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六章  
   
第六章

在沒有當上皇帝之前,科恩.凱達和他的文武手下們炮制著各種陰謀詭計,從令人側目到令人發指,程度不一而足;當上皇帝之後,這個帝國在整體上給人的印象是強大、狡猾、蠻橫、無恥等上不了台面的形容詞.那麼,皇帝都如此,在他的教化之下,斯比亞的普通軍民又是如何呢? 毫無疑問,目前的斯比亞帝國是諸國之冠,獨執比斯大陸牛耳.雖然或多或少還帶有傳統,也還有很多人以成為貴族或將領為奮斗目標,但很顯然,斯比亞軍民與其他帝國的人大相逕庭. 首先,皇家廣開言論,生活的逐漸富足讓他們擁有了強烈的自信;其次,帝國的軍事勝利掃去以往大戰敗北的陰霾;最後,接連在外交上的大捷讓他們贏得了全新的地位......,所以,就算是再普通的斯比亞軍民,看待外人的目光都經過了一系列的變化.其中改變最明顯的,就是看待兩殿祭司的心態,從謙卑到敬畏再到平常心,雖然這個過程說起來只是一句話,但如果換了國界,那就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特別是在待城,這里沒有平民,全是軍隊和配屬官員,所以祭司們隔著老遠就能看到斯比亞人頭上頂著斗大一個"傲"字,才短短數年,世俗民眾與神權人員的身份就完全對調了. 正是真切的感受到這種身份落差,所以兩殿祭司在籌備特使來訪的事務中竭盡全力,除了想要得到主上的青睞之外,期望以自己的苛求去維護僅余尊嚴的想法也占了很大比重.因為這次特使來訪,其中上個意義就是要讓斯比亞人收斂一些.因為這天下,還有比他們更厲害、更尊貴的人物存在! 不但是祭司們這樣想,各國使節大多也抱定了同樣的心思,所以兩殿特使出訪待城,對很多人來說這是一場看不見硝煙的戰爭.而現在,雄壯的戰歌已經奏響,精妙的魔法已經完成,進攻待城的主角就要出現在偉送魔法陣外了,此時此刻,怎麼能讓人不激動呢?! 相對這些人而言,有份參與儀式觀禮的斯比亞人,無論是普通一兵還是位極人臣的親王,都對即將露面的特使——也就是光明神族和黑暗魔族——充滿了好奇.畢竟作為“上族”,他們是很少出現在人前的,皇帝見得多,那是因為他是個出格的皇帝,普通人比不了的. 西夫塔親王靜立在門廊外,用平靜的目光注視著通道,因為他所站的位置特殊,所以他能看見通道盡頭的景象.在凱達家族,他是科恩的二哥,比大哥少了一分敏銳,多了一些堅韌,從小就被這個皇帝灌輸各種“異端邪說”,雖然不會盡信,卻因此練就了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本事.但此時,在通道另一頭出現的場景,卻讓這位親王眼中出現了震撼和凝重. 站在遠處的人自然看不見親王的眼神,但聽得見門廊內蹄聲陣陣,清脆整齊,無不引頸期待.那蹄聲並不急切,卻異常穩健,就如同敲在眾人胸口一樣--伴隨著一陣突然響起的如雷鼓聲,當先出現在通道這一側的是兩根平端著的尖銳金屬,似槍非槍,後面懸掛著一團白色光芒,中間公平混雜著耀眼金黃! 人們的驚呼還在嘴邊打轉,那白色光芒就出了門廊,微微一凝之後向上揚起--原來不是一團光,而是一面白底繡金的旗幟,只是不知用什麼材料制作的,顏色雖不刺眼,在陽光的照耀下卻能奪人心魄……難道,這就是光明神族旗幟的威力嗎? 而與此同時,雙子廣場的另一頭也有驚呼種聲傳來,看來那邊也有了繡著陌生圖案和字符的旗幟出現了. 這個表明特殊身份出場無疑是令人震撼的,但大家總覺得有點怪,好像是缺少了什麼一樣……少了什麼呢?對,旗手!旗幟斜向上方高高揚起,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但旗手還沒有出門廊外呢! 一聲悠長的嘶鳴從門廊內傳出,回蕩在整個雙子廣場上空,立即引發了一側門廊的回應……看來,雖然是聯袂出使待城,但光明神族與黑暗魔族依然處于對立狀態之中,完全沒有身為特使的覺悟啊! 吊夠了觀禮人群的胃口之後,來自光明神族的旗手終于駕馭著神駿的坐騎步出門廊,兩名旗手身上穿的是造型典雅的金邊盔甲,斜掛一柄單手長劍,其上鑲嵌的透明晶體反射著璀璨光芒!都是只用單手扶旗,另一手叉在腰間,臉上神情嚴肅,氣勢威武不凡! 觀禮人群激動莫名,正要開始歡呼,卻又整齊的愣了一愣,接著發出了驚呼.因為跟旗手比起來,他們的坐騎更加搶眼! 第一眼,大家只能看到一個俊美的、類似于馬匹的正景,只是感覺那坐騎高大威猛,眼神凌厲,想來,既是光明神族的坐騎,正是理當如此,所以也就不怎麼驚異.但在旗手出來之後,角度一變,大家就看到這種生物的全貌了——可不只是之前想的那樣,長相與馬類似,只是體形更為巨大一點而以! 額頭一只筆直的、帶著螺旋紋的銀色獨角凜然向前延伸,雖然不算太尖銳,但那半臂的長度、上面附著的若隱若現的電流,都足以表明這獨角除了裝飾之外還另有用途;通體雪白的身軀散發著絲絲白色氣霧,隔得老遠就能感受到微微涼意. 更令人驚異的是,在它的前肩胛之後,還有一對收攏的羽翼! 至少在這一個瞬間,大家呆愣了,很多人開始在腦中想像著那對羽翼展開之後,本已異常神俊的它會是什麼樣子……但不管是什麼模樣,神屬聯盟的獅鷲、魔屬聯盟的石像鬼甚至是斯比亞的翼人軍團,這些現在千金難求的飛行兵種,以它面前統統都會淪落為魚腩. 而帶來這震撼的,僅僅是光明神族的一組旗手,雖然說管窺之下難見全貌,但從這時起,對光明神族的實力,在場的人心里都有了一個大致的估計. 從另一側門廊起出的、黑暗魔族的旗手們,應該也把這種震撼帶給了那邊的人群吧? 按照兩殿一再強調的儀式禮節,觀禮人群保持著站立姿態,向剛剛出現的特使隊伍行禮.斯比亞人與非斯比亞人都是沉默不語,雖然他們心里的感受截然不同,但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根本沒有人舍得眨眼——這邊顯然是受了刺激,想看得仔細些以便評估;那一邊卻是不加掩飾的幸災樂禍,要從頭到主、尾的全部記住這場面,以充當日後的談資. 怎麼會是談資呢?這就得從科恩.凱達說起了. 斯比亞的敵對國家對這個皇帝的一切都很熱心,恨不得搞到包括他每天去更衣室次數在內的一切情報,科恩.凱達縱橫戰場的坐騎,當然也不會被情報人員遺漏.所以,在場的人雖然沒有親眼見過,但都知道斯比亞第一坐騎是一匹奇丑無比的黑色獨角馬…… 現在看到光明神族這威武無比的天馬,大家不免在心中冷笑,斯比亞再也不能獨領風騷了吧!你們皇帝的坐騎,根本就是個先天不足的小丑! 至于各自皇帝的坐騎是不是比科恩.凱達的好,那就不在考慮之列了. 特使車隊的旗手們一雙雙出現,寬闊廣場上飄揚著兩個上族的旗幟,這邊白里透金、那邊紫中鑲銀,位置極高又光芒萬丈,頓時就把斯比亞的皇族給比了下去……整齊的蹄聲里,一排排騎著相同坐騎的騎士接踵而出,四騎一排,偉岸的身形幾乎像是要將門廊擠垮一樣,數量足有百人之多,當真是威風凜凜,不可一世. 其後才是同樣數量、位置相互對稱的依仗騎士,這些神族中人穿著質地不明的長袍,卻無一不是華美之作,不過這些神族男性在神情上要比前面的騎士緩和一些,搭配上他們俊朗的面容,直令觀禮人群瞠目結舌. 不過與之後身著七彩霓裳的神族女性相比,他們的面容可就不算什麼了,從這些神族女性出現的那一刻開始,如果不是祭司們手握醒木在現場四下敲打,恐怕觀禮人群中的很多人會失禮,也會變成別人日後的談資……雖然他們大多屬于他國使節,但挨打之後也是頗有怨言的,使節也是人啊,難免會犯錯,盛況當前,哪個不是神魂顛倒? 神屬聯盟的使節行列中,從頭到尾保持冷靜的只有兩個人,卡爾.尤里西斯親王一直面帶微笑的站在隊伍一側,神態很是輕松.而年輕的塞維克.蘭度親王則兩手下垂,用寬大的衣袖為掩飾,拼命捏著自己的大腿,以避免自己一個不留神在人前出丑……一邊掐,還一邊感歎:肉痛倒是可以忍,但要保持微笑表情、不流冷汗不抽筋真是太難了! 之前祭司給使節們惡補過上族禮儀,所以這兩位都知道,在這些引發“意外”的神族女性之後,就是光明神族小公主殿下的座駕了. 果然,在這些身穿彩衣、美得讓人不敢直視的神族女性全部出了門廊之後,又是一隊擎著旗幟的武裝騎士出現了. 不過,這一次的旗幟要稍微小一些,擎旗的騎士也全是女性,這應該是小公主殿下的旗幟! 果不其然,隨著一聲清越鳴叫,神族小公主殿下的座駕出現了. 在憂雙宮的邊緣處,有一些高聳的塔樓,這是皇宮守備的一個組成部分,肩負著觀察和指揮的雙重職責. 就在特使車隊出現的時候,這些塔樓里的軍人都在緊張的忙祿著.在其中一座塔樓的最高層,幾位將領正觀察著遠處的景象,並不時向後發布指令. “到了現在這一步,兩殿特使對待城的威脅級別已經下降了,”統領聯絡部的瑪法上將再次核對了情報,開口說:“至少在今天,她們不會對待城造成什麼實質上的傷害.” “待城一級警戒解除,關閉兩道城牆的魔法防禦,武裝守備部隊進入待機位置.”有了聯絡部的保證,海爾特中將大聲向傳令官下令:“禮儀部隊上城牆,接替城頭守衛執行警戒,各處偵察兵保持不動!” “是的長官!”被傳令官大聲複述著,命令立即就變成晃動的旗語被迅速傳遞下去. 整個待城防禦圈開始調整,魔法師們關閉了原本已經做好一切准備的魔法陣,鮮衣亮甲的儀仗隊紛紛站上了城頭……就在兩殿特使即將進門的前一刻,這只潛伏的猛獸悄悄收了爪子. “保持警惕,在兩殿特使進入憂雙宮飛庫整理之前,我們還處于二級警戒狀態之中!”總聯絡官提醒手下,轉過頭去問海爾特中將:“憂雙宮警戒做好交接准備了嗎?” “說得輕巧,”總聯絡宮手上飛快的寫著命令,抽空白了海爾特一眼:“你打包票?” “我打包票.”海爾特中將冷冷一笑,久違的猙獰表情爬上他的臉:“不管是誰,只要他敢在大門口鬧事,我就叫他來得去不得!” “我已經打了包票,不能在我這里出事”,在另一座樓內,一個低沉的嗓音正在說話,那山一般高大的軀體,完全堵住了面向宮門的窗口:“你們再向大精靈閣下彙報一次安排!” 雖然憂雙宮里的精靈不少,但岩石少將手下的軍軍都知道,長官嘴里的大精靈閣下,在任何時候都只是稱呼黛納——這位精靈女性此時正站在長官身後,雖然也穿起了制式軍禮服,但跟岩石的體形一比,顯得非常纖弱,完全當不得不得一個“大”字. “是的長官!”一名中校指著桌上的地圖說:“大精靈閣下,兩殿特使隨從甚多,我們已經聯絡了近衛軍指揮部,把宮前廣場這一塊地方做為重點防禦地帶……特使的隨從們會分左右排列在宮前廣場兩側,中間被衛兵隔開.隨兩位特使進宮的隨從總數是六十八位,包括停留在宮門的十二位……依照我們布置的宮內防禦力量,應該著重監視宮內廣場……游動警戒哨已經換上了侍從服裝,監視進入抱華樓的特使隨從……” 中校每說一句,周圍的參謀軍官們就在自己的手冊上查對一項,這樣的過程已經維持了一整天,仔細得再也挑不出任何毛病,但大家沒有任何怨言.要知道,今天上門來的可是光明神族和黑暗魔族,如此龐大的數量,怕是將斯比亞亡國滅種都足夠了! 天知道她們心里打的是什麼算盤?會不會跟皇帝中途翻臉? 但保護憂雙宮的安全,卻是這些軍人的天職所在!無論來的是誰,只要他們還剩下一口氣,就絕不能讓對方傷害到皇帝陛下! “全體注意,”岩石一聲低呼:“兩殿特使的車隊就要進城門了!” 因為凡人大道在城外這一段是以普通的高級商路和加寬的,以前並沒有隔離設施,但是兩個上族之間又處于嚴峻的對立狀態,見面就肯定有麻煩.所以在儀式籌備期間,兩殿祭司就把這段道路劃分成兩個小段,分別用自己的方式修建了隔離帶. 神殿祭司移植了很多樹木,以樹干為基,牽起連綿的布幔;魔殿祭司雖然也用布幔,但卻找不到合乎規格的樹,只好向科恩請旨,拆了待城幾條街道的路燈,加高之後湊合用了. 所以,兩殿特使的車隊在進入待城城門之前,雖然是並駕齊驅,卻是只聞其聲,不見其人,可一旦進了城門那就不一樣了.因為城門的門洞本來就是一個密閉空間,加之是城防關鍵,一日都不可疏忽,所以斯比亞堅決不允許在城門處做什麼隔離帶. 大家相互打量著走吧,反正城門洞不長,很快就走完了,雖然你能看見我,但我也能看見你,算不上誰吃虧……話雖然是這麼說沒錯,可兩位特使並不是普通角色,小公主殿下啊,誰說得准是什麼脾氣?萬一對方不順眼,那樂子可就大了. 所以在今天的儀式上,這處門洞是最容易出意外的地點——特使剛剛降臨,得適應一下水土,所以雙子廣場到城門這一段不太可能開打.而前面的凡人大道主街,因為隔離帶很寬,雖然只是站了些近衛軍,卻反而是最安全的地段. 唯獨兩殿特使進入城門這個時候,不但相互看得見,而且因為空間狹小,斯比亞不可能調集太多人手去維持控制,所以海爾特和岩石,誰都不敢大意. “千萬成不能出事啊,”當值軍官們心里默念著:“千萬不能出事啊…………”

上篇:第五章     下篇: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