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五章  
   
第五章

豪無任何預兆,在雙子廣場上吟唱贊歌的兩殿祭司同時閉嘴,面對門廊整齊的貼地跪伏,高亢的贊歌余音嫋嫋,還索繞在各道門柱之間,不斷從四周凝聚過來的那些光電卻紛紛消散,刹那字後就痕跡全無——這一刻風止、影定,廣場上連人帶物都融進一幅凝滯的畫面。 偌大的待城,上下亦是一片甯靜。 從抱華樓的方向看過去,雙子廣場後方是一片原野,但在這時,科恩卻察覺這悠悠天地在緩慢的晃動著,就好象雙子廣場上騰起層層熱流,正在擾亂自己的視線一樣。逐漸的,晃動的幅度加大,就連雙子廣場本身也加入到這個行列,引發待城內與凡人大道上陣陣驚呼。 “他們就快來了,如此聲勢,似乎早有預謀。”良久,維素親王收回自己的目光,輕歎一聲:“我們的計劃卻是匆匆制定,還要中斷其他計劃來應付場面,這難免讓人心理不踏實。” “沒有關系,我對這個計劃是很有信心的,畢竟我們要爭取的東西並不太多,而且符合我這個幾近喪心病狂的皇帝的性格,”科恩臉上的笑容多了一些:“我唯一感到遺憾的,無非是不能親眼見到正副迎接使在兩殿的精彩表演而已。不過就目前來看,他們干得不賴啊!” “在公,臣下當然對皇帝的信心感到高興,但在私下里,我卻認為你現在的選擇不算太好,要知道除了你之外,其他人還沒有過晉見神魔的經驗。”維素親王笑著搖了搖頭:“你把這些事情交到其他人手里,就不怕他們搞砸了?誰知道會不會有什麼後遺症?” “人嘛,總得有第一次。能贏的話,,不管如何都能贏,跟經驗什麼的也沒有直接關系。”科恩輕聲回答:“換了其他人去就沒有後遺症了嗎?我看未必,我出面的話也不是不行,可是就會失去主動,最後連個補漏的角色都沒有了。” “如果你親自出面的話,至少在把握上會更大一些,也給足了神族和魔族面子。現在儀式剛剛開始,還來得及挽救,你可以現在改變主意,在凡人大道上迎接他們。” “如果只是在一般情況下,老爸你說的沒錯,但現在的情況很特殊,我們要面對的是全新的神族和魔族,他們跟我之前見過的已經不一樣了。以我的個人應付方式,只會弄巧成拙。”科恩看著自己的父親:“放心,即使有某個人或環節出了差錯也不要緊,因為最重要的是形勢的把握,因勢利導、以勢迫人,這才是我們的第一選擇。” “你說.....”維素親王眉頭微皺:“他們變得不一樣了,是什麼意思?” “他們的心態不一樣了,但令他們改變的原因卻是出在我身上。”科恩點了點頭:“老爸,我之所以要提前打出你這張牌,不是因為我忙不過來,而是因為在神魔眼中,我和這個帝國已經沒有太大關系……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我只能把斯比亞交到你手上。” 維素親王心頭猛的一跳,正要說話,卻發現自己視野中有無數色彩豔麗的物體飄下,老成持重的親王知道這是自己受了刺激而出現的幻覺,連忙微微閉眼,以求穩住心神……其實,這並不是維素親王的幻覺。整個待城,幾乎所有人都發現天空中有無數的花瓣降下。在整個城市范圍內、連凡人大道帶雙子廣場,都被籠罩在這一場令人目眩神迷的花瓣雨中。 亮麗堂皇的金色、鮮豔喜人的紅色,飄飄蕩蕩、無窮無盡,是那麼鮮活、那麼真切。 在第一片花瓣即將飄落到地面的時候,兩條自傳送魔法門處延伸出來的光帶起了變化,神殿門廊外的白色光帶、魔殿門廊外的紫色光帶,幾乎是在同時輕輕一晃,如液體一般擴散開來,看似緩慢,實則迅速的鋪滿整個雙子廣場的地面,並沿著凡人大道沿線一路向待城而去。 欲知前兩位有幸走過光帶的親王感受一樣,眾人都察覺自己被托高了一些;與之前不一樣的,是這光幕在形態上產生了變化,看上去不再是全由光構成,而更像是覆蓋了一整塊半透明冰層的水面,如果移動腳步,冰面上還會出現細徹的漣漪,加之白、紫兩種光芒從“水下深處”透射出來,更是讓人感覺如身處夢境。 滿天的花雨紛紛降下,很快就讓整個城市變成花的海洋,城牆、屋頂、街道、樹木都滿載嬌豔。但落在雙子廣場與凡人大道范圍之內的花瓣,卻並不能“冰層”里,凝神細看的話,還能觀察到花瓣在“覆冰之水”中旋轉下沉的情景!觀禮的人們還來不及驚歎,隱隱的樂聲就響了起來,先是微不可察,然後漸漸高起,沒過多久,這古樸凝重的聲音就回響在每一個人的耳邊,最後,有雙宮內的鍾聲也被敲響,城牆上的號角長鳴,這是最正式的聲明,全新的斯比亞帝都以最恭敬的姿態迎接兩殿特使。 門廊之內是萬眾矚目的傳送魔法陣,那光幕一陣晃動,兩位承望而去的迎接使按照既定程序,同時出現在光幕之外——不用再多說什麼,只要看看他們臉上那自若的神態,就知道他們已完成了使命載譽而歸! 等在廣場入口處的人群急不可待的向前湧動了一下,幾乎把那些維護秩序的祭司沖散,直把幾個負責廣場安全的祭司嚇得冷汗直流。但這個時候卻不能開口訓斥喝罵,眼看著就要大事不妙,可兩位親王殿下之用目光一掃,人群就從燥動中恢複過來。 鎮壓了人群的騷亂之後,兩位親王分別在各自門廊的左側站住,跟著出來的副使屹立在另一邊。身份不同,站立的位置和等待的禮節也不一樣,親王只需要靜立即可,而斯比亞外交大臣需要行全禮,至于大難不死的尼贊,他還是得跟其他門廊處的祭司一樣五體投地。 在他們進入自己位置之後,門廊里面的光幕開始旋轉起來,逐漸變成螺旋壯,然後猛的一顫,本來就已經深凹進去的幕面再向內凹,終于破開一個大口子——風速大增,連通雙子廣場與遙遠地域的通道真正出現了,站在門廊邊的幾位迎接使甚至能夠通過那個圓洞,看到自己先前停留過的宮殿! 即便是科恩·凱達在場,也只能望之心歎:光明神族和黑暗魔族,他們對魔法的運用真是出神入化,無論是魔力的積累和細節運用,凡人都絕對無法企及......與此同時,在抱華樓頂樓露台上,被皇帝的話嚇到的維素親王,他的情緒終于正常了一些,但臉色卻難看得出奇,甚至在交談時直呼起皇帝的名偉來:“把斯比亞交到我手上?科恩,這不是能拿來開玩笑的事情!能帶領帝國的人只有你,只能是你!” “不要哄嘛,老爸,有理不在聲高。”科恩先呵呵一笑,之後臉色一正:“我絕對沒有開玩笑的意思,你必須在親王的頭銜之下管理斯比亞,不然的話,斯比亞會被他們直接摧毀。” 你......”維素親王看科恩不是在開玩笑,也不是在試探自己,臉色又變了一下:“你是不是知道了神魔的什麼秘密?” “倒不是什麼秘密,我只是了解到神魔兩族對我有了新的看法,其直接後果就是,我在神魔眼中已不是斯比亞的代表,我,只能代表我自己。說得直白一些,他們不會放心讓我來領導斯比亞。”科恩解釋說:“這個狀況來得快了一點,但我不想放過這個機會,我要單獨扛。” “這件事很有可能失敗,就算成功,中途的變數也太多,斯比亞跟我綁在一起,就只有滅亡一途!”聽到兒子說出這樣的話,維素親王當然明白那意味著什麼,腳下不禁一軟。科恩一把扶住父親的身子,緊緊握住父親的一只手,沉聲說:“所以,科恩·凱達必須被維素·凱達架空、四大皇妃必須被老派系官員架空、待城必須被聖都架空——就在今天!” “不行!絕對不行!”轉頭看了一眼雙子廣場的情況,維素親王用從未有過的嚴厲語氣回絕:“無論站在什麼角度,我都不會答應你的做法,更不會改變先前訂下的計劃!” “早知道老爸你不會同意,所以,我已經提前更改了計劃……力克和西夫塔那邊,我之前就已經去說通了,你知道,我們是親兄弟,談起來沒障礙。現在,計劃已經被實行了。”科恩把又驚又怒的維素親王按到椅子上:“只有斯比亞分裂成聖都和待城兩塊,在我失敗時,聖都系統才能逃過神魔的打擊,國民才能生存下去,對抗神魔的經驗和傳統才能延續。”“你——你這是在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是在拿很多人的生命開玩笑!”維素急得連話都說不利索了:“我,我會成為有史以來第一個篡奪兒子皇位的奸逆小人!” “我都舍得給,老爸你就不能暫時背個黑鍋嗎?史書嘛,只要我們贏了,想怎麼寫都可以。”科恩輕輕拍打親王的後背,和顏悅色的說:“別著急老爸,你已經來不及去阻止了,如果我是你,現在就要考慮怎麼保持對帝國的控制,怎麼去向神魔表明心跡,怎麼和我、和待城為敵……我覺得這個光榮而艱巨的任務,舉國上下,再沒有第二個人可以承擔下來……” “可這並不是一個好辦法!”維素親王確定則這是科恩的真實意願,好不容易才穩下的情緒不禁又浮動起來。“你要知道!以一個完整的斯比亞去對抗他們,不但能增加你手里的實力,還能在一定程度上讓他們有所顧及!一旦你與斯比亞分開,那你就全無依憑了!” “我還有待城,怕什麼?難道到了現在,父親你還看不出待城的真正意義嗎?”科恩平靜的回答:“其實從一開始,我就沒用打算和斯比亞一起去對抗神魔,我與神魔的這一攤事情,歸根究底是我個人引起的,跟普通百姓沒用關系,我也並不打算讓億萬百姓跟我一起去拼命,畢竟我也想做個好皇帝,希望國民們能有一個平穩的生活。” “平穩的生活是需要付出代價的!”維素親王依然很激動:“你已經給了他們很多了!” “沒有用的,老爸。雖然這句話有點不好聽,但我還是要說,跟神魔對抗,老百姓完全沒有用,甚至會成為我的累贅。”科恩搖了搖頭:“我為什麼一早就定下打魔屬的計劃?為什麼一早就建待城?為什麼不徹底清剿斯比亞內部的派系?我為的就是分道揚鑣的這一天!眼前種種,已成定局,這不是以你我意志為轉移的事情!” “你……你難道是讓力克和西夫塔他們……科恩,這種事情是沒用後悔藥的!”維素親王想到這點,幾乎淌下眼淚:“你是皇帝,力克和西夫塔又是重感情的兄長,他們當然會願意默默的支持你,但是你讓他們放到這樣的位置去執掌大權,很可能會引起大禍啊!” “如果他們想做皇帝,能做皇帝,又有什麼不好呢?今天的斯比亞有多大的面積?難道還不夠一家人三兄弟分嗎?”科恩哈哈一笑,伸手去拍拍維素親王的肩:“分做三份都還有多出來的,老爸你要不要過過皇帝癮?或者再給我來個弟弟也行啊!” 維素親王實在是忍受不了科恩的胡鬧和想當然,正要對他抱以老拳,腦中卻靈光一閃,一把抓住科恩的手:“你這樣做......你以後只以神魔為目標了?” “是他們先出手的,”科恩沒有正面回答,只輕聲說:“我不能束手待斃。”維素親王盯著科恩,久久無語。 “之前魔族降臨待城,我本意是拖延時間,迂回化解這場危機。但是後來,我又經由其他渠道得知一些內幕,明白魔族並不是那麼簡單的盯上我,這一次的所謂魔化,與以前已經截然不同。”科恩歎了口氣,向維素親王說起緣由。 “魔族並不是人類的父母,對人類也沒有這類感情,那麼魔族為什麼會把自己的小公主發配到待城來?雖然知道真相的人不多,但總歸是有人知道......下嫁小公主,只有魔王才有這個權力,所以不論是什麼原因,魔王至少已經把我看得跟他的小公主一樣重要。” “魔族算是有拉攏我的原因,可光明神族為什麼會答應下嫁小公主給我?雖然是借老爸你的途徑去做這件事,但我們都沒對這提議抱有希望,”科恩退後一步,凝視著自己的父親:“我前幾天已經跟你說過,神魔其實是一體的,所以,他們下嫁小公主的原因也是一樣......不僅僅想通過小公主監視我和控制斯比亞,而是因為在神族和魔族眼中,我的地位上升了。” “如果不是兩位小公主的地位降低,那麼你的說法就成立,”維素親王一楞:“可這是因為什麼原因呢?之前你並沒有做出什麼了不得的大事啊!” “這也是我之前的疑惑,或者是皇帝做久了,在思考問題的時候忘記跳出‘我’這個局限。”科恩說:“我的位置上升,也許並不是我有多了不起,而是其他人做了什麼事突出我和我的作用。而神魔兩族這種不確定的動機,讓我不地不防。” “在以前,我僅僅是入得神魔公主的法眼,而今天,我恐怕已經處于神王和魔王的直接注視之下。以神王和魔王的本事,我的處境可是大大的不妙。所以與神魔對壘的事情交給我就好,而老爸,你們的任務就是讓斯比亞好好的存活下去,無論我這邊的勝敗如何......這已經不是我個人或斯比亞的事情,而是人類千萬年的一次反擊!”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建議......” “我不會和他人合作,無論是黑骷髏會或是神屬這邊的類似組織,這兩個組織早已糜爛透頂!對神魔,他們千百年來的探索還沒有我知道的一個零頭多,他們不配與我合作!”科恩知道親王要說什麼,立即打斷了他的話:“放心吧,老爸,我是在對抗,而不是自己跑去找死,但凡有一線生機,我都會全力爭取——只是這個黑鍋比較大,比上次的黑鍋大多了。” “我……明白了。”維素親王頹然點頭,忽又抬起頭來說:“至少、至少留下皇妃來!我必然能保全她們!”“這不可能,四位皇妃、親衛軍、近衛軍以及待城周圍的人都屬于我的私人武裝,把他們留給聖都,那跟不分家有什麼區別?神魔又不是傻子,怎麼會看不透這點?” 科恩再次拒絕了維素親王的提議:“再說,把他們給了聖都,你們跟誰吵架去?神魔兩族看什麼?我連名字都想好了,你們聖都那邊以後就叫內廷,待城這邊就叫外廷,怎麼樣?很有建設性吧?” “我還是無法相信,這是你一開始就決定下來的步驟……”維素親王沉默了一會才開口說:“你在時間上算得很准,先讓帝國其他勢力向光明神族表忠心,再以我的名義請求神族下嫁小公主遏止魔族的干涉,然後再派出力克和西夫塔……你與神魔做了交易嗎?” “當然,我打不過他們,但我能夠造勢,這是我唯一的本錢,”科恩點頭回答:“交易嘛,他們嫁來兩位公主,我保全四位皇妃——這是個平手。” “以弱戰強,能打成平手已經是勝利了,更重要的是,這個平局並不僅是平局,而是你造勢的一個砝碼吧?”維素親王一旦知曉科恩的思路,他的思維就逐漸跟上了:“那麼,在神魔公主出現之後,你又打算怎麼去以勢迫人呢?” “啊,這個就是要跟父親你商量的,本來這類場合應該由母親出面最好,但是嘛,母親一向和藹,並不是個惡婆婆啊!”科恩輕描淡寫的回答:“嗯,簡單的說,就是你兒子我,不希望以後被兩位小公主打得鑽床腳。” “明白了,惡公公的名頭是我的,而惡郎君的名頭,非你莫屬。”維素親王仰天長歎,臉上的神色疲憊不少:“我一直還在擔心你,卻沒有想到不但是我,你把天下人都給騙了。也罷,不就是個小黑鍋麼?江山代有人才出,看來站完這一班崗,我也能卸下重任,游山玩水去了。” 畢竟是身為人父,維素雖然明白前路艱險,卻還是義無反顧的支持科恩。如果科恩成功了,他當然可以卸下重任,游山玩水;如果科恩大事不成,那他這個做父親的也無法置身事外——科恩說的很對,神魔兩族又不是笨蛋,或者會放過力克和西夫塔,但怎麼可能饒過他? “時間不早了,我得去換身衣服。畢竟是新婦進門,禮節還是還是要的。”沉默中,維素親王起身,神色儀態已經恢複的差不多了:“這點時間留給你,你好生檢視一下計劃步驟。” “宮門這一關,就拜托給父親了。”科恩回身一禮,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竟是說不出的灑脫。

上篇:第四章     下篇: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