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四章  
   
第四章

“上族大度,皇帝的要求是這樣的。”地獄島的魔族宮殿中,面對著黑暗魔族長公主,力克親王微一沉吟後開了口:”斯比亞帝國現有四位皇妃,長久以來為皇帝、為帝國傾盡全力,功勞甚大,所以在魔殿特使即將成行之際,皇帝希望上族賜予四位皇妃封號,並以黑暗魔族長公主的名義祝福四位皇妃長命百歲……” “賜予四位皇妃封號,還要本宮祝福她們長命百歲?這就是科恩•凱達對我黑暗魔族的要求嗎?”力克親王還沒有回答,魔族長公主就冷著臉訓斥:“大膽——荒謬!” “上族息怒,小王也覺得皇帝的要求很過分,很是異想天開,小王內心,其實也不對這個要求抱有什麼期望,所以在來之前,小王已經盡全力去勸說皇帝了。”力克親王連忙解釋,臉上的神情有些惶恐:“但是長公主大人,您是知道皇帝這個人,一旦他做出了決定,就再也不會更改,哪怕他自己也知道這個決定不那麼正確……他甚至也向神族提出了這個要求……” “聽你這麼一說,本宮倒覺得這個要求符合科恩•凱達的性格,冥頑不靈、狂妄。”魔族長公主冷哼一聲:“可本宮為什麼要答應他?他說出什麼理由來支持這個要求?” “皇帝說……說他不能白挨這一槍。” 這一瞬間,說的人和聽的人,臉上表情都有些不自然。皇帝挨一槍,對斯比亞來說固然是一件丟臉的事,可對魔族而言,這件事也算不得光彩:因為魔族不但逼得斯比亞皇帝操起家伙跟魔將對砍,還沒抓到那個真正的肇事元凶。 “他挨了一槍又怎麼樣?那只是一個小小的意外而已,再說了,魔族也沒有丟下他不管,已經為他治療過了,之後還把他完好的送回了憂雙宮。”魔族長公主想起科恩•凱達當日的嘴臉,心里就有氣:“那麼魔族是不是也應該問他要治療和護送的報酬?” “上族睿智,皇帝命小王帶來一些禮物,正是報答上族當日援手之恩的。”力克親王一招手,身為副迎接使的外交大臣走上前來舉起金盤,親王接開盤上的紅綢:“上族請看。” 金盤中放著五件小巧的玉石鑲金飾品,都是球狀玉石鏤空雕刻的,分為三層,核心部位嵌著一顆紫色寶石,三層玉石晶瑩剔透,還可以靈活的滑動,所以無論怎麼擺放,里面的寶石都始終穩定著……以人類的眼光看來,這幾件飾品無論用料還是手工都堪稱絕世精品,但在魔族眼中,除了造型構思還可入眼外,其它方面一無是處。 “小小飾品,斯比亞也能拿得出手。”禮物貴重與否暫且不提,但這好歹算是科恩•凱達的誠意,魔族長公主也不好太過苛求:“倒是用了些心思,難道是科恩•凱達親手做的?” “是……是皇帝親手放進金盤的。”力克親王局促的笑笑:“說是要把這枚最大的送與長公主大人以做謝禮,這枚中等的送與特使大人把玩,這三枚小一些的就送與三位魔將。” 自有一邊的魔族侍女接過金盤,把飾品送與長公主過目。 長公主掃了一眼,疑惑的問:“這飾品似乎別有玄機?” “是的,這其實是皇帝無意中得到的一塊寶石,窮我舉國之智者都無法分辨,所以皇帝命名為暗香石,就是飾品中的那塊紫色寶石。”力克親王解釋說:“這寶石的奇異之處是可以吸收百花香氣,經過調和之後再緩緩釋放,時間可達月余之久,香氣高貴雅致,獨一無二。” “你說科恩•凱達也向光明神族提出這個要求,那麼是不是也送他們這個?” 聽到長公主的問話,力克親王笑著說:”是的,不過在數量和質地上是有區別的,因為寶石就那麼大,實在是不夠了,所以只能送光明神族兩枚而已。” 魔族長公主看看金盤里的暗香石飾品,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臉上出現一抹奇異的笑容。 而與此同時,在遙遠的天堂島,神族長公主也在用目光監視著暗香石飾品,她要比黑暗魔族長公主隨意一些,是用手拿起來看的。西夫塔親王觀察著她的表情,生怕她對這個禮物不滿意。 “嗯,這兩件東西,一件是當聘禮,另一件是當謝媒禮的吧?”神族長公主用手指撥弄著飾品外殼,頗有些心不在焉的問:“可是本宮就奇怪了,科恩•凱達是被魔族的長槍刺傷的,這跟神族沒有什麼關系。他憑什麼要神族冊封四位皇妃?並要本宮冊封,祝福她們長命百歲?” “回稟長公主大人。”西夫塔親王垂目回答:”皇帝說,雖然他這次受傷看起來跟神族沒有一個銅板的關系,但實際上那場不自量力的戰斗卻是為了維護神族的威儀,但之後神族並無旨意下達,以致民心浮動,所以還請上族考慮此點,稍做慰問之態,好消除帝國上下憂心。” “安撫帝國民心可以經由其它途徑,再說神族通過神殿派遣特使,這本身就是一個很明顯的慰問了,還需要冊封和祝福皇妃嗎?”神族長公主微微一笑:”西夫塔親王,現在請你回歸到你本來的身份和立場吧,你心里是怎麼看待科恩•凱達的這個要求?” “是,回稟長公主大人,在我個人看來,皇帝之所以提出這個要求,僅是出于對四位皇妃安全的擔心。”西夫塔親王說:“斯比亞一向信仰神族,神族自然不會刻意為難我們。但科恩陛下卻不敢對魔族抱有這樣的希望,他們下嫁小公主的事情雖然不對外宣揚,但還是會有人知道,為了保證小公主的氣派和獨寵,魔族很可能會向四位皇妃下黑手……如果上族能冊封四位皇妃,長公主大人再以自己的名義祝福,那麼魔族就會有所顧忌……” “就是要用神族和本宮做擋箭牌,去保全四位皇妃?”神族長公主點了點頭:“看來,科恩•凱達為了自己的四位愛妃,還真是不遺余力啊!” “皇帝是迫不得已,黑暗魔族下嫁小公主,完全是一個強加于人的決定!”西夫塔親王一看長公主有答應的跡象,連忙趁熱打鐵:“換個角度來看,這也是皇帝有情有義的證明……” “有情有義?對一個帝國皇帝而言,有情有義可不是什麼優點!”神族長公主冷冷的說:“好,本宮就換個角度來考慮,他倒是對四位皇妃有情有義了,那麼對特使呢?是不是就薄情寡義了?本宮的小妹,豈能受斯比亞皇帝的冷落?!” “長公主大人請寬心,皇帝本身既然對四位皇妃有情,那說明皇帝不是不知恩情的人。正所謂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只是皇帝是個吃軟不吃硬的倔脾氣,但小公主大人去了憂雙宮之後,以小公主大人的才情儀態,自然可以從相識到相知,再到日日相伴。” “冊封和祝福皇妃的另一個原因……就是斯比亞真的少不了這四位皇妃。”又看看長公主的臉色,西夫塔親王接著解釋說:“這要從兩個方面來說。” “這里面還有這麼多內情?”神族長公主稍微驚異了一下:“說來聽聽看。” “在公,斯比亞帝國之後就會進入一個全新的局面,因為政局中既有光明神族,又有黑暗魔族,還有一些其它的勢力,對這個複雜局面的走向,任何人都沒有十足的把握,更無法預計皇帝本身會受到何種影響,所以,帝國在很多地方需要四位皇妃的緩沖。”西夫塔娓娓道來:“在私,如果沒有了四位皇妃,這個刺激會讓皇帝本人大受影響,那麼,神族小公主就會直面魔族小公主,再無一絲回旋余地,一個照面就要立見生死……恐怕會壞了上族大事。” “說到底,還是親王你怕失去了皇妃這個緩沖,科恩•凱達再也容不下你們吧?嗯,光明神族的確沒有對皇妃動手的打算,魔族那邊卻不一定……如果皇妃出事,科恩•凱達怕是要拉人墊背。”長公主考慮了一下:”罷了,本公主就看在你的面子上,勉為其難的應承下來。” 西夫塔親王總算松了一口氣。 “冊封和祝福,就交給特使去宣布好了。長公主微微一笑:”既然收了禮物,自然也要回禮,等會一並交由特使帶去。” “多謝長公主大人!” “客氣話就不用再說了,記住你的諾言就好。科恩•凱達辜負了神族對他的信任,未來的斯比亞能走多遠,還要看你等的表現。”對西夫塔親王說完話,神族長公主的目光轉到親王身邊的副使身上,淡淡的說:“你叫尼贊是吧?抬起頭來。” 尼贊一直保持著五體投地的姿勢,這時聽到長公主問話,身體猛地一顫:”小人正是尼贊,神殿樞機庭封號正直之輝——在光明神族長公主駕前,小人不敢抬頭!” “正直之輝,樞機庭賜予祭司的封號可真是越來越花哨了。”長公主輕聲一笑:“好吧,尼贊,你覺得自己當得起這個封號嗎?” “神族長公主大人如若……”尼暫的身體抖得厲害,話也說得七零八落:“如若質疑小人的忠貞,小人……小人可以以死明志!” “遇神族質疑必須以死明志,這是神殿的規矩吧,可惜本宮對逼死人命不感興趣。”長公主搖了搖頭:“不要讓本宮問你第二遍。” “回稟長公主大人,小人。小人對光明神族忠貞不二。”尼贊的話音貼著玉石地板傳出,顯得有些沉悶:“自從去到斯比亞帝國以來,小人無論處理什麼事務,都是以光明神族和神殿為優先……雖然小人眼光短淺,經驗微薄,但自許還算謹慎,也盡量公正……” “是這樣嗎?”長公主不以為意:“你知道控訴你的文書有多少?先不說各帝國貴族,就連神殿各國大祭司和你出身的樞機庭,對你也有不一樣的看法。” “小人自知出身卑微,能成為神殿祭侍奉光明神族,已經是無上光榮的事情,所以從學成的那一天開始,就暗暗發誓以侍奉上族為第一天職。”尼贊的情緒有點激動,腦袋微微抬起一分,但兩眼依舊只敢看著地板:“但侍奉神族與神殿的真旨,世俗之人無法完全領會,再面對這些人的時候,小人不得不使用一些特殊的,他們能夠理解的手段和方式……” “例如收受賄賂、欺壓弱小貴族、挑唆良民爭斗?”長公主這話直接讓尼贊遍體生寒。 “是……是!”尼贊咬牙點頭:“為了光明神族,莫說這些,就算殺人放火我都干得!” 他這句置于死地而後生的回答,不但讓一邊的西夫塔親王為之側目,也讓神族長公主有些驚訝,一個神殿樞機庭的祭司,居然會說出如此赤裸裸的話來——雖然他的話如此粗俗,可出發點卻是冠冕堂皇的,充分表達了自己對信仰的狂熱。至少旁人不能直接駁斥。 “為了光明神族?”神族長公主的語氣相對剛才要緩和一些:”暫且不問對錯,僅從結果來論,你怎知世俗凡人不會因為這些事情對光明神族心懷不平?” “長公主大人容稟,多年以來,光明神殿外派各國的大神殿並不能完全符合天堂島神殿的期望,雖不是每位祭司都有虧職守,但日積月累下來,世俗中人對神殿有不滿卻是事實存在的現象。”尼贊戰戰兢兢的回答:“小人被外放出去,才知道在這樣的環境里空有一腔抱負是干不出什麼事情的,糜爛之世,唯有下猛藥才能奏效!小人也知道,這麼做的後果很難預料,所以小人已決定,如果事態不受控制,小人將以自身去平複凡人怨念!” “說得再漂亮也沒有用,你以為你一死就天下太平了?”長公主冷笑著說:“自認是科恩•凱達的學生,接受斯比亞皇帝的封賞,成為斯比亞的內臣——在神殿下派官員無法立足的斯比亞,你出賣了什麼才換來這些官職?你好大的膽子!” 緩和之後的冷笑,比起連續的嚴厲語氣更厲害,直嚇得尼贊手腳發軟,幾乎連跪都跪不穩了——他身邊的西夫塔雖然跟這件事情沒有任何牽連,卻依然感受到長公主逼人的氣勢,不由自主之下,額頭冒出一片冷汗。 “請長公主大人明察,小人並不是狡辯……雖然目光短淺,但對斯比亞的局勢,小人還是有自己的看法和主張。”此時,尼贊毫不懷疑自己下一刻就會遭遇到慘絕人寰的對待,但他拼死也要把自己想說的話說完,哪怕只有毫厘的生機,也值得去爭取! “先前,斯比亞令兩殿祭司全數退出,偌大的光明神殿啊,再無一人能留在斯比亞帝國!”有了必死的覺悟,尼贊反而顯得鎮定了許多:”小人就想,當前萬事,哪一件都比不上保持神殿祭司在斯比亞、特別是帝都的存在重要,只要還有祭司留在斯比亞,那就是光明神族和光明神殿的勝利——人數少不要緊,我們盡量做大聲勢,讓天下人都看到,都知道我們還在!” “所以你就認了科恩•凱達當導師,不惜逾越界線接受了斯比亞的封賞,直至成為內臣?”長公主不置可否的說:“以你樞機祭司的身份,以上數條,都是萬劫不複的罪責。” “小人對這些都心知肚明,不會否認,也沒有想過要隱瞞。”能說的全都說了,尼贊只能聽天由命:“應承這個副使的差事,就是為了能親自向光明神族稟報這一切……小人做了這些事,甘願領受處罰,但小人接受不了他人的汙蔑。” “原來是專程跑來為難本宮的啊!”神族長公主淡淡一笑,目光又轉到了西夫塔親王的身上:“親王久經政事,你來說說看,這位樞機祭司今天能不能出天堂島?” 西夫塔是怎麼也沒想到,對尼贊的最終判決會落在自己身上,心里一驚,已知這里面另有玄機,雖然沒有在第一時間想到對策,但他是真實貴族出身,嘴上稍一打岔,就贏得了思考的時間:”長公主大人考校,小王自然樂于從命。在小王看來,這件事情不是那麼單純……” 然後,親王又看了一眼尼贊,臉上帶著自信的微笑說:“就如同長公主大人剛才所說,樞機祭司的種種所為,很明顯跟他的身份不相符合,他不是下派官員,怎麼能身兼數職,跨越神殿與世俗的界限?此風不可漲,否則必定會引起整個神殿的紛亂。” 聽了這樣的話,尼贊的視野頓時一片昏暗。 “但是,樞機祭司的作為,卻在另一個層面上維持了光明神殿在斯比亞的影響力,而且這個結果還是正面的。”說到這里,西夫塔親王停頓了一下:”人們從樞機祭司身上,看到了神殿祭司應有的氣質和能力,他不但能融入帝國內政之中,甚至還能直面黑暗魔將的鋒芒……這都是常人難以做到的,可以說,他是以下級之身行了上級之責。”聽到這里,尼贊心里又有了一絲希望,而高高在上的神族長公主卻有些不耐煩了,直接問:“親王到底是認為他該獎還是該罰?” “小王認為對樞機祭司,該獎也該罰,無視神殿規矩,亂上下之分,罰!心懷神族,保全神殿顏面。該獎!”西夫塔正色說:“小王對神殿規矩不甚了解,細節上無法建議,但小王卻認為,無論結果如何,樞機祭司本人已經不再適合回到斯比亞帝國了。” 這明顯是一個尼贊和長公主都沒有意料到的答案,五體投地的人心中怦怦直跳卻無法說話。 半晌之後,長公主的聲音傳出:“親王的意見很獨特,可否詳述?” “這個……”面對這個要求,西夫塔親王卻有那麼一瞬間的躊躇,雖然他很快就掩飾過去,但還是沒有逃過長公主的敏銳目光。 “斯比亞帝國之後的格局已經與以前不同,所以,一切事務都要以穩健為主。樞機祭司雖然一心為上,但他性格沖動,做事不計後果,無視上下森嚴,如果再讓他回到斯比亞,很可能會成為一個不穩定的因素,更有可能帶來難以預料的後果……小王想,這樣的情景應該不是上族希望看到的。” “親王所說,未嘗沒有道理,親王能在談笑中指點國事,眼光獨到,本宮很欣慰,足見凱達家族非科恩一人而已。”長公主欣然點頭,爾後話鋒一轉:“但親王你卻有一點不足。” “是,請長公主大人指點。” “親王比不得皇帝,沒這個體會也是正常的,本宮不過是稍微說說而已——當權者,不應該將國事當做家事,不應將個人好惡凌駕于統馭方略之上,要知道,就算是本宮也有氣悶的時候。”長公主輕聲說:”親王不希望尼贊回到斯比亞,固然有這樣那樣的原因,但最重要的還是因為不喜歡尼贊,特別是討厭尼贊孤注一擲的做事方法吧?” “……”西夫塔親王保持著沉默。 “須知任何人都有缺點,但只要放對了位置,就會大放光彩。”長公主說:”親王既有凌云壯志,用人時不可不察。” “多謝大人指點。”西夫塔必恭必敬的行了一禮:”小王受教。” 親王和神族長公主的態度一再轉變,尼贊也一直在生死線上游弋,腦中已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有保持不動,生怕一個不對,自己的命運就再次改變。 “既然這樣,那麼親王現在有信心駕馭尼贊了嗎?”說著這樣的話,長公主饒有興致的觀察著西夫塔的表情。 “這……”西夫塔親王的為難神色並沒有盡去,他稍稍轉頭再看了一眼地上的尼贊,最後心一橫,終于開口說:“小王必不辜負長公主大人的寄望!'“嗯,既然如此,那就讓尼贊先去樞機庭領受懲罰,一會隨親王回斯比亞吧!”神族長公主點了點頭,問身邊的侍女:“特使那里准備好了嗎?不要耽擱上路。”

上篇:第三章     下篇: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