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一章  
   
第一章

從斯比亞帝國內部管理結構來看,所有行省都市在總督的直接管轄下,但要依照實際情況來分析一下,人們就會發現大都數總督的管理權是被其它官職分化和限制著。 擔任這些箝制職務的或許是待城的人,或許是聖都的人,又或者是那些連本人都說不清自己背景的人。 而在為數不多。具有完備控制權的行省級總督里,現在又出現了一個非常奇特的現象,那就是在年齡上產生兩級分化:大部分人是白發蒼蒼的老總督,極少數釋初出茅廬的青年甚至少年總督,在年齡處于壯年的總督里,幾乎沒有人能保留住自己手里的權利。 其實原因很簡單,老總督們是帝國繼承自夏麥家族的遺產,背景核實力都很雄厚;青年總督是現任皇帝提攜起來的新貴,作風強勁又深得信賴。 其它勢力即使有心要從這兩類人手里分權,大概也缺乏直面生死的勇氣。所以相對而言,在這些總督的地盤上,各方面的形勢都比較穩定。 就算在其它行省強悍無比的兩殿祭司,在他們手里也掀不起太大的風浪來。 所以,在這個時候的斯比亞帝國,真正亂的地方看上去很平靜,而表面洶湧澎湃之處,反而是不太需要皇帝本人傷腦筋的,比如東締行省。 與其它不太受皇帝關注的地方一樣,東締行省也處于一位實權總督的嚴密控制之下,而且這位牧守一方的高官還是有史以來司比亞帝國最年輕的總督------年輕到帝國不得不在他的總督頭銜前加上[代理]兩字。 僅以年紀來論,這是一份殊榮,要知道,即使是科恩陛下當年也沒有得到這種待遇啊! 東締行省總督府在締亞索瑪城,那一片緊靠城牆的建築群同時也是締亞索瑪城主的官邸,代理行省總督兼程主的雅爾薩德。薩蘭,就是他的主人。 總督是帝國內政官職,城主屬于貴族特有頭銜,這本是兩個相互監督和制約的角色,依照以往的慣例,帝國絕不會允許一個貴族在自己的封地上擔任實權軍政職務-------當年的黑暗行省是荒蕪人煙的蠻荒之地,當然不在此例。 科恩陛下讓雅爾薩德同時擔任兩個本屬對立的職務,這無疑是一種青睞有加。甚至是放縱的體現。。。。。。甚至有傳言說,皇帝陛下是在把亞爾薩德當作帝國棟梁培養,可如果是這樣,陛下把他放在身邊隨時指點不是更好嗎?為什麼要丟到相對閉塞和艱苦的邊陲來呢? 然而皇帝的心思並不是凡人能夠揣摩的,他非但把亞爾薩德放在父輩牧守的土地上,而且給予了等同王子的待遇。君臣之間的公文書信往來是尋常官員的數倍,衣食住行。隨員配備均是禦賜,年輕的亞爾薩德喜歡登高遠眺,幾位皇妃還專門為此撥款,給他的府邸修建了一座直接連上城牆的廊橋。。。。。。在做這些事的時候,皇室豪不顧忌旁觀者的感受。 雅爾薩德是個自戕的少年總督,他在行使自己的權力時,毫不猶豫的接下這些殊榮,身為晚輩和臣子,他根本沒有機會去猶豫。 因為他知道,科恩陛下不會在他身上使用[先驕縱。後誅殺]的謀略,即使陛下有這樣的安排,那也絕不是針對他本人的。 所以,一個大方的給,一個放心的接。但事實上,少年總督是不好當的,有時甚至要用[痛苦]兩字來形容。 總督每天的作息,均嚴格按照皇家學院學子的標准執行,亞爾薩德天不亮就得起床,梳洗之後晨練。詠誦。早餐之後處理一般公務,午飯時接待來訪客人,午睡之後研究從聖都和待城傳來的政令和邸報,晚飯時接受八位導師的聯合考較。。。。。。 在一般人看來,這樣的生活已痛苦到有理由撞牆了,但對亞爾薩得來說,這一部分還算是輕松的,痛苦的時段是在飯後,因為他要在皇家侍讀的陪同(其實是監督)下,處理一天中最重要的事務。 “我祈求花兒,永不凋零,再也聽不到花瓣掉落的聲音;我祈求月亮,永不沾塵,再也看不到退色的表情。。。。。。”眉頭擰在一起的少年總督斟酌再三,才繼續在紙上寫下去:“如若愛了,就要永遠藏在內心,讓她知道,必定心事難成。。。。。。” 放下筆之後,少年總督才把這頁紙遞給了身邊的皇家侍讀,後者用嚴肅的神態看了一遍,然後評價說:“格式是工整的,用詞有新意,借喻手法也符合要求,但後段表達太過直白,不夠含蓄。陛下和皇妃那里,並不一定會滿意。” “別的詩人多少天寫一首?而我今天寫了多少首?”雅爾薩得看看桌上的一迭廢搞,輕輕搖了搖頭:“我都快被榨干了。。。。。。早知這樣,說什麼也不答應陛下的條件啊!” “這倒無妨,此詩架構尚好,只需稍作改動就是了。” 年紀大了雅薩德不少的皇家侍讀改了一下後半部分,然後亞爾薩得重新謄抄一遍,把這張紙交給了身邊的機要官。機要官把足足二十首情詩放在一卷文件的首頁,然後合上封面加蓋火漆。 卷宗封面上有血紅的大字------東締行省本月死刑申報表! “不過,陛下頒布的規定是每宗刑案附帶一篇游記。隨筆或散文。”皇家侍讀有些擔憂的看著機要官員封裝文件:“詩歌的話,大概會被訓斥為取巧。” “一天寫二十來篇符合陛下要求的隨筆散文,帝國之內有誰能辦到?八位導師能辦到嗎?”雅爾薩德露出一個與實際年齡毫不相符的苦澀笑容:“在聖都皇宮的時候,我親眼見到皇家學院的才子們跟陛下打對台,才冠帝國的文章被陛下批得體無完膚也就罷了,但陛下當場寫就的東西卻更讓他們羞愧。。。。。。舉國學子最尊的是四位皇妃,可如果陛下自己沒有本事,這樣的局面是不可能出現的。” “如果因為此次判死刑的數量過大,就擅自改寫詩歌的話。。。。。。” “無論附加的東西是否能夠通過,這幾件公務都不能耽誤。”少年總督的語氣很堅決:“經年累月查下來,這些神殿的爪牙總算落網,必須立即行刑。稍有拖延,難免被新來的祭司察覺,如果他們救出這批人並重新勾結起來,那麼神殿的能量就會超出魔殿太多。在目前,神殿。魔殿中任何一方的獨大,都會引發災難。” “原來總督看重的是這一抵,那麼相比之下,被陛下訓斥也算不得什麼了。”在處理內政方面,皇家侍讀還是趕不上面前這位頗負傳奇色彩的少年總督。 雅爾薩德大人是什麼人?出身世家的他,是一個獨自在戰亂中存活下來。孤身前往聖都告狀的孤兒,並且在皇帝的提點之下親手將仇敵逼上絕路,這些事都不是一個普通少年能做出來的。 “對了,神殿和魔殿今天鬧事了沒?”雅爾薩德搖擺著酸漲的手腕問。 “每天都虎視眈眈,今天怎麼會不鬧?這會還沒結束呢!”他身邊一位負責協調兩殿關系的官員苦笑著說:“兩殿的建設工程都需要大量民工,但聖都配屬下來的工匠只能用于重要殿堂建設,另有海量的工作需要就地招募民眾完成。但本城閑置的勞力很少,于是兩殿昨天頒布公告,號召民眾為信仰奉獻,這又牽扯到爭奪信民的問題了。” “打起來了?”雅爾薩得看著這位協調官員。 “打起來了。”協調官員無奈的點點頭:“規模還不小,晚飯時有近百名兩殿祭司在廣場附近械斗,魔法都用上了,到現在為止各有死傷。如果不是警備隊嚴密監視,想來會更嚴重。” “打的好!”少年總督微微一笑,臉色沒有剛才那麼嚴肅:“有多少人為官?影響如何?” “那是城市廣場,我的總督大人,全城的人都在看著呢!”協調官員可沒有總督那麼興奮,因為這種群架的規模越大,越是說明他沒有對職責盡心。雖然他真正的職責可能就是讓兩邊打群架,但官譽在民眾口中壞到不能在壞卻是肯定的。 “本城之前有不少堅貞信民,神殿的擁護者在里面占了絕大多數,另外一些信奉魔族的人是從那邊遷移過來的,魔殿就不說了,神殿被驅逐時我們的宣傳做的很好,大家都相信是神殿把壞事干絕後遺棄了我們。可以說,神殿的回歸時機並不恰當,因為民眾對他們失望並覺得不可信任。”幾乎不用考慮,協調官員就把本行省的現狀做了大致描述。 “這一個多月以來,兩殿祭司爭搶地盤和信民,每天打的不可開交。互揭瘡疤,已經嚴重削弱了兩殿以前的超然地位,就連一些妄想抱兩殿大腿發家的死忠者也保持著觀望態度。另一方面,我們控制的言論卻一直在引導民眾。。。。。。所以,兩殿的聲望還在持續下跌。” “形勢的把握一定要抓緊,必須保持我們的主導地位,再加大投入!”雅爾薩得來了興致,一邊走一邊吩咐:“走,我們也去看看這個大場面。” “我的大人,那有什麼好看的,祭司們亂丟魔法,可別傷著你!”官員們搶在近衛前面攔下總督,他們都是皇帝陛下精心挑選。指定幫助亞爾薩德的官員,對亞爾薩德的安全看的比什麼都重要。 “我堅信總督衛隊不是擺設,大家也要相信我不是一個魔法標靶,到了必要時刻,我也可以動一動。”少年總督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著裝,又吩咐說:“明天早上,吃虧的那一邊一定會跑來告狀,通知警備隊,等他們打完了之後要清點死傷收集證據。你們也留心一點,祭司送來的賄賂全部收下,以皇室的名義使用在去年受災的地區。” “這樣處理又得設立案卷。”皇家侍讀好心提點說:“那大人還得寫多少散文隨筆啊?” “這種案件,無論我判處涉案祭司什麼刑罰,兩邊為了保住顏面都得給錢,加上你們幫我一層層的剝,案件判下來得收多少錢?一年到頭,總督府難得遇到這種開源的機會。”這時說到寫東西,雅爾薩德已經不皺眉頭了:“寫東西雖然辛苦,可行省處處都要用錢,總督辛苦點是應該的。。。。。。” 官員們都是侍奉皇室出身,加之已習慣斯比亞皇家幾位大佬的處事方法,所以並沒人對總督這個命令有異議,雖然雅爾薩德閣下與之前他們侍奉的維素親王和科恩陛下還是有一點區別。 維素親王談公事時,語氣和藹但態度嚴肅,而且絕不會牽扯到諸如[收賄賂。主動盤剝]等話題;科恩陛下談到錢,多半會蹲在某級台階上,細心的。親切的啟發大家[多收。多賺],生怕漏掉了一個銅板;而我們的雅爾薩德閣下,他卻是用正義凜然的語氣下達指令,因為在他看來,這就是公事------在總督的字典禮,沒有[私人財產]這個概念。 既然總督本然都有如此興致,所提議的事情又不違國法家規,身邊的人哪有不迎合的道理? 于是,一行人在奔赴廣場的同時,已經三言兩語的定下了索賄的范圍和明目,誓要讓兩殿這場官司在自己手里打的傷筋動骨,更要讓他們見識一下世俗宦海的厲害! 任何事情做到極致,都可以稱之為藝術,判冤枉官司也一樣,所以在可以預見的未來,少年總督的手頭會松動很多。。。。。。就在東締行省盤剝兩殿祭司的計劃進行的如火如荼時,附帶著二十多首詩歌的機密卷宗也在被向上傳遞著。 因為雅爾薩德。薩蘭實際上是科恩的養子身分,所以這份卷宗是直接送去了沉眠之地。少年總督的取巧行為被識破,四位皇妃在回執里把雅爾薩德嚴厲訓斥一頓,但文件本身沒有被耽誤,還是在第一時間發往待城憂雙宮,連帶那些詩歌一起被擺在皇帝的桌上。 身為一個特立獨行的皇帝,科恩陛下的辦公地點並不太多,重大涉外事務和日常事務隨便找個地方就辦了,需要與群臣商議的事情會在抱華樓,需要保密的事情則會集中在忘憂閣辦理------忘憂閣可不是什麼樓宇,而是一處獨立的,位于地面之下的隱密所在,也就是其它帝國的皇宮里都會有的那種[隱密部份]。 既然是[隱密部份],那麼防衛上自然是一絲不茍的,二十多個房間圍繞著中心的一個大房間呈橢圓形排列,忘憂閣被別出心裁的布置在西翼,逆反眾星拱月的一般心理,所以位置很是隱密------中間那個禁衛森嚴的房間,不過是一個數據室而已。 忘憂閣房間並不大,而且大部分空間被一個巨大的黑鐵囚籠占據,靠邊的地方擺放著一套桌椅,與皇帝陛下本人使用的桌椅只相距半個馬身,在這點空間里,還孤零零放著一只石凳。 石凳是一道很顯眼的分界線,以此為中心,忘憂閣里左右兩個空間一邊奢華。一邊儉樸;一側富麗堂皇,一側老舊失色。 囚籠,自然是關押魔族小公主艾妮。伊薩伯安特的所在。 淡出人意料的事,在柯恩本人所使用的空間里,所有陳設都是老舊的,而羈押魔族小公主的柵欄里卻極盡奢華,連每一根黑鐵都被套上錦繡的套子,這很能讓人產生疑惑------到底是誰關了誰? 事實上,無論皇帝還是魔族小公主,他們都在盡力避免[羈押。囚禁]這些詞彙,黑鐵的牢籠錦繡套子遮掩之後,在他們眼中就彷佛真的消失了一樣。而且,在科恩陛下來忘憂閣辦公的時候,艾妮。伊薩伯安特就像是陛下的一位秘書一樣,標有機密字樣的文件在兩人之間傳來傳去,雖然說不上配合默契,卻至少形成了一個流程。 “你這個皇帝當的真是多姿多彩,手下的大臣也真夠標新立異。”魔族小公主打開一份厚實的卷宗,取出一迭紙張看了看:“申請執行死刑的案卷里,竟然夾帶著詩歌。。。。。。還有情詩?怎麼。斯比亞帝國出現女性總督了嗎?不把原來的四位皇妃放在眼里,也不知道本宮在此?” 相處近月,科恩對魔族小公主的態度逐漸緩和,或者應該說[隨著時間的推移,科恩本人已從瘋狂和沮喪中清醒過來],當日的瘋狂行為則在兩人的記憶中淡去,誰也不再提起。。。。。。不管怎麼說,至少科恩現在給了小公主一定的尊重,所以艾妮。伊薩伯安特偶爾冒出一個[本宮]之類的自稱,並不會受到訓斥。 “詩歌?”科恩伸出手來接過卷宗,掃了一眼封面,微微一笑說:“東締行省的總都是亞爾薩德。薩蘭,他家是我家的世交,帝國內亂時全家蒙難,複國之後,他只身流浪到聖都伸冤,之後就跟著本少爺,雖然我一直把他當作是弟弟撫養,但大臣們卻認為他是我的養子。” “似乎聽說過這人。”艾妮小公主說:“以他的年紀,似乎還不能成為一省總督吧?” “朕說行,他就行!”科恩笑意一斂,銳利的目光一閃而逝,爾後又緩和了臉色:“年紀當然是個問題,所以,本少爺才命他每處理一件刑案,必須寫一篇與刑案無關的散文隨筆。” “看來是處決的人犯太多,這位總督開始取巧了。”艾妮公主觀察著科恩的神情:“可你這麼做又有什麼意義呢?僅僅用散文詩歌這類的東西,就能化解少年心中的殺戮嗎?” “雖然能讓他明白決斷人命需要慎重,但卻不能化解一個人心中的殺機。”科恩搖了搖頭:“他寫出的這些隨筆散文,能讓我知道他心中的殺機有多濃重,知道他是否還能在這個位置上待下去。就像這次的詩歌,這就是不好的苗頭,說明亞爾薩德在強大的壓力之下,已經變的不慎穩重了。” “還好吧?”小公主卻有些不同的看法:“我覺得這些詩歌寫得還不錯。” “我要的是一個正常而健康的人,不是弱不禁風的草包,也不是一個邊詠唱情詩邊殺人的變態。”科恩取出自己的印章,在亞爾薩德的申報公文上蓋下去,輕松的微笑在臉上彌漫開:“積壓的公文總算是處理完了,本少爺真是一個勤勉的皇帝啊!” “在別的皇帝看來,處理政是正是展現自己權威的機會,為什麼你會這麼不耐煩?”小公主見科恩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于是輕聲問:“你覺得皇帝應該怎麼做?” “皇帝應該怎麼當,我真沒有考慮過,反正我不習慣當幫傭。”科恩在面對此類[嚴肅]問題的時候,都是一副嘲弄的語氣:“好了,在會。在接下來的半個月,你見不到我。我也見不到你,這真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敢這樣對待黑暗魔族的公主,科恩。凱達你是第一個。”雖然被羈押也有一段時間,甚至說起這件事情的時候,她本人的語氣都不激動了,但心中的那份感觸卻不見減少。 “妳不是還好好的嗎?本少爺沒再動妳一根手指頭,還讓妳居住在權力核心,接觸朕的機密文件,連飲食都有專人負責,妳還想怎麼樣?”科恩對小公主的抱怨一點沒放在心上:“我知道妳不習慣,但我不也是在忍受著嗎?黑暗魔族是永生的,比較起來的話,妳只是陪我一段時間,而我卻是一輩子被妳纏著,叫屈的應該是我才對。” “但願事情就像你說的那樣。”小公主在科恩身上學會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千萬不要跟這個男人頂嘴,說些模陵兩可的話反而不會有什麼惡劣後果:“本宮不想等太久。” “保留一些願望有利于妳的身心健康,但某些事情卻不會以個人意志為轉移。”科恩頭也不回的出了門:'晚餐的時間快到了,祝妳好胃口。” 走出忘憂閣,科恩看了看門外的烏鴉,笑著說:“也祝你好胃口。” 烏鴉一臉漠然,推著一輛餐車進去了。

上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僵局     下篇: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