼用?向神族求援就能讓黑暗魔族不把小公主嫁給你?!向神族求援就能阻止黑暗魔殿返回斯比亞全境?!”長公主怒斥一聲:“荒唐!” “斯比亞能有什麼辦法?黑暗魔族長公主帶著魔將殺到待城來,我也盡全力抵擋了。”科恩說:“那麼長的時間,光明神族沒有出現,我還能怎麼樣啊?” “科恩,你那種行為不是抵抗,是在跟魔族討價還價。”麗瑞塔毫不留情的揭開科恩的偽裝:“黑暗魔族可曾真正殺了你一個國民?黑暗魔族可曾真的毀了你一座城市?她們除了威脅你之外,不敢作任何真正傷害斯比亞的事情,因為有光明神族在注視著她們!” “而你,科恩•凱達,正是你一再的講條件,最後讓黑暗魔族師出有名,現在好了,他們要把小公主嫁給你,你高興了吧?” “我……”科恩搖了搖頭:“說真的,我是嚇得冷汗直流。” “真沒想到,你還會怕!”長公主轉過身去,看著腳下說:“科恩,你看本宮這三根魚竿。' “是,我實在看不出來什麼,我不會釣魚。”科恩完全跟不上節奏,他知道麗瑞塔公主這次是真的生氣了,但他卻無法理解她為什麼生氣。 “你看這根魚竿的形狀,象什麼?”麗瑞塔公主說:“象不象曾經刺穿你身體的長槍?” “這個,長槍和魚竿還是有一定區別的……”科恩話還沒說完,三根魚竿就一起震顫著離地飛起,化為三道金光向原野盡頭飛射而去——那邊卷起一團團黑霧,又有無數道閃電劈下,最後三道紫痕騰空而起,平原歸于一片平靜。 “噗、噗、噗!“三聲,飛回的魚竿整齊的插到科恩面前,上面還帶著斑斑血跡。 “象!太象了!”科恩握緊了拳頭歡呼。 “這三只小蒼蠅得休息一段日子了。”麗瑞塔公主輕輕拍著手,順著河岸前行:“你不會心痛吧?科恩,她們可都是被穿胸而過。” “如果不是這樣,我胸口的傷痛永不會平複。”科恩笑了笑:“多謝長公主大人幫我報仇。” “舉手之勞而已,再說朋友之間不是要相互照顧嗎?”麗瑞塔公主的態度與先前完全不同。她的臉色變得溫和平靜,即使是指責,也只是柔和的告誡:“科恩,本宮之前的話雖然是說給魔將聽的,但也不是全無根據,你這一次玩得太大了。” 科恩只有賠罪。 “你當了這麼多年的皇帝,一手把斯比亞推向人類帝國的極致,你就應該明白很多道理,但你為什麼還要鋒芒畢露呢?”麗瑞塔公主輕聲說:“以前,本宮盡一個朋友之義,處處維護你。但你要知道,你那時雖然行事誇張,卻僅僅只是數十個皇帝中的一員,本宮能把你掩藏起來……但現在黑暗魔族要把小公主嫁給你,你的地位已經跟之前不一樣了,有最威儀的目光在注視著你,本宮再也保護不了你了。” “長公主大人的意思是……” “以後再見面,我們就不會象今天這樣,因為我們不再是朋友了。”麗瑞塔公主回答:“而你,科恩,如無意外,你之後的遭遇不會很順利,不但不順利,而且你會連累你身邊的人——那些原本有機會邁向平靜生活的人。” “長公主大人,我聽得不是很明白。” “你平時不是很聰明嗎?怎麼一到關鍵時候就變遲鈍?”麗瑞塔公主搖頭說:“本宮對你本來是另有期望的……不過,說期望完全破滅也還為時尚早,全看你自己的了。” “斯比亞皇帝,本宮如今前來,並不是與你聊天的,你聽清楚了,神族有話問你!”科恩正想問個清楚,麗瑞塔公主卻用目光將他的問題逼了回去:“黑暗魔族以下嫁小公主為代價,讓你給出黑暗魔殿于斯比亞全境傳播魔族信仰的特權,這是一個亡國滅族之罪,你准備怎麼應對?” “按照黑暗魔族作出的承諾,所有光明神族的懲罰都由他們去化解,當然,這是完全不可信的。”科恩說:“或者,我能想出個辦法,以某種理由讓光明神殿立即回到斯比亞境內,以抵銷魔殿進入斯比亞的負面影響。” “你把問題想得太簡單了。”麗瑞塔公主很不客氣的說:“光明神殿重返斯比亞並不是問題,問題是神殿能占多大地盤?如果還是以前那麼大,你同樣難逃厄運,如果神殿也在全境立足的話,黑暗魔族就會覺得他們白嫁了小公主給你,必然會再次拿你開刀,你怎麼辦?” “這個……走一步算一步吧!”科恩有些局促。 “你是不敢說呢,還是不想說啊?”麗瑞塔公主笑得詭異:“也罷,就算是本宮最後一次幫你的忙,替你把辦法說出來好了。' “大人有什麼好辦法?”科恩決定裝傻到底。 “嗯,為了救你的小命,本宮可是無所不為啊!”長公主神色一正:“科恩•凱達,你覺得相比黑暗魔族小公主,光明神族小公主如何?” 就好象是被宇宙中所有的閃電一齊擊中,科恩語無倫次:“那個……我……那個……” “高興得說不出話來了?”在科恩的印象里,這是長公主最邪惡的一次笑容。“光明神族有意將神族小公主下嫁,斯比亞皇帝意下如何?” 科恩兩眼一黑,被這個消息嚇倒在地。

上篇:第9章     下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前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