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章  
   
第八章

豔麗的花雨不再飄灑,音樂也逐漸轉為莊嚴,如林的旗幟高高飄揚著,兩殿特使的車隊抵達憂雙宮前的廣場。按照事先安排,廣場已經清空,也沒有觀禮人群,兩邊的護衛完成使命,正在依次進入劃定的區域,只有特使車駕還在儀仗的簇擁下向前行駛,一直到皇宮門前才減速停下,依然是各據一側,涇渭分明。 斯比亞帝國國相,維素·凱達親王早已經屹立在憂雙宮門前。雖說他是百官之首,又是皇族長輩,但在這樣的場合下,維素也不能有違帝國制度——他面帶微笑,站在稍微偏左一點的位置上,穿了一身天藍色的正式禮服,而不是日常的文官長袍。 兩殿特使的儀仗同時停下,特使們的座駕車轅一擺,各向兩邊轉了半圈,將巨大車廂的一側面向宮門。音樂在高潮段落停止,滿城上下都知道關鍵時刻到了,于是靜默無聲。 “斯比亞帝國國相維素·凱達,代表斯比亞皇帝及皇族全體成員,恭迎光明神殿、黑暗魔殿特使!”維素親王上前兩步,向特使車廂行貴族全禮,“特使之榮光,必將照耀敝國疆土!” 維素親王的聲音,通過魔法回響在待城的每一個角落,連三軍將士在內的待城軍民一齊高聲附和:“特使之榮光,必將照耀敝國疆土!” 數十萬人的呼喊聲,可不是數量寥寥的觀禮人群可以相比的,如同雷暴滾過,聲勢強勁之極,震得城中草木瑟瑟抖動。可惜的是,親王連同滿城軍民的話,大多數各國使節都沒有聽懂。這原因很簡單,他們用的是祭司古語,使節們雖然是世襲貴族,對這種優雅、神秘又極其難學的語言卻倍感陌生。真是可憐三軍將士了,他們為了說好這句話,足足練了十多天。 “憂雙宮已掃徑相迎,”當滿城軍民的呼喊靜下去之後,維素親王適當的放緩了聲音:“請兩殿特使移步,入宮休息。” 華麗的車廂門緩緩開啟,侍女們先行下地放好腳凳,再轉身服侍自己的主子下車。兩位特使的腳尖剛剛接觸到地毯,兩對巨大的羽翼幻象就出現在憂雙宮上空。神族和魔族似乎要用這樣的方式,向待城上下彰顯特使的不凡身份,甚至還有更深的寓意——那一對純白、一對淡紫的羽翼光影舒展開來,隱隱罩住下面的憂雙宮,既如護雛的母鳥,又似滅頂的雷霆! 兩族小公主冕下臉上不施粉黛,素面迎人,在穿著上很近似,都是一襲曳地長裙,只是在顏色和細節上有些區別,滿頭秀發挽成人族未嫁少女的發髻,上面插著一兩件簡單的發飾。 維素親王曾聽科恩說起過兩位小公主冕下的模樣,在斯比亞皇帝口中,這兩位都應該是容貌妖豔、生性殘忍的女性,無論穿著行止都很誇張。但眼前的兩位特使卻容貌清秀,打扮素淡,很符合親王的審美觀。 順著腳下鮮紅的地毯,衣袂飄飄的特使來到維素親王面前,一股雅致的淡淡花香傳來,維素親王輕輕一禮。 沒錯,在神魔小公主面前,維素的官方身份可以忽略不計,但今天之後,維素就是她們的長輩之一,雖然她們心中可能有千萬個不情願,但這一禮卻逃不過去。 “兩位冕下太客氣了,”特使行禮,維素親王可不敢受,連忙側身避開,“請移法駕。” “恭請冕下移駕憂雙宮!”兩排站在宮門邊的文官大禮下拜,很沒有跪過,宮門處的地面又硬,大家末免有些不習慣——其實這還算好的,眾人最不習慣的是對特使們的稱呼,兩位特使在一起,要叫就得一起叫,分個先後的話說不定會釀成流血沖突,所以大家就跟著親王叫“冕下。”實在不行,“冕下”後面還可以加個“們”,祭司也最多責備大家學問不夠。 好在兩殿特使並不在乎這些細節,稍一點頭,就在維素親王的引領下進入憂雙宮,幾十位隨從緊緊跟上。至此,迎接特使的儀式告一段落,後面的事情就跟宮門外的人無關了。 宮門前的廣場上已經搭建好了一個圓形禮台,足足高出地面二十來多臂,鋪著金磚,鑲著金銀絞成的圖案,鮮紅地毯順著台階蔓延上去,一直鋪到三套坐席之下。兩位特使在侍女的扶持下登上禮台,與維素親王分主客身份落座。除他們三位之外的任何人,包括斯比亞文官和特使隨從 都只能站在台下等候,至于哪些祭司嘛,在這個時候,沒有任何一個祭司夠資格進入憂雙宮大門。 很快,禮台就被魔法屏障包裹起來,這讓大家有點不安,因為這個安排並不符合之前商定的程序,是斯比亞一方臨時添加的。不過,與手下人的反應相比,兩位小公主殿下的表情卻是波瀾不驚,更沒有指出這個安排不符合禮節,只不約而同的把平和目光放在親王身上。 就算位高權重,本人也是人中翹楚,可在兩位小公主的注視下,維素親王也不禁虛汗連連,一生中經曆無數風波的他濕透了後背內衣不說,還居然要以疼痛來穩定自己的心緒。 “無論如何,我要先向兩位特使致以萬分的歉意,”可一旦開口,維素的聲調就起伏有度,表情的拿捏也是恰到好處,充分顯示也他的涵養和風度,“兩位的身份是無比敬貴,斯比亞帝國不敢慢待,事實上,冒昧請兩位冕下到此就座也是迫不得已的事情。” “親王殿下不需道歉,本宮此次出訪斯比亞,正是行施恩之道,如有為難之處,盡請明言,”神族小公主率先回應,以堂堂上族之勢行親下之舉,對于另一側的魔族小公主看都不看一眼,“未知親王殿下有什麼難以決斷之事?” 被“敵手”搶先,魔族小公主卻是一點也不心急,臉上一副很平靜的表情,只在親王轉頭,以目光微詢自己的意見時,才露出了些許微笑。 “兩位大度,令我折服,”維素親王長歎一聲之後肅然開口,“關于兩殿與斯比亞的種種事務,因為三方之前就有大致約定,現在交由祭祀與外交官員商談細節即可,所以公事上,目前是沒有任何難題的。” “既然不是公事,那親王殿下要說的就是私務了?”相對于神族小公主,魔族小公主對這個問題更加關心,因為在魔族看來,自己能進入斯比亞國土,這本身就是撈到了便宜,千萬不要在最後關頭出什麼岔子。 “是不是私務,這也並不是很好判斷,兩位冕下完全可以把這里當成一個休息飲茶的所在,只是我一個老頭子在自說自話,”說到與人交涉,維素親王是帝國第一,當然清楚眼下要采取什麼策略才是最好,“就正式的典禮儀式的安排來看,兩殿特使會在今日回歸。” “正如親王所說,”魔族小公主正色回答,“宣讀意旨之後,特使不會再作停留。” 神族小公主雖然沒有說話,卻很注意的聽著。 “是這樣,特使雖然回歸,但我聽說,兩位上族還是要在待城游玩些日子?” 兩位小公主默然不語,不清楚維素親王這麼問有什麼意圖,他不可能不知道事情真相,請光明神族下嫁小公主,這個提議就是他通過西夫塔親王提出來的! “其實並不是我有什麼想法,而是……”說到這里,維素親王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抱華樓,轉回頭時臉上的笑容有些尷尬,”而是皇帝有些想法,令我前來告知兩位上族。” “哦,不知斯比亞皇帝有些什麼想法?”神族小公主對科恩的印象顯然還停留在很久以前,所以在心頭浮現科恩的“丑惡嘴臉” 之後,口氣有點不善,“親王殿下請講。” “既然是皇帝的意思,那無論親王說什麼,本宮都不會對親王有所不滿。”另一側的魔族小公主雖然不是神族小公主的“戰友”,但這件事是關系到她自己的大事,也不得不關心。 “既然如此,那我就直說了,得罪之處,冕下勿怪。”維素親王苦笑一下,言語中也就不再遮掩,“因為之前一系列的事情,皇帝本人對這件事情是很抗拒的,後來甚至鬧到身負重傷……當然,里面也有可能是誤會,但至少說明皇帝本人曾經有過拒絕的決心和舉動。” 雖然嘴上說不責怪,但維素親王這話實在是大駁兩位小公主的臉面。親王說的是事實不錯,但在某些時候事實是很令人難堪的——堂堂的小公主殿下,紆尊降貴的下嫁,科恩·凱達還一千個不情願?!找死啊?! “後來,在大家的勸諫下,皇帝終于認識到了這種拒絕行為,其實是自己的短視所引起。其根本原因並不是皇帝本人對兩位有什麼看法,而是另有擔心。”深知剛柔並濟之道的維素親王接著說,“一來,兩位身份尊貴,皇帝怕自己慢待了兩位。這二來嘛,皇帝本人雖頗重情義,但無奈性格上有些急躁,就是先前與四位皇妃相處也是多有口角,甚至……氣急了摔東西也是有的。” 在比斯大陸的人類中,男人都是很難伺候的,普通男人的三大娛樂項目是吃、喝、打老婆。如果親友對人說某男跟老婆吵架時“摔東西”,大家就會直接認為這人是在摔老婆。那麼,當這個定理折射到科恩身上時,他覺得為難也是很正常的,上族公主肯定摔不得…… 但話題進行到這里,兩位小公主就有點迷糊了,任憑她們力可翻天,可對于下嫁之後,朝夕相處的日子卻沒辦法想得太深,以至于對于這種“集體生活”毫無信心——其實這對任何神魔成員來說都應該是一個難題,如果真有人類打罵自己,在理論上應該滅他滿門,可是滅了之後呢?雖然不用守寡,但擋不住別人恥笑啊,真要那樣的話,上族威儀何在?! “其實以兩位特使的涵養,當然不會真的與皇帝一般見識,就算是有些爭執,憑借上族的智慧,定然能化解于無形。本來,我們這樣的勸諫已然奏效了,再以懇求上族冊封四位皇妃並祝福,打消了皇帝最後的顧慮,”說到這里,維素親王的臉苦得都快擰出水來了,“可事與願違,特使車隊在進城時的那個小小意外,竟然把皇帝……把皇帝給嚇到了。” “他嚇到了?親王殿下是說,城門洞被損壞的事情把他嚇到了?”在魔族小公主的印象里,科恩·凱達是一個敢跟自己單挑的人類,不可能是這麼膽小的人。但在神族小公主的心中,科恩這個行為倒是與自己的印象符合——他本就是個投機者——于是冷哼了一聲。 “是的,被嚇到了,”維素親王望向魔族小公主,臉上的表情很局促,“我知道冕下會覺得有些不可能,但是……自從上次受傷以後,皇帝性情大變,對很多的人和事都會產生懷疑。其實以君主的身份來說,懷疑本身是個優點,但陛下現在有些不冷靜,無法完全控制這種情緒,表現到行為上之後,就會造成一些不適當的情況。” “科恩·凱達,”魔族小公主點了點頭,“他現在有些什麼不適當?” “上族勿怪,上族經過後,待城南門已然全毀,那是按照抵禦三十萬大軍半年猛攻為設計標准的城門,皇帝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後,躺在床上不起來,還命人把抱華樓大門給堵上了。”維素親王低著頭,臉上泛出痛色,“皇帝還說,兩位上族其實是來……懲罰自己的。” 聽到這里,兩位小公主都是同時一呆,萬萬沒想到坐騎的一個小小疏失,竟然讓事情起了這種變化——不是兩位小公主不懷疑維素親王的話,她們貴為兩族的公主,以往誰敢有半句虛言?況且維素親王在談判和表演上是個實力派,唱作俱佳,雖然描述的事情比較離奇,但前因後果一個不缺,促成變化的意外元素也很合理。 所以在這個時候,兩位小公主都沒有深入探討這件事情的真實性,也沒有問“皇帝是躺在床上還是趴在床下”的細節問題,而是考慮起這件事的後果來。 相對于神族,魔族更注意保持自己在斯比亞的事實存在,所以魔族小公主不久就開口問道:“親王殿下的意思是說,這件事情不能再進行下去了,是嗎?” “當然不是!”維素親王如被電擊,立即否定,“這是救國救民的大義之舉,絕不能中斷!” “科恩·凱達不是把門堵上了嗎?”神族小公主不陰不陽的插了一句。 其實這位殿下本身對下嫁沒有太多抱怨,卻很在意自己下嫁的對象,再加上自己是在魔族下嫁公主之後才決定嫁網斯比亞,所以對這件事情有一定的抵觸。更何況能看到魔族小公主的窘態,也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情。 “殿下明鑒,皇帝的擔心是有病根的,只要我們對症下藥,一定可以解決。”維素親王連忙告罪。 “那麼親王殿下是來問藥的?”魔族小公主淡淡一笑,“藥方何在?” “皇帝所顧慮的,不過就是兩位特使的不凡能力,說得直白一些,皇帝擔心兩位會在有意或無意的情況下傷到自己,”維素親王直言不諱的說,“而兩位在斯比亞還有什麼事情辦不到?不要說斯比亞,就算全比斯大陸,又有什麼事情可以難倒兩位?” “親王殿下的意思是說?”兩位小公主眼皮跳個不停,終究還是異口同聲問了。 “為了挽救皇帝、為了維護上族榮光、為了救萬民于水火,”維素親王離座行禮,整個人激動不已,聲淚俱下,“斯比亞上下全體臣民在這里懇請兩位,請暫時放下上族能力吧!” 兩位殿下聞聲色變,幾乎是在同時換了另一種眼神。 憤怒、震驚、狠辣的目光,直直的刺向國相的面龐! 而在此時,外面的斯比亞大臣和兩位特使的隨從,並不知里面發生了什麼,正焦急地等待著魔法屏障打開——後面還有旨意要宣布,錯過了時間可不好。

上篇:第七章     下篇:第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