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人傲世錄 第十八節  
   
第十八節

“外人?”我口里喃喃念著“誰……是?”

“當然是你,嘿嘿。”中間的少年說“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列卡。”

“外人?”麗沙對一個我不認識的人面帶笑容的這樣形容她的未婚夫?看到麗沙臉上不變的笑容,我的心強烈的收縮起來。

列卡向前走了過來,對麗沙說“我們可聽了好一會了,你的這個笨蛋未婚夫可真是有趣。你有沒有讓他碰到你?”

“討厭啦,人家是因為父親看得緊出不來。”麗沙居然象情人一樣的回答“才答應帶這個廢物出來轉轉,不然怎麼來見你啊?人家連手都沒讓他牽到啦!”

“聽見了沒有?”列卡對我說“廢物,還不快滾!”

我看著眼前的列卡,又轉過頭去看看麗沙,心中無比悲憤,眼中已經快噴出火來“為什麼這樣!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麗沙在我注視下膽怯的退了一步,向列卡說“好討厭啊!他這樣看著我!”

“又一個被你迷住的廢物吧,”列卡輕蔑的說“不用在意,他這樣的笨蛋能干什麼?”

“如果你是想外出,如果你是想去見什麼人。”我緩緩的對麗沙說“你可以明白的對我說,為什麼要騙我?還說我是個廢物?”

“你本來就是!”麗沙沖我大聲叫喊“你什麼都不會,和你父親一樣是廢物!”

一刹那,一團火在我胸口燃燒起來。從小到大,不管是在那里,不管對方是什麼人,我聽到的都只有對父親的稱贊,他們侮辱我的時候,我還只是痛心。畢竟我真的是很沒用。

但是他們不可以侮辱我的家人!而且我父親是一個很好的總督!對一個貴族來說,家人的榮譽是最值得守護的東西。

慌亂中,我一把抓住麗沙的手臂“不是的!不是這樣的!我父親是帝國最好的總督!!!”

“放開我!放開你的手!表哥∼∼∼”麗沙的眼中充滿鄙視,就象我是一只肮髒的爬蟲。

“廢物!竟然敢碰我的女人!”列卡叫罵著重重一腳向我踢來…………

“維素,”在左相里的大廳,魯曼手拿酒杯靠近了維素*凱達“我們就快是一家人了。

有些事我就明白的對你說了。“

“左相大人。”維素*凱達拿起了桌上的酒杯“請說。”

“你知道,這幾年你領地里的幾個異族發展迅速。”魯曼的眼神變得凌厲“這對我們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此外,我們還知道了黑暗森林出產稀有礦石的消息。我和幾個將軍商量了一下,准備出兵占領。由于那里是你的領地,我希望你在克里默陛下那里支持我。事成之後,礦石的收益肯定有你的一份。”

“閣下,首先感謝你的好意。”維素*凱達說“但是我希望你謹慎的考慮這件事。”

“哦?我還有什麼地方沒考慮到嗎?”

“首先,”維素*凱達輕輕搖著手里的酒杯,看著紅色的液體在杯里左右晃動“克里默陛下不會答應,克里默陛下自從即位起就沒有主動發起過戰爭。在這個亂世,有這樣的陛下是我們的福氣,我不打算向陛下提起這件事。再說,攻打黑暗森林代價太大,那里的幾個異族是非常強大和團結的。您還記得倆年前黑色風暴的覆滅吧?就我來說,我很願意與他們保持良好的關系。”

“這麼說。您不打算支持我了。在我們就快是一家人的時候?”

“左相大人!”維素*凱達站了起來“我十分感激克里默陛下賜給的這件婚事,也非常高興您和您的女兒沒有看輕我的孩子。但是,這一切都不是發動戰爭的理由!雖然你的左相,但我並不是你的下屬。(注1)在整個帝國,我只忠于克里默陛下!”

“如果克里默陛下聽到你剛才的話一定會很高興的。”魯曼的臉上看不出有什麼變化“但是我說的事正好是克里默陛下擔心的事啊。”

“怎麼會?”

“你知道嗎?”魯曼胛了一口紅酒“神殿傳來旨意,今年的供奉加大了三倍!”

“神殿怎麼想我是不知道。但即使是這樣,以我國今年的稅收來看是沒有問題的。”

“維素,我的朋友。你還不明白嗎?”也許是喝了酒,魯曼的臉有些發紅“神殿在准備戰爭!”

“神魔之間……馬上就要開戰了嗎?”

“是啊,呵呵。我的朋友,一旦開戰,就會有人去占領黑暗森林的。與其便宜別人,不如我們自己搶先下手,那可是很大一筆財富啊……”

“不管怎麼說,”維素*凱達態度堅決“我不會向黑暗森林開戰的!”

“你!”魯曼猛的站了起來,面紅耳赤,手里的酒杯已經被捏變了形……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撲人跌跌撞撞的跑進大廳,“老爺……不好……了!”

“蠢材!!說清楚!!”魯曼把自己手里的酒杯向仆人砸過去。

“啊!”的一聲之後,仆人掩著被砸破的額頭說“小姐……小姐和科恩公子……他們出事了!”

“什麼!”冷眼坐看魯曼拙劣表演的維素*凱達跳了起來“在那里?!”

“在……祭壇!”

“發什麼呆!快帶我們去!”維素和魯曼已經停止爭論,在仆人的帶領下出了左相府……

被踢到的肚子傳來一陣抽動的巨痛,還沒等我消化下來,臉上又被人打了一個耳光,短暫的麻痹之後,就是火辣辣的感覺,左臉也跟著腫了起來……我怒吼著想還擊,可是我的力量太小了,在三個人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痞子!”“廢物!還敢還手。”“雜碎!”“打死他!”有人叫喊。

無數的拳頭落在我的頭上,胸部……我就象一只供人練習的沙袋,在拳腳掌風中左右搖擺,高高腫起的臉部擠得我睜不開左眼。右邊頭上傷口的鮮血侵過眉毛,流向下巴,掩過眼睛的血液給所有我看到東西都染上了一層怪異的紅色,身體上下充斥著各種難以忍受的疼痛,整個人差不多快散架了,衣服上也全是腳印和灰塵。

不過,比起心中的屈辱與憤怒來,這些又算得了什麼?對一個自小在親情與關愛中長大的孩子來說,這樣的情景比殺了自己都要難受……

“噗”無力的雙腿再也支撐不住身體的重量,晃了一下,軟了下來,我倒在祭壇的護欄邊。我筋疲力盡,甚至無法抬起手擦拭一下嘴角的血……

在滿目的紅色中,一只腳踏上我的胸口。我吃力的轉動眼球看去,那是列卡。

“跟我搶女人。我呸!”耳中不停的鳴叫“你以為你是誰?”

我的胸口堵得厲害,喉嚨嘶啞,極力不讓屈辱的淚水流下。用木然的眼光看著他。

“我的父親是大將軍,我會讓他向陛下請求,解除你們的婚約。”

“咳……咳。”咳嗽牽動了傷口,好難受……

“所以嘛……”畜生還在喋喋不休“為了我的幸福,只有請表妹放棄你了……”

“為了我……放棄你了……”

放棄你了……

放棄你了……

“為了我……放棄你了……”在腦海中,這句話在無數次的重複著,讓我聽不到其他的聲音。腦中仿佛有一個地方在快速的膨脹,又一次次的收縮……這可不是什麼好事!我極力想讓自己冷靜,但是隨著胸口那只腳不停加大力量,我越來越不能控制自己。大腦傳來的感覺就象是什麼東西要破土而出一樣,手腳也抽搐起來……

終于……腦中的那一塊地方裂開了……

就象劇烈的爆炸,一種能量瞬間充斥著我的身體,我抽搐得更厲害了,身體綣成一只蝦狀,皮膚開始滲出絲絲鮮血,身體跟著一震……一聲驚呼,踏在胸口的腳和它的主人一起飛了出去摔在地上……身邊的塵土被卷起,成一個圈狀向四周擴散……腦中有無數的畫面閃現出來,和我14年來每天夢到的一模一樣。混亂中,另一個思維撲面而來,強大的能量把我們緊緊的壓在了一起。

(注1,在斯比亞帝國,各地總督直接向皇帝負責。不受其他官員管制。)

上篇:第十七節     下篇:第十九節