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十章  
   
第十章

“你是專門跑來打擊我信心的?我可是戰勝無數心魔,才下定了這個決心的。”雖然是這樣說,但科恩的臉上也沒有不高興的神色:“那麼,你會加入我這邊嗎?” “如果我不幫你,你完全沒有獲勝的希望。”烏鴉轉頭看著科恩:“其實有人陪著打架,這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話說回來,如果不是你搞出這麼多事,我的武技也不會進步。” “你怎麼盡說些無聊的話,我還一直等著你問我怎麼處置神族小公主呢!”科恩一副“你快問,我已經憋壞了”的表情。 烏鴉卻轉過頭去:“這有什麼好問的,魔族小公主被關在籠子里,你還能讓神族小公主無憂無慮嗎?說起來,你今天的表現很精妙,連我都差點被你騙了。” “嚇到了吧?”科恩收起臉上的笑容,鄭重其事地說:“我不是變態。” “我知道,”烏鴉點點頭:“所以才說你表現精妙。” “之所以會嚇到她們,嚇到你,是因為除了變態那一段之外,我對他們的恨意全都是真的,特別是對神族小公主,除了洶湧的恨意之外,我還有一種深切的無力感。你應該知道我跟菲謝特的關系,也應該知道菲謝特的死與小公主有關,”科恩微微昂頭,看著空曠的演武廳說:“小公主眼下是在我手上,可我又能拿她怎麼樣?我能做的,不過就是打她幾個耳光,然後讓他跪在菲謝特面前罷了……能判決和懲罰她的人,只能是非謝特啊!” “相比之下,魔族小公主真走運,只是被關著而已。”烏鴉不咸不淡的評價著:“菲謝特對你,是很重要是吧?” “你應該聽說過,我一向是個離經叛道的家伙,而那時候的斯比亞,還是一個傳統國度,跟現在完全不同,只有這個家伙,他雖然出身皇族,看起來又挺古板,卻是……”科恩的目光輕微抖動幾下:“果然,我很不擅長找別人的優點。” “就是因為他,隨意你才要跟神族和魔族對著干?” “話不是這麼說,其實菲謝特在的話,我是當不上皇帝的,既然我當不上皇帝,那麼我就不會直接跟神魔打交道。”科恩歎了口氣:“如果菲謝特是皇帝,我就會是他手下一位整天惹是生非的惡霸橫臣,沒事就跑去神殿敲詐外帶調戲良家婦女,然後躲在一邊看菲謝特跟人道歉,時候還要嘲笑他……這是我某一年的新年願望。” “從這個角度來看,菲謝特的死,是促成今天這個局面的直接原因,”烏鴉又點了點頭:”如果他們想到這一點,一定會很後悔。” “我不是聖人,但我也不是偽君子,我不會打著為大陸和平的招牌學習殺人技能,然後投入到轟轟烈烈的殺戮生活中去,我跟神魔斗,只有兩個簡單的原因,“科恩伸出兩根手指:“性格如此,為了報仇。” “你現在沒有能與神魔爭長短的能力,如果真想報仇,不是應該先隱忍嗎?”烏鴉不太同意科恩的做法:“今天如此對待神、魔小公主,真不讓他們知道?” “烏鴉君啊,你還是不了解皇帝的思維方式和判斷表針,我今天這樣做法,其實是被逼的。”說到這里,科恩哈哈一笑,“如果兩位小公主不同意暫時放下能力,我不會這麼對待她們,但是事實,她們為了下嫁,連我這種嚴苛的條件都會答應,這就讓我確定了很多事……不打他們耳光簡直對不起自己。” “下嫁小公主是什麼?是一只掐住斯比亞脖子的手,也是一張會令斯比亞覆滅的牌,更是提醒我不要越界的最後一塊標志。”科恩看看不明就里的烏鴉,解釋得更實際些:“我這樣做,就是跟他們重新劃定一條界線,以爭取暫時的安甯。現在,我知道神魔有令斯比亞萬劫不複的手段,而神魔也知道我有拖人墊背的能力,大家做到彼此透明,各取所需,這多好。” “除了你們互相算計之外,就沒有誰在關心她們倆的遭遇?” “嗯,如果你也不關心的話,大概就真的沒人關心了。”科恩一本正經的點著頭:“所以,魔族小公主的飲食,你要負起責任來哦!” “忘憂閣不是你批閱文件的地方嗎?為什麼要我專程區送吃喝給她?” “距離是保持神秘的重要手段,喂食這種溫馨的行為有損我的威嚴,想來想去,最適合的人只有你了。”科恩拍拍烏鴉的肩:“我還想從他身上榨取情報呢,你看,我是從正面訊問情報,而你呢,你可以用食物做籌碼跟他交換另一些情報嘛……說不定在這樣的環境里,一個面包也能賣個好價錢呢!” “皇帝真是個苦差事,”烏鴉撥開科恩的手,很認真地說:“你確定你不是變態?” “陛下新婚燕爾,不是應該留在待城照顧新婦嗎?”沉眠之地的小院中,失蹤多時的第一皇妃菲琳•羅娜微笑著問科恩:“怎麼才幾天時間,就叫嚷著跑來我們這里避難啦?” “是啊,我們四個在這個冷宮住了月余,已經慢慢適應了沒有夫君的生活,”迪爾•梅林堅定的站在菲琳一方,毫無道義的為第一皇妃非難科恩提供火力援助:“但見新人笑,哪聽舊人哭。” 凱麗在一邊很配合,也很誇張的擦拭“淚水”,只有溫絲麗沒有加入這個行列,他把一杯清茶放到科恩面前。 “這種無聊的干醋就不要吃了吧?新人笑,舊人哭,我啊,最想哭的是我才對!”科恩一臉索然:“你們來這里悠閑度假,待城那一攤子事全部都得我去做,要有點憐憫之心啊……” “居然把我們四人的事情一起處理了?夫君現在可真是一個稱職的皇帝啊!”菲琳這麼一說,大家很有默契的一致點頭,完全不顧科恩的個人感受……雖然四人知道兩位小公主下嫁這件事不是科恩所希望的,但身為原配,心里難免會有些情緒。 “我這不是專程跑來看你們了嗎?”科恩哪能于四個皇妃斗氣?只好打落牙齒和血吞:“我這一片拳拳之心的份上,各位就放過我吧?” “難道夫君不是跑來看她嗎?”迪爾用羽扇半掩著著笑意,“幾百步呢,夠誠意了吧?” “這次見大姐的效果如何?比上次談得更深入了嗎?” 第一皇妃總算拋開了令科恩難堪的話題:“魔的小公主,夫君是怎麼安排的?” “當然會談到一些細節問題,但主要還是問大姐拿資料,以分析神魔的性格……這兩個老變態真是太難琢磨了,”科恩皺著眉頭說:“小公族關在忘憂閣里,神族小公族現在跪在菲謝特面前。” “什麼?”四位皇妃大吃一驚。 菲琳更是兩眼發直:“族小公主關在忘憂閣就罷了,你怎麼能讓神族小公主這麼跪著?” “因為事情發生了變化嘛,”科恩把設計兩位小公主的事情說了一遍:“所以,我就利用這個形勢,扮演了一個被手下背叛而變得喪心病狂、見誰咬誰的瘋子皇帝,這麼些天過去了,神王和魔王一點反應都沒有,這證明我的判斷應該沒錯,他們想看的就是這樣的我。” “為什麼他們要看這樣的你?”溫絲麗好奇的問。 “大家現在知道了,神魔是以反叛起家的,他們在掀翻生命之源後,自以為能代表世間萬物,能替代生命之源管理眾生。但生命之源本身的管理就是有問題的,所以,被生命之源創造出來的神魔怎麼會沒有問題?反叛跟管理,這完全是兩回事嘛,”科恩故作輕松的笑了笑:“就我從大姐那邊的來的消息,神魔已經不止一次的失敗過,然後又滅世重來。” “滅世重來……”除了菲琳,其他三位皇妃並不是太清楚關于生命之源的事情,但她們卻清楚這四個字里包含的血腥,當下就變了臉色:“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我能想到的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他們希望得到最正確的方法,所以他們在研究眾生。“科恩說:“我以前也在奇怪,為什麼我做很多事情都會被他們容忍,現在看來,我的這種反叛行為也是人類中很有特色的一種,……我很可能是個重點被研究對象。所以他們才下嫁小公主,一方面是想穩住我,一方面要限制我的破壞力。” “如果是因為這種原因下嫁,身為女性,我倒是很替她們不值,”溫絲麗輕聲說:“她們做了很多壞事,但也是為神魔而做,沒想到最後還是要被犧牲掉。” “這就引發另外一個問題了,我在這方面的疑惑還是沒有對任何人說起過,”科恩看著菲琳:“賞賜要公主級別,這一開始時我胡亂蠻纏、漫天要價的胡話,我本人並不抱任何希望。沒想到事情真會發展到這一步,我的重要程度,真的到了神魔要以犧牲小公主為代價來挽留了嗎?” “好吧,就算這樣,但我欺凌小公主卻不用受懲罰,甚至連個告誡都沒有,這又是為什麼?沒錯,他們在某個時間可以憑借這個理由殺了我,膽小公主的遭遇有算什麼?”科恩用手指輕輕敲擊桌面:“這是不是說明神王和魔王,他們本身並沒有把小公主……當人看待?” “我有點不明白,”迪爾•梅林說:“他們是不是把小公主當人看,跟我們有什麼關系?” “這關系可就大了,他們不把小公主當人看的原因是什麼?如果小公主都這麼沒地位,那麼其他上族成員在她們眼中又是什麼?”科恩用盡量平靜的語氣說:“我們剛才已經說過了,神王和魔王是在研究眾生,如果不是另有原因,他們干嗎把這種沒什麼地位的人放在身邊?怕寂寞的話,養只小貓小狗也比這個好吧?” “科恩你的意思是說……神王和魔王並不是直接研究我們,至少在一開始,他們不是在研究你。”與科恩對望的第一皇妃,突然目光閃亮:“這樣的話,魔王和神王,他們的直接研究目標就不是人類!” “好樣的!”科恩昂頭大笑,猛地沖菲琳伸出大拇指! “神魔兩族的一般成員研究人類,而神王和魔王研究自己的族群,那麼,這些上族成員的來曆就大有問題了……”第一皇妃感歎著說:“這相當于是一扇通往另一條道路的大門!” “你說得沒錯,大門就在我們面前了,”科恩點了點頭:“我們和神魔現在處在一個僵局里,他們在研究我的同時,也在等待斯比亞的分裂,而我是在他們的壓力下苟延殘喘的保命。誰先打破這個僵局,誰就能贏得突破。” “那你趕快想辦法啊!” “急什麼?”說道這個,科恩就嘿嘿的笑:“待城那邊我已經有安排了,所以我暫時不能回去,一旦回去,有人可就放不開手腳做事。” “已經安排下去了?”迪爾問:“你確定?” “嗯,所以我要住在你們這幾天,哎呀,好累……”科恩伸了個懶腰,順勢往溫絲麗懷里一倒:“我可是病號,能不能抬我進去?聽說你們的床很軟啊!” 皇妃們一陣嬌歎,丟下科恩跑了。

上篇:第九章     下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