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四章  
   
第四章

出人意料,烏鴉是帶著魔族小公主從憂雙宮正門離開的。出了地宮之後,他隨便去牽了一匹馬,頭上戴了一頂寬簷帽,白色帽紗習慣性的垂下來遮住了大半張臉。後面跟著皇帝翹家的必備工具------一輛嶄新的四輪馬車,艾妮。伊薩伯安特就像一捆蔬菜那樣被他丟在上面。 看到烏鴉的靠近,守衛憂雙宮大門的皇家近衛立即打開了正門,並以最嚴正的站姿恭送英雄出行。 烏鴉是負責守衛整個皇宮的人,也就是他們的直屬上司,而且本身擁有皇帝陛下的赫令,能不受限制的來往斯比亞帝國的每一寸國土。大多數近衛只是在奇怪,陛下這次翹家怎麼沒有帶車伕呢?難道是打算自己客串嗎?看樣子,連那位叫白影的貼身內侍也沒有帶呀? 或許是發生在皇帝陛下身上的怪事太多,所以這一切看起來都是那麼的政黨根本就沒有人去懷疑什麼,烏鴉就這樣帶著馬車出了憂雙宮,出了待城,消失在城外的茫茫原野裡。 最先發覺不政黨的是情報系統,但那已經是在三個鐘頭之後的事了。 帝國聯絡部駐皇宮辦事處------就是對皇帝實行全天帖身保護,被皇帝陛下多次訓斥為"跟屁蟲"、"煞風景"、"壞人好事"的一個秘密保衛機構----的一位值勤少校,發現了被遺棄在待城荒野的四輪馬車。少校感覺奇怪,靠近一看,發現車廂被斗氣攻擊破損的痕跡。 一般來說,阮囊羞澀的皇帝即使翹家,也會把馬車放在情報部門的視野之內,只拿自己的手段閃人。這樣隨便丟車子於荒野中的事情從沒發生過,跟別說車廂上被攻擊的痕跡——所以這個情況立即就變成了最高的警報,一級級的快速上傳,知道傳到皇帝本人手裡為止! 很快,身在外地的皇帝就回到了憂雙宮,回到了原先囚禁魔族小公主的忘憂閣。 忘憂閣,這個科恩以往用來處理私人公務的地方,現在已變得一片狼藉了。大門歪斜欲裂,天花板塌了一半,遍地的殘渣碎片,囚禁小公主的黑鐵囚籠已經扭曲的如同攪拌好的通心粉,就連用巨石壘砌的牆壁,也像是被鐵絲劃過的奶酪一樣,不滿了裂口和深痕。 然而,這一切混亂都掩飾不了一個嚴酷的事實——烏鴉和魔族小公主已經不見了。 科恩面無表情的站在房間正中,一邊聽屬下的回報,一邊漫不經心的用腳尖劃拉著地板上的碎片,好像是要分辨出這些東西的出處一樣。 "……宮門守衛看到他的時候,他帶著一頂有垂紗的松帽,騎著一批臨時從馬廄調來的普通戰馬,後面跟著筆下的那輛出行馬車,配馬兩匹,沒有車伕。"總聯絡官瑪法小心翼翼的匯報著,盡力保持語氣的平穩:"他們順著凡人達到一直到城門外,尾隨保衛的情報人員在這個過程中沒有發現任何異狀,馬車上也沒有任何掙紮、求救的跡象……" "……依照我們當日於神魔小公主達成的協定,他們放棄自己的強悍能力,為了確保他們的安全,帝國同意她們再待城外留下足夠保護她們的人員,一旦兩位小公主遭遇危險,這些上族就會立即現身以保護她們。" 科恩沒有出聲,旦總聯絡官卻不得不繼續說下去,越是接近真相,他心中就越是緊張;"就我們現在得知的情報,魔族小公主的保衛人員,沒有任何進入過待城的跡象……" "這些上族當時沒有出動,"聽瑪琺說到這裡,科恩才說出回宮之後的第一句話:"這也就是說,艾妮·伊薩伯安特並沒有遭遇到危險?她也沒有召喚他們?" "就目前的情況來分析,是這樣的。"瑪琺額頭上的冷汗已經連成一片,他完全無法預料科恩接下來會怎麼處理這件事,但無論是在私還是在公的角度,他都絕對不能點出真相。 "這也就是說,她是自願跟著烏鴉出宮的?"科恩又看了一眼身邊不成形狀的囚籠:"那麼,忘憂閣怎麼會搞成這個樣子?" "因為這裡是特殊區域,所以我們並不知道在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瑪琺低聲回答說:"但是魔族小公主和烏鴉離開……除了自願之外,目前沒有任何證據支援其他原因。" "這也就是說……"科恩抬頭看了看天花板,嘴裡冷然吐出幾個字:"他們私奔了。" 儘管瑪琺心裡早就想到了這一點,但當科恩親口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還是忍不住打了個冷戰——烏鴉,這個科恩最信任的人,居然裹帶艾妮·伊薩伯安特私奔了! 更嚴重的事實是——斯比亞帝國皇帝的密友,居然裹帶著皇帝的女人私奔了! 即便艾妮·伊薩伯安特只是科恩名義上的女人,即便科恩心裡根本沒有她的位置,也從來沒有碰過她,但她畢竟是上族做主下嫁到斯比亞的……一位皇妃!既然有了這個身份,那麼無論怎樣,她已經成為皇帝、甚至帝國尊嚴裡一個不可碰觸的部分! 他和她,他們居然就在光天化日之下私奔了!就這樣大搖大擺的從憂雙宮正門出去,順著凡人大道除了新建的待城南門!沒有任何一個皇帝能忍得下這口氣吧?況且是斯比亞帝國的皇帝!況且是曾經說過"女人被搶了,只能變成沒卵蛋的兵"的科恩陛下! 神魔兩族會怎麼看待這件事?別國會怎麼看待這件事?帝國大臣會怎麼看待這件事? 即便艾妮.伊薩伯安特只是科恩名義上的女人,即便科恩新林根本沒有她的位置,也從來沒有碰過她,但她畢竟是上族作主下嫁道斯比亞的……一位皇妃!既然有了這個身份,那麼無論怎麼樣,她都已經成為皇帝、甚至帝國尊嚴裡一個不可能觸碰的部分! 他和她,他們居然就在光天化日下私奔了!就這樣大搖大擺的從憂雙宮正門去,順著凡人大道出了新建的待城南門!沒有任何一個皇帝能忍得下這口氣吧?況且是斯比亞帝國的皇帝!況且是曾經說過"女人被搶了,只能變成沒卵蛋的兵"的科恩陛下! 神魔兩族會怎麼看待這件事?別國會怎麼看待這件事?帝國大臣會怎麼看待這件事? 瑪法一點都不懷疑,科恩這個時候的超然冷靜只是總爆發的先兆而已。 果然,在短暫的沉默之後,科恩又開口問:"你們有什麼應對?" "首先要嚴密封鎖一切消息!"也許是覺得科恩這句話非常冷靜,瑪法精神一振,說出在心中盤算多時的想法:"通過魔殿或者是魔將向黑暗魔族通報『小公主殿下於日前不告而別,令皇室陷入恐慌』,『同時失蹤的還有一名人族男子』,向黑暗魔族表達帝國的深切憂慮!" "此等辭令可以讓外交大臣去說,"科恩不動聲色的說:"這樣說對我們有什麼好處?" "首先可以轉移上族關注斯比亞的視線,魔族小公主與一個人類男子私奔,這件事必將讓上族驚訝,"說到這裡,瑪法的情緒有了些細微的變化:"我們一直苦於無法在上族的關注下做事,若能好好利用這個機會,那將會為之後的事情打下一個良好的基礎——當然,發生這種事情是誰都想不到的,但既然已經發生了,就應該努力的向有利的方面引導。" "另外,以此事件為借口,我們可以在整個帝國進行解嚴,並可以藉機調集軍隊封鎖全部邊境,在各行省展開調查...這樣大張旗鼓有兩個好處,其一是可以藉機整頓帝國內務,撤換之前考察不合格的官員,其二是大范圍的調集軍隊,遲緩兩殿對我軍隊的裁減企圖。"瑪法的聲音頓了頓:"小公主本身就是作為條件之一下嫁的,不過她私下逃離,已經在事實上侮辱了帝國,如果此事不解決,我們就有足夠的理由不裁減軍隊。" "用魔族小公主為餌,你們老早就盼著這一天了,是吧?"科恩淡淡地說:"說大話沒有用,你有什麼實施細則沒有?" "兩位上族小公主的一應事務,都是皇宮內務負責,聯絡部連知情權都沒有,我何來盼望之說?"瑪法可不是一個可以被隨便栽贓的情報頭子,即便現在的情況對他很不利,但他依然能脫身而出而且出了個壞主意:"眼前的情況,只要魔族小公主殿下不出現,我們就能保有完整的軍隊和政局...那幾個特別戰隊訓練已久,這次不如就把他們拉出去看看效果。" "前面說的還算實際,後面就狂妄起來了,"科恩波瀾不驚的評論著,彷彿瑪法剛才只是要求特別戰隊出去野餐一樣:"魔族小公主本身固然是條件之一,但缺了她上族就不能降罪斯比亞了?你也把上族想得太仁慈了,至於那幾個特別戰隊,不說小公主,是不是能對付烏鴉都是一個未知數,還是讓他們老實待著好了..." "是!"瑪法又問:"四位皇妃那邊是否要稟報?" "當然要稟報,好不容易有個能笑話我的機會,怎麼能剝奪她們這個權利?讓白影去說就行。"科恩點了點頭:"你之前所說的那幾點,也要稍作修改才能實施,要鬧,就得鬧個雞飛狗跳才行。一會讓書記官行令,同時聯絡部也要加緊對神族小公主的監視。" "是!"瑪法領命:"那……" "這是一件國事,也是一件家事。既然帝國方面安排好了,就應該輪到本少爺出面了,"科恩緩緩轉過身來,兩眼中閃動著異樣的神采:"命令近衛隊集合,再把岩石給我叫來!" 在整個斯比亞帝國的歷史上,有數不清的皇帝震怒的記錄,其實這種事情跟皇帝的愛好和秉性沒有太直接的關係,幾乎每一任皇帝都有那麼幾次不能自已的情況,就連夏麥家的一位老祖宗——最愛好和平、肯跟臣下分享一隻雞腿、有賢德仁愛之名的第六世皇帝,他在理國歲月裡也瘋狂了十多次! 相比而言,性格張揚的科恩·凱達已經算是很能克制了,這才是他執政以來第一次震怒。 "要活的!"陛下只有這麼一點小小的要求。 但不得不說,皇帝震怒的後果是很嚴重的。 魔族小公主跟烏鴉私奔,這件事情是有損皇室威嚴的,根本不可能就這麼向外宣佈,只能將兩人冠以間諜的名義進行通緝,同時,誰也不知道私奔事件背後是否還有什麼陰謀、是否還有外援等等,所以在通緝和追查的時候,就不可能有很強的針對性……總之,含糊其辭的通緝令很能激發大家的想像力,換成通俗的說法,那就是這件事將會令很多人倒黴。 從上到下,整個斯比亞帝國,甚至包括之前打成一團的兩殿祭司全都閉上了嘴。因為有門路的人多少收到點真相的風聲,大家都很清楚,在這樣的情況下,隨便哪個男人都會表現得不理智,所以,千萬不要站出去吸引科恩的注意力…… 只有極少數的人——比如兩位正在斯比亞某港口洽談通商事務的條約商團幕後首腦,他們不約而同的、含蓄地對此事表達了憂慮。 神魔兩族也對這件事情表示了適度的關注。 在收到斯比亞的外交信函之後,黑暗魔族很慎重的派出了第一魔將回訪,向斯比亞皇室表達慰問和安撫,表示魔族以及魔王對此事深感震驚,並申明小公主殿下只是一時任性,只要過些日子就會自己回來云云,還提醒斯比亞帝國不要中斷一系列既定的策略。 至於光明神族嘛,他們什麼都沒有說,這大概就是最適合的表示了吧! 其實神魔兩族也知道,這件事不會就此收場,所謂"不要中斷一系列既定的策略"的提議,科恩·凱達是絕對不會照做的,他根本就不是一個悶聲發大財的人! 幾十個正沉淪在裁軍漩渦裡的軍團突然接到了一級戰備令,一夜之間就煥發出勃勃生機,把邊境封鎖得水洩不通;聯絡部、警備隊橫行在每一個城市,張貼通緝令,抄家拿人忙得不亦樂乎;巡查法官全部下派,帶著執法隊進駐各行省要地,不但監視著此次的搜查行動,順便連經年積累的案子也一起辦了。 "沒有明確的指向性和針對目標",這句看似很專業的話換成通俗的說法就是:任何人、任何勢力都有可能跟"私奔事件"扯上關係,只要通緝令上那兩個人還沒有落網,所有人都理所當然的成為執行人員的懷疑對象,在沒有洗清嫌疑之前,他們都是斯比亞的敵人! 這個闡述無疑是聯絡部集體智慧的體現,瑪法和他的手下們通過這個方式,成功地把所有阻擋在帝國前進道路上的障礙送上了審判席——事實上,有身份的人才能上審判席,資格稍微差一點的,在聯絡部的拷問室裡就"招"了。 短短幾天時間裡,因為私奔事件,帝國境內的稽查風波就洶湧澎湃起來,有皇家駐各地代表的宣傳鼓動,有聯絡部警備隊的帶頭示范,斯比亞各級官員真正領悟到了范圍攻擊的精髓,被牽扯進來的人越來越多……其中尤以兩殿祭司、立場不穩的官員、對科恩不滿的貴族為多。 風潮乍起,全國清查出的涉案人員就達數百人之多,這還是有身份、親手寫下供認狀的人,另外那些放不上台面的、或者純粹就是被颱風尾掃到的地痞流氓貪汙犯,直接就被拿繩子綁成串,帶到菜市場給明正典刑了。 如此龐大的涉案人數,極大的刺激了帝國的神經,雖然帝國很清楚這些人的所作所為跟私奔事件沒有關係,只是危害到科恩的統治,但有這麼好的一個借口,怎麼能輕易放過呢?一定要趁機深挖下去,徹底拆除隱藏在帝國深處的毒瘤! 很多人因此倒了大黴,特別是兩殿祭司,就連出門倒個垃圾都會被抓住調查一番:"為什麼昨天倒在左邊?"、"為什麼今天倒在右邊?"、"為什麼昨天是瓜果皮?"、"為什麼今天是爛布頭?"、"你是不是用這些變化向你的上線或下線傳遞情報?" 面對這些問題,祭司們如果稍有思考,就會招致一頓毒打;如果回答錯誤,那他就不能回去行使他祭司的使命了,與他朝夕為伴的不再是上族的眷顧,而是聯絡部裡那些冰冷的刑訊工具。就算躲在神殿和魔殿不出門也不能保證祭司們的安全,警備隊每天都會上門來例行檢查,連藉口都不用找。 局勢到了這個地步,已經跟私奔事件沒有太大關係了,很多人都看出這是帝國借題發揮,趁機收拾氣焰日漲的兩殿和三親王下屬。可誰讓斯比亞現在理直氣壯呢?無論從哪方面來講,帝國裡跟小公主殿下關係最近的就是這些祭司了,不找他們麻煩,還真是說不過去。 不過,冤還是要叫的,雖然不一定見效,但起碼沒有壞處。 上門找科恩"理論"的魔殿大祭司,還有找科恩"求情"的神殿大祭司都吃了閉門羹。 其實大家都能理解,在這個時候,憂雙宮的主人是沒有任何心情接見下屬的,他現在最需要的是一個答案,或者是一個凌厲的報復! 只有讓科恩滿意了,斯比亞境內對兩殿的攻擊風波才會平息下來。但這裡有個前提,就是先得找到私奔的那兩位才行,所以心急如焚的兩殿通過隱秘渠道向外發佈了懸賞,金額遠遠超過帝國的懸賞,高達一千萬金幣!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依然沒有任何關於那對私奔男女的消息,他們就好像憑空消失在空氣中一樣,連一點細微的痕跡都沒有留下。所以,科恩·凱達的怒火沒有一點平復的跡象,斯比亞的官員們逼迫得更緊,負責監督斯比亞軍班的兩殿祭司只能蜷縮在住處,完全失去了與外間的聯繫,跟隨幾位親王的手下基本是被連根拔起,別國間諜嚇得不敢動彈。 就是趁這個外部監督勢力全部癱瘓的時機,斯比亞幾大系統開始了一系列的行動,幾乎是在跟時間賽跑,他們完成了人員調配、物資集散、帳面修改……可以說,在這短短的時間裡,整個帝國的軍事民政都在實質上做好了大戰的準備。 十來個軍團和數百個農場進行了人員互換,民夫被穿上軍裝等著被人裁減;幾千名軍官改了姓名,成為新招募的士兵;戰備倉庫裡堆積如山的作戰物資被搶運出去,放進皇家的賑災專用庫房;數十個工坊轉移或轉而生產民用品;舉國上下的精英被納入待城或憂雙宮花名冊並完成遷移,不再受其他勢力干擾……以上種種,在帳面和名冊上完全查不出問題來。 與這些事情相比,科恩·凱達接下來做的事情更出格,也更加讓人震驚。這位以前很少封賞貴族的皇帝,在一天之內冊封了九位大領主,令百官瞠目結舌! 除了精靈族首領溫絲麗的母親年紀大一點之外,其他大領主的年紀都很年輕,三十六部族的首領小嘉德南,還有水族首領山德、矮人首領瓦地、翼人首領文、沙人首領莫加迪、血族首領凱南·馮、獸人首領岩石,以及一位出自威爾斯的異族大領主。 大領主領親王俸祿,不超過一個軍團的私兵——從表面上看,科恩這是把斯比亞最有特色、最神秘的兵種遷到九位異族大領主手中,他們將會成為保持帝國勢力平衡的一個重要砝碼。但在實際上,科恩是讓他們擁有了與任何帝國、任何勢力相抗衡的實力。 與此同時,科恩也順便達成了"裁軍"的要求。經過這一番折騰,至少在名冊上看來,斯比亞現在的軍隊總額只有戰前的三分之二,特殊軍種更是被"拆得支離破碎"…… 說起來,這已經挽回了神魔下嫁公主所帶來的損失和影響,對帝國而言真是一件幸運的事,完全是受"私奔事件"的恩惠啊! 可那一對背叛了科恩·凱達、又在斯比亞掀起無盡風波的男女,他們究竟在哪裡呢?

上篇:第三章     下篇: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