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十章  
   
第十章

夜幕之下,環形山之側,兩個身影忽地從靠近山腳的樹林中顯現出來,循著一高一低的路線向山口飛掠,雖然是從同一個地點出現,但兩人的風格卻完全不一樣。 輕如飄絮的烏鴉隨風而進,姿態角度極為詭異,身影轉折回旋就象是一條弄潮的游魚,手上一柄軟劍連連點出,劍尖蕩出細絲一般的斗氣,在科恩身前掃出一片腥濃血霧。 而貼近地面的科恩卻在前進時選擇了直線,有烏鴉居高臨下為他掃清道路,余下那些地形障礙已經無法阻擋他了——羽箭離弦,必然要兼具速度與力量,否則就沒有任何意義,科恩現在就是這樣一枝箭,飛到山口並不是他最終的目的,在那山口里,還有他要挾勢擊殺的目標! 轉瞬之間,在這幾百臂的上山路已是怒吼連連,風云變色! 原本死氣沉沉的斜坡間,正有無數生靈被驚醒過來。色彩斑斕的毒蛇搖晃著三角頭瘋狂亂噬,毒液飛得漫天都是;紅色的岩石咆哮著,伸出了邊角銳利的手腳,橫掃直錘,間中還夾帶著屬性不明的魔法。 但無論是盤踞游走的毒蛇,還是驚醒盛怒的巨石人,只要處于科恩前進的道路上,都在烏鴉那毫不起眼的斗氣游絲中分崩離析,他手中的軟劍越揮越急,但飛翔速度卻不受影響。 在四下迸射的石屑中,科恩已經靠近了環形山的山口,但在山口內側卻有一陣急促的震撼傳來,仿佛正有什麼沉重無比的東西正在里面奔跑——就在視野越過山口基線的那一刹那,科恩發現一只巨大無比的拳頭向自己撞來。 甚至,科恩甚至沒有在第一時間認出那是一只拳頭! 因為它太大了,來勢太猛烈了! 拳頭表面纏繞這一團通紅的火焰,還未近身,帶起的拳風就已經讓山口的碎石橫飛,讓科恩感受到一股針刺般的燒灼感!周圍發出一陣爆響,發出凌厲嘯叫的風刃,晶瑩剔透的冰凌、荊棘藤蔓交纏,甚至還有一些科恩從來沒見識過的魔法正劈頭蓋臉的籠罩過來! 是的,這就是科恩之前覺察不到的,非常紊亂的魔法氣息……但是烏鴉卻沒有說明,這種攻勢並不比斯比亞一個魔法師中隊的瞬間攻擊力遜色,在這樣強大的魔法能量下,別說一個科恩,就是三個科恩都能掩飾自己的氣息! 嘴里罵了一句,科恩身體一橫,腳底與力盡下落的烏鴉一碰,一道藍色光幕在身前張開,堪堪擋住迎面第一輪魔法急襲——在身體急旋下滑時,他已經選定了落腳點。 “轟!”的一聲巨響,科恩兩腳踏地,硬生生的擠進了山口內側,金黃色的斗氣在他腳邊一閃而逝,身前的地面呈扇形向前爆裂! 裹在泥土里斜沖的斗氣並不帶魔法屬性,正是克制魔法的最有效手段,卻還不能將那只巨大的拳頭阻擋,它依然直奔科恩而來,在沖破漫天激飛的斗氣後,拳頭表面的紅焰散去,露出如水晶一樣晶瑩的質地,雖然紅通通的很漂亮,但如果有人讓這只與成年人等高的拳頭打上,他會毫無疑問的變成散件! 而科恩這時卻不能後退哪怕半步,因為烏鴉在飛掠那麼遠的距離後已經淪為強弩之末。兩人之前那一撞雖然可以借力,卻無法持久,而烏鴉要善用這點力量堵住從斜坡上湧來的石巨人……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科恩向內打開局面。 想也沒想,科恩腳下穩住,收肘,沉肩,弓步前沖——裹在藍色光芒里的右拳平推而出! “當!”的一聲巨響,隱有巨鍾長鳴的風范,直震得科恩兩耳發痛。 兩只拳頭凝在一起,劇烈的對撞引發空氣震蕩,環形山口里肆虐的魔法能量被壓迫得向外卷去,再順地勢揚上高空,直到這時,科恩才看清了眼前生物的全貌。 那是一只足有類龍大小的岩石巨人,全身是半透明的紅色結晶,五官已經進化得相當完備,至少那只碩大的獨眼里正湧動著狂怒和震驚! “看什麼看!”一拳無功,科恩何嘗不怒?右拳稍微收回幾寸,腰,肩,手臂的肌肉依次發力,閃電般的一拳擊在紅色巨拳上——如果說第一拳是光明正大的比拼,那麼這一拳就是陰險狡詐的刺殺! 巨人當然有兩只拳頭,但環形山口不同于其他地形,除了那一圈環形的山體之外,里外都是向下的斜坡,在這樣的地形上,岩石巨人必須要用另一只拳頭保持平衡才能站穩!而此時,它唯一能攻擊的拳頭正在回縮,根本來不及應變,于是整個身體向下沉降了一些。這種變化怎麼逃得過科恩的眼睛?他當即乘勢追擊,連續七八拳都轟在同一位置,終于,碎裂聲起,岩石巨人腳下的地面次第塌陷,巨人心有不甘的嘶吼著,卻無法改變翻倒的命運——轟隆隆一路飛沙走石,直滾到山口正中的一片平地上才停了下來。 科恩輕笑一聲,接過烏鴉投下的武器,一步步的向岩石巨人迫去,而力盡的烏鴉,這時也終于能踏足地面了,他輕飄飄的落在科恩身後……至于後面那些追兵,它們根本不敢翻越山口,幾只收勢不及的已經被魔法能量絞成粉末。 “這是一只變異的岩石巨人,因為長期處于紊亂的魔法能量中,他整個身體已經被魔法提純了,看上去象水晶,事實上是沒有一點雜質的堅韌岩石。”烏鴉一邊走,一邊把自己的觀察結果告訴科恩:“呈現紅色的原因,大概是它的內核是一塊紅色的魔法水晶。” “挺聰明的一只元素,”科恩點了點頭:“還懂得掩飾自己的要害。” “每個地域的元素群體,都有本群體的法則,但毫無疑問的是最強悍者得到領導地位,那麼,我們面前這位應該是這里的領主,而他所在的位置,一定是魔法能量最集中的地方。”烏鴉提醒說:“在這個區域,最輕微的魔法都不能使用,以免禍及自身。” “不能挑逗來自地下的魔法能量嗎?”科恩的目光放到那片看似平常的地面上:“也好,客隨主便,不用魔法,那就打個痛快淋漓好了!” “你想打個痛快?這很簡單。”烏鴉慢條斯理的走去一邊:“我不出手了。” 科恩剛要反駁兩句,站在平地中央的岩石巨人發出一聲咆哮,兩只握在一起的巨拳重重的捶打在身前地面上,仿佛是捍衛領地的宣示,又好象是不加掩飾的挑釁! “跟我玩悲憤?”科恩一眼瞪過去:“你還差得遠!” 于是正色上前,左手反持單手劍、右手正握黑鐵刀,步幅逐漸縮小、頻率越來越快,在距離二十步的時候,科恩猛的一聲怒吼,整個人的氣勢忽地拉高,黑鐵戰刀蕩了一個半圓,以萬鈞之力劈下! 岩石巨人迎上,左臂橫檔在身前,右拳自身側向內橫掃過來! 一聲短促而堅決的呼喊回蕩在環形山內外,出自肺腑、振聾發聵——其中充斥的悲切、沉痛、憤怒和怨恨,都遠遠超出一個元素生物能夠理解的范疇! “還——錢!!” 在岩石巨人那只獨眼中,迎面劈下的刀鋒已破碎了漫天星光! 光芒乍起、火星四濺! 無數紅色碎屑飛散到空中! 科恩變成一個急速旋轉的風車,黑鐵戰刀就是他唯一的轉翼,......輪迴的刀鋒一次快過一次,瞬息之間已經揮出三十刀以上,而且全部砍在岩石巨人的左臂處!那些飛出的紅色碎屑並不是被刮擦下來的,而是被巨大的力量震掉的,就連岩石巨人那高大無比的軀體都在這種撞擊下震顫著,直到科恩的攻擊速度緩和下來時,岩石巨人的另一只手才橫掃過來! 科恩側身翻起,足尖在掃來的拳頭上輕輕一點,身體已經騰飛起來,左手黑鐵劍悄無聲息的撩出,劍尖斜向上挑,直指巨人的獨眼! “呲——”在一串摩擦聲響起的同時,科恩後翻脫離,岩石巨人發出一陣悲鳴。 “當!”的一聲,巨人的半截左臂直接砸在了地面上,變成了堆不住湧動的碎石,而在岩石巨人的頭部,一道觸目驚心的傷口由下至上,貫通了整張臉! 巨人變成了獨臂,碩大的獨眼也失去了神采……不過也不是很慘,至少掉下來的那截左臂已經變成了一個小號的巨人,與主體一模一樣,正虎視耽耽的沖著科恩嘶叫著。 “這個辦法好,橫豎不會浪費。”科恩冷淡的評價了一句。 他正待欺身上前繼續砍,烏鴉在後面說了一句:“時間不早了,做我們的事吧!” “什麼?!”科恩這一驚非同小可:“你要我放過它?!” “沒有殺它的必要,能在這里誕生、存活,這只巨人很特別。”烏鴉點了點頭:“別看它現在很狼狽,那只怪它運氣差,剛好屬于被你克制的那一類。我們進去之後,它還可以守門。” 獨臂巨人一邊退縮著,一邊警惕的注視著兩人——雖然遲鈍,但它已經明白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了,也知道面前這個對手完全不同于那些爭奪領主地位的同類,就連那只斷臂化成的小巨人,也見機躲到主體的身後去了。 獨臂巨人一邊退縮著,一邊警惕的注視著兩人——雖然遲鈍,但它已經明白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了,也知道面前這個對手完全不同于那些爭奪領主地位的同類,就連那只斷臂化成的小巨人,也見機躲到主體的身後去了。 “我覺得這家伙沒怎麼打過架,所以才如此笨拙,枉費我為後面准備的殺招了!不過嘛,既然你好不容易心軟一次,我得給你這個面子。”科恩轉過頭去打量了巨人一眼:“我今天饒了你,但來日別人不會饒你,想繼續存活的話,好好練習打架吧!” 岩石巨人看似並不清楚科恩在說什麼,很不客氣的“呸”了科恩一口——烏鴉信手拂去飛來的石塊,把刀劍的鞘丟給科恩。 “去哪?”科恩把戰刀背在身後,長劍拎在手里,目光左右巡視:“沒什麼地方可去。” “如果你的心夠冷靜,你就應該從剛才的回聲中發現異狀,”烏鴉走到一處緩坡處,看著身前的一塊石頭:“入口就在這里了。” “是嗎?讓我來試試看!芝麻開門……以榮耀的萬物之主的名義……換班了……”完成這一大串廢話,科恩看看烏鴉:“咒語沒用。” “你的咒語真奇特。”烏鴉無奈的搖了搖頭:“嗆!”的一聲抽出軟劍,插進石頭下緣,手腕一抖,整塊石頭被挑飛到一邊。石頭下是一條僅容一人來寬的裂縫,黑黝黝的深不見底。 “真是別有洞天啊,”科恩湊近裂縫,用手扇過點空氣嗅了嗅:“空氣是新鮮的,沒有異味,看來不止這里一個口子。” “還有一點,里面沒有任何魔獸,”烏鴉補充說:“因為在這些飄散出來的空氣中,魔法能量比剛才高得多,這種地方沒什麼動物敢進去,或許連這塊石頭也是那些動物搬來的。” “是啊,雖然會靠近取暖,但沒有任何一只雞會走進爐子把自己烤熟……” “我不認識你。”說完之後,烏鴉先進了裂縫。 “我只是提醒你一點,安全第一啊!”嘴上沒停,科恩跟著烏鴉走了進去,不知從哪里掏出一把散發著柔和光輝的天然寶石,塞了些給烏鴉:“我們倆都進來了,外面怎麼辦?” “依照岩石巨人的習慣,他會再蓋上洞口,如果有人跟蹤我們,那種程度的打斗不就是提醒嗎?”烏鴉觀察著縫隙的走向:“我們向下走。” 被石頭掩蓋著的,只是這條裂縫直線突破地面的一個裂口,向下走了數百步之後,他們才接近主體,一條寬十臂、高足有三十多臂的狹長山體縫隙! 這裂縫一路向下延伸,根本不知道有多深,里面也沒有通常寄居山洞內的那些生物,就連最起碼的昆蟲都沒有,兩人只能根據空氣的流動以及地勢走向摸索著前進。迎面撲來的魔法能量快速的變換著屬性,其濃度已經達到可以傷人的程度,被這種不可控制的能量包圍,如果稍有不慎,或者有人使用魔法,就會引發連鎖反應。 “這全是岩石,而且是整塊巨岩從中裂開,不是自然形成的溶洞。”每走上一段距離,科恩就要在經過的路線上做好道標,個別分岔口還會鑲上一顆寶石照明:“這種能量相當強烈,而且看縫隙里的坍塌狀況,年代並不久遠。” “大概是在五十年之內。”烏鴉點了點頭:“我們現在的位置,已經在地底數百臂之下了,但還是沒有靠近核心部位。” “我有點懷疑,如此濃度的魔法能量,就這樣數十年如一日的白白空耗著?”科恩疑惑的說:“就算寶藏里有神器一類的東西,也禁不住這樣的消耗啊!” “你的魔法是怎麼學的?”烏鴉不以為意的批評了科恩:“世間一草一木都蘊含著魔法能量,有些是可以供人直接吸收使用的,比如水火以及帶有自然屬性的植物;有些則是屬性不明而無法利用的,比如那些被用來制作防魔盔甲的材料。地底深處,有多少蘊含能量的物體?天然的魔法能量凝聚起來就必然會有一個釋放的過程,別說幾十年,就算幾千年又怎樣?那些癡迷研究的魔法師,費盡心機都想找到一個這樣的地方,前提是他們要進得來。” “我學習的魔法,可跟一般人不一樣,”科恩笑了笑:“別人是學習怎麼使用魔法,我是想著怎麼讓別人的魔法失去效果……也許吧,這里聚集的魔法能量是自然存在的,但我依然不認為其凝聚和釋放的過程也是自然的……” “你說得這麼肯定有什麼根據?”烏鴉說:“難道就因為這里是寶藏埋藏的地點?” “當然不止這一點,你不覺得這一切條件都太湊巧了嗎?”科恩說:“首先,血族有四樣遺寶提供寶藏線索,接著這里充滿了危險的魔法湧動,讓神魔都不願靠近,再接著是剽悍的生物群守門,還有持續湧出的紊亂魔法能量……這個地點就是用種種手段排斥了絕大多數生靈,而且嚴格限定了能靠近它的人群。” “你說的沒錯。”烏鴉突然停下了腳步,微弱的寶石光華中,他的臉色看起來很凝重:“那麼在前面等等我們的,依然是這種排斥……和甄選。” 兩人前面是一處坍塌的碎石堆,完全堵住了去路。 科恩問:“我們的位置?” 烏鴉回答:“深入地下一千五百臂。” “那就說明這里還不是大門,只是一處坍方,”科恩反手抽出黑鐵戰刀,一......刀刺進旁邊的石壁:“從這里挖!” 兩人都是萬中無一的強悍人物,所持的又是絕世利刃,很快就在石壁上開出一個小通道。但下去沒有多遠,才拐出幾個彎又遇上一處塌陷,周而複始,等下降至地底三千臂,前面出現一道由碎石和晶體凝成的牆壁時,科恩和烏鴉都累的夠嗆了。 “這就是大門了。”烏鴉的手掌貼了上去,閉目感受了一下:“牆壁本身不算太厚,後面是一個相當廣闊的空間……圓形的。” “要看見主人了”科恩微微一笑:“不知道有沒有茶水招待呢?” 一截黑黝黝的刀尖,貼著晶體的縫隙刺進牆壁,緩緩的遞進,慢慢的穿透過去。一聲輕響,刀尖透出,打破了牆壁另一側沉寂萬年的黑暗…… “這里我先。”在烏鴉正要抬腿進入的時候,科恩拉住了他,順手向里面灑了一把照明用的寶石,然後刀橫胸前,從那個狹小的洞中穿過。 “香蕉你個西瓜!這麼大場面!” 聽到科恩的話,烏鴉趕緊鑽了過去。 只看了一眼,他就被眼前的景象給怔住了。

上篇:第九章     下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破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