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章  
   
第八章

那一夜石破天驚的異狀笑壞了方圓百里內的住戶,但因為處事地域的居民稀少,所以並不具備留言傳布的基礎,在提心吊膽兩三天之後,這件事也就過去了。對那些在田野里刨食的農夫來說,除了吃穿之外,什麼東西都是不切實際的。但另一些人,或者說那些非人類卻不是這樣想——當天晚上發生在那個無名山坡上的事,已經驚動了神魔兩族的長公主。 之前的一段時間,因為烏鴉擁有特殊的反神魔窺伺能力,神魔對烏鴉的監視都是通過最原始的方法、也就是人力和魔獸完成的,只要這種監視不靠近到一定范圍,烏鴉本人根本不予理會。在烏鴉與科恩相互接近之後,對科恩的直接窺伺自然也失效,有鑒于科恩性格的多變性,所以神魔兩方各自派出了一個由純人類組成的監視網,以彌補魔獸應變力不強的缺點。 相比那些只派出魔獸的人類勢力,神魔這次在安排上顯然是進步了,或者說是他們在下嫁小公主這件事得到了領悟,而且重新審視了自己對斯比亞、對科恩•凱達的現實關系。所以,他們既不派出地位低于人類的監視者去侮辱科恩和烏鴉,也不會貿然的把地位高于人類的上族成員送過去被他們倆侮辱…… 事實證明他們這次做對了,當天靠近這兩人的監視哨,無論ren獸都在那最後一擊中全數蒙難。如果神魔派出的是上族成員,無論結果如何都將是一場風波……其實要說起來,半山坡上被兩個煞星打平一塊根本不算什麼事,烏鴉和科恩兩人加起來當然具備這樣的實力,死幾個探子也無關痛癢,但要命的狀況卻是在之後出現的--兩位肇事者不見了! 在那個耀眼的光球之後,這兩人就像是泥牛入海,再也找不著蹤影——烏鴉的能力再加上科恩的狡詐,要想重新找到他們可不是件容易事。 但是,在這個上族針對斯比亞進行全盤抑制的關鍵時刻,科恩和烏鴉都是上族的重點控制對象,他們如果掛掉那當然是最好,但如果他們是在偷偷醞釀著什麼呢?沒有他們的行蹤、不能掌握他們的動向,斯比亞內的一切事物都會停滯。 所以,兩位長公主殿下分別派遣了得力人手,命令要不惜一切代價盡快找到他們! 和神族長公主比起來,魔族長公主顯然已經對斯比亞事務失去耐心了,所以,她對下屬的命令稍微長了一點:如果找到兩人時有絕對把握,可“自行處置”。 當然了,長公主殿下不會對魔將們表明自己對科恩的厭惡:“如果斯比亞在科恩的帶領下繼續膨脹,將會迫使黑暗魔族對其施加最嚴厲的處罰,那將是黑暗魔族不願意看到的事情……”這樣的理由已經足夠了。 針對不同的帝國和勢力,魔族長公主也委婉的頒布了這個消息,她通過魔殿提高了個啥科恩和烏鴉的獎賞——在魔屬帝國的一些地方,魔殿對于科恩的通緝從未停止過,雖然除了維護自身的威嚴外沒什麼用——跟以前相比,現在的獎賞已經提升到超越人類貪欲的地步。 其實不用長公主殿下再去說明什麼,有了上族在道義上的肯定、有新仇舊恨的刺激、有獎勵的誘惑,懷有這個心思的人都開始行動了,就連斯比亞那些剛從聯絡部屠刀下逃過一劫的人,也開始連夜磨起刀來。 從突藍到坦西,到處在上演“風蕭蕭兮易水寒”的活劇;從坎普到銀霜,無數“熱血男兒”藏在商路邊、貓在旅店里、徘徊在一切“人類公敵”有可能會出現的地方;居然還有人把主意打到憂雙宮頭上……不管這些人是否有能力干掉科恩•凱達,魔族長公主的主要目的已經達成了,她進一步的孤立了斯比亞。 坎普特別行省,中南部山脈某處。 晨風吹拂,夜里開始彌漫的霧氣雖然還在湧動,但已經薄弱了很多,在太陽從遠方那座突兀挺立的山峰間躍出之後,霧氣就開始向樹林邊收縮著。溫暖的陽光穿透懸浮的霧氣,變成了燦爛的金黃色,逐漸掃過從霧氣里顯露出來的小路、農田,並逐漸向山腳下幾棟孤零零的農舍靠近。 農舍邊黑影一閃,化為模糊的軌跡掠過庭院,悄無聲息的高速沖高、迎風一折,在房頂上完成一個高難度的圓潤回轉。就那麼一點高度,黑影卻能像飛鳥滑翔一樣飛到百步外的小樹林,姿態極為優美,更沒有絲毫勉強,雖然只是一個飛掠,卻幾乎是人類能達到的巔峰! 當然,落地時收腳不及,一頭撞進荊棘叢這種糗事,一般都是作自動忽略處理的——從荊棘叢里爬出來的年輕人回頭觀測了一下距離,似乎很滿意的點了點頭。 “進步真是神速啊,”他擁有一頭中短的灰發,一張臉上布滿了的青紫幾乎破壞了整個臉型輪廓,手里還拿著幾件滿是補丁的衣服:“這個距離,已經超過你當天戰白影時的飛躍距離了,怎麼樣?我早就宣布過,本少爺是天才!” “關于天才這點我不否認,”另一個鼻青臉腫、認不出本來樣貌的年輕人不冷不熱地回答:“偷自己臣民衣服的天才。” “再強調一次,這個行為是非間接性質的物資調集!”落魄的科恩陛下哼哼著,把手上的衣服分出一半給諷刺自己的烏鴉:“本少爺用得著偷嗎?只不過省卻了諸如折現、收稅、再分配等等中間環節而已……別看只是幾件破衣服,其實這里面技術含量很高的,你要懂得分辯男女裝、分辯尺碼、清除別人晾曬衣服的習慣……那晾衣繩上還插著幾根針!” “是嗎?”烏鴉拿到衣服的第一句話可不是感激:“你那敏銳的目光就沒有發現這些衣服是才晾上去不久的嗎?” “能穿不就好了嗎?!”一再被打擊,皇帝的面子有些掛不住了,用眼睛一瞪烏鴉:“話那麼多,怎麼你不去?!” “如果我去,現在被譏諷的人就是我了。”烏鴉很誠懇地坦白了自己的心思:“走吧!” “這麼急干嘛?”科恩還在疑惑,但一陣隨風傳來的叫罵聲打消了他要挽回顏面的打算,那時開門出來的農戶發現衣服丟失了。以科恩的身份,去偷臣民的衣服已經顯得很落魄了,被人發現咒罵就更淒慘了,但最憋屈的是不能還嘴……于是他跟著烏鴉,夾起尾巴落荒先! 他們並不是閑得肉痛才去偷別人東西,實在是是身上的衣服已經破爛髒亂得不堪再穿。但現在的情況,根本就不能去接觸斯比亞當地的官方和軍方——兩人中,科恩的戰略判斷力、烏鴉的戰術感知力都非常敏銳,而這兩種能力都告訴他們,這時候千萬不能暴露行蹤。 無論出于什麼立場,都要在清楚別人對自己的看法後才能露面,誰知道神魔會不會因為當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而惱怒,也不覺得驚訝,被叫去背書總是免不了的,到了那時候,兩人要怎麼解釋當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呢? “我們為了慶祝心結化解才削平了那塊地。”這樣的說辭是很討打的。 所以,大家都覺得要拖上一段時間才好,至少要在上族顯得不那麼急切之後才能露面——當然了,這只是兩人最開始一廂情願的想法,在遇上幾批准備“拿兩人腦袋去換富貴”的人類精英之後,科恩和烏鴉才知道黑暗魔族下了一道格殺令。 雖然不知道魔族為什麼突然抽風,但既然連這些只曉得躲在路邊打劫的半傭兵、半強盜都來了,那麼從這里去往待城的路上就更危險。還有無數夢想要去完成的科恩,當然不會把自己的小命拿去冒險,于是,科恩就決定把時間拖到兩人完全恢複為止。 不多時,兩人穿著烘干的、用“非間接物質調集渠道”弄來的衣服從另一邊出了樹林,穿行在淡薄的霧氣中。亮閃閃的陽光,綠茵茵的草地,掛著金邊的身影,健康向上的步伐,真是好一幅田園鄉間...游手好閑圖。 無論怎麼打扮,科恩和烏鴉都無法遮掩自己獨特的氣質,舉手投足間更沒有農戶子弟那種謹慎和質樸。好在兩人當天互毆的傷痕累累,臉部直到現在還是浮腫的,已經完全沒有以前的樣子了,兩手空空,穿著補丁衣服一路這樣走來,某人偶爾還會露出一個“下jian”的笑容,挺像兩個橫行鄉間的混混——穿鎮過村時雞犬不甯,男的避、女的躲,老少同驚! 其實兩人的身份早已恢複如初,只是無法在重重監視下提高速度。這樣走了三天,烏鴉對裝扮混混的忍耐到了極限,開始詢問科恩具體的目的和方式:“這樣走下去不是辦法,雖然目前我們還沒有出現紕漏,當別人既然在想方設法的伏擊我們,總會找到我們的破綻的。” 在經過那件事情之後,烏鴉就卸去了心中最重的負擔,雖然還保留著不苟言笑的習慣,但科恩卻可以感覺到他說出的每一句話、做出的每一個動作都帶著輕松淡定,無論嘲諷還是疑問都是發自內心的,不加任何遮掩。 這也是科恩最希望看到的烏鴉,帶著一種很純粹的感覺,所以,科恩對自己當天晚上的行為非常滿意,心里一點也沒有愧疚之類的感覺...依照某人的性格,醒來之後不太可能把這筆帳記在烏鴉頭上,如果他一時激憤非要找烏鴉報父母之仇,自己到時在為化解他們的仇怨而想辦法就是了。 大不了兩肋插刀,再大不了三刀六洞,再在大不了...哭給他看! “嗯,我還以為你喜歡用這樣的方式探查民情呢!不過,既然你已經不耐煩,我們就結束這次微服私訪好了。”科恩伸手入懷,拿出一張“非……調集”來的粗糙地圖:“在去往待城的方向上,一定布滿了視我們頭顱為囊中之物的好人們,如果我們要改變方略,那就只能翻山越嶺了……但這樣的話,我們就會像脫離了大海的一滴水,再也沒有了掩護。” “那樣不是正好嗎?”烏鴉毫不在意:“我很久沒有檢驗自己的進步了。” “你想檢驗啊?沒問題!”科恩嘿嘿笑著,手指在羊皮紙上一滑,點到地圖某處:“其實我們並不是只是去往待城,因為在待城和我們之間有一處隱秘的地點,聽說是寶藏哦!我早就想去看看了,但一直打不到機會,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們可以順便去完成這次尋寶探險。” “什麼寶藏?”很明顯,烏鴉對寶藏、財富等等字眼缺乏直觀理解力。 “從一個見不得光的種族那里得到的線索,他們傳說中被塵封了萬年的寶藏,為了找到那把鑰匙,我可出了不少力,而他們……他們本身似乎無力搜尋寶藏。” “沒有能力?”烏鴉有點意外:“一個種族都無力打開的寶藏?” “為了找到詳細地點,他們已經折損了不少人手了,似乎那些埋藏寶藏的祖先為了防止東西被自己的族人打開,做了很多特別的設計。”科恩拿出一個貼身收藏的銀盒,在烏鴉面前打開來:“我想,用這種鑰匙打開寶藏,那個過程一定會很刺激。” 一抹冷冽的金屬反光掠過烏鴉雙眼,他看了科恩手中的銀盒,點頭說:“我沒有異議。” “全力趕路的話,深夜時分就可以到達。”科恩收好銀盒和地圖:“現在嘛,我們先去前面的鎮子上……恩……征集一些必要的東西吧!” “探秘需要大理的准備。”烏鴉正色提醒說。 “那麼……”聽到烏鴉的話,科恩的目光一滑,已經罩住了鎮子里幾棟最大、最高的房屋:“我們順便再除個暴、安個良!” “除暴安良?” “你是真不明白還是假不明白?”科恩瞪了烏鴉一眼:“就是搶啦!”

上篇:第七章     下篇:第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