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三章  
   
第三章

彩繽紛 雖然雙子廣場是一個很具神韻的稱呼。但卻不是正式名稱,實際上,這兩個廣場的合稱名諱很讓斯比亞頭痛了一陣,因為兩殿祭司們在這個問題上不做絲毫讓步,都要求在命名上突出自己,最後還是在皇帝親自出面之後才確定下來,三方的妥協結果是”雙輝廣場”。 斯比亞皇家旗幟矗立如林,一直從凡人大道上延伸過來,最後呈半圓形圍繞在兩個寬闊的廣場入口,兩位單讓贏家史的親王殿下分別站在一側的旗幟之下注視著廣場正中高大的門廊——這東西是兩殿出人手建造的,型態雄偉華美,各由十二道拱門構成,逐次放大並在形狀上產生漸變效果,第一道橢圓拱門高十五臂,但最外層一道六邊形拱門已高達二十臂。 今天的凱達家族,已是比斯大陸名副其實的第一尊貴家族,擁有最為富強的帝國,一位皇帝、三位親王,更難能可貴的是,凱達家族是傳承貴族,繼承了合法的帝國擁有權,而不是靠謀反起家的爆發戶,如果不是有科恩•凱達的存在,那麼這個家族是挑不出毛病的。 在大多數人眼中,科恩•凱達這人是無法形容的,更不是值得年輕人學習得楷模,只能用他的名字概括他的存在,好在他只是凱達家族的新一代成員之一,上面還有兩個風華正茂的哥哥:大哥力克•凱達、二哥西夫塔•凱達。 力克親王和西夫塔親王繼承了貴族的好傳統,有諸多年輕人應有的優點,更兼具父親的儒雅與母親的雍容,絲毫沒染上三弟科恩的懶散和跋扈,所以在很多人心目中,無論外貌、談吐和處事,這兩位親王才是能真正代表斯比亞貴族風范的青年才俊。 事實也的確如此,兩位親王殿下一反凱達家族之前給人的文弱印象,都是文能治國,武能安邦的良材,如果不是斯比亞那時的紛亂局面,科恩•凱達很可能還是兩位親王羽翼下的懵懂幼弟,今天這種長庸幼貴的反常格局也就不會出現,所以,久未露面的兩位親王今天突然出現,這事情本身就很容易讓人產生聯想了。 雙輝廣場入口,力克•凱達親王在皇旗下靜靜等待。身為斯比亞三親王之一的他穿著飾有皇家徽章的禮服,左手扶著禮儀佩劍的劍柄,右手里拿著一副純白手套,神情平和,目光冷靜,挺拔身姿比身後直立的旗竿要優美得多,更把身邊外交大臣的身材襯得慘不忍睹。 和不遠處的神殿祭司一樣,黑暗魔殿的祭司們也按照品級在門廊外匍伏著,唱詩班一絲不苟的吟誦著贊歌。 漸漸的,門廊上被灌注了足夠的能量,圍繞著門廊的魔法陣流光溢彩,耀眼的光芒閃耀不止,魔法符文熒熒而動……猛然間,祭司們的贊歌高昂起來,兩道明亮的紫色光線出現在拱門下,順門廊向外延伸過來,兩線之間的地面被覆蓋上一層寸許高的淡淡紫光,明如鏡、滑如絲,就像地毯一般鋪設到門廊外,一直到距離力克親王不遠處才緩緩停止。 最內側的拱門披掛上了一層淡紫色的光幕,正如水面一般輕輕蕩漾著,隨著魔法陣內光芒的閃耀,一陣奇異的聲響過後,一對身穿盔甲的武士穿過光幕出現,轉身在拱門邊佇立著,然後又是一對、再一對……前後十二對武士分別在各道拱門下護衛著,一言不發,目不斜視。 “力克親王殿下,外交大臣閣下,在黑暗魔王的憐憫之下,連接地獄島魔殿的路徑已經開啟完畢。”地位最高的魔殿祭司走到力克親王面前,表情嚴肅地行了一禮下去:“以無上的黑暗魔族的名義,恭迎正副迎接使進入傳送門,迎接特使法駕。” “有勞各位了。這是本王的榮幸。”力克親王右手伸出,托起祭司,然後對外交大臣點點頭,先一步走了出去。 利普端好手里的金盤,跟上力克親王的腳步。 “請等一下。”上了年紀的老祭司疾走兩步,在力克親王身旁躬下身說:“這是一個極為重要的場合,特使身份尊貴,還請親王解下佩劍,以免……” “不妨,老先生,禮儀佩劍就是為這樣的場合才誕生的。”因為斯比亞並沒有與魔殿達成直接的隸屬關系,所以親王用了這個平常的世俗稱呼,話語中並無對祭司的不滿:“想我比斯大陸的貴族,無一不是文武兼備起家,佩劍于身,正是我輩矢志不忘傳統的表現。” “雖是禮儀佩劍,但終究還是武器。”老祭司的身體躬得更低了些,他這樣的說法已經不是固執的范疇,而是吹毛求疵了:“這是斯比亞帝國與黑暗魔殿之間的首次正式見面,還請親王衡量。” “本王很慎重。”聽到老祭司在教訓自己,力克親王微微一笑,沒有再出手相扶,雖然面上的態度依舊和藹,但他的目光卻平視著前方的門廊,儒雅的語氣中帶著不容置疑的威儀:“就算晉見上族,上族的恩賞也多是佩劍盔甲,老先生讓本王解劍,既無理、亦無禮。” “非是為難殿下,只是本人感受到殿下佩劍上有隱約的血腥味。”老祭司還是保持著躬身的姿勢,看在旁人眼中倒像是在向親王請示什麼,怎麼也沒想到是出了問題。 老家伙的鼻子很靈敏,力克親王的佩劍的確見過血。事實上,力克親王和西夫塔親王從少年時代起就劍不離身,而且大多時使用著同一柄劍,也就是現在帶著的這把——科恩•凱達親手為兩位兄長打造的黑鐵禮儀劍,不僅僅是個觀賞品,還可以滿足戰場厮殺的嚴苛要求。 “血腥味啊,老先生嗅覺靈敏,但判斷力卻不如軍人,帶有血腥味的不是本王的劍,而是本王這個人。”力克親王的笑容略為帶著點苦澀,手指彈了彈劍柄:“十年來護佑家國,縱橫南北,本王兩手血腥,名下已是欠了萬千命債,這樣吧,本王就不進去了,讓副使去可好?” “萬萬不可,是我眼光不夠,殿下勿怪。”為了與神殿一比高低,老祭司堅持到這一步已經是很不容易了,雖然心中暗罵,嘴上卻只能認輸:“時間緊迫,還請殿下進去迎接特使。” “恭送殿下!”這時,旁邊廣場上響起幾聲中氣十足的送別,似乎是西夫塔的侍從發出的。 力克親王心中了然,應該是隔壁的神殿祭司也找理由為難西夫塔親王,卻未能達成目的,最後還被侍從在氣勢上壓過……不過,力克親王本身不太喜歡帶侍從,也就沒有這個程序了。 微微一笑,力克親王再次前行,悠然信步,不急不緩,並不像武將那樣虎虎生威,也不似文臣一般循規蹈矩,他的步伐多了幾分風雅和活力,而少了一些拘謹和凶戾。看著力克親王就這麼進入門廊,從十二對武士的炯炯目光中穿過而不受絲毫影響,外面那些詠頌著贊歌的祭司們目光中滿是驚異,這些祭司全部來自地獄島魔殿,有最狂熱的信仰,也非常清楚魔殿的人員配置,所以他們知道,這些被稱為暗影騎士的武士其實並不是人類,而是真正的黑暗魔族! 一個平凡的人類,卻能在黑暗魔族成員的目光中自若穿行,他的意志應該是多麼堅定! 平生僅見的傳送魔法就在眼前,光幕如水,蘊含著令人沉迷的光芒,粼粼漫漫,猶如看不見底的深幽古潭,縈繞在耳邊的贊歌更把現場的氣氛烘托得更加神秘。力克親王伸出手去,小指斜向上挑,像是撩動紗幔一樣,輕柔的撥動開去,同時邁出腳步,整個人隨即就沒入光幕。 再雙幕接觸到光幕的時候,力克親王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裸露在外的皮膚一陣輕癢,腳尖繼續往下點,先感受到一分的柔軟阻礙,接著就遇到堅硬的平面,耳邊的吵雜消失不見,帶著幾乎微不可查的香味,清新的空氣圍繞上來……這跟待城的環境有很明顯的差別。 已經到了遙遠的地獄島了。 睜開眼睛,明亮卻不失柔和的光線湧入雙目,力克親王發現自己正站在一個橢圓形的廣場中心,身後是一座與雙子廣場門廊相近的建築,腳下,一條紫光凝成的地毯直通正前方,百來名暗影武士護兩側,在那不遠處,矗立著一座異常雄偉的宮殿——通體金光閃閃,線條剛勁,威勢如虎! “斯比亞帝國,科恩•凱達皇帝陛下欽點迎接使力克•凱達,副使利普。”親王的宣告聲傳揚出去,雖不算太大,卻是中氣十足,在廣場上引發陣陣回響:“前來地獄島迎接黑暗魔殿特使!” 力克親王的聲音還沒完全散去,兩位黑暗魔族成員就從宮殿大門處迎上前來,一男一女,面容都是俊美無比。他們穿著樣式古典的長袍,只用一條細細的腰帶束住,再沒有多余的飾品,身後的一對紫色羽翼完全舒展開,占據了很大空間,腳下的脈動傳導到翼尖時,已經化作一種極輕柔優雅的起伏,讓人看了驚歎不已。 “力克•凱達親王,閣下不用再對我等行禮。”女性魔族稍微靠前,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先向閣下說明,這里不是黑暗魔殿,而是黑暗魔族的宮殿之一。” “本王唐突了。”力克親王“微微一怔“,稍後恢複正常:”失禮。” “親王客氣。”男魔族開口,冷漠得有些過分:”兩位迎接使可知道晉見魔族的禮節?” “回稟上族,我等雖是神屬帝國的臣民,未曾與黑暗魔族接觸過,但友愛尊敬的為人道理卻是懂得的。”外交大臣利普上前半步,身體微微下伏,臉卻揚了起來:“上族尊貴,我等當然會以尊貴事之,特使慈愛,我等當然會以慈愛報之。” 聽了這麼文謅謅的外事語言,兩位魔族不禁愕然,只有力克親王心里暗暗好笑:與自己在一起,斯比亞外交大臣的身份要低一些,所以這類帶有爭斗性質的話當然要由他去說,即使說破了,也能由自己去彌補……另外,也總算是看到利普除了抱大腿、流眼淚之外的招數。 “兩位誤會我的意思了。”男魔族回答說:”今天,魔殿特使只說祭司古語。” “無妨。”這就輪到力克親王了:”祭司古語正是家學之一。” “既然如此,我們這就進去。”女魔族轉身:“兩位請跟我來。” “祭司古語?”在遙遠的天堂島,西夫塔•凱達親王也遇到了相同的問題,這位生性豪邁卻不失穩健的親王看看身邊的副使,同時也是光明神殿樞機祭司、斯比亞神殿大祭司的尼贊,然後微笑著對面前的光明神族說:“不在話下!” 能用這樣的姿態說話,是因為斯比亞終究還是神屬帝國,無論怎麼說,與光明神族的關系要相對緩和一些,再加上身邊的副使本身就是神殿高層……所以,西夫塔親王采用的戰略與在地獄島的力克親王是相反的,為他拾遺補缺的人是尼贊。 這不算明顯的失禮,再加上親王身份的特殊性,兩位肩負指引職責的神族成員也不好加罪,只冷冷的點了下頭,轉身開路——西夫塔親王之前並沒有來過天堂島,對周圍的景觀不免好奇,雖然這里僅是一處平常的宮殿,但卻迥異于斯比亞的景觀,親王在路上多次與副使探討園藝和建築藝術,不但令副使連連苦笑,還在無意中杜絕了別人上來搭訕的可能性。 不多時,西夫塔親王和尼贊已經來到宮殿內的小廣場中,在這里,侍立在側的已經不是身著盔甲的武士,而是展出漂亮羽翼的神族侍女了。巍峨的大殿前,端坐著一位宮裝打扮的女性,她左手擱在扶手上,玉石般晶瑩的面孔微微向右,深邃目光飄望天際,神態端莊至極。 “光明神族屬下斯比亞帝國,科恩•凱達皇帝陛下欽點迎接使西夫塔•凱達,副使尼贊,前來迎接神殿特使。”西夫塔親王在距離權座三十步遠的地方停下腳步,單膝跪下:“在此,西夫塔晉見光明神族,恭祝上神芳華永駐,慈愛的光輝普照比斯大陸全境!” 不見兔子不撒鷹,在不知道神殿特使身份的時候,西夫塔親王只是在向光明神族行禮,根本就沒給他人占便宜的機會。 “按照常例,本宮應該問候一句,比如遠來辛苦之類。”權座上的神族長公主殿下收回了目光,以罕見的嫻靜語氣說:“不過對西夫塔親王你,本宮卻要說另外一句話——作為一個瞞著皇帝與光明神族互通款曲的斯比亞貴族,你還真敢來啊!” 西夫塔親王正要回答,卻想起了什麼,看了看身邊的副使——樞機祭司尼贊正對著前方,五體投地,跪得堪稱經典。 神族長公主看了他一眼,輕聲對西夫塔親王說:”這位神殿的樞機祭司可真是八面玲瓏、四處討好,居然還當上了斯比亞的迎接副使,親王放心,一會自然會有樞機庭的人向他問話,他不一定能回得了待城……你可以暢所欲言。” “長公主殿下容稟,之前瞞著皇帝與光明神族聯系,是為了帝國,今天硬著頭皮來迎接神殿特使,還是為了帝國。”沒有上諭,西夫塔親王不能起身,只得單膝跪著回答:“皇帝是我的親弟弟,我不會因為個人原因而對他有所隱瞞,這一切都是不得已而為之。在光明神族不再怪罪皇帝的那一天,我會向皇帝坦承這一切,以求得他的寬恕和原諒。” “科恩•凱達與黑暗魔族眉來眼去,光明神族大概不會有原諒他的那一天了。”神族長公主用淡漠的語氣說:“斯比亞被皇帝所累,已是逐漸墮入一個泥潭,光明神族很遺憾。” “上神容稟,我是看著皇帝長大的,知道皇帝內心的善良,也清楚皇帝忠貞的信仰著光明神族,這些都是不能被否定的事實!”西夫塔親王的語氣略微有些焦急:“之前發生了很多事情,其中有誤會、有誣陷,日積月累才讓皇帝有些心灰意冷——但是我相信,只要上神不拋棄皇帝,不拋棄斯比亞,那麼總有一天,皇帝會醒悟過來,帝國也會重獲神族青睞!” “一邊是無法舍棄的帝國,一邊是血肉相連的親人,也難怪親王你角色錯亂,立場不穩。罷了,你起來吧!”長公主終于揚了揚手,讓他起身。 “多謝長公主殿下。”西夫塔親王站好之後繼續解釋:“皇帝與黑暗魔族虛與委蛇,這真是不得已而為之,因為黑暗魔族長公主不久前帶著三大魔將降臨待城把皇帝擄走,皇帝奮起反抗,被擊成重傷,差一點性命不保……所以,還請上神看在這點上,原諒皇帝的無奈妥協。” “光明神族從來沒有舍棄過誰,之前不做解釋,不予援手,只是對斯比亞皇帝的小小考驗而已……目前的結果雖讓我們遺憾,但也並不是個死局。”長公主搖了搖頭:”現在如你所願,光明神族決定親自介入斯比亞事務,你身為發起人之一,可有什麼謀劃?” “回稟長公主殿下,我們之所以提議光明神族直接介入斯比亞事務,特別是讓神族成員靠近皇帝,並不是因為個人榮辱,而是因為黑暗魔族已先行一步,傷我皇帝在前,強行下嫁小公主在後,導致帝國不穩,情況非常危急。”西夫塔親王回答:“所以,在光明神族特使到達之後,應該先以帝國穩定為第一選擇,同時抵禦黑暗魔族對皇帝和帝國的侵蝕。” “首先要做的應該是抵禦黑暗魔族對你皇帝和帝國的侵蝕,然後才談得上穩定帝國大局吧?”神族長公主淡淡一笑:“親王,怎麼年紀輕輕的,思維就有點糊塗了?” “啊,失禮了,請長公主殿下海涵。”西夫塔親王有點局促:“其實,是因為……是因為皇帝有個要求……他的態度極為強硬,宣稱得不到滿足的話,就中斷慶典儀式,這讓我非常的為難……” “哦?斯比亞皇帝有要求?”長公主殿下揚了揚眉:“是對光明神族的要求?” “是的,但……但我很難啟齒。” “但說無妨,本宮不會怪罪于你。”聽到親王這麼說,長公主不免有些好奇。 “上神大度。”西夫塔親王這才松了口氣:“皇帝的要求,是這樣的……”

上篇:第二章     下篇: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