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二章  
   
第二章

聽到開門聲,魔族小公主抬起頭來,對靠近的烏鴉露出了一個淺淺的微笑。與下嫁(或者說出使也行)的第一天相比,艾妮•伊薩伯安特此時的表情顯得嫻靜而安祥,平靜的目光里,往日的靈動也並沒有消失,不得不說,這種神態才最能襯托她那清純的容貌。 餐車停在柵欄邊上,一絲表情都沒有的烏鴉揭開上面的餐布,然後回身坐在石凳上面,對于近在咫尺的魔族小公主,他連一個正眼都沒給,就好像自己面對的只是一團空氣。 烏鴉的飲食從來都是簡單到了極點,而且菜單還萬年不變。所以要這位仁兄替別人准備飲食,那麼餐車上除了清水和面包兩樣之外,就別想再多出什麼東西來。 可是,小公主怎麼說也是魔族”上賓”,起碼的排場是免不了的,所以不管食物種類怎麼樣,餐車上面一定得擺放著整套餐具——林林總總不下二十件作工精美的刀叉,銳利而堅決的指向那一筐面包和那一壺清水,很有殺雞用牛刀的感覺,如果面包和清水有靈性的話,想必此時也在瑟瑟發抖。 “每天跟閣下見面,可到現在為止,還是與閣下感覺很生疏。”艾妮殿下白皙的手穿過柵欄,輕輕拿起水壺為自己倒了一杯水,柔聲說;“因為我不是值得閣下傾訴的對象嗎?” 別以為艾妮•伊薩伯安特一開始就是這種性格,一個多月以來,發生在忘憂閣的精采場面數不勝數,總的來說,是小公主一直想改變這個男子對自己的態度,可辦法想盡都沒能得償所願,久而久之艾妮殿下才總算是明白了,烏鴉只管送飯不管服侍,自己吃不吃都與他無關。 如果像對科恩那樣對他發脾氣的話,他眼中的冷漠會毫無阻礙的轉變成嚴酷……科恩•凱達現在雖然瘋狂,但好歹還有記起自己是個皇帝的時候。可烏鴉,他在很多方面是一個沒有任何顧忌的冷血動物,所以,自取其辱的手法艾妮殿下是不能用的。 “除了交流,說話的另一個用處是表明態度。”烏鴉冷淡的回答:“我的態度想必你已知道,而我跟你之間,也沒有事情需要交流。” “我們之間,以前當然沒有值得交流的事,但誰又能保證下一刻會發生什麼呢?”艾妮殿下拿起晶瑩剔透的水杯,大水杯遮住了她的一半面孔,兩只又大又亮的眼眸向著烏鴉俏皮的眨了眨,長而卷曲的睫毛在微微顫動著。 她那專注的目光,盯在烏鴉臉上就再也不移動了。這樣的眼神、這樣的身分,別說凡人,就連神魔也難以抵擋! 然而,艾妮殿下這次還是失望了,因為在她的魅力之下,烏鴉臉上什麼表情都沒有,甚至連厭惡的目光也沒流露一絲……就算是冷血,他也應該會發出些無意義的聲音應付一下吧?她不相信科恩•凱達真的只是安排他來負責自己的飲食,而沒有授予他其他的用意。 “在傳聞里,閣下是一個少言寡語的人,但我想閣下的沉默不會是沒有原因的。”放下水杯,艾妮殿下用小手指攏了攏耳後的發絲,她知道在這個恰當的位置,自己耳環上的寶石可以閃耀出令人心醉的光芒:“閣下很有氣勢,並不像是心灰意冷了,那麼閣下沉默的原因是什麼呢?是因為擔心自己的事情被某些人知道嗎?” 烏鴉保持著剛坐下的姿態,一點反應也沒有。 “跟我多說說話沒有壞處,對你而言是放松,對我而言是排遣寂寞,我被科恩囚禁在這里,無法將話題泄漏給任何人,所以這應該是很安全的。”小公主的手放下,輕聲的說:“除非你是不想……讓除了你之外我唯一能見到的人知道這些話,不過這也沒關系,在這種時候,他也不會相信一個階下囚的胡言亂語吧!” “用餐時間已畢,晚餐結束。”烏鴉站起,拉起餐車就往外走。 艾妮殿下一點也不驚異,事實上,這是烏鴉送餐的固定流程,但她也不准備浪費這樣一個機會,畢竟已經准備了月余——艾妮殿下安靜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用一種奇異的眼神看著烏鴉,其中有憐憫,也有鄙視。 任何人在烏鴉面前流露這種目光都是危險的,哪怕她是魔族小公主,哪怕她只是用這種目光看著烏鴉的背影! “你在看什麼?”雖然烏鴉沒有轉身,但他的口氣卻無可逆轉的向陰冷靠攏。 “行尸走肉。”艾妮殿下不慌不忙的回答,語氣里甚至還有些戲謔。 雖然知道這樣的言行會引發烏鴉嚴酷的反應,但她卻早已成竹在胸——因為她知道這個面無表情的男子其實是有弱點的,而且是致命的弱點!那才是她決心下嫁斯比亞的真正原因,一件她認為比魔化斯比亞皇帝本人更好玩的事,一件能讓黑暗魔王允許她任性而為的事。 “有意思。”烏鴉手指一彈,餐車骨碌碌的滑向門邊,硬如黑鐵的聲音響起:“你為了這一刻已准備了一個月,真正出手的時候卻連一點有用的東西都沒有?” “准備多少,使用多少,這都得看對象不是嗎?”艾妮殿下的聲音卻很柔和:“對于某些人來說,准備得再多也未必有用。但對閣下你,我只需說出一件事而已。” “對女人我一向寬容。”烏鴉依然沒有轉身:“僅僅說出一件事奈何不了我,你應該再准備點其他的東西。” “不勞閣下關心,其實這已經足夠了,”艾妮殿下對著烏鴉的背影笑了笑:“在這個世界上,閣下只有唯一的一個朋友,如果他還能被稱為朋友的話……當然了,他的人品並不是我們談話的重點,關鍵是從他的角度來看,閣下並不是他唯一的朋友,至少在某個時期,還有另外一個人更加重要。這個人,相信我不說,閣下也應該知道是誰。” “對女人我一向寬容,但我並不想聽女人嘮叨。”烏鴉說:“距離我轉身的時間不多了。” “如果讓科恩•凱達知道,他生平兩個最重要的兩個朋友見過面,甚至發生了一些事情,你猜科恩•凱達會怎麼想?”艾妮殿下輕柔的聲音頓了頓,片刻之後再次響起:“又會怎麼做?” “他怎麼想,怎麼做都不重要。”烏鴉慢慢轉過身,身影一閃,已經到了魔族小公主面前,森嚴的殺機從他眼中散發出來:“重要的是我怎麼想,怎麼做。” “首先,閣下要確定能殺得了我,善意的提醒閣下,魔族是永生的。”艾妮殿下展現了生平最柔和的語調,還配上了最狡黠的眼神:“其次,閣下還要確保我永遠不能再見到科恩•凱達,否則,他心中最不能被觸碰到的往事,就會被揭示出新的線索。” “神魔挑撥關系的手法如出一轍,你就這麼有把握讓別人相信你的話?”出人意料的是,烏鴉沒有馬上出手,充斥著殺機的目光反而閃動起來:“科恩•凱達似乎不是輕信謠言的人。” “如果我說的是謠言,閣下這後半句話不是應該放在前面說嗎?是不是閣下心中慌亂,以至于忘了組織好語言順序?這可真是少見呢!”魔族小公主像是在調侃一位經年好友,臉上始終掛著微笑,因為烏鴉的應對,已經把他心中的弱點明顯的袒露出來。 “對黑暗魔族來說,這世上沒有任何的秘密,哪怕是光明神族的事情也是一樣,更別說是光明神殿那些自以為隱密的勾當。至于閣下與菲謝特•夏麥之間的事嘛,怕是連捏造的必要都沒有,只要我肯說,科恩•凱達自然會去想辦法證實的……只是,那必然不是閣下想看到的。” “這樣做似乎對你沒有好處,”對方既然已經翻開底牌,烏鴉也沒有再對這件事的“真實性”進行任何探討,直接就切入主題:“你想在我這里得到什麼?” “別擔心,我想要什麼連我自己都不知道,還是讓我先替閣下考慮一下吧!” 魔族小公主的身高比烏鴉矮了不少,因為兩人現在的距離很近,所以她得抬起頭才能看著烏鴉的臉,所以兩人實際上雖沒有身體接觸,場面卻顯得很曖昧:“第一,你沒有辦法滅我的口;第二,你也不放心把我繼續放在這里,因為我每天都跟科恩•凱達見面,萬一無意泄漏了秘密,那可糟糕。” “直接說要什麼。”烏鴉打斷她的話:“我的耐心不夠。” “不是耐心不夠,而是你的心經不起煎熬吧?放心,我也不想這樣,因為……”小公主的手指點到了烏鴉左胸上,順著皮膚畫出了一個輪廓,曖昧的表露了些自己的本意:“對我而言,你的心也是充滿神秘的所在。” “如果你說這麼多話,僅僅是想用手指在我胸口畫圈而不挨耳光的話,你已經做到了。”聽小公主這麼說,烏鴉的眼神逐漸平複下來:“最後一個機會。你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我現在不過就是一個被囚禁在深宮的魔族而已,我又能向人要求些什麼呢?是啊,或者我真能像其他人要求些什麼,但是你真的會給我嗎?不,你不會給我我想得到的。”小公主殿下保持著淡泊的笑容,移向別處的目光里甚至還帶上了些被囚禁的哀怨:“你是一個冷血的殺手,你不會為我做任何事,哪怕我有能威脅到你的秘密。” 烏鴉冷漠的看了她一眼,然後身影一閃,已經出了囚籠,施施然的推著餐車出了門——他的思考模式很直接,既然現在殺不了她,也不能殺她,而她又不說想在自己這里得到什麼,那麼談話就到這里為止了。 靜靜的看著烏鴉走出去,艾妮•伊薩伯安特眼中禁不住流露出幾分得意。今天的事情僅僅是一個開始,烏鴉,這個斯比亞皇帝最為倚重的人物,絕對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科恩•凱達對黑暗魔族的輕視和冒犯,終有一天會讓他付出最沉痛的代價……既然上一個摯友的遭遇還沒讓他認清上位者的手段,那麼這一個摯友必然可以讓他清醒過來!況且,烏鴉和科恩•凱達,他們倆真的是摯友嗎? 因為之前的種種原因,烏鴉深藏著自己的秘密,科恩•凱達對這種現狀看在眼里也無法突破,如果把一些有趣的東西放到這兩個人之間,那麼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一定會非常有趣的…… 艾妮殿下自信的看著自己的一雙手,細嫩的皮膚、修長的手指、光潔的指甲,目光中滿是得意……沒錯!這就是一雙命運之手,即將攪動斯比亞勢力核心的一雙命運之手! 完成了送食物的差事,烏鴉又順便檢查了兩處出口的防禦,這才走上了地面。遠遠的,就聽到科恩在花園那邊的訓斥聲,他臉上的冷峻不由加深了幾分,想也未想就信步走去。 幾年朝夕相伴的生活,雖然沒有讓烏鴉的性格產生明顯改變,但卻讓他有了更多牽掛和珍視的東西。比如說琴倫,比如說待城——烏鴉這樣的人,絕不會承認自己的字典里有”喜歡”這個字眼,但這並不是說他心里就真的沒有眷念。世間萬物最怕比較,對于身邊的人,身處的這片土地,顯然要比其他事物來得親切。 來到花園邊沿處,烏鴉先看到斯比亞皇室的一位常客,被科恩禦封”夜之靈”爵位的血族上任首領,與之前不同的是,這位科恩的長輩正坐在樹蔭下,神情中有幾分無奈,幾絲解脫——他的女兒,古靈精怪的葳莎小姐正站在他身邊,一反常態的安慰著父親。 “……既然已經把整件事情交到了科恩的手上,還跑去問什麼?傳說里的東西,大家離了這個就活不下去了?這不給科恩添亂嗎?”看見烏鴉出現,說話的葳莎藏到父親的側面,沖他做了個吐舌頭的鬼臉。 在旁人看來,異族前首領無法自持,在皇帝附近展現出這樣的神態,這絕對是一件值得關心和打聽的事,但烏鴉卻視若無睹的走過。 看到烏鴉過來,守衛花園路口的近衛連忙讓開,這位總是穿著盔甲的”長官”負責皇宮核心的保衛,地位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科恩坐在花園邊沿的一張石桌邊,左右兩側站了十來個祭司,那是兩殿派來監督斯比亞撤軍的走狗,站在科恩正面的是兩排斯比亞將領,看軍銜都屬軍團主官級別。 長住皇宮,烏鴉自然對斯比亞的種種麻煩了然于胸,一看這陣勢就知道是撤軍遇到問題,監察祭司跑來告將領們的禦狀,奈何管理帝國並不是烏鴉的專業,他擅長的手法也完全幫不上科恩的忙,只能站在一邊看著科恩施為。 “……尊敬的陛下,裁軍中遇到的阻礙並不僅僅是我們剛才所說的那些,跟帝國條文抵觸的麻煩,我們可以想辦法回避,但一些人為的因素就……”躬身說話的是一位上了年紀的老祭司,深黑色的法袍正面繡著兩條三指寬的金帶,這身份放到魔屬帝國至少也是個大祭司。 “就怎麼樣?”科恩淡淡的回了一句,把玩著手里一柄亮燦燦的匕首。 “對于人為的不配合與不作為,我們就無法回避了。”說到這里,魔殿祭司的目光掃過身側的將領們,那些斯比亞的軍官們一個個梗起脖子對他怒目而視:”但我們又無法沖撞這些將領們,無奈之下,只有厚顏來請陛下主持公道。” “公道?公道自在人心嘛!”科恩難得的笑了笑:”這些將領,他們都干什麼了?” “回稟皇帝陛下,裁軍時限已到,可諸位將領所在的軍團……”一位身穿潔白法袍的神殿祭司上前說:”可諸位將領卻諸多藉口,麾下軍團一兵未減,我等無法,只能請陛下裁決。” “這跟朕有什麼關系?斯比亞裁軍是你們兩殿跟幾位親王負責,怎麼裁,裁多少,根本就沒有經過朕的手。”科恩一副就事論事的口氣:”現在出了麻煩就跑來找朕,難道朕是為你家打短工的?” “請陛下恕罪,我等只是聽命行事,至于上諭如何,那並不是我等可以解釋的,而這些將領屬于斯比亞皇室,我等與幾位親王均無權驅使……”魔殿的老祭司表現得很沉穩,沒有跟著科恩跑題:”不過,裁軍是一件大事,如果不能按期完成,恐怕會引起非議啊!” “非議?朕好怕啊~~~~~~!”冷冷的哼了一聲,皇帝終于抬起眼來看著魔殿祭司:”不過朕更怕插手裁軍,上族在看著呢,到時候朕吃不了得兜著走。” “陛下放心,請陛下出面的事情,我們雙方還是有默契的,必定不會讓陛下為難。”魔殿祭司每說一句話,臉上的皺紋就隨之變化,很有點滄海桑田的意味:”請陛下援手。” “空口無憑。”科恩要的就是兩殿祭司請自己出手。 “這……”祭司們對望著,終于有人出面說:”我等願意行文。” “准備筆墨。”科恩放下手里的匕首,開始敲詐:”幫你們辦了這件事,朕能有什麼好處?” 兩殿祭司被這些軍團主官為難,不得已求到科恩這里,早就知道不會一帆風順,也做好了被訛詐的准備。 但給別人好處終究會肉痛,于是接下來好一番討價還價,終于說動了科恩。 與此同時,兩殿恭請斯比亞皇帝出面協調裁軍事宜的公文也寫好了——有這張公文在手,科恩這就不算”擅自插手”裁軍。辦完了一切,祭司們無不懷著大事已定的心態,睥睨著不遠處的將領們,靜待斯比亞皇帝發威。 “拖拖拉拉。”科恩陛下根本不問原因,只用剛好能讓眾人聽見的聲音說:”誰帶頭的?” 將領們站得很標准,聽到皇帝發話,一個個臉上的表情已經局促起來,甚至有那麼一點慌忙,可沒有人回話。 “帶頭的。”科恩的聲音稍微提高了些:”上前一步。” 眾將整齊的上前一步,一兩個出腳慢了的,神情中還有些羞愧。 “好啊,你們覺得法不責眾是吧?”將領們同進退的行為顯然讓科恩不滿了,他站起身來,走到將領們面前:”兩殿祭司的話不聽,幾位親王的話不聽,連朕的話也不聽了。” “回陛下,陛下的話哪敢不聽。”有人小聲說:”只是大家對裁軍的細節弄不明白……” “現在想弄明白?晚了!”科恩臉色一冷:”傳令——近衛軍五軍團,北方戰區七軍團主官入皇家軍事學院補習禮儀,麾下各級軍官進入相應學院補習禮儀,直至裁軍完畢!” “陛下!”有將領哭喪著臉申辯:”我們倒楣也就算了,可是不關下面人的事啊……” “這就叫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簡單的說,就是連坐。”科恩好心解釋了一下:”回去收拾東西,立即去皇家軍事學院報到!” “陛下。”後面的魔殿祭司連忙上前說:”聖都的皇家軍事學院,也在此次裁軍的名單上。” “皇家學院也裁?”科恩猛一轉頭,冷冰冰的目光直刺向魔殿祭司的面門:”誰的主意?” “這個……”老祭司不敢與科恩對視,低下頭說:”我等不知。” 後面幾位神殿祭司面有得色,因為提議裁減皇家軍事學院的就是魔殿祭司,有感于斯比亞軍隊對魔屬聯盟的破壞,眾祭司一致認為斯比亞的最高軍事學府不能再存在下去。可那是科恩•凱達一手創建的學院,豈是那麼容易摧毀的?現在被科恩一吼,果然不敢承認了。 “傳令——皇家軍事學院及其下分院、各軍種學院,立即遷往待城附近。”科恩陰冷的語氣在花園里浮動著:”朕把這學院都放到待城邊上,方便你們裁,有種就裁給朕看看。” 就算有上族旨意,眾祭司還是禁不住的打了個冷戰,連著那些神殿祭司一起。 “現在,你們可以滾了。”斯比亞皇帝對兩殿祭司下了逐客令,又看一眼正在偷笑的將領們:”你們也一樣!” 眾人連滾帶爬的退下去,花園里頓時就清靜下來。

上篇:第一章     下篇: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