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九章  
   
第九章

抱華樓大殿的門終于還是打開了,除了搬去堵門物件時的些許尷尬,還有幾名號稱沒有皇帝命令絕不讓路的侍衛不合時宜的暈倒之外,其他事情都很順利。在維素親王的引領下,兩為特使儀態萬千的邁步,款款走進這世俗君權的象徵之殿,表情很平靜,反倒是他們的隨從在看到殿內的陳設只後,多少流露出來些失望的神色。 斯比亞的大臣從兩邊的側門魚貫而入,按照品級排好,然後就安靜的跪在地上。 趁著這個時間,維素親王趕緊安排手下去把樓上的皇帝陛下請下來,他在手下耳邊低語:“告訴陛下,兩位上族已經答應了那件事。陛下以後生活得如何,就全看今天了。” 維素親王與手下的竊竊私語,怎麼能逃過上族的察覺?兩位小公主表面上裝著沒聽見,其實心里已經把科恩·凱達罵了個狗血淋頭——其實這個時候,兩位公主殿下心理是很苦悶的。 誠如維素親王所說,她們在斯比亞的日子應該是一種悠然而輕松的“美好生活”,既不當騙吃騙喝的神棍,也不做沙場效力的軍人,有沒有擁有上族能力都不是問題。 既然科恩·凱達挨了一槍之後,怕神魔怕到這個地步,那麼這種強大的能力反而成為了她們的負擔。就如同背著一個寫有“我隨時都能殺你”的牌子去跟人交往,這絕對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而且斯比亞的這個苛刻要求在某些方面又不那麼苛刻,他們允許三名有能力保護各自公主的上族成員留在斯比亞——但不能靠近待城周圍兩百里——在這樣的距離內,神魔成員可以把自己瞬間傳送到小公主身邊。 再加上斯比亞皇室以身家性命保證兩位小公主的安全,兩位急著下嫁的公主完全沒有辦法拒絕。如果是換了兩位久經曆練的長公主,或者會是另一種結果,但兩位小公主下嫁斯比亞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因為曆練不足……所以,吃點小虧、受點閑氣也算是經驗的積累吧! 雖然明白只有答應斯比亞的條件,這件大事才能如願進行下去,但兩位小公主對于這次被“強制繳械”的事情很是記恨。這就好象帶者大量現金去逛跳蚤市場,卻被一群窮人硬逼著把現金交給幾百步之外的隨從一樣,現金什麼的可以不論,但窮人這種行為很令人生氣。 追究起來?這一切都是應為科恩·凱達!原來以為這個斯比亞皇帝只不過是狡猾無恥,尚有可取之處,但沒想到現在還得再加上一個怕死!當一個狡猾無恥的人變成懦夫之後,還能對他有什麼指望?好在神魔除了運用直接能力之外,還有很多其他手法折磨人…… 腳步聲響,不能指望的斯比亞皇帝,他終于現身了。 在第一眼看到兩位小公主時,科恩凱達明顯的躊躇了一下,右手還下意識的摸了摸胸口的受傷部位。而兩位小公主在聞到一股濃重酒氣的同時,也發現了科恩眼中密布的血絲,那套華貴直挺的禮服沒有能拔高他的氣概,反而讓他有點不堪重負,看來,斯比亞皇帝的近況真的不算太好。 科恩走到兩位特使面前,飄忽不定的目光中依然充滿了疑惑,旁邊的維素親王一個勁的向他打眼色,最後,這位君主歎息一聲,接受了眼前的窘困現狀,單膝跪下了。 兩位小公主都曾經把這個人當作玩物調教,而且一直未能將他馴服,理應很享受他自願跪下的這個瞬間才對,但實際上,兩位小公主也說不清緣由,反而正在這一刻,她們心中卻並沒有願望達成的歡欣愉悅,只有滿心沉重外加三分惋惜。 既然皇帝已經服軟了,那麼典禮就要趕快進行,維素親王當即站出來請特使宣布上族旨意,其實這些場面上的東西也沒多少,兩族各有一份針對斯比亞遷都的賀文,外加兩位長公主對皇妃們的冊封和祝福…斯比亞群臣對後面的冊封有些意外,不過這也能夠理解,畢竟知道兩位小公主下嫁的人很少。 事情沒多少,但整個過程很煩瑣,維持了大概有一個鍾頭的樣子。雖然神魔沒有雁過拔毛的壞習慣,但禮物還是要點收一下,至于那些又長又拗口的封號,書記員也要詳細的記載。 “兩位特使有密旨宣布,眾臣可以退下了。”在正常的程序結束之後,維素親王很識趣的帶著群臣退下,把偌大的殿堂留給三個當事人。但他的好心完全不被這三個人領受,科恩兩眼發直的望著天花板,兩位小公主自己找著有趣的事務研究,居然是一個誰也不把對方放在眼里的怪異場面。 等到時間差不多是宣布完一道“密旨”之後,兩位小公主一聲令下,門外的隨從便走了進來,不多時便簇擁著“特使”出了大殿,斯比亞皇帝也裝模作樣的送到了殿外台階邊—科恩目送兩位“特使”登上馬車,也眼見著憂雙宮上空的羽翼幻象漸漸消失。不過在回去的時候,兩位特使就要用多點時間了,誰讓他們自己毀了南門呢?慢慢從東西兩門繞吧。 “朕感覺有點不舒服,這幾天就不見大臣了,”科恩對書記官說:“至于對神殿和魔殿的細節談判,就按照我們之前預定的步驟去做” “陛下保重身體,我會留意事情進展的。”一絲不苟的書記官抬起頭來,只看到兩扇正在合攏的大門。 大殿之內燈光明亮,兩位小公主冷眼看著對方,這種高水准的對峙讓氣氛降至冰點。就連科恩進來之後關門、上杠外帶激發魔法陣這一連串反常行為,都沒有人去關心一下。 “兩位還真是旁若無人阿,”科恩上前幾步,不知從哪里掏出個小酒壺來“知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麼?這是說兩位眼高于頂,也是說兩位身邊並不是真的沒有人在。” “哦?有人麼?”神族小公主對于科恩,那是從來沒有給過好臉色,這下正好借著這個機會把魔族小公主一起罵了:“人在哪里?” “你不就是——人麼?”魔族小公主也不是甘心吃虧的角色,她微笑著,曖昧的音調在口中打轉:“本宮說的對不對啊?科恩凱達?” 科恩沒有說話,在灌了一口酒後,他徑直去牆邊抓了一張擺放物件的小桌子,就放在兩位公主中間,然後自己坐了上去,滿懷歉意地對她們說:“恩,本來我想給你們也搬一張的,但自從受傷之後,力氣就變小了,兩位包涵一下阿……” “在開始談話之前呢,讓我們先來做個確認,”在她們沒有說話之前,科恩把手里的空酒壺一丟,先開了口:“從浪漫主義的角度來看呢,兩位已經成為我的情人,愛人或者……反正就是那種沒有事情可以說說情話、大難臨頭誰也照顧不了誰的關系” “科恩凱達,你現在不怕死了阿?” 神族小公主哪里受得了這種形容,她冷冷一笑,滿面寒霜,對面的魔族小公主也是差不多的神情。 “不要著急嘛,我這才說一半,”科恩搖了搖頭:“雖然看起來不太牢靠,但終究還是一種純潔的男女關系……反正都已經這樣了,大家都應該樂觀一點嘛!” “聽你有氣無力地胡說八道,本宮可完全沒有樂觀的理由。”魔族小公主笑答:“與其說這種不著邊際的廢話,不如先給本宮安排住處。” “好,只要你回答我幾個問題,我就為你安排住處,”科恩笑著說:“耽誤不了多少時間。” “本宮有義務回答你的問題麼?”魔族小公主連正眼都沒給:“本宮什麼時候允許你這樣稱呼本宮了?” “小公主大人沒有同意,是我自作主張這樣叫的,真是抱歉阿,”科恩從桌子上跳下來,走到她面前賠禮:“請小公主大人原諒阿,我這身子舊傷未愈,經不起折騰。” “乖,這才像話。”魔族小公主笑了。 而另一邊的神族小公主,則滿臉厭惡的轉過頭去。 “我剛才用浪漫主義和樂觀精神來形容大家的關系,兩位大人一定很不滿意,其實在人類的國度里,還有一種東西是凌駕于這兩者之上的。無論願望有多麼美好,卻依然要臣服在這種東西面前,就好像現在…… 科恩微笑著,慢慢的抬起手來。忽然一個大耳光打在魔族小公主臉上! “啪!”的一聲響,讓兩位小公主都呆若木雞。 “這種東西,叫做現實!你們倆個,現在就是我手心里的物品,我想怎麼捏就怎麼捏”科恩。凱達毫不在意的甩了甩手,對捂著臉怒視自己的魔族小公主說:“你再叫一聲本宮試試看?你叫一聲,我打你一個耳光,你要是敢叫上十聲,我就把你掛在憂雙宮前的旗杆上!” “膽大妄……”魔族小公主一句怒斥還沒說完,就發現科恩。凱達的臉靠近自己,忽然喉頭一緊,已經被他拉住了衣領。 “我忘記告訴你了,被掛上旗杆的人一般會有三種待遇。”科恩輕柔的述說著,猶如情人的軟語:“第一種就是單純的掛著;第二種,是被扒光了之後掛著;而第三種是胸前有其他男人的咬痕,而且被宣稱不再是貞潔之身……,當然,我不介意咬你,但我事後不會承認。” “你……不怕被我魔族亡國滅種嗎?!”魔族小公主的眼睛里幾乎噴出火來。 “我怕什麼?反正斯比來已經不是我的了,你以為我不知道這些人私下跟你們眉來眼去?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們事前就把一切都規劃好了?”科恩對她的憤怒只抱以微笑:“我當然知道啊,所以我想帶他們一起上路嘛……不把你弄得很慘,你父親會舍不得斯比亞的。” “神魔分界線,你對這個名稱應該不陌生吧?就是讓我們邂逅的地方,你應該還記得自己做了些什麼吧?”科恩輕輕搖晃著她的身體:“我在那個時候就發誓要把那一切遭遇都還 給你……所以,當我聽說是你要下嫁到斯比亞之後,我興奮得每天都不能安睡,你不是要住處嗎?我給你准備好了,很大,還有很多好玩的東西……” 聽到如此瘋狂的話,魔族小公主兩眼圓睜,臉色蒼白,幾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科恩冷笑一聲,放脫了她,再轉身去看著神族小公主。後者已經從魔族小公主身上看到了自己將要遭受的命運,正在慢慢的往後退著,但這是一個封閉的空間,她現在又能退到什麼地方去? 科恩。凱達,他挨了一槍之後不是變得膽小,而是變得喪心病狂了!他把一切事情都計劃好,假惺惺的要保全他的皇妃,甚至還設計國相出來談判,其目的是要讓她們暫時放棄自保的能力,好滿足自己報複的欲望! “神族小公主,我總是覺得這個稱呼很拗口。當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我就不太喜歡你,或者說,我很嫉妒你。”科恩一邊靠近,一邊呢喃著說:“你只需要高高在上的坐著,擺出一副神聖不可侵犯的模樣,就能讓萬眾昂望、凡人崇拜……還有個傻瓜居然就喜歡上了你。你知不知道,這個人對我的前程來說很重要,他要是跑去神殿陪著你,我還混個屁呀!” “沒有錯,你的地位越是崇高,你的身份越是尊貴,我的報複就越是痛快。你的目光為什麼會變得這麼困惑?難道從來沒有見過以下犯上的人嗎?不過沒有關系,我可以私下提醒你,這種感覺很美好……你現在就好像是一瓶醇酒,我可以慢慢的嘗,也可以豪邁的飲。” 沒有了強大的能力,神族小公主也不過是一個普通女孩子罷了,她的身份和容貌不但幫不上她的忙,反而還會加深她的苦難——科恩伸出手去,一把抓住她的下巴,硬生生的把她拖到自己面前,他的力氣很大,小公主一臉痛苦. “就是這個表情,我期待這個表情已經很久了,”科恩笑得非常開心:“如果你帶著這樣的表情身敗名裂,斯比亞會不會灰飛煙滅?帶著那些嫉妒我的人,也帶著那些背叛我的人一起成為曆史的塵埃?到底會不會呢?賤人!回答我!” “啪!”的一聲,又是一記耳光,斯比亞皇帝把神族小公主打得跌坐在地。 科恩慢慢走到皇座前,轉身坐下來,通紅的雙眼打量著兩位小公主——在不可預知的危險環境之下,公主們忘記對立的身份,下意識的靠近了一點。 “說吧,”科恩這時的嗓音有些沙啞:“你們來斯比亞的真正目的是什麼?還有什麼事情,是我沒弄明白的?” “你想明白?做夢!”就是在這樣一種幾乎無望的境地中,神族小公主卻昂起頭來,用仇視的目光盯著科恩,然後輕蔑的吐了一口唾沫! 皇位上的科恩笑了,笑得東倒西歪。 “神族小公主殿下居然吐我口水,哈哈哈哈,夏洛特*克納赫,你是以什麼身份吐口水?”科恩收斂起臉上的笑意,淡淡的問:“神族小公主?帝國皇帝的女人?還是一個什麼都不是的鄉野村婦?” “什麼身份都無所謂!” “這你就說錯了,身份才是第一重要的事情,就像我,之前的科恩*凱達身份低微,只能被兩位欺凌,”科恩平靜的說:“但現在不一樣了,即使是在你們父親眼中,我的身份都已經在你們之上了……” “你真可憐,”魔族小主鄙夷的說:“與其沉迷在自我的幻想中,不如想一下怎麼死!” “要怎麼說你們呢,難道你們還沒有明白嗎?我怎麼可能會死?讓我明白這一點的,就是你們甯願放棄能力也要下嫁的現實,在上族的目的沒有達成之前,我是不可能出事的。”科恩站起,把其中緣由娓娓道來:“這就是一筆生意,我和上族各取所需,致謝你們過得怎麼樣,我想應該沒人關心————只要我不把你們宰了,這就只能算是私人恩怨、家庭糾紛。” 兩位公主怔怔的看著他,被他所說的話震憾。 “是不是覺得自己很可憐?很淒慘?沒有人愛?如果你們真的這樣認為,那就是冤枉了你們的父親,事實上,他們應該很喜歡你們才對,”科恩雙眼中的血絲漸漸退去,逐漸變成清朗的目光:“但奈何,我現在才是比較重要的那一個……所謂的割舍,大概就是這樣吧?” “你,你騙我!”魔族小公主就如離弦之箭,猛的沖向科恩·凱達。 驀地,“啊!”的一聲慘叫,她在中途就被人抓住了頭發,回頭一看,是一位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的男子。 “你這兩個老婆很麻煩。”烏鴉說:“你打算怎麼辦?” “艾妮·伊薩伯安特,你還是那麼沖動,看來今天是說不了什麼話了,”科恩對著烏鴉淡淡一笑:“先關進忘憂閣的籠子里,一日三餐你負責。” “為什麼是我?”烏鴉沒想到自己要去做這麼瑣碎的事。 “需要理由嗎?那等我想到了再告訴你,”科恩抓起地上的神族小公主:“至于你,夏洛特·克納赫,你會在一個很神聖的地方,為你以前犯下的錯誤贖罪!” “你先把她關進去,不願意送飯就餓著她!待會我們演武廳見!”一邊跟烏鴉交待著,科恩一邊拖著神族小公主進了一扇小門。

上篇:第八章     下篇: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