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六章  
   
第六章

“我剛才已經說了,我不在意你們的事,無論是你誘拐她、或者是她誘拐你,總之你們之間如果能有所發展,那將是我樂于看到的事情。”沉默了半天,科恩還是選擇從頭說起:“其實這也是我安排你看管她的根本原因,因為之前你對魔族女性的態度令我疑惑,作為朋友,我有責任為你解開這個心結……所以在我得知你一點都不喜歡她的時候,我很氣餒。” “但這並不是你真正在意的事,“烏鴉很平靜的接受了自己被科恩設計的事實:“你不用繞圈子,直接說重點。” “既然你這樣要求,那麼我們就說正題吧!”科恩似乎不太想去觸碰一些事情,但在烏鴉的堅持下,他顯得有些無可奈何:“你不喜歡她,可你又為什麼帶著她走呢?雖然我之前有暗示過你,只有神魔兩族產生變動,才有可能讓斯比亞擺脫目前的被動。但你一貫喜歡用直接的方式解決難題,帶著她離開憂雙宮,這並不是你為我、為斯比亞謀取利益的方式。” “聽你這麼說,相比斯比亞已經趁著這個機會改變被動的局面了。”烏鴉的臉色還是那麼平靜:“或許我就是這樣打算的,你也應該清楚,近來我的性格已經變了不少。” “只在兩種情況下,人的性格才會產生巨變,一是猛然醒悟,對自己以後的人生有了新的要求;二是萬念俱灰,意識到之前的事情都做錯了……但在你身上,並沒有發生任何能突然改變你性格的事情,“科恩輕輕的搖頭:“所以,即使你的性格有改變,也是萬變不離其宗。” “有這樣一個洞悉我心態的人存在,對我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苦澀的笑容攀上了烏鴉的面龐,很難想像,這樣的表情也會出現在他的身上:“你就不能敷衍一下自己?非要弄清楚每一個細節?得到一切答案才算滿意?” “是你挑起這個話頭的,所以我們兩個人現在都不能退縮了,如果心存懷疑,就算你遠在天際又能如何?會過得很自在嗎?”兩個人的立場在談話中逐漸轉變,科恩的態度緩慢的堅定起來:“我思來想去,你帶著她離開憂雙宮,不過是為了給你自己的離開尋找一個借口。” “就因為我不喜歡魔族小公主,就讓你產生了這樣的聯想?” “只有這個解釋才是唯一合理的,也是最契合你性格的。”科恩手里的酒壺抬起,給自己的酒杯中斟滿美酒:“你知道如果不告而別,我會對你的離開耿耿于懷;你知道如果向我告別,我總是有辦法留下你來;你最後知道的是我對你和魔族小公主有這樣一個安排,所以你決定將計就計用這樣的方式離開憂雙宮……我說的,對嗎?” “你這是何苦?”烏鴉的臉色沉靜如水:“很多事情,模糊一點不是更好?” “你是一個很能隨遇而安的人,如果沒有特殊的原因,憂雙宮對你來說和這荒郊野外並沒有什麼差別。能讓做事如此直接、從不掩飾自己的烏鴉想出理由離開,憂雙宮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可怕了?”科恩沒有理會烏鴉的話,而是自顧自的說了下支:“如果不是因為憂雙宮,那就是我的原因吧……我到底做了什麼事情,竟然能把你逼到這一步了?究竟是因為什麼,讓一個與我並肩膀戰斗過,一起談笑搏殺過的手足要挖空心思的離開?” “我是這樣的人嗎?”烏鴉不置可否。 “怕以後的危險嗎?那你就不應該在憂雙宮大門前跟三個魔將動手,是心里厭倦了嗎?那你就不應該在離開前還哄琴倫入睡,是有外人威脅你嗎?但能威脅你的人,都被我打敗了……神魔是我們共同的敵人,自然不在此列。”科恩的聲音越來越低、越來越沉:“能想的理由,我都替你想到了,但是,我卻找不出一個合理的解釋……或者,你會願意為我解惑?” “不是你的原因,“烏鴉終于正視科恩的疑惑:“是因為我的原因。” “哦,原來是因為你的原因……所以你才要選擇這種方式……“科恩手里的酒杯緩緩的放下,杯底與桌面摩擦,發生一聲長長的,令人無法忍受的雜音,然後,他整個人慢慢的站了起來:“那你在謀劃這件事的時候,有沒有曾經、偶爾、不經意的想到——我會怎麼想?!” “我會想,自己之前為朋友做的事,非但沒有讓他開心自在,而且還讓他難過了,“科恩面無表情,聲音逐漸低落:“一個陪在身邊很久的朋友,突然用行動來表明,他這些日子以來都在憋屈自己陪我玩,而不是真正從這些歲月中感受到快樂、愜意,而且,他再也忍受不下去……“ 石桌在抖動著,酒壺和酒杯在不斷的彈動,發出一陣細碎的碰撞聲。 烏鴉如同看不見這景象一樣,用他那古井不波的聲調回答:“我謀劃的能力有限,不可能顧及那麼多。” “劈啪!”一聲響,石桌、銀壺都在科恩的盛怒中碎裂成片,佩劍被彈得高高飛起!科恩下意識揮出的拳頭帶著一串殘影,直奔烏鴉的臉頰而去——閃著藍光的拳頭撕裂空間,空氣震蕩中混雜著低沉的悲鳴。 “噗!”的一聲悶響,烏鴉伸出的手掌和科恩的拳頭撞在一起,猛烈的撞擊在兩人之間的空間里激起一圈圈肉眼可見的漣漪,其下的石桌碎片首當其中,被這強大的沖擊力附著,硬生生的一起插入地下——兩人腳前的地面只留下一個深不見底的黑洞! “你有種!”科恩的拳頭連一絲一毫都沒有回縮,反而欺身向前、斜戶曲肘,瞬間就把整個身體的力量傳遞到拳頭上,烏鴉的手心里藍光大盛,已近刺眼! “砰!”,一聲轟然巨響,四周的林木被擴散開來的余威沖擊,整齊的向外一蕩,腰身粗細的樹干當場斷了數十根! 還坐在石凳上的烏鴉應變不及,被科恩霸氣十足的攻勢掀開,不能自己的連退了三步才堪堪站住!但這三步的距離,卻讓烏鴉眼睛一亮,他拉開步伐,沉聲喝道:“既然這樣,那就來吧!” “我怕你接不住!”科恩向前一躍,身體騰空、兩肢交替踢出! 科恩這組攻勢的速度奇快無比,甚至連他背後的披風還沒來得及產生變化,這十幾腳已經一氣呵成的踢完!快如電閃、重逾千鈞,全落在烏鴉格擋的兩臂之上,就算武力強悍得已經不算人的烏鴉,也忍不住在科恩踢完之後甩了一下手臂……皇帝生涯對科恩·凱達來說並不是毫無可取之處,至少他把在造勢、借勢、用勢的心得,都融入了自己的獨特武技中。 所以,當科恩又欺身過來,准備再次展示腿法時,烏鴉沒有再被動防守。雖然在這時烏鴉的手臂還處于麻木狀態,但是他的腿法一點也不比科恩差,尤其是在速度上更勝一籌。金牌殺手這四個字不是隨便叫的,那是在無數次成功刺殺累計出來的名聲! 一陣猛烈的撞擊聲之後,科恩被烏鴉一記彈腿踢回了原位! 站穩身體,解下了披風,神情冷峻的科恩均勻的吸了口氣:“干得不賴嘛!” 爾後,斯比亞皇帝的一聲怒吼響徹山野。 正在歸途上的魔族小公主面色一喜,還沒來得及回頭,就被一股從身後襲來的氣流沖亂了步伐,地面傳來的一陣震顫又讓她狼狽不堪的退了兩步……到了最後,還是小公主身邊的那位半獸人大領主將她扶穩了。 月光下,兩條快如鬼魅的身影在這塊小小的林間空地上飛轉騰挪,能被人眼看見的都是殘影,只有飛身而起時留下的深深的腳印才能顯露他們上一刻的真實位置。一個是殺人當水喝的冷血孤刃,一個是陷陣如吃飯的熱血豪傑,兩人每一次交擊,必然會像刀劍劈砍那樣迸射出耀眼光芒,周圍的空氣完全被凌厲的攻擊撕裂,變成了不帶絲毫魔法氣息的風刃,把四下的林木切割得七零八落! 被火速帶下山的小公主殿下,根本沒有機會回頭去看發生了什麼,但在她想來,發生在那片密林里的總歸不是什麼安定祥和的局面。真是走運啊,斯比亞皇帝和他的第一打手,終于在自己的精心安排下內訌了,雖然在時間上稍微晚了一點,但總算是來了……來吧,讓這場風暴再猛烈一些、讓斯比來帝國就此崩塌吧! 猶如黑暗魔王在冥冥之中回應小公主的禱告,林地那邊傳出一連串沉悶的聲響,就好像是天邊醞釀的雷震,又好像遠古魔獸噬人前的咆哮。這聲波時斷時續、時高時低,逐漸彙成一股,連心髒都給這聲音壓得隱隱做痛——最終,在一聲雄渾響亮的炸裂聲里,所有的壓迫都被釋放出來! 已經被丟到馬車上的小公主殿下,不顧岩石的阻攔,拼命似的撞開了車窗向外看去——這時,整個山林都被籠罩在飛騰的煙塵之中,圍繞著那片場地,湮滅的魔法、崩散的斗氣正在化做無數光點向周圍溢去。 岩石少將很不客氣的把小公主殿下塞回車廂,在那一照面的時候,他發現小公主笑了,會心的、淡淡的笑容就在她純潔的面孔上浮現出來,就如同魔法一樣驅散了她臉色的陰郁。他沒辦法理解這種事情,更不會對這個用心卑劣的上族女性有絲毫憐憫,但他沒有解決的辦法,只能重重的關上車窗,再忿忿的用幾道鐵鏈鎖好……擔憂的回頭看了一眼,肩負使命的岩石示意押送車隊出發。 然而,在那片已經被摧毀的林地當中,兩個人的戰斗並沒有結束,或者說剛才那一幕,只不過是一個聲勢浩大的開始。 原來的空地表面,已經被兩人的打斗削去一層,足足有一臂厚,這些泥土以及包含里面的碎石、樹根等等,都被強大的力量碾壓成粉末,再被猛烈的沖擊波蕩上高空,形成一個直沖上天、百臂方圓的巨大煙柱! 徐徐降下的粉塵受兩人的護身斗氣牽引,又加速流動起來,變成了圍繞著兩人旋轉的巨大漩渦,正隨著兩人的一舉一動,變化出各種匪夷所思的圖案。雖沒有魔法陣那麼絢麗多彩,卻比魔法陣更為複雜與磅礴! 在無形中,浮塵的變化勾勒出兩人攻守時的斗氣運轉軌跡——科恩身邊的浮塵都在向正前方湧動,一層疊著一層,緩緩的、鋪天蓋地的向烏鴉壓迫過去,而烏鴉身前的浮塵始終凝聚成一束,就猶如細劍一般尖銳,鋒芒直指科恩。 如果有另一個精通武技魔法的人在場,必定會看得如癡如醉。事實上,在這個時候,科恩和烏鴉的目光都在緊盯著對方的變化,神情里都帶著點意外……大家都有壓箱底的東西! “呸!呸!”吐出不小心吸到嘴里的浮塵,科恩惡狠狠的瞪著烏鴉:“香蕉你個西瓜……本少爺費時三載才想出來的殺招,你居然敢躲?!” 在聽到科恩這句話時,同樣在剛才打斗中鬧了個灰頭土臉的烏鴉不禁愣了一下。一個習慣了喋血搏殺、聽慣了斥罵求饒的人,在面對這種責罵不是責罵、玩笑不是玩笑,甚至帶著一股理所當然的無賴語氣的話時,多少都會覺得很難辦吧? 但這並不是烏鴉發愣的主要原因,根本原因在于,兩人的架已經打到這種程度,烏鴉已經有點控制不住了。雖然打架不是他的本意,也不想傷害對方,但烏鴉解決爭端的辦法真的不多,況且科恩剛才表現出來的實力,讓烏鴉也不能確定最後受傷的就一定是科恩。 “不過沒關系,有心的話,我們總是能分個勝負的。”科恩的心思就跟烏鴉的武技一樣變化多端,也是旁人最難揣摩的:“友情提醒一下,光躲可不是辦法,那也不是你所擅長的,既然要打就不要縮手縮腳!” “縮手縮腳,我會嗎?”烏鴉淡淡地反問一句。 從浮塵間隙中穿透的月光,影影綽綽地掠過他的臉龐,一向蒼白的臉色,此時卻不複平時的冷然,反而格外顯出了一些凝重。 “從精神上來說,你是。”科恩滿不在乎地點了點頭,語氣仍然平和,語意卻尖銳得近乎殘忍,剝開烏鴉那自欺欺人的借口:“從你跑出憂雙宮的那個時候,你就變成縮頭烏龜了。” “不要認為自己全知全能,“烏鴉一抬眼,直視著科恩,一道利芒自眼底閃過,讓浮塵也為之一凝:“你太自大了!” 科恩大笑起來,仿佛極其歡暢一樣,笑得全身上下每個部分都在抖動:“多謝誇獎,這就是我!”在烏鴉的沉默中,他的笑聲漸漸斂去,居高臨下地看著烏鴉:“怎麼,脖子還伸不出來嗎?要不要幫幫你呀?” 因為這里是山地,所以科恩站立的地方相對而言要比烏鴉的立足點高一些,這本就讓科恩處于一種“睥睨“的位置,再加上科恩此時的眼神……不管有意還是無意,反正他成為了一個誘因,直接引爆了烏鴉心中的隱痛! “穿白衣的雜種……“ “汙穢的爬蟲……“ “來路不明的野種……“ 記憶中,無數伴隨著這種眼神的話語翻騰起來,瞬間就淹沒了烏鴉的理智和冷靜,在這一刻,他只受控于身體的自然反應……沒有人能在烏鴉面前露出這種眼神之後還安然無事……沒有人可以! 眼神變換,烏鴉伸手出來五指一顫,透明如冰的劍刃上就燃起了簇簇慘白火焰,無形的力量從劍身彌漫出去,讓漫天的粉塵突然墜下,就像是被磁石吸引的鐵粉一樣,無比迅捷的圍繞著烏鴉擺成一個巨大的冰晶圖案! 這時的烏鴉面色如霜,連瞳孔形狀都有了細微改變。被科恩催動的浮塵雖然還在一層層的逼上來,卻無一例外的撞在冰晶環上,在消散後成為圖案的一部分。 沒有留給科恩任何思考對策的時間,烏鴉平端鋒銳,踏步向前,一劍刺向科恩的咽喉!劍刃末到,火焰先至,場面也順著這火焰的前進而龜裂綻口——科恩周圍的空氣刹那之間就變成冰寒刺骨,身上的兩件金屬飾品都裂成了碎片! 吐出一口白氣,科恩鬼魅一樣側翻避過冰劍的鋒芒,緊接著再閃身後躍,人在空中伸手一抓,躺在遠處的黑鐵佩劍電射而至——落地之時,科恩兩腳先後接觸地面,兩只腳尖都指向沖來的烏鴉——地面呈線狀連珠爆裂,炸起的泥柱沖天而起,中間隱帶紅光! 這一次,兩個當世武技最高的人,沒有選擇回避,雙方的鋒芒、燃燒的冰焰,與沸騰的熔岩直接就撞到了一起! 地動天搖! “轟!” 巨大的爆炸聲並不完整,確切的說只有半聲,因為冰與火的撞擊引發了劇烈的爆炸,並以兩人為中心形成一個急速擴大的光球,每一寸空間都被擠壓、扭曲,在那個並不太長的時間之內,別說聲音,連視線都被完全阻隔了! 炙亮光球仿佛擁有生命一樣,輪廓猛的向外延伸,無論是樹樁還是巨石,所遇上的一切都是在瞬間被吞噬、溶解掉,比任何魔法的腐蝕速度都要快!彈指之間,它所迸發出來的光芒可以令一百個太陽羞愧、引發的空氣尖嘯能令萬物顫栗——無論遠近、無論ren獸,幾雙在黑暗中窺探的眼睛都被同時灼傷、探聽的雙耳被同時撕裂,就連埋藏在土里的身軀也被劇烈的震動涉及! 待光球擴大到極限坍塌消失時,它已經在山腰開辟出一個三百多臂的平地來,這塊地面雖然凹凸不平,卻都在閃閃反光——那些泥土粉塵不是被結成冰塊,就是被燒出了點點釉彩! 很久之後,這里的顫栗才逐漸平複下來,場地正中,兩個罪魁禍首居然還勉強的站立著,但是無論在哪方面來說,都已經是外強中干,甚至連外強都算不上。 歪頭噴出一口血霧,臉被熏得焦黑,一身襤褸的科恩看看四周,大聲說:“我爽了!” “你……“有潔癖的烏鴉臉上永遠不會有灰塵,但嘴角卻隱隱牽出一絲血跡,在聽到科恩搖搖欲墜時的話,他猛的喊出一句:“我還沒打夠!” “老子又不是專門陪你打架的!” “看劍!”烏鴉不依不饒的猛沖過來,長劍當刀,一劍劈下。 當然,兩個人在之前的瞬間透支了能力,現在只能算是一般意義上的勇猛。所以科恩懶洋洋的橫起黑鐵劍,只以一個人類的力量去格擋。 兩劍相擊,“當!”的一聲輕響,幾粒微小的火星飛濺起來……

上篇:第五章     下篇: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