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篇外篇 黑暗傳說——前夕  
   
篇外篇 黑暗傳說——前夕

與之前相比,無論是氣氛或是景象,待城……或者說斯比亞帝國已經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首先,是皇帝陛下身體康複,當然了,在發往各地的文書中,陛下之前的身體是小有不適,確切的說是因為長智齒而導致的牙痛,然後遍及帝國內部的動亂慢慢平息下來,就好象發生時一樣的莫名其妙,有了科恩的消息,民眾的情緒也很快恢複到理智的水平之上。 在“牙痛”消失之後的第五天,皇帝陛下正式宣布斯比亞帝國遷都待城,並決定于半月之後舉行慶祝儀式。令人驚異的是,最先響應的不是別人,而是黑暗魔殿和光明神殿——在聖都和各行省首座連夜書寫慶賀文書的時候,這一對從誕生起就爭斗不休的冤家,幾乎同時發布了熱情洋溢的賀詞,並表示在慶典儀式當日將有特使蒞臨待城。 然後,斯比亞皇室非常大度的表示:待城歡迎神殿和魔殿的特使以及其隨從人員,大家都很有默契的忘記不久之前祭司被驅逐一事。 至于其它帝國和條約商團,他們只有看戲的份,因為斯比亞的遷都慶典安排得太急促,就算是最近的帝國也來不及准備,等他們的使者到達待城,慶典儀式早就結束了——好在聖都有不少帝國的常駐大使,湊合著送點禮物、說些賀詞,倒不至于太失禮。 並不是沒有人懷疑整個事情,但很遺憾,這里面的曲折已經超過了他們的認知。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就是有一件他們不敢想象的事情正在發生。 二十多天的時間里,斯比亞在待城城外三十里處大興土木,修築了兩個相鄰的廣場以及附屬的觀禮台等設施。 這兩個造型一模一樣的廣場。並沒有互通,而是分別位于商路的一側,這段商路上安裝了無數的魔法路燈,流光溢彩,一直延伸到凡人大道,與憂雙宮渾然一體。 明亮的燈光,自然也把憂雙宮內照得如同白晝。 抱華樓上,斯比亞皇帝正帶著他的一班近臣視察接駕儀式的准備情況,不過這段時間以來陛下的興致不高,基本上是處于游手好閑的狀態,一切事務都是交予其他人去做。 “二十來天時間,大概也就只能做到這個樣子了,不用再添加什麼,不能把帝國收入都砸在接駕儀式上。”心不在焉的看著從待城蔓延出去的燈火。陛下難能可貴的點了點頭:“今夜就麻煩你們看著,我去睡覺了。” 大家知道科恩心情不好,也不好再說什麼,由得他離開。 這個時候,與科恩最親近的兄弟們都知道了,所謂接待黑暗魔殿和光明神殿的特使不過是個幌子,此舉真實的意圖是……真相是只能意會不能言傳的,無論是誰,說出來就會招來血光之災。 在這樣的一個夜晚,皇帝可以去睡覺,但是他的兄弟們可不行,從近衛軍統領到最高法官,每個人都得通宵值班以防意外,大家聚在一起商量了幾句之後,各人分頭出宮,巡查全城。杰克和海爾特順凡人大道前進。瑪法與莫亞分別從東西兩個城門出城,順城牆在南門外彙合。 此時的凡人大道上並不安靜,還有很多人在忙前忙後,很多人撅著屁股用小刷子清洗磚縫,還有一些人踮著腳尖調整彩帶,甚至在清理凡人大道兩旁樹木的枯葉…… 他們不是民夫,不是軍人,是穿著祭司法袍的祭司。 待城突然出現祭司,這已經讓人很意外了,但更讓人們目瞪口呆的是,祭司分別屬于神殿和魔殿。為了區別身份,神殿祭司穿白色法袍,魔殿祭司穿黑色法袍。 這個就是為什麼需要最高法官和海爾特中將一起巡視凡人大道的原因。因為自兩殿的祭司以特使先遣人員的名義來到待城之後,明里暗里,他們的沖突就沒有停止過,在他們強大的作戰能力前面,待城震驚了、憂雙宮震驚了、科恩?凱達震驚了。 第一次沖突還算是理智的,因為光明神殿得到了一處驛館,所以黑暗魔殿也要一處驛館作為在待城的立足之地,待城總督沒有二話,馬上給魔殿劃撥一處,可待城內的驛館並不是一樣規模,魔殿祭司們就以“待遇不公,神殿驛館多了一棟樓,要求重新劃撥”為由,從待城市政廳開始鬧,過五關斬六將,一直鬧到科恩陛下書案前。 准確的說,科恩陛下具有超然的智慧,但他也無法化解這件理不清的糾紛,他只能把沖突范圍控制在一個限度之內,所以,陛下先表示重新劃撥驛館是不可能的,之後最高法官出了兩個解決方案:要不然神殿祭司們拆掉那棟小樓,要不然把那棟小樓分一半給魔殿祭司。 誰也沒有想到,兩殿祭司最後的磋商結果會是各要一半的房間,而事情的後續發展就從此開始荒謬起來。 魔殿祭司不知道在自己的房間里干了什麼,三天不到,他們就讓整個神殿驛館中飄散著濃烈的異味,全體神殿祭司上吐下瀉不止,根本沒有體力去做准備工作…… 接到投訴的最高法官去現場轉了轉,也吐了個一塌糊塗,杰克大人顯然很憤怒,他的解決方案帶有典型的個人風格:讓神殿把整棟小樓劃撥給魔殿,然後又在魔殿的驛館里劃撥十個房間給神殿使用,讓兩邊有仇報仇,沒仇揩油……然後這兩個驛館周圍的街道再沒有人願意通過,迎接兩殿特使的准備工作幾乎陷于停頓! 在斯比亞外交部的斡旋之下,兩殿最後意識到再這麼干下去會出亂子,于是交出涉案祭司,被最高法官以“非法配制魔法藥劑”和“輕微投毒”的罪名打了板子,現在還被圈禁著。 驛館風波總算過去了,待城市政廳之後為了減少不必要的麻煩,在劃撥場地時盡量做到一模一樣,城外的迎接廣場就是這樣出現的,連每一邊的路燈和地磚都如同孿生,但兩殿祭司的沖突並沒有停止,反而更上層樓,沒過兩天,待城的人們早上就看到了凡人大道事件——已經失去起碼理智的荒唐表演。 事情是這樣的,按照斯比亞制定的程序,兩殿特使在慶典當天同時到達,同時沿凡人大道入城,過宮前廣場進憂雙宮,為了避免沖突,在這一路上,兩殿特使處于並行狀態,這次不會再有什麼問題了吧?不!問題出在凡人大道的彩帶上! 神殿堅持用神殿風格的彩帶,魔殿堅持要用魔殿風格的彩帶,由待城市政官主持的會議還沒有結束的時候,兩殿祭司已經開始向土匪學習,拿著彩帶搶占地盤了,你先掛上不要緊,等你一轉身我就把橫跨凡人大道的彩帶扯掉,再掛上自己的!周而複始,沒到一天,凡人大道上就一片狼藉。 最後的結果,是兩殿各有數名祭司被打板子、被圈禁,然後,待城市政廳順著凡人大道正中的皇家禦道建立一道寬闊的隔離帶,神殿、魔殿各占一邊,任何布置均不得超越隔離帶。這下大家能使用面積縮小了,也不會起爭執,想怎麼布置就怎麼布置。 斯比亞做到如此地步,他們應該不會再有借口了吧?可惜,上位的祭司是另外一種生物,完全不能以常理揣測——他們總能找到一比高下的途徑。 先比誰路邊的樹高,再比誰在路燈上的雕花精美,最後無聊到比誰的路面更潔淨——在這件事上,雙方都指責對方向自己地路面丟垃圾,這就產生暴力沖突了,清掃路面的祭司一般都是三兩人一組,稍有不對就會沖過隔離帶跟對方祭司展開肉搏! 最後的最後的最後……斯比亞不堪忍受兩殿層出不窮的手段,也不能忍受遷都慶典的日期一再延後,終于派了近衛軍入場,使待城的每一個祭司都處于嚴密的監視之下,這才讓准備工作重新開始。 以上種種已成為了待城最為獨立獨行的一個寫照,甚至還有人開出了盤口,賭這種場景會在慶典之後延續下去,並成為比斯大陸新的一景,幸運的是,到現在為止,待城里並沒有一般意義上的居民,要不然,這個賭局早就流傳出去了。 馬蹄聲聲,杰克和海爾特行進在凡人大道上,沿途聽取近衛軍值星官的報告,好在兩殿祭司終于明白今夜是典禮前夕,不敢鬧事,凡人大道兩側一片平靜祥和的氣氛。 “我記得,前面有一家花店吧?”巡視過半之後,海爾特有意無意的用馬鞭指著一條交彙于凡人大道的小街:“專賣出產在神魔分界線上的花卉。” “對,那是一家花店,”杰克看到花店門外搖動的招牌,小聲說:“不過,這家花店來曆詭異,生意慘淡。根據總聯絡官閣下所說,這家花店完全沒有查處的必要,因為根本就沒有人敢接頭聯絡,它的老板已經淪為比斯大陸上最可憐的間諜,得真的靠賣花來維持生計。” “我知道這個笑話,但這不妨礙我去買花,我經常給家里那位買。”海爾特哈哈一笑,然後輕聲說:“這是個特別的夜晚,明天是特別的一天,你有沒有想要去給誰買束花?” “什麼意思?”最高法官靜靜的看著海爾特:“不要拿別人的傷心事開玩笑哦!” “沒什麼意思,如果是我,我就買,還會叫我的衛兵大張旗鼓的送去。”海爾特兩眼望天,陰陽怪氣的說:“怕這怕那,那是沒出息的人。” “你——”杰克眉頭一皺,沖自己的一伙貼身衛兵招手:“跟我走!” 花店的門被敲開了,面對臉色冰冷的最高法官和他的衛兵,花店老板——也就是全比斯大陸上最可憐的間諜——以為自己最後的時刻已經到了,于是平靜地伸出了雙手,眼中充滿了解脫,甚至還有那麼一點點感激。 但遺憾的是,最高法官只是來買花而已,花店老板倚在門邊,目送最高法官的身影離去,然後顫巍巍的轉過身,用握著紙巾的手擦去眼角屈辱的淚花。 “買了,還是一束最好的花,”杰克回到海爾特身邊,“你在看什麼看得那麼出神?” “看我們的外交大臣。”海爾特沖前面一揚手,“外交大臣近來有些轉變。” “的確是有些變化。”杰克順著他示意的方向看過去,發現外交大臣閣下正徒步走在凡人大道上,對慶典准備作最後檢查,“我知道些傳言,你要不要聽聽看?” “好啊,邊走邊說。”海爾特點頭說,“反正你知道的事情多。” “在我們來待城之前,皇妃從我這里調了兩隊人去,一直到前不久才回來。我問他們干嗎去了,他們跟我嬉皮笑臉,沒一句實話,我就奇怪了,什麼事情居然要瞞著我?”杰克這哪里是在說流言,分明就是第一手數據,“于是,我就去找總聯絡官談心。” “也只有涉及到他,你手下人才不敢說話吧?”海爾特笑笑說。 “原來我的人真是跟聯絡部的人一起做事去了,而且是去查案,但地點很奇怪,是在魔屬聯盟,”杰克說,“他們用假身份去的,要秘密調查一件二十幾年前的無頭案,因為是在魔屬聯盟,所以他們費盡了心機才把這件案子查清楚。” “什麼案子?”聽到這麼離奇的事,海爾特的好奇心也被引發了。 “一起滅門案,雖然涉及金錢和權勢,但案情其實並不複雜,只是這麼多年了,凶手四散,有點難找,所以我手下這些負責調查案情的人就回來了。”杰克說,“然後第一皇妃簽署特別令,聯絡部出動精干力量,分別去往四個魔屬帝國秘密緝拿凶手……” “這麼大手筆?”聽完了驚險的緝拿過程,海爾特搖了搖頭:”前些日子,你和你大哥嚷嚷著要還人家一頭鹿,滿世界找債主也沒弄到這麼大場面啊,皇妃這麼做到底是為誰?” “為誰我不知道。”最高法官笑著搖了搖頭:“反正前些日子,有人又跑到我這來借了個問案的高手,還從聯絡部那邊借了一個逼供的高手。” “然後呢?” “你知道後宮有個小水池被填平的事吧?就是因為這兩個高手在那邊吐了個一塌糊塗的緣故。”杰克伸出一根手指:“一個晚上,苦主自己動手,根本就沒給這兩個高手表現的機會,七個凶手連渣都沒剩下。然後苦主在後宮大哭了一場,隔天就被轉正了。” “難怪他的差事辦得如此漂亮。”海爾特將馬停在門洞里,看著還在遠處忙碌的外交大臣:“能讓兩殿特使達成共識,這應該是超水准發揮吧!” “沒有錯,他超水准辦好了差事,現在就輪到我們了。”杰克念念有詞。 “沒有關系,雖然與我們之前的估計有很大的偏差,但事態卻發展得很順利嘛!”莫亞中將騎著馬從後方趕到:“一切順利?” “一切順利。”瑪法少將跟著出現。 “天快要亮了,慶典也要開始了。”莫亞中將輕聲說:“正如大家所想,我們將要經曆一件從沒發生過的事情,對帝國來說,這件事充滿了危機,也充滿了希望。” “今天不會再為這件事情開會。”瑪法說:“請大家保持謹慎。” “科恩居中調度,其他人各司其職……” “只有我們自己,沒有別人能幫忙……” 就在幾人在門洞里互相激勵並進行最後一次協調的時候,本應該在憂雙宮里“睡覺”的科恩?凱達正以最快的速度在簽署著命令——四位皇妃離開待城,這些需要緊急下發的命令都必須由他來簽字。 這一忙,就忙到天色微明。 丟下筆來到窗前,看著遠方的景色,科恩的嘴角突然露出了一點笑容,兩手在窗台上一拍,他大喊了一聲:“凡人計劃——開始!!!” 這喊聲縈繞著抱華樓,久久不曾散去……

上篇:第10章     下篇: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