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九章  
   
第九章

因為天還沒有黑,所以這個看似手到擒來的除暴安良行動就以失敗告終了。一個翻手云雨的皇帝、一個絕世無雙的殺手,按道理來說不應該失敗,但事實上,他們是雙雙撞在斯比亞帝國的強悍地方防禦體系面前,被一群光著腳板,扛著糞叉的鄉下漢子追得七竅生煙。 因為要符合鄉間混混的身份,所以兩個人不能施展自己真正的能力,在這個滿世界都在圍堵自己的時候,諸如在眾人前面一閃就不見了的身法還是少用為妙。科恩和烏鴉也不能對自己的臣民下殺手,只能跑,只能慢慢的向著希望狂奔,緩緩地在身後拉出一道煙塵……在道路崎嶇蜿蜒的山區,直線距離十里,但是卻能讓人走一天,沒把鞋底磨穿是他們運氣好! 如果住在那棟大宅子里的鎮長知道被自己追的人其實就是“老板”的話,這個胸前掛著討逆軍功章和遠征軍功章,少了一只手臂的退伍老兵不知會作何感想。 “呸呸!大意了!”好不容易擺脫了追兵,兩人在一處溪流邊休息,科恩先悶頭灌了一肚子水,然後昂天一聲長歎:“忘記這是斯比亞的領土,邊陲村鎮都是退伍兵在擔任官員!這些混蛋,居然把老實巴交的農戶都訓練成了獵狗,只想搶點東西而已,至于這麼狠嗎?!” “挺不錯的,追兵不像普通平民那麼盲目,有堵截、有包抄,還有人去前後通信。雖然拿的都算不上武器,卻還是有長短遠端之分。”正在吸水力吸收的烏鴉抬起頭來說:“至少你現在知道了,斯比亞邊境村鎮的防范意識很高,不是其他帝國那種可以任人魚肉的邊寨,就算是對上其他帝國的正規軍,他們也可以借地利之便與其周旋。” “退伍兵也不是好惹的啊,”科恩回想起身後呼嘯而來的石頭、那些穿越灌木叢如同野獸的鄉民,臉上也禁不住露出了點笑意:“我現在總算知道為什麼那些尋找我們的人只能在路邊設伏、為什麼會因為一個合適的埋伏點而大打出手了……因為他們根本不敢進這些村鎮。” “在你欣慰之余,是不是也要為探寶的工具傷一下腦筋呢?”烏鴉說:“雖然不用准備得很完善,但起碼的工具還是需要的,清水干糧更不能少。” “當然需要,我這不正在傷腦筋嗎?”科恩不滿的哼哼著:“再說,這次探寶不知道需要多少時間,如果我們倆就在這里晃一下就不見了,很容易讓人產生聯想的。不如我們再花個一兩天的時間,由這里順著商路一直向前去,接連鬧幾個鎮子再消失……還可以增加人數變成三四個人,使用一般分身術的話,不會被神魔察覺吧?” “只是一兩個分身的話,我可以把分身溢出的魔法能量掩蓋成一般火球術的程度,這樣就不會被發覺。”烏鴉點了點頭:“畢竟在任何一個地方,這類生活魔法的使用量都極大。” “既然如此,我們現在就開始行動。”說干就干,科恩站了起來:“封閉自身能力的日子真難受啊,你是什麼時候知道神魔兩族是通過能量溢出的方式監視人類的?” “生來就知道。”烏鴉的嘴角微微向上一翹:“其實就神魔的關注點來說,這種方式最適合他們,畢竟能被他們看上眼的人不多。而每一個強悍人物的能量溢出,無論斗氣還是魔法,在特性和強弱上都是獨一無二的。只要記住這個特性,就算天涯海角他們都能找到你。” “可是,像我們這樣封閉能力就能免于被監視了嗎?”科恩疑惑的問:“在我想來,神魔的監視魔法應該很複雜才對,神王和魔王,他們也使用這麼簡單的魔法嗎?” “神王和魔王使用的魔法要複雜得多,雖然我並不清楚細節,但我還是可以避免被他們找到。神魔兩族的幾位公主們使用的這種魔法,在防范上更容易一些。” “再複雜的魔法,其原理都是簡單的,要想達成監視的目的,前提是要確定目標,如果連目標都分辨不出,還談什麼監視?”烏鴉氣定神閑得解釋說:“我們的方法不是完全封閉,而是隱藏特性。每個人都會有能量溢出,不能完全封閉,但可以改變強弱程度,在溢出時還可以加入微量魔法元素以改變整體特性。你現在的能量溢出,就像個半途而廢的魔法學徒。” “你是想說我本來就是個半途而廢的魔法學徒嗎?”科恩竊笑一聲:“以本少爺這種魔法能力,能撐過那麼多大場面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這就更證明了本少爺的天才!” “是啊,”烏鴉突然加速,跑到前面之後半句話才傳來:“僅僅靠臉皮厚度就撐過那麼多大場面,你的確很有天才!” “你給我站住!”雖然現在烏鴉的輕松心態很令科恩欣慰,但這句話也太傷人了,科恩跳起來就追:“你這個欺君罔上的廢拆,我要把泥轟殺至渣啊!!” 兩天的時間,這個“荒原獵頭”組合的名聲就逐漸沿著商路傳開了。起先是因為他們一天之內洗劫四個鎮子未果,反而被打得抱頭鼠竄;後來是因為人數增加至五人、半偷半搶的從六個鎮子里弄走不少東西;再後來就是因為這個組合洗劫的物品很雜亂,從衣服到農具、從繩索到糧食什麼都要,簡直就是一伙窮瘋了的流竄犯。 而在現在的斯比亞國境內,像這種被吸引過來妄圖刺殺科恩以揚名立萬的小組和多如牛毛,但這些人都沒想到斯比亞帝國內部的防禦體系是如此強悍,遭遇其實也大同小異,流竄時間長點的、盤纏花光了德、美勢力偷雞摸狗的……這時候已經窮困潦倒得打獵挖野菜了。 而且斯比亞官方和軍方也在有組織的圍剿,他們通常都是把幾批人趕進同一個區域,讓其互相爭奪一陣之後才收網,這些人顯然不適合待在田野里,條件艱苦的礦井更需要他們。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荒原獵頭”的銷聲匿跡就是很自然的事——沒有人會在被抓住後主動承認曾經犯下的罪過,他們會眾口一詞的呼喊自己是初犯! 但實際情況是,半路折回、重返群山的“荒原獵頭”此時面對的環境,要比被抓去當苦力的罪人們更加惡劣,科恩和烏鴉付出的辛勞更是普通苦力無法想象的。 首先,他們要在遍布危險的原始密林中搜索一個異常隱秘的地點,找到之後還要潛伏觀察,之後才能決定策略。當然了,以科恩和烏鴉的能力這些都不算什麼,但他們現在是以普通人——兩個半途而廢的魔法學徒——的狀態去做這些事,其中過程就變得艱難而漫長。 “准備完成。”烏鴉的目光掠過身前的一排工具,又透過茂密樹冠看了看天色,輕聲說:“現在就等天黑了。” “大概還有半個鍾頭的時間,先吃點東西。”身上纏繞著藤蔓的科恩,正用一把小刀在把那種石頭一樣的干糧切成小塊。 在危機四伏的密林里,任何具有特殊氣味的食物都會令周圍的野獸或魔獸瘋狂,為了不暴露行蹤,所以他們只能吃這種產自本地,連野獸都不感興趣的東西——雖然難以下咽,卻能保持體力,更不會引起野獸的注意。 “這些方法是從哪里學來的?”烏鴉結果科恩遞來的干糧,稍微有些感慨的說:“如果那個種族有你的本事,他們就不會折損那麼多人手。” “生來就會。”科恩嘴里嚼著食物,把早先烏鴉的話原封不動的奉還。再說這句話的時候,他看著天上的目光有點心不在焉。 烏鴉的感慨不是平白無故的,自從進入這片密林起,科恩就在兩人的裝扮上動了不少手腳,例如用植物汁液掩蓋汗味、在臉上抹油彩防止反光等等,還強制性的讓烏鴉放棄白色裝扮……科恩細致和謹慎的程度,比一輩子打獵的獵人還要高,更不是那些本地居民可比。 一路上,他們掩埋了不少骸骨,那都是先前來探寶的人,很可惜,他們連地點都沒有找到就失敗了。這片密林中的危險程度,已經遠遠超過那些赫赫有名的凶惡之地。 連烏鴉都沒見過的魔獸在密林中據守著各自的地盤,其中還有一些奇怪生物在漫游,連同隨時攻擊兩人,卻讓人無法分辨是動物還是植物的東西——這地方凶險的連惡名都沒有機會傳出去 這樣一個地方,無疑具備著讓人類望而卻步的恐怖氛圍,但卻再同時勾起了科恩和烏鴉的興趣。其實在一開始的時候,科恩真是抱著順路一游的打算來的,而烏鴉是抱著跟隨科恩順路一游的打算來的,但那些由外至內逐步加深的危險,已經讓他們一心一意起來。 相比烏鴉,科恩想的要多一些。在這樣神秘、凶險的地方,究竟隱藏著什麼東西? 神魔號稱是世間萬物的主宰,如果這里真的隱藏著難得的寶藏,為什麼還沒有被神族和魔族的那些巡游使發現呢?這里會不會是他們故意設下的一個圈套呢?或者是...另一個沉眠之地? 但一路上,兩人並沒有發現任何能與神魔掛的上鉤的線索,攔路的絆腳石很多,卻無一是神魔屬下的生物,這一點烏鴉已經確認了——而對烏鴉的話,科恩是確信不疑的。 在兩人藏身的不遠處,一個孤零零的環形山荒涼的忤在那里,山口高出地面百來臂,像一張正沖著昏暗天空嘶吼的大嘴。整個山體上到處都是大小不等的裂縫,向外散發著淡黃色的煙霧,也讓一種濃烈的臭味充斥在空氣中。 陡峭的山坡上,全是嶙峋的暗紅色巨石,一些奇異而丑陋的爬行生物充斥在巨石間,時不時的用互相殘殺來證明他們已經進化得相當高端了。 而在山口里面,則棲息著一種巨大的五彩蝙蝠,在不到半天的時間里,這種狡猾而敏捷的動物不止一次的表演過自己的絕技,它們能把等同于自己體型的堅甲魔獸抓起,滑翔一陣後丟下來一具干癟的空殼——眼神銳利的科恩已經認出,這種魔獸的堅甲外殼是制造盔甲的材料,他曾經在戰場上發現很多敵軍將領的盔甲上有這種東西。 然而,烏鴉卻一再交代這些生物只是寄生蟲,真正危險的是那些暗紅色的巨石...因為在整個環形山范圍內都充斥著紊亂的魔法能量,這樣的環境正是催生生物元素的天然溫床,而山上山下寸草不生的荒涼,正揭示了這些元素生物的爆裂程度! “無論神族還是魔族,他們都有一個相同的特質,那就是制定嚴密的規則,而且會去遵循這些規則,”烏鴉說:“這種魔法能量橫流、生物分布紊亂的場面,正是神魔絕對無法容忍的,所以,這里不太可能是神魔布置的陷阱。”“無論神族還是魔族,他們都有一個相同的特質,那就是制定嚴密的規則,而且會去遵循這些規則,”烏鴉說:“這種魔法能量橫流、生物分布紊亂的場面,正是神魔絕對無法容忍的,所以,這里不太可能是神魔布置的陷阱。” 科恩問:“那神魔……為什麼不來這地方找找寶藏,再順便為這地方制定一些規則呢?” “魔法能量不是死的,不但會產生、流動、凝聚、湮滅,而且還會互相影響。如果混亂的魔法能量強大到一定的程度,就會引發附近的魔法能量變得不穩定,或者是這里的混亂超過了一個程度……”烏鴉搖了搖頭:“這些問題的答案,不僅去仔細查看,我們是不會知道的。” “你說得對,我們不進去的話,永遠不會知道答案。就算是龍潭虎穴,闖一闖又能怎麼樣?”科恩點點頭,緩緩的把纏繞在身上的藤蔓去了下來:“天黑了。” “對了,你一直沒說這是那個種族的寶藏,我們之前掩埋的那些遺骸,似乎和人類沒有區別。”烏鴉一件件的拿起面前的工具。 “血族,除了皮膚顏色和四顆長點的牙齒,他們跟人類沒區別,死的就更分辨不清楚了。”科恩回答說:“這個倒黴種族本來人數就很稀少,因為這件事死了不少好手,于是就跑來哭給我看……你也知道我心軟嘛,當時一走神,不小心就答應下來了。” “以你在偷竊行動中展示出來的飛躍能力,從這里到山頂大概需要觸地三次,其他你不用管,力求在最短時間內到達山頂就好,”烏鴉的目光掃過自己與山頂之間的路線:“如果我沒有估計錯的話,那里會有個大家伙在等著我們送上門,以免它自己爬出來覓食。” “如果你估計錯誤的話,會有什麼結果?”科恩挑釁的問。 “如果我真的估計錯誤……”烏鴉看了看他,用科恩一貫的方式和語氣回敬:“那就是兩個大家伙等著我們。” “看來今天要熱鬧了,但願能從里面弄出好東西。”科恩笑了笑:“不過,我們全力施為的話,不是就向神魔暴露本來的氣息了嗎?” “所以你只能在進入山口的時候才能動手,因為在那里有大量紊亂的魔法能量,”烏鴉說:“雖然不清楚是怎麼產生的,但其濃度足夠掩蓋你氣息中的特點。” “既然是這樣,”科恩瞄了瞄自己要通過的路線:“那麼——我們開工吧!” 烏鴉點了點頭,整個人就好像失去了重量一樣飄起,越升越高——科恩則像是一枝離了弦的利箭,貼著地面向山頂飛掠而去!”

上篇:第八章     下篇: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