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三章  
   
第三章

“這酒是魔屬聯盟那邊剛剛貢上來的,香而不濃。醇而不烈,最適合初入此道的人品味。” 打發了祭司和將領,科嗯轉過頭對著烏鴉一笑:“你前些日子不是在改變飲食習慣嗎?既然趕上了,就來上一杯吧!” “好。”烏鴉走過來做下,看著科恩將金黃色的液體注滿兩只晶杯,突然開口說:“雖然我不是很明白,但用十來個軍團換取皇家軍事學院,這生意似乎有點虧。” “一點都不虧,兩邊的上族都盯著,斯比亞裁軍是不容商榷的事情,但具體裁什麼軍種,按照什麼比例來裁,這些並沒有定。”科恩把一只晶杯放到烏鴉面前,澹澹的酒香漂浮起來:“皇家軍事學院不但是培養軍官的地方,還是保證軍心士氣的所在,所以,我們不能丟下它。” 吾看文學 “如果皇家軍事學院這麼重要,兩殿祭司怎麼會放過?” 別忘了,他們是祭司,就算這幾個人精通軍事,也不清楚我暗中的佈置。在一般人看來,皇家軍事學院再怎麼重要,總補不得十來個戰功赫赫的軍團吧?事實上,學院的編制也就是兩個軍團的規模,放過它不裁又如何?”科恩笑著解釋:“真的要裁學院,就要冒觸怒我的危險,在我面前,祭司的嵴樑天生就是彎的,直不起來。” “那麼,這十來個軍團你就真的不要了嗎?”烏鴉拿起了酒杯,緩緩問。 “誰說不要?軍隊的主體是士兵,但主體卻並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軍官系統,所以我把軍官系統藏進各級軍事學院。”科恩回答說:“至于被遣散的士兵,至然有人將他們安排在比較集中的區域,他們都經受過嚴格的訓練,並不是非得在熟識的長官手下才能打仗。” “裁減軍隊,士兵又不會消失,只要做的妥當,這次裁軍隊斯比亞的精銳軍隊來說就是藏兵于民。真到了危及時刻,徵召令一下,散佈在民間的士兵就可以被重新集結,配合保留下來的。成建制的軍官系統,戰力不會下降多少,只是在後勤和軍費上要多費手腳而已。” “聽上去是很麻煩的事情。”烏鴉不冷不熱的評價:“早知道這樣,還不如不打仗。” “打都打了,贏也贏了。還能怎麼樣?總得讓別人出口惡氣啊,要不然會憋死人的。”科恩並不去解釋之前戰役的必要性,只是順著烏鴉的口氣說話:“這並不是我不能堅守立場,而是局勢對斯比亞來說很危險------表面上我現在很風光,連神魔小公主我都照單全收了,可實際上的情況你也知道,對于上族,我根本沒有讓何實力去爭,要不是有你在,這次又危險了。” “說起來,你對這兩個小公主有什麼安排?”烏鴉細細品味貢酒的滋味:“一個關在囚籠裡,一個跪在深宮中,不再改變了?” 吾看文學 “還能怎麼辦?她們下嫁的原因你也很清楚,不就是要看著我,看著斯比亞嗎?如果她們肯離開,我立馬大擺筵席慶賀。。。。。。”科恩愁眉苦臉的搖了搖頭:“單獨對上這兩個小公主,我是一點也不怯場,但她們背後的勢力卻不是斯比亞與我能夠抗衡的。你沒見上族旨意一下,斯比亞就大致上被分為三塊了嗎?要不是他們要均衡,恐怕這裡早就打起來了。” “但這對你並不是什麼難事。”烏鴉說:“你一直都在神魔的均衡下周旋,應該沒問題。” “周旋要有一個先決條件,那就是兩個上族本身的勢力是均衡的,他們也希望一直均衡下去,而且沒有第三勢力來干涉。”科恩歎了口氣:“但現在是什麼局面?斯比亞在某種程度上已經成為干擾均衡的第三方勢力,說起來,這還是我們太缺少經驗的緣故。” “神魔讓小公主下嫁,不就是希望通過她們來控制斯比亞繼續膨脹嗎?”烏鴉說:“這就說明,神魔還是不希望局勢改變的。” “這僅僅是上族的習慣思維而已,能在嚴酷現實下維持多久?靠神王和魔王的喜好維持局面是很危險的事情,他們總會醒悟過來的,一旦他們發現斯比亞與他們想像的不一樣,報複會來得更加勐烈。”科恩並不看好烏鴉的理由:“而我們,現在還沒有找到能讓他們轉移注意力的東西。” “轉移他們的注意力?”烏鴉疑惑的問:“你有辦法?” “大家都認為待城這段時間的表現很軟弱,是,我們的應對的確不怎麼好,但在神魔的眼皮子底下,我們還有什麼其他什麼辦法嗎?”科恩看著遠方,伸出的手在空中緊握拳:“其實,只要給我一個短短的時間就好,六個月,不,三個月,我就能完成大部分的准備!但讓人沮喪的是,我現在卻無法找到能避開他們視線的方法。。。。。。” “很美好的願望。”烏鴉微微的點了點頭,向科恩舉起手裡的酒杯:“按照你之前說的,神魔要保持均衡局面就必須不斷削弱斯比亞,只怕這樣下去,斯比亞會越來越艱難。” “總是有辦法解決的,只要科恩。凱達還在,斯比亞就不會在一夜之間被然搞垮。”科恩自嘲一般的笑了笑:“慢慢來,他們總有鬆懈的時候,那就是我們見縫插針的機會!” “與其坐等。”烏鴉面無表情的說:“讓神魔產生變數更有效一些。” 吾看文學 “可我們現在沒有這樣的籌碼。”科恩搖了搖頭:“現找籌碼很危險,一個不好就會禍及斯比亞,慢慢等吧!' “雖然很麻煩,但你別忘記我的事。”烏鴉說:'我早就下了訂金。” 科恩當然知道烏鴉指的是什麼事,所謂的訂金就是那些來路不明的武器,于是點了點頭,安慰了他幾句,讓他不要心急。 烏鴉品完酒逕行離去,留下科恩一個人在花園裡苦思對策。。。。。。天色漸晚,花園四周被柔和的魔法光量籠罩起來,一隻白皙的手拿起酒壺,為科恩的酒杯中續滿美酒。 “回來了?”科恩抬頭看看白影:“她們那邊都還好吧?” “那邊一切都很好。”白影輕輕放下酒壺,一舉一動都是那麼恬澹優雅:“你一個人坐在這裡,想什麼呢?” “憂國憂民。”科恩無所謂的聳聳肩:'妳沒看出來嗎?” “不太像,與其說在憂國憂民,不如說是在偷偷算計著誰。”白影搖了搖頭:“這又是何苦呢?自從來了待城,你的精神是越來越陰鬱了。” “陰鬱?這是老成持重的龍族的說法嗎?”笑容在科恩的臉上一掠而過:“我知道妳在想什麼,你是想說我贏得了世界,卻辜負了自己,是嗎?” “雖然你的真實性格不算正經,但還是比現在好一點。”白影點了點頭,算是同意了科恩的說法:“至少在某些人面前你不必那麼沉重,我覺得眼前的事情沒嚴重到那個程度。。。。。。” “誰知道呢?”科恩昂起頭來,長長的歎了一口氣:“對不同的人要用不同的方式。” “上次要長老去尋找地點的事情,已經完成了,繪製的圖紙也在裡面。”白影當然清楚自己在很多方面不如科恩,但還是有些氣悶的看著他,把一個包裹放到桌上:“但回來的長老說,那地方相當凶險,他們差點就出了意外,勸你不要輕易涉險。” 吾看文學 “是嗎?我正好有半個月的清閒日子不知怎麼打發呢!”科恩打開包裹,拿出羊皮地圖查看起來,好辦天才輕聲的說:“居然真的在這裡,也罷,就找機會去探究一番吧。。。。。。” 科恩想要打開的新局面是否能打開還是一個未知數,可在接下來的幾天裡,就在憂雙宮裡,構成斯比亞內部核心的一角卻開始呈現出不穩的跡象。 魔族小公主用看似平和的態度,將自己先前撒出的網一點點收緊,用隱密往事編織的網絲是很堅韌的,在日複一日的接觸中,烏鴉的整個身心已經被慢慢侵蝕了,這種現狀雖然沒有直接體現在烏鴉的情緒上,但在他靜思的時候,眼神已不如往日那麼平靜。 洞悉神殿內幕的小公主無疑使用了自己全部的聰明才智,整件事的進行不被旁人所察覺,但她明裡暗裡帶給烏鴉的壓力卻越來越大,雖然只是不定時的隻言片語。雖然只是一些細微的眼神和表情的變化,可每一次攻擊都能直達烏鴉內心。 這種不露鋒芒的攻擊一直持續著,直到她認為烏鴉已經不堪承受的時候,才開始透露一絲希冀給他。不為別的,只因為小公主知道太多烏鴉的事情了,她知道烏鴉和其他人類一樣,內心中不但有恐懼,也有希冀,這兩點就是烏鴉最致命的缺陷! 烏鴉,絕對逃不出她的手掌心。吾看文學 “科恩。凱達呢?好幾天都不見他的人了,雖說是名義上的夫妻,但也要時不時的露個面才好吧?”玩弄著手裡的餐具,小公主微笑著對面前的烏鴉說:“難道是因為閣下擔心我在科恩面前說出些什麼,所以才儘量避免讓我見到他?這樣說來,科恩還是關心本宮的。。。。。。” “妳的異想天開和愚蠢已經到了很危險的地步,“烏鴉冷冰冰的回答小公主:“他在准備外出度假,似乎這種事情不用來向妳說明吧?即使是在名義上,他也沒有這個義務。” “度假啊,真是悠閒的皇帝。本宮也很想去度個假,籠中鳥的歲月可不好玩。”小公主的耐心很足:“那麼閣下呢?是否也有趁這個機會出去度假的打算“ “沒有。”烏鴉生硬的回答:“我沒有度假的必要。” “真的沒有“艾妮。伊薩伯安特的眉毛稍微挑了挑,輕輕拋出伏筆:“要知道,有些事情的答桉,不是一直待在皇宮裡就能得到的。” 吾看文學 “我沒有要尋求的答桉。”烏鴉下意識的回答。 “這與我得到的資料不符,或許你說的才是真的。”看似真摯的笑容在艾妮殿下的臉上輕輕綻放著,語氣與其說柔和,還不如說是謹慎:“我還以為,閣下以前被光明神殿的祭司驅使,是因為想在祭司身上得到某些問題的答桉呢。。。。。。” 小公主輕輕的一句話,在烏鴉聽來卻猶如雷霆,他臉上那冷若冰霜的神情頓時就有了綻裂的痕跡:“妳說什麼?!” “本宮剛才已經說的很清楚了吧?但既然閣下否認,那看來就是本宮想錯了。”小公主用手指撥弄著餐刀上的刃齒,絲毫不把烏鴉的神情變化放在眼裡:“其實,本宮只是熱心,想幫閣下一個小忙而已。” “把妳知道的都告訴我!”烏鴉的聲音變的有些低沉,兩手不經意的放在餐車兩端,激動之下,金屬製造的餐車表面[啪!]的一聲,已經被他拉開了一條裂縫! “本宮這裡暫時沒有閣下需要的答桉,我甚至連閣下的疑問都不知道呢!”看到烏鴉進退失據的表現,小公主不由澹澹的一笑:“但閣下也不必擔心,答桉這種東西,只要肯下工夫去尋找,就一定能得到的。要知道,本宮可是一個很好的嚮導呢!” “妳想怎麼樣?”這答桉對烏鴉來說非常重要,他看著小公主,犀利的目光就像是一把冰寒的鋼刀那樣,一寸寸的刮著她的皮膚:“作為交換,說出來,我就滿足妳!” “本宮現在被囚禁著,哪有什麼想要的東西?”小公主笑的更加從容了,事實上,順利的讓事情進行到如此程度,艾妮殿下很滿意自己的手段:“本宮能做的僅僅是幫你尋找到答桉,並沒有要讓閣下用別的來交換的打算。” “僅僅是這樣嗎?”突遇巨變,誰都有失卻方寸的可能,但烏鴉畢竟是烏鴉,他緩緩的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劇烈的心跳逐漸恢複正常:“小公主殿下的下一句話就會說[可惜,尋找答桉是需要走出憂雙宮的],然後,我就只能帶著殿下離開這裡了吧?” “閣下繼續待在憂雙宮裡,答桉難道會從天上掉下來嗎?當然了,帶本宮離開憂雙宮,這對閣下來說是一件兩難的事情,至少在科恩。凱達那裡就很難解釋。”小公主點了點頭,非常坦然的說:“但只要閣下能克服答桉的誘惑,忍一忍,就當沒聽到我的話也是可以的。。。。。。” “忍------“這句話就像一根尖銳的針,徹底刺到了烏鴉的靈魂深處,沒有任何的過度,烏鴉瞬間就從坐姿中直立起來。 轟然一聲,餐車化為滿地飛濺的金屬碎渣,四週的光線在這一刻變得扭曲! 吾看文學 就算是始作俑者的小公主殿下,也被烏鴉的反應嚇得一驚,以為他要對自己不利,但她的身體才堪堪後仰一點,烏鴉的手掌已經在身前平畫了一記,微小的火星濺起,九根拇指粗的黑鐵調整期的被斗氣截斷,[叮叮噹噹]掉了一地。 不等小公主有任何反應,烏鴉一步跨進囚籠,手腕一轉封住小公主咽喉,硬生生的把她拉到自己面前! “不忍------“烏鴉暴怒的聲音,好似霹靂一樣在忘憂閣中炸響:“我一刻都不忍!!” 牆上的壁畫,腳下的地毯,四週的所有物體都猶如正被千萬把小刀同時切削,正在一點點的崩壞,連四週的牆體都開始剝落出大大小小的碎片。。。。。。這時的忘憂閣,彷彿是一個時光如飛電般飛逝的所在! 艾妮。伊薩伯安特面色如同灰染一般難看,杯烏鴉身上瀰漫的無形斗氣刺得連眼睛都睜不開,雙耳被烏鴉的怒吼震得[嗡嗡]直響,哪裡還有絲毫的從容和狡詰?想要開口說話,被封的喉嚨卻發不出任何聲音,只有失色的嘴唇微違張合著。。。。。。這也算是自作自受罷!

上篇:第二章     下篇: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